分類
都市小說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修復好了 (更新完畢)閲讀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向南肯定是没把握,所以才迟迟不敢动手的!”
约翰·威尔逊一想到这里,顿时兴奋了起来,尤其是看到向南盯着纸墙上的画芯,一副陷入深思的模样,他更是开心得要飞起。
只要向南不顺心,他就很舒心!
谁让向南之前让自己在这么多收藏家面前下不来台的?我不要面子的么?
这下好了,现在轮到你自己不爽了!
“这要是向南接笔接坏了,把这幅《文潞公耆英会图》给毁了,那这事就更有意思了!”
约翰·威尔逊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眼睛紧紧地盯着文物修复室里的向南,心里欢快地想着,
“不不不,向南可不是傻瓜,他可聪明着呢,如果没有把握的事,他铁定不会做的,不过也没关系啊,只要他一直拖下去,拖过了今天,那他之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夸口说自己一天之内修复好这幅古画的事就算失败了,到时候看他还有什么脸留在这里帮别人修复文物!”
“到时候,我要不要再上去嘲讽嘲讽他,打一打他的脸?”
约翰·威尔逊想到这里,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向南之前要跟自己打赌时的那副冰冷的表情,顿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赶紧摇了摇头,想道,
“算了,我才懒得搭理他!难道狗咬了我一口,我还要咬回去吗?”
……
“向南这是在干嘛?”
闫君豪是不懂文物修复的,如果是古陶瓷修复,他多少还看过几次,可古书画修复,他还真没什么机会看到,因此,他根本就看不出向南接下来到底是要干什么。
可是,不管下一步要做什么,总不能一直站在画芯面前傻看着一动不动吧?
“接笔,就是将画芯上残缺的画面给补起来,让整幅画看起来更自然一些。”
朱熙解释了一句,想了想,又说道,“可能是因为这幅画的画法比较复杂,不好掌握风格,所以老板正在那儿揣摩呢。”
朱熙在向南公司里待了这么多年,虽然不会修复文物,但平常没事时,他也常常到各个修复室里转悠,对这方面懂得也挺多,因此他自然是知道自家老板是在干什么的。
“要揣摩这么久?”
“这算久吗?接笔这玩意儿,你不仅得掌握这幅画的技法特点、绘画风格,有时候你还得了解这幅画的创作背景,画家画画时的情绪什么的,总之,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没那么简单的。”
“接笔这么复杂?”
“那当然啊,接笔是古书画修复当中最难的一个步骤,很多博物馆里都有专门的接笔师,一般文物修复师是做不了这一步的,也就是咱们老板厉害,自己修复自己接笔。”
……
向南盯着这幅《文潞公耆英会图》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将画中每一个部分的技法特点都区分开后,这才从墙上取下来一支羊毫毛笔,轻轻蘸了蘸自己刚刚研磨好的墨汁,然后屏住呼吸,开始小心翼翼地在画面残缺之处勾描起来。
这幅《文潞公耆英会图》大块残缺的地方并不多,只有三四处,两处在险峻山峰处,一处在树木。
最后一处则在画芯最上方的画面空白处,这一处倒是用不着接笔了,只要完成全色处理,让整体色调一致就可以了。
至于剩下的那三处画面残缺的位置,由于之前向南已经将画面各处的技法特点、画法画风揣摩透彻了,再要接笔的话,就相对容易得多了。
向南先接笔那处残缺的树木躯干处,这一处残缺的树干,并没有采用常用的“批鳞”或“披麻”这一类成熟的技法,而是用点染的方式来表现阴阳向背,因此,向南用尖利笔致勾画树干轮廓,之后再用点染的方式来表现光线明暗。
将这一处接笔完成后,他很快又将另外两处险峻山峰上的残缺画面给接笔补全。
将这幅古画大块残缺的地方接笔完成之后,剩下的就是一些绢丝断裂所造成的小破损了,这些地方相对而言就要更简单一些,没用多久也都被向南给处理完成了。
用羊毫毛笔将残缺画面勾描接笔之后,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上色了。
精彩都市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修復好了 (更新完畢)閲讀
《文潞公耆英会图》是一幅设色绢本画,古代设色山水画都是采用矿物颜料来上色的,这一步对于向南来说,倒是不太复杂,毕竟早在几年前,他就曾为国宝《千里江山图》接过笔,《千里江山图》可是华夏青绿山水画的代表之作,其色彩瑰丽,比起《文潞公耆英会图》要复杂得多了。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討論-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修復好了 (更新完畢)鑒賞
向南埋头细细地将《文潞公耆英会图》画面残缺部位上色完毕之后,往后退了一步,朝这幅古画的画面上看去,只见远处群山险峻,高大巍峨,山脚下林木苍郁,怪石嶙峋,一间小亭藏在山林之中,亭外小桥流水,一道山道蜿蜒曲折,通向山外。
亭内有几位老人,姿态不一,亭外的山道上,也有几位老人正匆匆赶路,往亭中汇聚。
好一派山林小亭,老友汇聚的场景。
和之前不同的是,此刻再去看时,这幅《文潞公耆英会图》画意完整,山峰、树林线条流畅细腻,整个画面浑然一体,气韵生动,丝毫看不出有曾被修补过的痕迹。
坐在外间的那些收藏家们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往前看,可惜,他们都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隔断,又相距甚远,根本就看不清晰,但一个个的又不好直接闯进文物修复室里去,只要眼巴巴地坐在沙发上瞪着眼睛。
不过,布罗迪·泰勒却是没有这个顾忌,他一见向南停下来,顿时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火急火燎地推开了文物修复室的门,直接就闯了进去,开口问道:
“向先生,这,这是修复好了?”
向南听到声音后,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布罗迪·泰勒,见他一副颇有些坐立不安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朝他点了点头,语气淡然地说道: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对,这幅古画,到现在这一步,算是修复好了。”

分類
都市小說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討論-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生產基地 (第一更)鑒賞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第二天一早,向南在家吃过早饭后,拎起背包就出了门。
今天和孙福民老师约好了,要去金陵经济技术开发区那边看一看文物修复研究所的生产基地,虽然那边大概率还是一块荒地,什么都没有,不过好歹也是文物修复研究所未来的场地所在,周边是个什么环境,总还是要去看一看的。
下了楼之后,向南又给邹金童打了电话,让他提前到学校大门口等着。
等向南来到金陵大学时,大老远就看到邹金童拎着个包,在门口晃来晃去。
向南走上前去,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你晃什么呢?”
“啊,没事,我这不是在等你吗?”
