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仙俠小說

va57i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洪荒之聖道煌煌-第四百二十五章 敲打,鈔能力相伴-g84cy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大义……王……”
风曦握着五帝印,眨了眨眼。
都市超級雇傭兵 宿舍生
仔细的推敲,恍惚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站在一片迷雾之中。
“这个问题,你可以慢慢的去想。”伏羲道,“我不着急知道你的答案。”
美女總裁戀上我 多寶鯉魚
“你呢,也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所有的工作按部就班来就好。”
“或许哪天命运的洪流便在你的脚下,而你的前方是岔路……你所背负的使命,会促使你做出正确的选择。”
“彼时,一切的一切,你都会自然而然的明白。”
“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伏羲嘴角的笑意越发清晰。
而后,他摆摆手,示意风曦可以下去了,好好工作,为女娲娘娘的盘古大业鞠躬尽瘁。
风曦尽管有些摸不着头脑,整个人略显迷茫,但还是遵命而行——
管他呢!
反正五帝印就在手里,从此刻开始,人族便由他这太子摄政……相比于什么大义啊、王啊之类飘渺的东西,还是“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使”更让他感兴趣哩!
风曦努力表现出沉稳庄重的样子,谨慎恭敬的退出殿堂,将空间留给了伏羲和女娲这对兄妹。
“看着你的笑容,我怎么感觉心里毛毛的?”女娲不自觉的双手抱臂,上下搓了搓,“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
女娲的直觉敏锐的不可思议,此时她本能的察觉有问题,并且第一时间将矛头对准身前笑意就没断过的兄长,“你刚才的问题……是怎么回事?”
“在背着我搞事吗?”
她狐疑的问着。
“没有的事……”伏羲镇定自若的回答,“我这是套路那小家伙呢。”
“目的呢,是让他知晓谦逊、虚心的道理。”
“毕竟那个问题,在我这里根本就没有标准的答案嘛……等到时候他站在我面前回答我的时候,我都可以说他讲的不够全面,还需要继续努力。”
伏羲露出一副老狐狸的表情。
“他如果回答我,所谓大义ꓹ 便是能团结最广大的人族同胞,凝聚最伟大的人心意志……我就会告诉他ꓹ 他说的不正确——应该是兵强马壮者方有大义,那背后的实质是代表钱财的变现,是优秀生产能力的映射。”
妖氣逆仙 公子無牙
“他如果回答我ꓹ 要做一个合格的王,需要内圣外王ꓹ 以镇宇内,唯我独尊……我就会告诉他ꓹ 他说的还是不正确——尺有所短、寸有所长ꓹ 一人之力,或可慑苍茫,却难实现人道的完美进步与升华,当百花齐放,胸襟广大,合作共赢。”
伏羲笑眯眯的,“反正呢ꓹ 不管他怎么说,我都是要敲打一二ꓹ 不给他满分的——我这也是为了他好ꓹ 不让他骄傲嘛!”
“给他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ꓹ 以便在往后的岁月中戒骄戒躁ꓹ 深刻知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也正好帮你更好的御下。”
“我知道ꓹ 你很器重他。而他的表现ꓹ 也对得起你的器重。可你是君ꓹ 他是臣——雷霆雨露,俱是天恩。”
“偶尔给一点小小的敲打ꓹ 省得他尾巴翘起来,逐渐滋生骄傲之心,认为自己功劳广大,敢居功自傲。”
“当然,敲打的事情……考虑君臣和谐,你不好出面,我便替你代劳了。”
我的美女房客 黃家小亮
“就像是你指使他去挖往后所有人王墙角的事情一样……眼下,我当了你的枪,如何?感动不感动?”
伏羲笑着询问。
“你好坏哦!”女娲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凑近到伏羲的面前,双手抱着他的一只手臂摇啊摇,“不过,我喜欢!”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伏羲意味深长的道,“你是我的妹妹嘛……我不宠你怎么行呢?”
“我毕竟不是坏人,不是那种专横霸道、严厉苛刻的冷酷兄长嘛!”
