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科幻小說

y8fp1熱門言情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 李行空-第六百五十五章 美少婦李莫愁的十年讀書-ni72t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
“李莫愁?”
墨非上下打量了一下这道姑,姿色绝对不俗,是可堪与黄蓉媲美的绝色美人。
也不知道当初陆展元是怎么想的,如何舍得抛弃李莫愁这种美人!
虽然墨非没有见过何沅君,但可以肯定,何沅君的姿色,也绝对不可能超过李莫愁。
想来想去,墨非觉得,恐怕也就只有何沅君和大理皇室的关系,乃是名门之女,在权势方面胜过了乡野女子一般的李莫愁了。
“足下何人,可是要替陆立鼎出头?”李莫愁一甩拂尘,看了看墨非和无情。
无情一步踏出,朝着李莫愁说道:“李姑娘,昔日有负于你的人,乃是陆展元其人,若有怨愤,可去掘坟鞭尸罢了,何苦再来为难和当年之事并无多少关系的陆庄主一家人呢?”
李莫愁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想找陆展元那厮算账,可惜他已经死了。人死如灯灭,我去为难他的尸体,又还有什么意义呢?可是若不发泄,我胸中憋了十年的怨气,又该如何是好?”
“嗯,那是谁让李姑娘憋了这么多年的怨气,那就再去找那人发泄啊!”无情想了想,说道。
当初李莫愁和武三通大闹陆展元和何沅君的婚宴,是天龙寺的高僧打败了两人,逼迫李莫愁立誓,十年之内不得再找陆展元和何沅君的麻烦。
李莫愁真的就没有破誓,硬生生的忍耐了十年之期。
无情作为一个旁观者来讲,此事绝对是天龙寺的高僧做错了,他就是因为何沅君和大理之间的关系,偏帮了陆展元夫妇,而欺压了李莫愁。
如果李莫愁去找天龙寺报仇,那无情是一点意见都没有。
“的确,昔日那些天龙寺的秃驴多管闲事,可恶至极,但天龙寺高手如云,又有整个大理作为依仗,我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子,又能拿那些秃驴如何?只得忍耐下来!这其中的心酸,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李莫愁哀怨道。
就李莫愁那副幽怨的模样ꓹ 让无情都有点被感染了,有心撒手不管陆家庄的这些破烂事儿ꓹ 可不管怎么说,孩子是无辜的,程英和陆无双两个小女孩ꓹ 她绝对不会放任不管。
異世召喚英雄 伯爵與妖精
“也就是说,没得商量了?”
“十年ꓹ 你们知道我这十年怎么过的吗?陆立鼎家我吃定了,佛祖来了也没用ꓹ 我说的!”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ꓹ 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李莫愁是有苦衷不假,但不应该胡乱牵扯到陆立鼎一家人。
无情觉得,看来还是应该用实力说话。
曾经天龙寺的高僧有失偏颇,但做法不错,或许可以靠着武力值,再和李莫愁签订一个十年之约,让她十年之内不要再来找陆立鼎家的麻烦。
这些李莫愁未必还能忍耐那么久ꓹ 可是相信她之前忍耐了十年,这次短时间内应该也不会破誓。
如果陆立鼎这次还不知道破财免灾ꓹ 变卖家产ꓹ 隐居避世的话ꓹ 那无情也无话可说ꓹ 人要找死,她又能如何?