邹金童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反正也闲着,正好走一走,消消食。”
说着,他就忍不住打了一个饱嗝。
向南一脸怪异地看着他,说道:“你早餐是吃了多少东西啊?这都撑得打嗝了。”
“呵呵,也没多少。”
邹金童伸手挠了挠头,一脸讪笑地说道,“金陵这边的大碗皮肚面分量也太足了,除了面条之外,还有什么皮肚、猪肝、香肠、肉丝、西红柿、鹌鹑蛋、青菜等等各种料堆了满满一大碗。不吃完吧,浪费;吃完了吧,胀胃。”
“那挺好,午饭你就可以省了。”
向南朝他笑了笑,抬脚朝学校里面走去。
邹金童见状,只好一边时不时地打个饱嗝,一边紧紧地跟了上去。
两个人来到孙福民的办公室里时,孙福民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了,看到他们来了,孙福民笑着说道:“行了,咱们走吧,司机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说着,孙福民就带着向南和邹金童一起下了楼,坐上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车,缓缓地开出了学校大门,很快就汇入了马路上的车流之中。
金陵经济技术开发区位于金陵齐辖区,就在长江的沿岸,金陵大学的北面,开车过去大约四十多分钟就到了。
孙福民坐在车子的后座上,从口袋里掏出老花眼镜戴上,翻出一份资料看了看,对向南说道:“咱们文物修复研究所生产基地的这块地,就在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南面,隔壁是一家特制纺织品公司,对面则是一家机电公司,位置还算不错,后面不远处还有一个公园,环境挺好的。”
“我跟小许一起,跟开发区管委会这边接触了几次,管委会这边还是挺重视咱们这个生产基地的,当然了,他看重的应该还是你这个‘国家工匠’,金陵本地好不容易出了一个这样的人才,要办企业当然不能往外推,所以在优惠政策方面,管委会这边是尽量都给到我们了,至于这块地,开发区这边在年前就已经拍卖出去了,我是通过一个朋友从其他人手里拿下来的。”
顿了顿,孙福民继续说道,“从我们这块地往南不到2公里,就有居民区了,那边超市、餐馆什么的都有,以后员工如果在这边居住,还是挺方便的。而且,咱们生产基地里也会建食堂、员工活动中心之类的,基本上问题不大。”
“那倒是挺不错的。”
向南仔细听着孙福民的介绍,笑着问道,“张伟利、邓维他们也都来这里看过了吗?”
“之前研究所全体员工外出旅游时,我特意安排大巴车往这边走了一趟。”
孙福民点了点头,笑道,“大家都下车看了下周围的环境,都还感觉不错,离市中心也算不上远,开车半个小时就到了。”
两个人聊了一阵,车子绕过一片鳞次栉比的厂房,很快就停在了一块空地的边上。
向南和孙福民、邹金童等人下了车,来到这空地上看了一圈,空地上乱糟糟的长满了半人高的杂草,被风吹得东摇西晃。
空地的左边,砌着一圈两米多高的围墙,隔着围墙,可以看到里面有一栋五层楼高的办公楼,办公楼的楼顶上装着大字“XX特制纺织”,靠马路一边的大门里,不时有一辆辆货车进出,看起来一副很忙碌的样子。
在这空地马路对面,则是一家工厂的大门,大门一侧镶嵌着“某某机电有限公司”的字样,里面的办公大楼下,还停满了各种各样的私家车和一辆大巴。
“看起来还算不错。”
向南笑了笑,转头看了看孙福民,又问道,“老师,咱们这里已经开始规划场地了吗?”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生產基地 (第一更)展示
孙福民说道:“嗯,我找了几家规划设计公司,等初稿出来后,我们选个最优的,再让规划公司这边深化调整一下,到时候给你过过目。”
“给我看我也不懂。”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向南笑了一下,说道,“老师到时候跟张伟利他们一起商量下,感觉没什么问题就差不多可以开始找建筑公司施工了,另外,研究所现有的两个产品的生产线,也要提前订购,还有员工,该提前招聘的还是得提前招聘,要不然,等厂区建好之后再行动,又要拖一段时间了。”
孙福民笑道:“放心吧,这些东西我们早就提前想到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生產基地 (第一更)推薦
这块空地其实也真没什么可看的,向南和孙福民等人站在边上聊了一阵,就重新上了车,准备回学校里去了。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生產基地 (第一更)展示
上车之后,邹金童回过头来看了看孙福民,又看了看向南,问道:“孙老师,南哥,咱们研究所这边的产品,都是像生物酶制剂这一类的有机产品吗?嗯,就是无毒无害无污染的环保产品。”
“目前研究所里两款产品,一款画芯修复液和一款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都是无毒无害无污染的环保产品,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就不用说了,它的主要成分是淀粉酶,画芯修复液的主要成分是纸浆,都是可降解的。”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我爲國家修文物 起點-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生產基地 (第一更)展示
孙福民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邹金童,笑着说道,“但你也知道,文物修复的各种材料里,并不都是无毒无害的,比如古陶瓷修复中的各种粘合剂,大多带有刺激性气味。至于以后我们研制出来的产品,也没办法保证都是无毒无害的。”

分類
都市小說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爲國家修文物討論-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不值錢的文物就不心疼了嗎 (第一更)閲讀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哦,老爷子说的是放置文物的钢化玻璃展柜这些东西?”
向南笑了笑,说道,“这个不难,到时候让朱熙去采购一批回来就好了。另外,咱们可以在行政楼的顶层空个半层出来,将这半层的空间重新布置一下,做成学院的展览厅,将一些修复得比较好的文物放进去,这样,有领导或合作单位来参观指导时,也可以多一个参观的点。”
好看的都市异能 我爲國家修文物 txt-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不值錢的文物就不心疼了嗎 (第一更)推薦
“嗯,你这个想法还是可以的。”
齐文超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不过你别忘了,咱们学院里就算要布置展览厅,那也不需要那么多文物,有个二十来件就很不错了,剩下的那么多文物你又打算怎么处理?”
也不等向南回答,他又继续说道,“我这里有个想法,你参考一下。这些修复好的文物,我看你大概率是不打算拿出去拍卖的,那么,咱们就让学员将一部分修复得不怎么样的文物重新拆卸开来,这样还可以继续当作教学道具再次提供给学员们练手修复,至于剩下的那些修复得不错的文物……你之前不是一直想着筹建一座文物修复博物馆吗?这些可都是不错的博物馆藏品啊。”
“筹建博物馆哪有那么简单?场馆这个问题都很不好解决。”
向南听得一愣,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博物馆的事,还是等以后有机会了再考虑吧。”
“你建不建博物馆我可管不着,反正只要你帮我解决了学院里这些文物的安置问题就好了。”
齐文超又喝了一口茶水,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说实话,这些文物放在学院里面,我是真不安心,这里面的人又多又杂,安保措施也不怎么样,说不定哪天就丢了什么了。不过也还好,这些文物也不算太值钱,就算丢了,你也应该不会太心疼。”
向南:“……”
不算太值钱的文物我就不心疼了吗?
老爷子,我也只是会修复文物,可不会造文物啊!
向南坐在办公室里,和齐文超又聊了一阵,眼见着快到中午了,两个人就一起下了楼,到学院附近的一家餐馆里坐了下来,点了几个菜,一人要了一瓶啤酒,边喝边聊起来。
向南给自己杯子里倒满了酒,端起来跟齐文超碰了碰杯,一口喝掉了半杯,这才咂了咂嘴,笑着问道: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ptt-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不值錢的文物就不心疼了嗎 (第一更)看書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 ptt-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不值錢的文物就不心疼了嗎 (第一更)推薦
“老爷子,这小长假怎么也没出去转一转?天天待在学院里,也很无聊的吧?”
“无聊?”
齐文超喝了一口啤酒,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炖牛腩放进嘴里嚼了嚼,摇了摇头笑道,“我事情多着呢,你以为个个都跟你似的这么闲?”
“您这话说的,我哪里闲了?”