“嗯嗯嗯……”女娲点点头,“虽然老哥你以前有许多不好的地方,动辄逼迫我学习工作、努力上进,有那么些严以律我的势头……但现在知道为我分忧,我就承认你是一个好哥哥!”
“……”
伏羲没有说话,只是挂着一个灿烂的笑容,伸手揉着女娲的头,眼底的最深处,闪耀着一道蔫坏儿的光。
神級巫醫在都市
这幅兄友妹恭的画面,持续了好长时间。
直到女娲心头重新被工作上的愁绪覆盖,让她恢复到了属于皇者的忧天下、忧苍生的状态,儿女情长什么的被搁置在一边。
除非哪一天她盘古成功了,或许才能得到大自在——之所以是或许,主要是看她哥哥有没有又气到她了,让娲皇陛下决定再度高举造反大旗。
总而言之,她要当姐姐!
“兄长。”女娲蹙起眉头,“你说——我安排的这些工作,能不能得到圆满执行?”
“人族的血脉补完,还有巫祭委员系统……各自都面临巨大压力啊!”
女娲负手踱步,“血脉补完,天庭方面不知道的时候也就罢了。一旦开始推动,他们收到消息,立刻便会考虑反制,给我添堵。”
“而如果说,这是外部压力的话……那巫祭方面,则是要面对来自人族内部的压力。”
“那些因为看好人族,所以投资人族,想以此做为跳板,在人族取得胜利、获得天地主角位格后,能够主导未来大势的大罗盟友,心中肯定会有所不满。”
“他们都想当人王、当诸侯,宰执一方……结果跳出一个‘巫’系统来,损害未来利益,很遭人恨!”
“我比较担心,这双方的压力叠加,会给人族的战略带来麻烦。”
女娲略有些忧虑。
尽管事情已经安排下去,巫族内部部署完毕,人族这边也有风后候选主持……但她还是免不了胡思乱想。
“嗯。”伏羲点头,表示认同,“你担心的,不是没有道理。”
“不过……”他一只手抬起,“我掐指一算,你的问题不是太严重。”
“唔?”女娲侧目。
“你呀,算是赶上了好时候吧。”伏羲啧啧感叹,“本来你做的事情,是一种变革……而但凡变革,内部难免有波折,期间会有损耗,是调整的阵痛期,直到变革结束。”
“可是……天庭那边,也在尝试着变革。”
“他们也要调整一些文明体制,搞一搞变法,进行道路微调,思想转型,跟人族接下来的状态,其实是半斤八两。”
“都在变革的关键期、阵痛期,想搞事嘛……不说有心无力,但是能分出的精力绝对不多。”
伏羲言之凿凿。
女娲目光一亮,而后瞬时抬头,望向天庭,一双明眸灿灿生辉,映照苍茫万象、诸天亘古。
无数的信息被翻阅、检索,细致审查,及至推演,流淌于心中。
片刻后,她乐的双手一拍掌。
“妙哉!”
“东华帝君负责推动天庭变法……纵然谈不上大动干戈,天庭怎么说也得震荡一阵子,需要协调各方妖神派系的利益。”
“有此一遭,他们想搞事……可就难了!”
女娲眼珠转呀转,突而道,“老哥你说——如果我这边抢先完成了所有的工作,能不能趁着对面还没有变法完成,去占点便宜?”
“这个嘛……”伏羲挑眉,“很难吧?”
“我计算了一下两边进行变革的难易程度……相比于天庭那边,充其量是细节比较繁琐的微调。”
“人族这里,可是直接动了根子。”
“要说哪边能先完成?我还是看好天庭。”
“是这样么?”女娲双眼微眯,“如果,天庭主持变法的重臣有问题,导致进度被拖延了呢?”
“咦?咦!”伏羲一副惊讶的样子,主动压低声音,“你是说……你能策反东华帝君?”
“不会吧不会吧?”
愛上痞子攻
“曾经你能做到,我觉得正常……但现在,他可是天庭中炙手可热的人物,根本不会跳槽了吧?”
“嗯……这个么……你不用操心了……”女娲瞅了伏羲两眼,语焉不详的含糊过去。
“好吧……你有你自己的想法,我便不多嘴了。”伏羲唉声叹气,“只是我要提醒你。”
“东华此人,绝非易与……他的实际能力手腕,与我是五五之间,是被许多人给低估的狠神!”
