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青春小說

52qk5人氣連載小說 逆光 愛下-Part 8展示-aqs2m

逆光
小說推薦逆光
Part 8
我回来了,因为决定了要离开。
见到光的时候,我没有多么意外,他还是老样子,洁白的衫子上印着阳光,他的身后,落英缤纷。
“嗨!”我抬起手,眼镜被光线刺痛。
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这样的距离明明不远,却遥不可及。
看吧,我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我无力的笑着,活该被如此对待。
春天的味道还未散去,却已经看到一地残花。算了,本来就顽固、懦弱、自私的个性若是再加上优柔寡断的话,那我根本就无可救药了。
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光叫住了我,“你……去哪了?”
“嗯……很多地方。”努力回忆着,我真的是很认真的在思考他的问题。
很明显,我又一次将本可以继续下去的对话弄砸了。
“上次的答辩我帮你去了,应该没问题。”在尴尬的沉默之后,他艰难的找到继续的话题。
“谢谢。”这件事情我已经在办理手续时从系主任那里知道了,可以顺利通过当然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很显然,我有心继续对话,可是力不从心。
“考勤是望帮你填的。”
我笑了,完全可以想象他拉着驴脸咬牙切齿的帮我打考勤的样子。小兔崽子,帮本大爷填考勤是你的荣幸,上次在你家没有卷款潜逃真是失策。
“他在里面。”光指着身后的教学楼,“一直在……等你。”
脸上轻柔的触感让我一惊,低头看见一瓣飘落的明黄。爱情里你我都不是善良之辈,反正要走,相见不如不见。
我摇摇头,“只是会学校办点事,一会就走。”
光一愣,呆呆地看着我。我们就在这漫天的黄花中望着对方,除了偶尔走过的路人,时间好像停止了一般。事实上,这种场景很可笑,两个男人木讷的站着,既不是打架,也不是对话。但我却怎么都笑不出来,也无法移开目光。
“一会就走吗?”
“啊。”
“事情都办完了?”
全才相師 水冷酒家
“恩,都办完了。”我想我需要一支烟,但是在上次和光争吵之后我就戒了。手里的牛皮袋子被我捏得咯吱响,我挣扎了一番还是准备告诉他,“简馨来找过我,希望我跟她去美国。”
“你答应她了?”光听到这个名字果然露出反感的表情。
“恩,已经接到那边几所大学的通知,出国手续都办好了。”我试探着说道。“光,我们都长大了,有些东西应该明白了……”
“这是她让你说的?”光打断了我。
“没有,我是想说,无论怎样她都是我们母亲不是吗?”
“有哪个母亲会抛下5岁的孩子?有哪个母亲十五年来从来没有回过一次家?有哪个母亲除了每月向银行卡里打钱什么都不闻不问?有哪个母亲在孩子发烧快要死掉的时候还在观看法国巴黎时装展?”
无力的承担光的愤怒,我想有些东西真的没办法改变,就像他不会原谅那个女人,就像他永远不可能喜欢我。
“至少我们从来没有操心钱的事情,也没有因此流落街头。”我笑的苍白。
“别傻了,她只是想要一个继承人罢了。”他激动地走向我,抓住我的胳膊,“晃,我知道你一直想做独立电影导演。”
“不是的了。”在决定不再喜欢光的时候,这个愿望就不存在了。“其实那不是我的愿望,不是吗?”
豪門追緝令
光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放开了钳制我的手。“因为我?”
“我们总要有一个去做不是吗?我一直都没有想去做的事情,但你不一样。光,好好的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我知道光想说什么,但我没有给他反驳的机会,“其实,我一直很想知道在妈妈身边是什么样的感觉,从没有停止过。”
又是一阵沉默。
“你……还会回来吗?”
“不知道……也许,会吧。”当我可以用弟弟的身份面对你的时候,我在心里补充道。
“什么时候走?”
“一会的飞机。”我在心里苦苦挣扎着。
千萬媽咪秒殺爹地
“你决定好了?”这句话仿佛让我们回到那个还没有开始争吵的时光,他盯着我,像是纵容任性弟弟的哥哥。
“恩。”他确实扮演好了这一角色,从开始到现在,而我始终只是个蹩脚的角色,不小心就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感情泥沼中。
“……好好照顾自己。”最后……
靈女重生之校園商女
“恩。”最后……最后……
“那么……再见!”
最后的最后的最后,他终究还是没有开口留我。
我挥挥手,转身离开,没有头,没有泪水。实际上我是笑着的,终于可以无牵无挂的开始我另一段人生,没有光的人生。
当我看到校门旁边战战兢兢的身影,所有的伤感也扑面而来,那个女人冲我小心翼翼的笑着,暗红色的头发有点褪色了,往常挺地优雅笔直的背脊现在有些鞠楼。她不再是从前那个在时尚界里的铁腕主编,而是一个对儿子满怀愧疚的老女人。
我的諸天次元公會
“都办好了吗?”
“恩。”我微笑的站在她身边,“我们走吧。”
“晃,你真的愿意跟我回美国?”她伸出苍白的手指紧紧拽住我的袖口。“你不恨我吗?”
我摇摇头,将她拉进怀里,“不要再想了,你也不想那样不是吗?一切都会过去的,我们去美国吧!”
她哭得像个小孩,将二十多年的压抑全部宣泄在我的肩头。她只是一个被丈夫抛弃的女人,一个感情的逃兵,离开曾经视为生命的家,这样的痛我再清楚不过了。
我扶着她的背脊,慢慢车的方向走去,她突然抬起泪眼,歉然的看着我,“光还是不愿原谅我么?”
我愣了一会,转身看着种满香樟树的校园,“不,他只是现在喜欢这样的生活。”
再见了!我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