向南一脸无语,一边夹了颗花生米扔进嘴里,一边说道,“前段时间我刚跑了一趟香江,这两天又得回金陵一趟,文物修复研究所那边正在筹建生产基地,我得过去看一看,等从金陵回来,我又得马不停蹄地飞一趟米国……我都忙得跟个陀螺似的,您居然还说我闲?”
“文物修复研究所筹建生产基地这事我知道,听说在金陵经济技术开发区那边划了一块100亩的地,目前生产基地的规划也已经出来了,马上就要开工建设。”
齐文超抬起头来看了向南一眼,笑着说道,“这老孙可以啊,不声不响的,窝在金陵就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真是让人大吃一惊。”
“孙老师在文物修复研究所那边确实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很多事情其实都是他在负责,我根本就照应不过来。”
向南有些不好意思,略显惭愧地说道,“这次我给孙老师找了个助手,是个海归博士,对文物修复理论这一块有相当不错的研究,等孙老师将他带出来了,就可以好好歇一歇了。”
“你这小子,就知道心疼老孙,也不知道心疼心疼一下我这个老头子。”
齐文超抬起手来指了指向南,一脸无奈地说道,“我这一辈子没教出个好学生来,结果临老临老还得受罪啊,哎,可怜哦!”
向南:“……”
齐老爷子,您这话说的,好像我在压榨老年人似的,许弋澄可不就是您的助手吗?
吃过了饭,齐文超便回自己的办公室里准备午休去了,向南也没再跟着过去,和齐文超道了别,就转身朝自己家里走去。
回到家里以后,向南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休息了一会儿,又继续回到修复室里,开始忙着临摹那幅《秋林群鹿图》。
临摹一幅画作,需要很多个步骤。
首先就是起稿定位,用比较粗软的铅笔起稿,将原画作中的山坡、鹿群分布,苍松大树等尽量定位准确;其次就是画墨稿,用淡墨协调整个画面完成墨稿;最后一步就是染色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作为一名古书画修复专家,尤其还是古画接笔中的高手,向南自然不需要这么按部就班地操作,完全可以根据自己习惯的方式来临摹这幅画。
临摹画作,并不是画得一模一样就是好的。
事实上,临摹的本质,不是“像”,而是“准”,不是形似,而是传神。
向南拿着羊毫毛笔,按照脑海里呈现出的《秋林群鹿图》的画面,一点一点地将它“复刻”在宣纸之上。
草叶枯黄的山坡、嶙峋的怪石,枝叶苍翠的松柏,还有一只只悠闲嬉戏的肥鹿……随着向南手中画笔的舞动,这一个个画面就如流淌的河水一般,缓缓地呈现在了画纸上。
这一个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等到向南将这幅《秋林群鹿图》的墨稿完成之后,窗外的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来。
向南将手中的羊毫毛笔放下,长舒了一口气,略有些满意地看了一眼自己这一下午的劳动成果,然后来到客厅里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这才换了双鞋子,打开门下了楼。
这幅《秋林群鹿图》还需要进行染色处理,不过也只能等到明天才行了。而且,忙碌了一下午,他早就已经饥肠辘辘了,还是赶紧去填饱肚子才是正经。

分類
都市小說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我爲國家修文物 十三閒客-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鄒金童來魔都了 (更新完畢)相伴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和许弋澄聊了一会儿文物修复研究所生产基地建设筹备的事情后,向南又开口问道:
“还有事吗?要是没别的事就先这样了,我马上要去修复文物了。”
“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还真有个事。”
许弋澄像是刚想起来似的,说道,“华夏国家博物馆的邹金童他有没有跟你联系?”
向南一愣,“邹金童?他来魔都了?”
“是啊,他之前应该还去了金陵文物修复研究所那边。”
许弋澄笑了一下,说道,“这几天才到魔都这边过来的。”
今年六月份去博临之前,向南到京城和访问团成员汇合的时候曾经跟邹金童见过一面,当时邹金童说他打算到金陵文物修复研究所那边去上班,向南还劝了他。
不过,看邹金童当时的态度好像有点坚决,向南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让他考虑清楚再说。
后来向南从博临回来后,都已经忘了这事了,而且这么长时间也没见邹金童来到金陵,应该是他自己也想清楚了,放弃了这个想法。
可现在邹金童又跑来魔都了,他这是单纯来旅游,还是怎么的?
向南想了想,问道:“他有跟你说过什么吗?”
“他倒是没跟我说什么,不过看他支支吾吾的样子,应该还是有事的,估计是想当面跟你说吧。”
许弋澄顿了顿,又说道,“这几天他可没闲着,一直都在古书画修复室里盯着康正勇修复文物呢,哦,对了,他还跑到文物修复培训学院里去转了几次,看他好像还挺感兴趣的样子。”
“这小子……”
向南笑了起来,想了一会儿,这才说道,“算了,先不管他,估计他现在也没什么正事了,等我回来了再说吧。”
两个人又在电话里闲聊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向南回到小包间里,和何绍骅、鲁文华两个人又喝了一会儿茶,眼看着时间已经快到上班的点了,三个人这才起身离开了茶楼。
车子重新开回到博物馆工作楼大门前,向南扭头看了两人一眼,说道:“何老板,你跟鲁老板一起到修复室里坐着吧,一直待在车里也不是个事。”
何绍骅将车停好,有些迟疑地问道:“不方便吧?”
向南笑了笑,说道:“没什么的,只要不在里面大声喧哗影响别人修复文物,坐一坐还是可以的。”
“那我就上去看一下向专家怎么修复古书画的。”
何绍骅也笑了起来,说道,“我就坐一会儿,等下还要去接小朱和戴维斯,也不知道他们玩得尽不尽兴。”
“管他们玩得尽不尽兴,明后天都要回魔都了。”
向南嘴角微微上翘,推开车门就下了车,朝工作楼二楼的古书画修复室走去。
何绍骅和鲁文华也各自抱着一个古董盒里,紧紧地跟在了向南的身后走着。
古书画修复室里,此刻依然显得很安静,不过和之前不同的是,花怀海显得精神奕奕,正端着一个小瓷杯正在调和着颜料,正打算给贴在纸墙上的一幅设色绢本古画进行全色处理。
另外两位稍显年轻的修复师,则各自弯腰俯身在大红长案的上方,一个在修补着古书籍的书页,一个在给一幅古画的画芯揭覆背纸,两个人的表情都显得很认真严肃。
看到向南等人来了,花怀海赶紧将手上的工作放下,快步迎了上来,笑着说道:
“向专家来了!之前真是不好意思……”
“花主任客气了,之前本来也没什么事,对不对?”
向南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笑着说道,“咱们还是不要纠结这些东西了,时间宝贵,做事要紧。”
“对对对,做什么都不如做事要紧!”
花主任一愣,赶紧点头笑了起来,他将向南等人带进了修复室里,指了指靠窗的一张大红长案,说道,
“这张大红长案原本是我一直在用,不过我这几天要给纸墙上的那几幅古画全色接笔,所以这里都空着,向专家现在可以先用着。”
说着,他抬手指了指一侧的墙上,继续说道,“排笔、毛笔、镊子之类的修复工具都挂在那边的墙上,其它工具就放在墙角的工具柜里,至于修复材料和干毛巾之类的,大多都在那边的立柜里,向专家可以直接取用。”
向南点了点头,笑道:“好,谢谢花主任。”
“客气了,对了,我这边除了我之外,也只有两名文物修复师,比古陶瓷修复室那边的人还要少。”
花主任看了向南一眼,用一种试探的口吻,笑着问道,“向专家要是不介意,一会儿我就让他们站在一旁观摩学习一下?”