“看来还是要手底下见真章了。”
“李某倒是想领教领教姑娘的本事。”
两个女人开始怼了起来。
无情抬手就朝着李莫愁发射了两枚飞刀。
空气泛起道道涟漪波动ꓹ 显得缥缈而灵动的刀刃ꓹ 仿佛产生了玄妙的变化。
像闪电般极速ꓹ 又轨迹奇诡,让人防不胜防。
而李莫愁能够压黄蓉半筹ꓹ 传承自压了王重阳半筹的林朝英的武功,也不是盖的。
站在那儿,等待无情的飞刀临近,她所在的距离甚至能够看清无情飞刀上精致的纹路。
淡淡的幸福 一仗冰
在险之又险的时候,一甩手中的拂尘,真气灌注,顿时便如刀枪不入的天蚕丝,“抓”向无情的飞刀。
仿佛八爪鱼般的丝线,将无情的两把飞刀牢牢缠住,然后被李莫愁轻轻一甩,便丢到了一边地上。
“好厉害的暗器功夫!”李莫愁赞叹了一句。
但是在别人看来,怎么看,怎么像是嘲讽。
无情也不在意,刚刚两把飞刀,也只不过是试探罢了,根本没有出全力。
只不过接下来,那就是真开打了。
两道人影交织做了一团,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墨非就在一边看戏了。
悠悠欲仙 悠悠小雲
火影之不滅金身
他也不担心有个什么意外,就这两人的武功,他从里到外、里里外外的都给解析清楚了,不可能有什么事情的。
在墨非未曾帮助无情提升功力之前,在无情未曾修习神照经之前,无情的武功应该是不如李莫愁的。
不是说无情天赋不如李莫愁,而是李莫愁三四十岁了,无情才二十岁左右,年纪相差那么大呢。
明珠娘子 八寶豆沙包
可是如今,无情的实力绝对是超过了李莫愁。
但是由于无情以往受限于身体原因,学习的大多都是控场技能,而不是一击必杀等杀伤力大的武功,所以她想拿下李莫愁,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没想到李某十年来少履江湖,竟然孤陋寡闻到了眼下的地步,阁下才双十年华,便已经有了匹敌李某的武功,未来成就不可限量。”李莫愁笑道:“只是此刻,却是不能让姑娘得逞了。”
下一秒,李莫愁腰肢轻摆,就如一朵水仙在风中微微一颤,一掌朝着无情拍了过去。
五毒神掌!
这是李莫愁以古墓派的武功,结合自己奇遇所得之南疆武学,创造出来大的独门绝技,五毒神掌,霸道无比。
魅上龍皇:棄妃,請自重! 浮煙若夢
李莫愁掌风未至,无情便闻到了一股甜腥味,无疑是极其厉害的剧毒。
如果是以往,面对李莫愁毒性这么猛烈的一掌,无情都不敢硬接,但是现在嘛……
无情将神照经的神妙内力运至掌上,和李莫愁直接对了一掌。
“轰!!!”
银光乍现,两人周身之处,碎石飞射,无情和李莫愁一同退了七步。
两人这算是不分轩轾。
“姑娘天资过人,李某甚至佩服,可惜中了我的五毒神掌,若无我独门解药,便是以姑娘的功力,怕也挨不过三日。”李莫愁笑道。
她手中拂尘轻轻挥动,神态甚是悠闻,美目流盼,桃腮带晕,若非素知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定道是位带发修行的富家小姐。
“若是姑娘愿不管此事,李某愿意将解药,双手奉上。”
李莫愁从来就不是一个傻瓜,以无情的武功,绝对不是光天赋就能早就的,其传承肯定也不一般。
再加上另一边还有一个不知深浅的男人在虎视眈眈,如果可能,她也不想将无情和墨非两人得罪殆尽。
她今日的目标,就只是陆家庄,和其他人无关。
“毒?三日?”无情笑了笑,亮出了自己光洁如玉的手掌,朝着李莫愁说道:“你是说这个吗?”
傲妃謀略 月光下的女子
李莫愁的万毒神掌的确厉害,但要是跟金波旬花比起来,那也是差远了。
所以根本不可能对神照经所修炼的功力,产生什么效用。
看见无情根本没有如其他中了她万毒神掌的人一般,手掌染上一层乌青色,李莫愁的面色便沉了下来。
“是我小看了姑娘你,但姑娘真心要与我李莫愁过不去?”
“不是我非要与你过不去,而是你虽遭遇凄惨,但也不是你不分青红皂白,胡乱杀人的理由,陆立鼎庄主一家人确实无辜。”无情道:“若是我不听到、不看见,也懒得多管闲事,但是既然发生在我眼前,那我就不能不管。”
“好好好!那我两人今日就分出个高下!”李莫愁气极反笑。
在她看来,即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也阻挡不了她报仇的决心。
站在李莫愁的视角,的确是感觉事情很扯淡,陆展元背叛婚约,负心薄幸,她上门讨要说法,却被仗势欺人,耻辱的定下十年之约,而这十年中,陆展元舒舒服服过了七年,然后就因病去世了,她该怎么办?
她能怎么办?
重生在過去那年 喜來樂
真的像别人劝慰的那样,当对方人死如灯灭,一了百了?
怕只要不是个圣母心的普通人,都不可能就此作罢吧?