“他做的许多事情,背后多半是另有图谋,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你利用他?小心反被他给利用了!”
伏羲谆谆教诲。
“嗯……我知道了。”女娲眼神略有玩味古怪的看着伏羲,“五五之间,另有图谋……不过你放心,我会小心谨慎,不会被坑到的。”
她郑重承诺,信心满满,让伏羲皱眉,有些好奇,想要探寻一二。
只是,女娲立刻转移了话题。
“有一位老朋友要来了。”她踮着脚尖,目光望穿无垠时空,见到一位正走过漫漫星河而来的顶尖大神通者,“还是来邀请我的。”
“看来妖族那边,也是在忌惮我们搞事,为他们变法的事情添堵……所以,释放一下善意,看我愿不愿意接受。”
“做媒、证婚!”女娲摸出了自己的小小红绣球,“没想到……没想到。”
流星.蝴蝶.劍 古龍
“我还没在巫族中开展活动呢,就先得跑去天庭,给帝俊这个渣男做见证。”
女娲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态度,直呼帝俊为渣男,看得一旁的伏羲很想笑。
“小娲,你对帝俊的意见好像更大了些?”
bug之神
“谁叫他同时迎娶一对太阴女神?还有,把这样的终生大事给附加上政治属性,为自己的帝皇大业服务……”女娲撇撇嘴,“这种神间之屑,渣的明目张胆,我看见他,都想过去给他两拳……”
对于这种事情,娲皇很看不过眼。
女神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不被利用!不被剥削!
“这种人呢,往往反倒容易成为最后的赢家。”伏羲不甚在意,“毕竟,眼下大罗之间的内卷很严重呐!”
“尤其是顶层。”
“论天赋,论悟性,大家都是先天神圣,彼此相差无几。”
“说努力,说奋斗,能做到那个位置的,哪个不是一天十二个时辰,却认真工作出一百二十、乃至是一千二百个时辰?”
“所有能比较的,差不多都比较完了。”
“就剩下节操了。”
“谁能放得下节操,谁能更不要脸……谁就容易积攒出优势。”
“尤其是对帝俊来说。”
“他底蕴稍显薄弱,比鸿钧差的许多,比你也差不少……这样的劣势处境,注定了他要珍重每一点机会,才有更早盘古的机会。”
“在这方面上,小妹你放不开……会很吃亏的。”
伏羲悠悠然的说道。
“没事没事!”女娲搓搓手,眼神闪亮,“我有钞能力!可以凭亿近人!”
“我可以花钱买节操!”
“……”伏羲一时间被噎住了,竟是觉得反驳不能。
特么的……说的好有道理!
‘呵呵。’
重生之帶著空間的爸爸
伏羲嘴角一抽,心底默念。
‘等哪天,被买节操的家伙,自己便有钱了……’
‘你就该明白,花儿为什么那么红了。’
王妃小老婆
女娲浑然不觉伏羲心中的小九九,依旧站在品德的高点上输出,“帝俊这家伙,给一桩本来还算凑活的婚事,添上了政治属性,让我很不满。”
“不过呢,考虑这毕竟涉及到好姐妹的终身大事,我想了想,还是同意邀请好些。”
“刨除本纪元立场相对的矛盾,到了其他时代,大家还是闺蜜。”
“理所应当要过去帮忙撑撑场子,让帝俊知晓,不能亏待了羲和跟常羲……”
“他必须明白。”
“哪怕是身为妖族天皇,也不能为所欲为,在家里还是要对自己的夫人客气些!”
“不然,全洪荒得女神们,都会讨伐他!”
女娲挥舞着小拳头。
这幅模样,让伏羲看着直翻白眼。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要去闹婚呢!”
“怎么可能!”女娲眨眨眼,“我又不会拿好姐妹的婚事开玩笑。”
“帝俊虽然渣了些,但是除此之外,在男性神圣里也算上好的货色了。”
“而且,我还指望……”
女娲声音蓦然压低,最后甚至消失了。
“指望什么?里应外合吗?”伏羲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