向南又点了点头,说道:“行,只要不打断我修复文物,看一看还是没问题的。”
“那肯定不会的,他们再怎么也是文物修复师,这点规矩还是懂的。”
花主任赶紧打了包票,说着,他就拍了拍手,对另外两位还在埋头做事的修复师喊道,“小艾,德子,你们俩先停一停,过来一下。”
那两位修复师扭过头来看了花主任一眼,见他还在使劲招手,便停下了手中的活计,伸了伸懒腰,来到了花主任的面前。
花主任抬手指了指向南,对他们介绍道:“这位,就是你们平时一直挂在嘴边念叨着的魔都向南向专家,这一次向专家到我们修复室来,是要修复一幅残损古画,你们到时候就先别忙着做事了,就站在一旁给我好好地看,认真地看,尽量从向专家身上学点什么,哪怕学到的只是一种对文物修复的认真态度,那对你们的未来也是大有好处的,知道了吗?”
“知道了。”
小艾和德子两人赶紧点头,他们倒不像古陶瓷修复室里的那些修复师一样,见到了向南就兴奋不已,不过从他们的眼神中,也依然能够看出来,能见到向南,他们也很开心很激动。
向南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淡淡地说道:“行吧,时候不早了,那我就开始做事了。”

分類
都市小說

精华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線上看-第一千兩百九十七章 紛紛出手 (第一更)推薦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哥谭市可是国际大都市,那里有不少华夏人定居,应该也少不了华夏文物修复师吧?”
朱熙听到戴维斯这么一说,就忍不住插嘴说道,“你怎么没去找那些修复师,反而舍近求远,跑到华夏这边来请我们老板了?”
“当然是因为向专家的文物修复技术精湛,这可不是一般的修复师能够比拟的。”
戴维斯笑了笑,接着说道,“而且,这两天的事情我也都听说了,向专家修复的文物,在拍卖会上还能拍出高价,这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当然愿意多耗费一些时间,请向专家来帮忙修复残损文物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起點-第一千兩百九十七章 紛紛出手 (第一更)相伴
顿了顿,他又说道,“这就好比你的车子坏了需要维修,有一位刚学修复两年的修车师和一位修车已经十多年而且还曾经为F1赛车提供过修车服务的修车师可以选择,你会选择哪一个呢?无论是为了安全,还是为了让车子性能更好一些,反正我肯定会选择那位修车十多年的老修车师的,你觉得呢?”
朱熙:“……”
熱門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九十七章 紛紛出手 (第一更)鑒賞
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这件事,等拍卖会结束之后再说吧。”
向南想了想,看了戴维斯一眼,笑着说道,“戴维斯先生,你的事也并不急在一时,对吗?”
“那倒是,我可以等一等,这次来华夏,我还没去过深镇这座遍地黄金的城市呢。”
戴维斯笑着点了点头,他转头看了一眼,此刻整个拍卖会场里的人大多都出去了,只剩下几个拍卖行的工作人员,正在忙着清理卫生,他这才醒悟过来,抬起手来使劲拍了拍额头,笑着说道,
“噢,上帝!我都忘了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咱们还是赶紧去吃午餐吧,吃完午餐后休息片刻,到时候再来参加下午场的拍卖会。”
“我还以为你们大家都不饿了呢。”
闫君豪也笑了起来,说道,“走吧,咱们去找找夏老爷子他们,到时候一起吃饭。”
说着,他就抬脚朝会场外面走去,其他人见状,也赶紧跟了上去。
……
随着上午这一场拍卖会的压轴拍品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落槌成交,本次香江秋季拍卖会的上午场算是告一段落了,下午场的拍卖将于下午两点半正式开拍,因此,上午场的拍卖结束之后,会场里的藏家们纷纷起身离开,准备找个餐厅好好犒劳一下有些饥肠辘辘的肚皮,顺便缓解一下紧张了一上午的神经。
向南和闫君豪等人刚走到酒店门口,就看到夏振宇正和加利特站在门边上,一脸轻松地交流着什么,看到向南等人来了,夏振宇笑了起来,问道:“上午的拍卖会,你们都参与竞拍了吗?有没有什么收获?”
闫君豪笑着说道:“我们几个都没竞拍,倒是戴维斯参与了一下,那件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被他拿下了。”
“恭喜恭喜!”
夏振宇笑着朝戴维斯点了点头,对于戴维斯能拿下那件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他并不是太奇怪,早在拍卖会开始之前,他就知道戴维斯此次的目标就是这件定窑葵式盘了,如今只能算戴维斯得偿所愿罢了,并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你就是188号?”
加利特倒是一脸震惊,他转过头来看了看戴维斯,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说道,“早知道你对这件定窑葵式盘势在必得的话,我就懒得加价了。”
加利特就是43号,最高一次出价是1110万,但他在看到戴维斯,也就是188号又出价到1200万以后,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他尽管对这件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也有些感兴趣,但还没到为了它孤注一掷的地步,而且这次拍卖会,他也早就有看中的目标了,是一件清乾隆青花粉彩山水人物双耳扁壶,参与定窑葵式盘的竞拍,不过是凑个热闹。
当然了,要是价格合适,他也不介意拿下它。
戴维斯问道:“是的,加利特先生也对这件定窑葵式盘感兴趣?”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爲國家修文物 線上看-第一千兩百九十七章 紛紛出手 (第一更)看書
“一般般吧。”
加利特笑了笑,既然已经被人家拿下了,他也就不想多说什么了,他笑着说道,“不过,还是要恭喜你。”
戴维斯笑道:“谢谢加利特先生。”
大家随意聊了几句,就直奔酒店隔壁的餐厅,这会儿正是饭点,再加上这边在举行拍卖会,因此餐厅里人很多,一桌桌的都坐满了人,餐厅里菜香四溢,酒气扑鼻,让人忍不住口舌生津。
餐厅里虽然人满为患,不过幸好夏振宇早早地安排了他的助手夏海来这边订了个大包厢,这群人倒是也能坐得下。
由于拍卖会还有下午场,因此,大家午餐时也没有喝酒,简单的上了一桌子菜,大家填饱了肚子后,便各自回了酒店的房间,稍作休息去了。
到了下午两点半,本次香江秋季拍卖会的下午场正式开始了,经过了一整个上午的情绪宣泄,到了下午时,会场里藏家们的情绪也渐渐开始冷静了下来,整个拍卖场的气氛都显得没那么热烈了。
下午场第一件拍品就是加利特看中的那件清乾隆青花粉彩山水人物双耳扁壶,这件古陶瓷器青花发色纯正,浓淡有致,瓶腹如圆月,其上所绘山水人物神态生动逼真,釉色洁白温润,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
这件青花粉彩山水人物双耳扁壶的起拍价为720万元,也不知道是不是起拍价太高的原因,参与竞拍的藏家并不算多,最终加利特不负众望,以792万的价格成功将这件精品古瓷收入囊中。
除了加利特之外,其他人也纷纷开始出手。
比如何绍骅就以243万的价格,竞得了一对清雍正粉彩松鹤蝠寿图折腰小杯,钱卫安以115万的价格夺得了一件清乾隆白玉雕兽面纹双龙耳三足炉,鲁文华则以207万的价格,赢得了清代末年画家任伯年的花鸟立轴四屏的争夺。
倒是闫君豪依然悠哉游哉地坐在拍卖会场里看着热闹,至今仍然一无所获。

分類
都市小說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九十二章 拍賣會開始 (更新完畢)展示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你想多了吧?”
