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青春小說

8oo01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落年華 線上看-第十五章 尾聲展示-7xny5

落年華
小說推薦落年華
上学放学,变成一个人,无法形容的孤独。一直没有再去医院看顾西扬,心里的倔强拉直了线,怎么也不肯断。林一浅来找过我,我淡漠的看着他,说,
“要我道歉吗?对不起。”说完,我从他身边经过,他抓住我的手,不让我走。他眼里抖落满地的忧伤,我受不了,这种和顾西扬那么相似的眼神。
以妃為尊
“落落,你别这样。姚梦她真的生病了。”我转过身,用尽浑身的力气推开他,冲他吼,
“说完了就滚回你的女人那里!”
我一路狂奔,风呼呼的路过耳边,像某个人的低语。
许多青春岁月,都在我们还来不及忏悔的一瞬间,飘过。就像,我突然觉得顾西扬那么久还没回学校,终于去了医院却看到的是护士在整理棉絮一样。他在某个我不知道的时候,悄悄的……走了。
我发疯一样跑去顾西扬的家,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儿,她看到我的时候显然吓了一跳。随后,她问,
“你是乔落落吗?”
“嗯,我是。”我喘息的点点头,然后继续说,
“你是谁?顾西扬呢?”
“呵呵,我们是前几天搬来这儿的新住户,你说的顾西扬是个很帅的男孩子吧?他搬走了。”
什么叫……搬走了?顾西扬,你告诉我,什么叫……搬走了?
我捏着一封信,走在街道上,突然走到了那个街角。那个顾西扬曾抱着我把眼泪流进我脖子里的街角,我靠着墙打开那封那个陌生的女孩儿给我的信。
落落,我这几天总是在想,你有没有过一瞬间,喜欢过我呢?记得第一次,你丢下我跟林一浅走了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这一天迟早要来。
预言死的那几天里,我看到你总是郁郁寡欢,那天,我等了你一天。直到夜幕降临,我躲在暗处,看到路灯下你跟林一浅抱在一起,我当时感觉呼吸都快没有力气了。我那个时候多想,他是我,想象着是我在抱着你。那天去商场的时候,我看见他把你拉进了换衣间,我的心里很乱,很痛,可是脚像生根一样挪不动一步。我大概可以猜出来,你们在里面做什么,他可能会揉着你的头发,可能会抱着你,可能会吻你。这些,都超越了之前的所有,更深的痛。
病房那天,我听见你和姚梦的对话,你说你不相信的时候,我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呢。虽然,我知道你终究是怀疑我的。后来,林一浅推开你的时候,我差点就冲出来了,真的差一点。我忍住了,我希望你能来找我,趴在我怀里哭。这种想法让我挪不动步子了,可是,你没有,我就觉得,自己多可笑。
已经三点了,可是我睡不着,这么多年了,你知道我一直拿你没办法的。
倚天屠龍之傲狂 四九缺一
愛上校園女老大·續gl
我知道,我究竟有多放不下你。这些天看见你一个人上学放学,背影很孤单。我躲在远处,看着你就觉得好心痛,真的。可是,你知道吗?待在你的身边,我会更难过。
我无数次的想,要是能回到小时候就好了。我们玩过家家的时候,你总是扮新娘,我扮新郎。觉得好幸福,要是我们真的是一对平凡的夫妻,那该多好?