无情也感觉,以往听得俗语,清官难断家务事,大抵就是说李莫愁和陆立鼎现在的问题了。
李莫愁摸出了一把银针,乃是她另外一项独门绝技——冰魄银针。
“你们看,那两人是不是我们前些天在江陵遇到的那两个人啊?”忽然,从远处传来了窃窃私语。
无情和李莫愁之间紧张的氛围被打断,双方都是向声音来处看去。
几道人影在接近。
“真的是他们诶,为什么会在这里又遇到他们?”
无情皱了皱眉,她看到了接近之人,乃是郭靖和黄蓉的女儿郭芙和他们的两个蠢货弟子,没想到又在这里看到了他们。
在江陵一别后,无情原以为他们是要返回抵御蒙古的前线,专门换了个方向,来到了嘉兴,就是不想再看到他们,看来双方之间还真是颇有缘分,又要再见了。
“前面的朋友,陆家庄今日有仇怨待解决,还请不要过来了。”陆立鼎远远对着来人喊道。
以往受到的恪守正道的教育,让陆立鼎做不到把无辜之人,又牵扯进来。
哪怕现在无情看起来可堪与李莫愁匹敌,但是谁知道后面又会怎么样。
比武切磋,结果可能就在一念之间。
将墨非和无情一下子牵扯了进来,他本来就很内疚了,看到无情武功高强,没有比李莫愁秒杀,方才好了一些。
“解决仇怨?那我们今天就有好戏看了?那我们可不能错过!”郭芙拍了拍手,天不怕地不怕的说道。
嫁給林安深 瘋子小姐
有着郭靖和黄蓉这两个南宋武林名满天下的父母,还有东邪黄药师这个外公,以及北丐洪七公这个师公,郭芙从小可就没怕过谁。
看谁都像是辣鸡!
“陆家庄也是武林正道,咱们自然不能让其被邪道歹人给迫害了,走,去看看!”
在郭芙三人的背后,一个撑着铁拐的跛足老者,两鬓如霜,形容枯槁,双眼翻白,是个瞎子,将手中的铁拐一杵,说道。
一行四人,浩浩汤汤的朝着陆家庄而来。
陆立鼎无奈,一个二个得,怎么就是说不听呢,难道赤练仙子李莫愁在南宋武林中,就那么没有牌面吗?
“陆庄主,可知来敌是何人?”柯镇恶一边接近,一边说道。
“乃是赤练仙子李莫愁!”陆立鼎遥遥道:“阁下好意,陆立鼎心领了,但真不用了。”
就无情和李莫愁的战斗,那真不是靠着人数优势就可以帮忙的,若是武功不到一个境界,纯粹就是帮倒忙的。
所以陆立鼎一不想让来人白死,而不想让其拖了无情的后退。
可是柯镇恶就是头铁,非要上来帮忙,拦都拦不住。
只是他大约也明白,自己应该不是李莫愁的对手,登时神色郑重,对着郭芙三人说道:“你们三个在这里,一步也别离开,我瞧瞧去。李莫愁那女魔头凶得紧,我应该打不过她。不过既知朋友有难,可不能不去。”
“万一事情有什么变化,你们看我眼色行事!”
“……”
郭芙心中吐槽,大公公你眼睛都瞎了几十年了,眼睛都是眼白,我们怎么看你眼色行事啊?
“李莫愁女魔头休得猖狂,让我飞天蝙蝠柯镇恶来会会你!”柯镇恶提着铁拐,大步走来,只是人还未到,恶语先到。
李莫愁闻言,不由得暗怒,她和无情打了半天,无情可都是叫她李姑娘,柯镇恶上来就是女魔头……这在歧视女性吗?
你柯镇恶又算哪根葱,也配搅合我李莫愁棋逢对手的宿命战?
顿时,李莫愁感觉自己的女拳已经收不住了,想尽快解决了搅局的柯镇恶,然后和无情一分高下。
便见她拂尘一扬,银丝鼓劲挺直,就似一柄花枪般向柯镇恶当胸剌去。
这拂尘丝虽是柔软之物,但藉着一股巧劲,所指处又是要害大穴,这一剌之势却也颇为厉害。
柯镇恶听风辩位,听得拂尘声音,杖头激起,便要挡住李莫愁的拂尘。
但是柯镇恶料想不到,在他挡住李莫愁拂尘之后,李莫愁的拂尘之尖,射出来一根冰魄银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