向南转过头来看了看朱熙,淡淡地说道,“加利特积攒了那么多年,手上也就四五十件华夏残损文物,加上其他收藏家的,他能供应文物修复培训学院一两年的教学道具,就已经很不错了,等他将他所认识的那些收藏家的‘库存’都抽空了之后,难道文物修复培训学院就不再需要残损文物了吗?”
朱熙一阵无语:“呃,教学道具是一次性‘消耗品’,照你这个说法,文物修复培训学院就是个‘无底洞’啊,这怎么填得满?根本就没个够嘛!”
“先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能收集到残损文物收集到了再说,至于以后的事——”
向南笑了笑,说道,“等以后到了,再说好了。”
文物是修复不完的,收藏家手里没了,博物馆里难道还没有吗?
博物馆的库房里,多得是来不及修复的文物,几代人都修复不完。
两个人在林子逛了一圈,又绕回了酒店门口,还没等他进去,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向专家!”
他回过头一看,只见何绍骅脸上带着笑,一边朝自己招手,一边往这边赶来,在他的身后,光头钱卫安和络腮胡鲁文华也朝自己笑着点了点头。
等他们赶到向南身边后,何绍骅又接着问道,“这么早就下来锻炼了?吃过了吗?”
“吃过了。”
向南笑着点了点头,扫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来得也挺早的,这还要一会儿,拍卖会场才开门放人进去呢。”
“嗨,这不是生怕好东西被别人抢光了嘛,所以就早点来盯着喽。”
何绍骅“哈哈”笑了起来,笑过之后,他又继续问道,“对了,听说向专家昨天下午捡了个大漏了?”
“也不算什么大漏,就是一件青铜小香盘而已,没想到这点小事连你们也都知道了。”
向南一脸无语地摇了摇头,没得说,这事肯定是闫君豪透露出去的,昨晚那么多人里,也就闫君豪认识这三位了。
也幸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国宝级文物,要不然的话,这消息传得满天飞,那自己还不得被一群人给围起来,要是不转手的话,能不能走得掉都是个问题了。
“这还算是小事啊?”
何绍骅还没来得及说话,站在一边的鲁文华忽然开口了,他一脸羡慕地看着向南说道,“现在古玩市场里鱼龙混杂,不被坑都算是厉害了,向专家竟然还能捡到漏,这运气也真是好到爆了。”
钱卫安也连连点头,说道:“向专家可不光是运气好,古董鉴定的水平也是一等一的。”
可不是嘛,要知道古董店里的老板,一般都是在这一行沉浮了好几年的人物,没点真本事,早就亏得连底裤都给当掉了,他们本身的古董鉴定水平也是很高的。
向南能够在古董店里捡到漏,这就说明他的古董鉴定水平肯定要超过那位古董店老板的,要不然的话,那就不是他捡漏了,而是他被“坑”了才对。
“没有那么夸张,就是纯粹运气好而已。”
向南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实际上我买下那件青铜香盘,只是个人喜好,还真没想着什么捡漏不捡漏的。”
几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一阵,拍卖会场总算是可以进人了。
何绍骅等人原本想邀请向南一起进场,不过被向南给婉拒了,他还要等闫君豪和戴维斯过来以后,才会进去。
等何绍骅几个人离开后,向南这才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浊气。
这些年下来,他的身边从不缺乏吹捧的人,尽管向南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听这些略显拙劣的马屁,但他本性淡然,也不想拒人于外,只能一边听着一边和这些人交流。
不过听得多了,他难免有些腻烦,这就好像你本来就不喜欢吃皮蛋,可偏偏人家以为你喜欢,非要将它当成美味献给你,你一开始或许还能吃一些,可吃得多了,总是会反胃的。
可偏偏,向南又不知道怎么拒绝,这才是最让人痛苦的事情。
没等多久,闫君豪和戴维斯两个人匆匆地从楼上下来了,看到向南和朱熙还站在外面,闫君豪朝他招了招手,说道:“向南,走,进场了,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四个人进了拍卖场以后,向南抬头扫了一眼,发现里面的布置和上次的春季拍卖会差不多,整个拍卖会场布置成了宴会厅的形式,一张圆形的小茶几周围摆了四张椅子,小茶几上摆着瓜子、花生、糕点等小食。
除此之外,四五个身穿旗袍的少女,她们一个个手里托举着托盘,上面摆放着倒满了酒水的酒杯,在会场里不停地游走,如果有谁需要酒水,只需要抬手示意一下就可以了。
此刻,拍卖会场里已经坐满了人,一眼看过去,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头。
向南和闫君豪等人正打算四处寻找座位时,忽然看到侧边有人在朝着自己等人使劲挥手,向南和闫君豪定睛一看,原来是何绍骅,他此刻正和钱卫安、鲁文华等人坐在一起。
看到向南和闫君豪等人过来了,何绍骅一脸开心地拍了拍身边的一张桌子,笑着说道:“坐这儿,坐这儿,我早就占好座位!”
说着,他站起身来,将放在那张桌子上的钥匙串、手机等物品收了起来。
向南看得忍俊不禁,他只听说过在学校图书馆、自习室里占座的事情,没想到在拍卖会场里居然也能占座,这也实在是太搞了!
“谢谢老何啊!”
闫君豪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笑着说道,“没想到这次拍卖会来了这么多人,要是你不帮忙占座,想找个好位置还真有点难。”
“客气了,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
何绍骅笑呵呵地说道,“这熟人坐一块儿,等拍卖会开始的时候才不无聊嘛。”
“你说一句实话难道会掉块肉?”
鲁文华也忍不住开口了,他撇了撇嘴说道,“你明明就是想跟向专家坐一块儿嘛!”

分類
都市小說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十三閒客-第一千兩百九十一章 交易 (第一更)讀書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之前向南曾拜托深镇的收藏家何绍骅帮忙联系他熟识的收藏家,问问他们是否有残损文物可以出售,何绍骅答应是答应了,却对并不对这件事抱有太大的希望。
因为残损文物修复后,其市场价格尽管会比品相完好时贬值一大截,但相对而言,其价值还是要比残损状态时的文物高得多,让那些收藏家将这些原本还能回一些本的残损文物直接拿出来出售,恐怕没几个人会愿意。
向南后来想了一想,觉得何绍骅说得很有道理。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九十一章 交易 (第一更)熱推
不过,这番道理是针对国内收藏家而言的,因为国内的文物修复师多啊。
可是对于加利特这些海外收藏家来说,华夏文物受损了,要找一个修复技术精湛华夏文物修复师,那可就太难了,偏偏他们的要求又很高,那怎么办呢?
