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其他小說

wfvaf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萬界抽紅包討論-第1046章 被盯上閲讀-eahso

我在萬界抽紅包
小說推薦我在萬界抽紅包
他的另外两个分身,都需要依赖这个身份。
不然他作为一个外来者,在这世界却没有一点根基,未来碰到大能者很可能会惹来怀疑。
若再被当做是三界的入侵者,那才是倒霉。
本体和第二分身以修炼为主,陈风的心神更多的落在历练之上。
花開繞城花落殤
当然,对他来说算不上历练,更多的像是体验人生。
这世界很多地方都像蛮荒之地,人族大多以部落为形式生存,很多习惯和他之前经历的世界都不同。
斩杀了一座深山里的大妖,陈风将几种材料处理,尸体则丢进吞天珠处理,抬头看了一眼古木参天的森林,不慌不忙向外走去。
他手中握了一柄不入阶的法宝长剑,锵一声插入后背的剑鞘,脚下似闲庭信步,每一步却是数十丈。
走了一会儿,出了深山,前方出现一个靠山吃山的小部落。
刁蠻女捕:公子你別急
“去吃点东西吧,都在深山大泽里待了一个月了,天天烤肉早就吃腻了。”
陈风嘀咕,他这身体自然也修炼了吞天噬地这类神通,胃口很好,可以通过东西补充精元,有利于炼体。
所以吃什么就很关键了,若天天都吃一类东西,谁也会腻的。
这个部落就百来顶帐篷,木质建筑十多间,人口大致五六百人的样子,相当于一个村庄。
“汪汪!”
没有隐藏自己,才靠近就有狗叫声,小部落警戒的人目光倏然盯过来。
喝止声之中,类似警卫头领的壮汉带着三个穿着兽皮,拿着长矛的人从一处瞭望楼飞身跳下,迅速来到陈风面前。
见到陈风明显年轻,大致也就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少年,而且生的俊俏无比,皮肤并不像他们一样被晒得黝黑,几人都颇为惊诧。
“你是谁?靠近我黑豹部落做什么?”
头领正值青年,二十多岁模样,身材魁梧,高过两米,肌肉感明,因长期露着上半身,被太阳晒得黝黑ꓹ 不过油光马亮。
他有着方脸短耳,双眸精光闪闪ꓹ 颧骨微凸,鼻梁高挺,给人一种强势之感。
陈风怎会在怕一个不过后天境的人ꓹ 平静道:“我只是个路过的人,想在贵部落休息一下ꓹ 所吃所住会给予报酬。”
这让几人下意识看了一眼深山,有些迟疑。
“大哥ꓹ 他刚才似乎是从深山出来的ꓹ 那里面可是有一头大妖蛇。”
“该不会是大妖变的吧,听说有的大妖会化形成人,蛊惑人心,进入部落后,待大家睡着后便大开杀戒。”
左右两人小声议论,却不知被陈风听到。
他略微无语,知道自己长得太俊俏ꓹ 让人以为是妖怪变的,咳嗽道:“你们放心ꓹ 我是人ꓹ 来自于纪氏部落ꓹ 你们说的那头蛇已经被我杀了。”
本来这头领也有些迟疑ꓹ 听到纪氏部落,又听陈风居然杀了威胁他们的大妖ꓹ 惊喜道:“原来是纪氏部落的公子ꓹ 快请进!”
入天庭
陈风点头ꓹ 暗道还是要有来历才好啊,不然在这人和妖共争地盘的区域ꓹ 很难被人接纳。
“纪公子,我是黑豹部落的族长黑牙,公子应该是在历练吧?”
青年笑着介绍。
“嗯。”
陈风微微点头:“这么年轻就做族长了吗?”
石田衣良作品10:尊嚴
“公子可能不知我们小部落的情况,我们实力很弱,一旦被大妖袭击就可能全灭,因而族内经常折损人手,我的阿父就是几年前被那头大蛇害死的。”
说到最后,黑牙眼眶红了起来。
“明白了。”
手眼
陈风明白缘由,没有再多问:“我过来只是想吃一些东西,这个拿着。”
他取出一块兽头金给黑牙,黄金在普通部落依旧是硬通货,这兽头金是标准十斤重的金子,足够他随便在这里吃了。
“多谢公子。”
面对阔绰的陈风,黑牙哪儿不开心,转身道:“快去准备我们部落最好的食物,马上款待纪公子。”
“公子请随我来。”
黑牙在前面带路,将陈风迎到他们最好的大楼之一,不过还是颇为惭愧道:“公子还请不要嫌弃,我们小部落……”
“无妨,我不介意。”
傾國傾城
江山聘帝 蓧懶隨心
陈风经常在野外生活,那里条件比这儿差多了。
“多谢公子体谅。”
察觉陈风虽颇为冷淡,不过很是挺容易相处的。
进入大楼,很快各种美食被端上来。
美酒、牛奶、羊奶、炖肉等部落常见美食摆满桌子,虽说比较简单,可是对于在荒野过了很长时间的陈风来说,同样颇为美味。
黑牙找借口告退后,很快一个女子走了进来。
部落的女子都穿得较少,这人露得更多一些,除去香肩,还露出修长的双腿和小蛮腰,穿着小皮裙,胸口高耸,也是有一块皮衣包裹。
不管是皮裙还是胸衣,皆是豹纹,头发随意洒落,配合小麦色的皮肤,微厚的红唇,娇媚的容颜,着实带了几分狂野魅惑之意。
看到陈风,女子双眼顿时火热起来。
陈风虽说才十一岁,可是生在大部落,从小衣食无忧,看起来已经颇有体型。
别说他的容貌俊秀,不像一般部落之人膀大腰圆,气质又潇洒出众,还带着一股超然物外之意,哪儿不让女人倾心。
“公子,美昭为你倒酒。”
说着,她一边将丰满的身体靠过去,一边摸向酒壶。
“老实在旁边倒酒就是,不要碰我。”
陈风淡淡道,他对这类女人没有兴趣,也不会没事风流。
他风流的时期已经过去,如今早就看淡,又怎会对一个庸脂俗粉有兴趣?
美昭身体一僵,笑容略微尴尬地停止将胸口压在陈风背上,不自然地站直水蛇腰,在一边正常倒酒。
薄情首席的失聲前妻
她也并未气恼,陈风这样做反而让她更加着迷,同时也心生惭愧,感觉自己配不上这等完美强大的男人。
能在这里和其多待一会儿,都让她很满足了。
在美女服侍下,陈风继续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感觉颇为爽快。
就在把一桌子饭菜吃得差不多时,外面传来一声惨叫。
陈风皱眉,拿起来一块布插嘴,看着外面道:“似乎你们部落的敌人来了?不对,像是冲我来的,什么时候被盯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