这些都是我的真心话,一句都没骗你。
你不要找我,我会回来的,只是不知道是多久。
没我,你会伤心吧?哭了吗?别哭,我会心疼的。
希望,你能过的开心幸福。
永远疼你的顾西扬
我顺着墙根滑下来,胸口像被千斤的石头压碎了一般的疼着。我不知道,这样的疼,要多少个日月才能消停,仰或是一辈子也停不下来。像河流一样,蜿蜒奔腾,痛到唇齿惨白,痛到骨肉溃烂。依旧……停不下来。
顾西扬曾说。
遗忘,是我们不可更改的宿命。
2012年,我去了北京。
下大雪的时候,我还是常常想起顾西扬来。他还是会给我寄信,里面是些随意而简短的句子,像是寄给一个遥远的陌生人。里面有很多照片,都是他路过的风景。有大片大片的香樟树,有抱婴儿的母亲,有日出,有海浪……可是,信上从来没有来信地址。
大学里,有个追我的男生叫程望,是个体育生。笑起来憨憨的,很单纯的模样。他不如林一浅英俊,不如顾西扬阳光,但是他很爱我,是那种像冬日里阳光一般和煦的爱。他会在我去图书馆的时候陪着我,安静的坐在我的旁边看着我,有时候会睡着。他会在走路的时候,憋红了一张脸拉过我的手,放进他的裤袋里。他会在下雨的时候给我撑伞,结果每次都只顾我淋湿了他自己……他的一切,都那么温暖,让我安心。
林一浅,嗯,好久都没提起过的一个名字。像被人从生命里抹去一般,留没留痕迹,只有心清楚。多少个夜心疼的翻来覆去,只有棉被知道。
跟朋友们道了别,我走出校门,程望说要带我去看电影。纷纷扬扬的大雪,铺盖了一层一层的洁白,美的过分。
我抬头看了看,没看见林望的身影,可是,远处一抹黑色的身影,让我拉不开视线。我看见街道的对面,林一浅站在一大片的白雪里,突兀的刺眼。他穿了一件黑色及膝的大衣,连衣的帽子兜在肩后,上面又一圈白色的毛,绒绒的看起来很温暖。他依旧英俊的无可救药,轮廓越加分明了,突出男人的味道。他挺拔的身影静止的立在哪儿,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孤独。
我们穿过街道的行人,纷飞的雪,隔着空气彼此相望。
最后,是他走了过来。
未等到他开口,身后就响起一个声音,
“落落,你在这儿啊。”我转头望去,程望跑过来笑呵呵的看着我,嘴里呼出大团的雾气。我冲他笑笑,拍掉他头上的雪花,动作轻且温柔。
“咦?这是……”程望注意到了林一浅,看看他,又望着我。
“我是落落的……朋友,刚好来这儿有事,就过来看看她。你好!我叫林一浅。”林一浅冲程望伸出手,脸上的笑浅浅的。
他比以前更成熟了,多了些稳重。
“哦,你好,我是落落的男朋友,程望。”程望笑着握住林一浅的手,松开之后,他又抓起的手,捏在手心里。程望的手很大,几乎整个把我的手包住。
“那……要不我们改天再看电影好了,你朋友来了,要不你……”
“不用。”我摇着头打断了程望的话,然后转头看着林一浅说,
“林一浅,你还有事吧?”我记得,我应该有微笑的。
“嗯,就不打扰你们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林一浅淡淡的笑,深深的刻进我的心里。随后,他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温柔的说,
“那我走了,你好好照顾你自己。”说完,他就从我的身边经过,擦肩的瞬间,我听到了他的低语,
“要幸福哦。”
我没有回头,我也不敢回头,我怕我看见他孤独的背影会忍不住跑过去。程望紧了紧拉着我的手,我抬头看看他,他灿烂的笑快要融化这一地的雪。我笑了笑,用力的回握他的手。
尾声
落落,我不疼,真的,我看见你幸福的笑脸,我也就觉得幸福了。本来想好不要走的太狼狈,可是我还是很没出息的哭了。本来想好绝不回头看,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想多看你一眼。哪怕是个朦胧又模糊的背影,哪怕是看见你和别的男人牵手幸福。
你洋洋洒洒的把名字签在我的生命里,我怎么洗都洗不掉,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好不好?怎么才能把你忘记?
命裏註定要等你 星夢靈隱
预言问我,是不是喜欢你的时候,我甚至还不知道你的名字。然而,那天晚上,预言就离开了。我发誓,我是真的第一个相见的,就是你。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落落啊,你身上有一种让人能够感觉到温暖的力量。是我这个从小没有家,没有爸爸妈妈疼的人最,最,最向往的东西。我知道,我这辈子注定会着了魔的爱上你,你看,果然。
你安静的离开,没有一点声音,我找你,我发现我始终在找你。我看见你站在雪地里在等人,我多希望你等的那个人是我,用尽生命的希望着。
獵黑之王 也林
我发现,我还是好爱你。我走过那些街道,走过那栋旧别墅,走过高高的围墙,我落了满满当当的回忆。或悲伤,或欢喜。我跑到海边的时候,趁着没人就踩进去,大声的咆哮。乔落落!我爱你。或者是,林一浅,你是白痴!
思念,成群结队。
悲伤,成群结队。
还有对你的爱,成群结队。
最后那句,要幸福哦,是我最真诚的祝福。
———远爱乔落落的林一浅
青春披着华丽的外衣,坠落的时候,依旧鲜明耀眼。我们在彼此的生命里兜兜转转,最终变成,我们都要离开一些时候。
就像,
预言离开了林一浅。
林一浅离开了姚梦。
我离开了林一浅。
顾西扬离开了我。
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