与其看着这些残损文物堆在库房里,修又不好修,转手也不好转手,那还不如直接打包卖给我,交给文物修复学院当作教学道具呢。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向南就赶紧趁机向加利特提了出来,请他帮忙联系海外的那些大收藏家,问问他们有没有残损的华夏文物出售。
“向,你要收购残损的华夏文物,何必去找别人呢?我这里就有一批。”
听到向南的话后,加利特将最后一个虾饺放进嘴里飞快地嚼了几下,然后咽了下去,一脸笑眯眯地说道,“还记得前两年我的博物馆失火事情吗?事实上,在那一次事故中,我绝大部分的收藏都受到了伤害,而我请你修复的,只是其中价值最高的一批,剩下的那些价值一般的,我都堆在那里了,并没有麻烦你将他们修复。”
向南一听,顿时大喜,连忙问道:“加利特先生,这一批残损的华夏文物,大概有多少?”
“多少?唔,四五十件大概是有的吧。”
“四五十件?”
向南微微皱了皱眉,一位收藏家手中能有四五十件残损文物,其实已经算是很多了,不过,这四五十件残损文物对于文物修复培训学院而言,还是显得有些不够用,毕竟残损文物当作教学道具,是交给学员们去修复的,修复好之后,下一批学员就不能用了——你总不能将修复好的文物再打碎了重新修复一遍吧?
想了想,他继续说道,“加利特先生,四五十件残损文物虽然多,不过对于文物修复培训学院而言,还是有些不够用的,因此,可能还是需要麻烦你帮忙从巴里斯那边收购一批,再连同你自己的这四五十件残损文物,一起运送到魔都来。”
“要这么多吗?”
“当然,这些残损文物送到魔都文物修复培训学院后,会被学员们上手修复,这也就意味着,下一批学员的教学道具就得重新收购,因此,我这边需要的残损文物的量会很大。”
向南笑了起来,说道,“不过,这里面会有一个周期限制,如果可以的话,加利特先生这边可以每隔半年时间帮我采购一批大约300件左右的残损文物就可以了,当然,如果数量不多也没关系,我这边还可以再从其它地方想想办法。”
“亲爱的向,你为了培养华夏文物修复师,可真是操碎了心!好吧,你放心,我的朋友,我会尽我最好的努力来帮助你的。”
加利特耸了耸肩,撇嘴说道,“不过,我也有个请求,希望你能够考虑考虑。”
“你说。”
向南笑了笑,文物修复培训学院所需要的残损文物,光靠加利特一个人肯定没办法提供的,哪怕他能联系上海外的其他收藏大家,也满足不了学院的巨大需求,但就算加利特只能满足一小部分,那也是好的。
因此,向南现在的心情很不错。
“我可以尽力为文物修复学院在F国收购华夏的残损文物,不过,你也知道,大部分收藏家是不愿意出售这些东西的。”
加利特端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小口,接着说道,“不过,如果你能答应每年抽空到巴里斯来一趟,为那些收藏家修复华夏文物,我想,他们应该就没有理由拒绝了。”
向南抬起头来看了加利特一眼,加利特满含笑意的眼中,有一丝狡黠之色一闪而逝。
这F国小老头,真是太狡猾了。
明明是他自己希望向南每年都到巴里斯去一趟,为他修复残损文物,却偏偏说得那么大义凛然。
见向南有些迟疑,加利特又连忙说道:“向,我的朋友,修复文物该支付的费用,我们依然会支付的,哪怕和以前一样,用华夏文物来抵扣,也没问题。”
“可以,那就从明年开始。”
向南想了想,点了点头答应了,至于为什么从明年开始,那是因为今年只剩下三个多月了,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他还真不一定有时间再去一趟巴里斯。
这就算是一场“交易”吧,各取所需。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加利特像是个小孩子似的,开心地大笑了起来,一时间引得自助餐厅里正在吃早餐的人纷纷侧目。
向南和加利特等人吃完了早餐后,一起离开了自助餐厅。
由于距离拍卖会正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加利特还要回房间一趟,他跟向南打了声招呼后,就带着王依依先回楼上去了。
等加利特离开之后,向南和朱熙便来到了酒店一楼的休息区。
尽管拍卖会还没正式开始,楼下已经有不少收藏家在等候了,他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一个个脸上都带着轻松的笑意,一边闲聊着什么,一边等待着。
向南扫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认识的人,便抬脚走出了酒店,绕到后面的小树林里慢慢散起了步。
初秋的九月,太阳已经没有那么炙热了,微风拂来,林子里的树叶“簌簌”直响,像是风在唱起了歌。
朱熙跟在后面,亦步亦趋,他在吃早餐的时候没怎么说话,此刻却是忍不住问道:“老板,既然收购残损文物的事情交给了加利特来处理,那我是不是不用管了?”
不用管好啊,正好有时间可以去做点别的。

分類
都市小說

ggu6q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起點-第一千兩百三十九章 一切皆有可能 (第一更)分享-pj2dc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交代了肖顺义几句注意事项后,向南刚走出空修复室,就看到古书画修复室的汪晓鸥正在自己办公室门口探头探脑,似乎是在找自己。
兽人之高手难为
向南走了过去,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问道:“你找我?”
凤倾天下:皇后要修仙 十一彦
汪晓鸥被吓了一跳,回过头来发现是向南后,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说道:“是啊,老板,康主任让我来告诉你,金陵那边的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已经到了,他正准备试验一下,看看效果。”
“就收到了?走,去看看去!”
向南一听,眼睛顿时亮了,他赶紧转身朝古书画修复室那边走去。
汪晓鸥一愣,很快反应过来,也急忙跟了上去。
古书画修复室里,康正勇正站在大红长案的一侧,案上平摊着一幅他自己之前随手临摹的一幅《胡人献马图》,他手底下不慌不忙,正有条不紊地将这幅临摹作品上的天头、隔水、地头、拖尾等装裱一一拆除下来。
步步逼婚:总裁的娇宠萌妻
在康正勇正对面的一侧,付洪涛和杭鸿军两个人站在那儿静静地看着,一言不发,而另外两位新来的古书画资深修复师于章吉和王端明,则站在康正勇左右两侧,脸上也是一副好奇的神色。
看到向南进来了,一群人都忍不住看向了向南,于章吉和王端明想要上来跟向南打个招呼,不过向南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打扰康正勇,先看完了演示再说。
康正勇的动作很娴熟,没多长时间,他就将这幅《胡人献马图》的装裱给拆干净了。
当然了,他跟着向南学习古书画修复技艺以来,几乎每天都泡在书画堆里。刚开始的时候,向南还专门跑到古玩市场里去买那些不值钱的残破画作让康正勇练手,可以说,如果不论古书画质量,单论数量的话,他上手修复过的古书画的量比绝大多数资深修复师都要多,拆除装裱速度快那也是练出来的。
皇后是猫妖
做完这些之后,他对汪晓鸥吩咐了一声:“小汪,你去打一盆清水来。”
汪晓鸥应了一声,屁颠屁颠地去打水了。
直到这时,康正勇才看到向南,他眼睛一亮,一脸欣喜地说道:“老师,我刚刚才看到金陵那边寄过来的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之前就听师公说过这款新产品,一直就想着试试效果,看看是不是真的像师公说的那么神奇!”
向南看了看围在一边的几位古书画修复师,笑着说道:“你试试看吧,我估计大家都很好奇。”
“好,那我开始了。”
这时候,汪晓鸥已经端着一盆水放在了大红长案上,康正勇也不耽搁,将快递盒拆开,从里面取出一只扁扁的塑料小瓶,真的就只是比滴眼液的瓶子大了一点点。
魄战魂霄
康正勇看了这瓶子愣了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也不迟疑,伸手将瓶盖拧开,往盆中的水里滴了三五滴生物酶制剂。
随后,他从身后的墙上取下一支大排笔,放在加入了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的清水里蘸了蘸,然后轻轻刷在那幅《胡人献马图》的背面,一直到这幅画作完全被浸透了,康正勇这才停歇了下来。
他将排笔搁在一旁,笑着说道:“好了,说明书上说用排笔刷过之后,要等上十分钟,等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发生作用,那我们就先等等好了。”
剑尊问道 飞凡之父
围观的众人都舒了一口气,于章吉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有些好奇地看向向南,问道:“老板,这什么生物酶制剂,是你研发出来的?”
“不是我,是金陵大学的几个博士。”
向南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在金陵那边成立了一家文物修复研究所,专门研发这一类产品,之前的画芯修复液,也是那边研制出来的。”
“还是老板你有想法,像我们这些人,就光知道埋头修复文物了,根本就不会想着要去研发什么产品。”
于章吉一脸敬佩,他想了想,又问道,“对了老板,你之前看过这个生物酶制剂的演示,它真的像康主任说的那么厉害?”
说着,他伸出手指了指大红长案上的那幅《胡人献马图》,继续说道,“就这么滴几滴,拿排笔刷一刷,命纸和画芯就能够自动分离?”
向南笑了起来,还是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说道:“再等几分钟,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于章吉一愣,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也是,自己本来心里就抱着不相信的态度,因此,不管别人怎么解释,只要自己没看到真相,自己心里面终究还是会有怀疑的。
是啊,从古至今,揭覆背纸、揭命纸,这都是让无数文物修复师头疼不已的一道工艺,哪有可能那么容易就被几滴跟清水一样的液体给解决了?
反正他是不那么相信的。
就在于章吉脑海里翻江倒海的时候,康正勇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好了,十分钟时间到了。”
于章吉心里一惊,赶紧回过神来,又伸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两只眼睛紧紧紧着康正勇的动作。
康正勇也有些激动,他转身从柜子里拿来几条干燥的白毛巾,将长案上的那幅画作上多余的水分吸走,然后伸手小心翼翼地捏起画作的一角,两根手指轻轻一捻,将画芯和命纸分开一点,然后提着画芯的一端,慢慢将整幅画作整个地凌空提了起来,轻轻一抖。
只见画芯背后的命纸就好像落叶一般,随着这轻轻一抖,缓缓地和画芯自动分离开来,飘落到了地上。
这一刻,整个古书画修复室里一片寂静。
于章吉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目光随着那缓缓飘落的命纸移动,最终定格在了地上,表情惊诧且难以置信。
站在他对面的王端明则是微微张大了嘴巴,一副受了惊的模样,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付洪涛、杭鸿军和汪晓鸥则要淡定得多了,他们虽然有些激动,但似乎心理上对这一切还能接受:
不就是让命纸和画芯自动脱离了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在老板手底下,一切皆有可能!

分類
都市小說

7nopo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三十七章 咄咄怪事 (第一更)分享-le1t5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好,好!”
澤村 榮 純 重生
看着向南从背包里拿出一罐茶叶来,黄云轩脸上忍不住笑开了花,还是向南知道心疼人啊,这个学生没白教!
想了想,他又问道,“你这么去了博临,估计也没少修复文物吧?”
“是给当地的收藏家修复了一批残损的文物。”
向南一听,忍不住苦笑了起来,有些无奈地说道,“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我一到博临就被那些收藏家给请走了,还是借着‘交流文物修复技术’的理由,连拒绝都不好拒绝。”
“这就说明,哪怕是在国外,你也有不小的名声了。”
通 房 丫頭
黄云轩哈哈大笑起来,他说道,“这是好事,没什么可烦恼的,多少人连羡慕都羡慕不来呢。”
“哦,对了。”
向南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黄云轩说道,“老师,我这次去博临帮人修复文物后,还拿回来了一幅缂丝《蟠桃献寿图》,这件缂丝画作的题签上面写的是‘宋代’的,不过我仔细查看了一下这幅《蟠桃献寿图》的缂织技术和经纬密度,觉得这应该是一幅元代的作品。”
鸿蒙之位面道尊 情哥哥我要
“元代的缂丝《蟠桃献寿图》?”
黄云轩一下子来了兴趣,连连催促道,“你带了吗?快拿出来看看!”
“来得比较匆忙,一下子给忘了。”
向南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要不等过两天我再带过来给老师看一看。”
“你小子,就知道吊我胃口!”
黄云轩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叮嘱道,“那你可记得了,下次来一定要带过来,要不然我可不让你进门!”
“知道了,知道了。”向南赶紧点头。
在黄云轩的办公室里又坐了一会儿,向南就告辞离开了,黄云轩这两天还要忙着修复纺织品文物,筹备博物馆的展览,可没那么多时间陪向南坐在那儿闲聊。
从办公楼里出来,向南也长舒了一口气。
重生之师兄莫慌
他这次过来,主要是看一看黄云轩老师的精神状态怎么样,看到他跟以前没什么两样,那他自然不会再傻乎乎地提起李明宇辞职离开的事情,免得又让黄老师心情抑郁。
要知道,黄老师在李明宇的身上可是费了不少心思的,教导了两三年,好不容易才考了个纺织品文物修复师的资格证,结果拿到证书才过了半年,李明宇就辞职转行了,这件事对黄老师的打击还是蛮大的。
最关键的是,李明宇还是黄老师朋友的孙子,这件事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朋友解释。
不过,看黄老师现在的心情状态还不错,向南还是放心了不少,这件事以后不提也罢。
从办公楼里出来,向南正打算回去,迎面碰见了黄老师的另一个学生,自己的便宜师兄王大强。
“诶?向南,你从国外回来了?”
王大强打量了向南一番,笑着问道,“这次是过来看望老师的?”
“师兄好,我前两天才刚回来的。”
向南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刚刚已经去看过老师了,看他状态还不错,我也就放心一些了。”
“这段时间还好,前段时间整天阴这个脸,谁要是稍稍犯点错,铁定是一顿臭骂!”
王大强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都怪李明宇那个混蛋!”
向南:“……”
婚后失心:总裁爱妻不可欺
得,李明宇这小子辞职,自己是舒服了,结果把之前的老师、同事都给得罪完了。
这小子可真惨!
不过,话又说回来,李明宇离开魔都历史博物馆,心里面肯定有数的,以后大概率是不会再在这边露面了,估计得罪了别人他也不在乎。
没跟王大强多聊,向南和他小聊了几句,便各自分开了。
从魔都历史博物馆里出来,向南没有回公司,而是径直来到了文物修复培训学院。
文物修复培训学院里,如今的人气比起刚开校的时候,可要好上太多了。
校园里有不少学生模样的人来来往往,三五成群,有说有笑,一侧的露天篮球场上,几个光着上半身的年轻人正在场上激烈对抗,挥汗如雨。
向南在校园里走了一圈,四处看了看,这才来到办公楼里,走进了院长齐文超的办公室。
“哟,大老板来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齐文超正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戴着老花眼镜看文件,一眼瞄见向南来了,顿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开玩笑似的说道,“大老板来视察工作,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我也好安排人迎接啊!”
“齐老爷子,您这是在寒碜我啊!”
向南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您再这样,那下次我可不敢来了。”
未央赋
最后一层楼
“你本来就是大老板嘛,我又没说错!”
齐文超呵呵笑了起来,说道,“坐,坐!这段时间把我给忙的,都没时间煮茶了,正好你来了,我也偷个懒,煮个茶过过瘾!”
“正好我给您带了点茶叶,您煮一点尝一尝?”
向南从背包里拿出一罐茶叶来,递给齐文超,补充了一句,“这是山上的野茶,是一个朋友给的。”
“是吗?那是得好好尝尝。”
齐文超接过茶叶,打开来闻了闻,一脸欣喜,“不错,香味很浓郁,就是不知道泡了茶以后口感怎么样?不管了,尝了再说!”
齐文超也不再多说,将茶叶往边上一放,给茶壶装满了水,就开始烧了起来。
向南坐在一边看着老爷子忙碌起来,无论是身体状态还是精神状态,似乎都比以前要好了一些,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原先向南将齐文超请出来担任文物修复培训学院的院长,是打算让他挂个名了事的,不过齐文超倒是不愿意占着茅坑不拉屎,自从开校典礼之后,他一直都忙碌着文物修复培训学院的各项事务,甚至连学院里的招生、课程设置、教师招聘这一类的小事,他都要过问一下。
综漫白夜行 长澈
齐文超的身体状况之前并不是很好,一直都在京城那边养着,向南原本还有些担心,特意交代了许弋澄要多照顾一下他,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齐文超有事情做了之后,状态反而比以前更好了。
福太太悠闲生活
这真是咄咄怪事!

分類
都市小說

ocepl超棒的都市小说 我爲國家修文物 txt-第一千兩百三十六章 惹不起,惹不起 (更新完畢)看書-sw2p1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好,这件事我会尽快处理好的。”
许弋澄笑容灿烂,点了点头,想了想,他又问道,“对了,这两片补块怎么处理?不需要将这件青花釉里红大天球瓶先配补起来看看效果再说吗?”
“这件大天球瓶之前是姚主任粘接的吧?”
向南只看了几眼,就知道这只青花釉里红大天球瓶是姚嘉莹的“手笔”,除了她之外,修复室里的这几位男同胞在修复古陶瓷时,除非已经修复得差不多了,要不然整个器身不会那么干净,多多少少都会沾上一点粘合剂、涂料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
姚嘉莹毕竟是个女孩子,爱干净也是正常的。
地球新时代 黑夜行路
噩夢 遊戲
向南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那就辛苦姚主任一下,再把这两片补块配补起来,到时候再看看效果。”
姚嘉莹撇了撇嘴,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小声嘀咕了一句:“搞这么麻烦,当初直接把3D打印机买回来多好,还省得浪费那么长时间。”
许弋澄听了,“嘿嘿”直乐,对着向南挤眉弄眼。
向南:“……”
这话里的意思是,怪我咯?
诶,对了,她昨天不是请假去相亲了吗?看她脸上这一副别人欠了她八百万的表情,这是相亲失败了的意思?
姥姥攻略
惹不起,惹不起!
围在陈列台周围的众人这时候也都散开了,一个个都回了自己的工作台,继续做事去了。
向南扫了一圈,也转过身离开了这里,回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刚在办公室里坐下,孙福民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向南,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的试用品已经开始生产了,我也给你们公司这边邮递了一份,到时候你们先试用一下,看看效果怎么样,到时候再给我们反馈。”
“这么快就生产出来了?”
向南手里拿着杯子正准备泡茶,听了他的话后有些惊讶。
“还好吧,在生产线那边,张伟利其实还进行过几次调试,要不然昨天就该出来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孙福民似乎很开心,笑呵呵地说道,“这一次我们打算将试用单位的范围扩大一点点,争取一炮而红,毕竟这一款揭展剂可比上一款的画芯修复液的效果要好得多了,可以大大降低古书画修复的难度,同时也能提高古书画修复的速度。”
“嗯,从上次张伟利的展示情况来看,确实效果相当不错。”
向南点了点头,开玩笑似的说道,“那我提前祝贺老师新产品上市大麦了!”
“哈哈,同贺,同贺!”
孙福民大笑起来,说道,“那你们这两天注意查收一下快递,我这边就先不跟你聊了,一会儿还要跟几个老朋友通通气呢。”
“好,那老师您先忙,要注意身体啊!”
重生灵师之兼职女官 酒渡梦里人
挂了电话,向南心里也是很兴奋,这款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当初只是他脑海里的一个念头,没想到张伟利这群人还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产品研制出来,简直是不可思议。
要知道,古书画修复工艺里,揭覆背纸、揭命纸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技术含量,但这道工艺却是让无数古书画修复师们一直都很头疼,因为无论是揭覆背纸还是揭命纸,都是极需要耐力、极考验专注力的,稍稍分神,就有可能将画芯撕裂,甚至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如今有了这款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只需要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可以毫不费力地将覆背纸或命纸和画芯分开,这无疑会让众多的古书画修复师们欣喜万分。
巴克 狗
收回思绪,向南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然后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随手打开电脑,上网看了看新闻,顺便查了点资料,一转眼就到了中午。
在公司里吃过午饭后,向南又歇了一会儿,眼看着差不多到两点了,他这才将电脑关掉,拎起背包就离开了公司。
七公子1腹黑老公,严肃点!
午后的阳光很炙热,将水泥地面都晒得有些发烫,一辆辆车子在马路上来回奔跑,像是一个个不知疲倦的赶路人,在为着生活不停奔波。
不远处缓缓驶来一辆播放着音乐的洒水车,车身后面架着炮筒一样的喷水器,斜斜向着天空喷洒着毛毛细雨一般的水雾,阳光从水雾中穿过,呈现出一道小小的彩虹,紧跟在洒水车的身后,愈行愈远。
向南后退几步,远离了路边,等着洒水车开过去后,这才紧了紧肩上的背包,继续往前走。
没过多久,向南就来到了魔都历史博物馆的大门口,他也没有停下来,径直朝着展厅后面的办公楼走去,很快就来到了黄云轩老师的办公室门口。
办公室的门关着,向南正要抬手敲门,门里面忽然传来一阵响动,紧接着门就被打开了,一张老脸出现在了门后边,可不就是黄云轩吗?
丹武神尊 丹武天下
戰神 狂飆 最新 章節
黄云轩一抬眼就看到了向南,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了笑容,开口问道:“向南?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说着,他就赶紧将门打开,侧身让到了一边。
“好久没来看看老师了,今天刚好有空,就过来看一看。”
向南一边往里面走去,一边笑着问道,“老师最近还不错吧?工作忙吗?”
“这段时间稍稍有点忙,这不是暑假了吗?博物馆这边正在筹备一个展览,最近这几天都在加班加点,赶着修复一部分纺织品文物。”
黄云轩笑了笑,说道,“上次听人说你去博临了,我还以为你没这么快回来呢。”
“上次是华夏文物学会组织的一个访问团,在博临那边就待了半个月时间,已经回来有两天了。”
向南将背包解下来放在一边,见黄云轩拿出杯子要给自己泡茶,他连忙说道,“老师,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说着,连忙走上前去,从黄云轩手里抢过杯子,也没放茶叶,就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
端着水回到沙发上后,向南笑着说道:“知道老师爱喝茶,我这次从京城回来的时候,还专门从一个朋友那里拿了点野茶,老师有时间可以尝一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