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青春小說

vajti精华都市小說 念舊癡情 起點-一別兩寬,各生歡喜1閲讀-93ycj

念舊癡情
小說推薦念舊癡情
=楔子【一如既往的爱情】=
【人有七情六欲,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自古世人都是多情的。
那么这世上又是否曾有过那痴情的少女和她那一如既往的爱情?
一听这话很多人便都觉得问出这话的人是个笑话,答道:“不曾有过。”
后来言迟在无数个失眠的夜晚里想起他当时的回答。
他后悔了。
庶妃有毒,暴君掀榻來接招 醉柳
他回答得斩钉截铁,却又那么的尽显我那些年的孤独,无助,以及凄凉。
世上是真的有痴情的少女和她那一如既往的爱情。
世人都说:“痴情的女孩都很孤独。”
是啊,她们都为爱付出了一切,却还是孤独终老。
啊,何念旧和言迟的相遇终究只是阴阳差错的一场笑话罢了。
然而谁也不知道,在言迟迎娶沈皖的那晚,何念旧终于诉说心声,她心中一直困扰自己多年的执念竟是如此痴情的啊。
“愿我能再有生之年,能对言迟说‘我还是喜欢你啊。’顿了顿,她又露出了一个凄凉而又有些讽刺意味的笑容。“这样,我便再无遗憾了。”何念旧一字一顿地说。
话音刚落何念旧语气平淡,目光淡漠。
却不知,何念旧的眼角有滴泪,悄悄地落在了地上,消失了,就好比何念旧终于对言迟死心踏地了。也不知何念旧心里早已兵荒马乱,乱了阵脚,嘲讽似的冷笑道:可惜现在这些话已经说不出口了。
茶花女·世界文學名著典藏(精裝) 小仲馬
爱得越深痛得越深,她已经累了。
明明心里兵荒马乱,却还要强装淡定。
白衣紫電
民间相传,爱情毒药是个很奇怪的毒,容易上瘾,但对身体并无害处。中了爱情毒药的人发作时会尝遍人世间的酸甜苦辣咸,在一日之间成熟许多,懂得许多。医学界至今还是没能对此做出解药。
何念旧终究是逃不过这场情劫;终究还是将芳心暗许给言迟了;终究还是中了爱情毒药。】
[遇到你时,我尚是一张白纸。你不过在纸上写了第一个字,我不过给了一生的情动,心底有了波澜。但我知道波澜总归平静。]
-何念旧
嗯,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序章-【后来啊.】
韓娛之自我之後無男神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到你,从此啊,我的生活风平浪静,在没有你。]
2015年.杭州第一场雪.
夜晚灯火阑珊。
深夜,距离晚上十一点整的第一班地铁还剩十分钟。
寂静的南京地铁二号线候车的地方零零散散的站着几人。
今年南京的冬天实在是冷得出奇啊。
南京的初雪,白雪皑皑。
真美啊。何念旧喃喃的说。
她伸出手,雪花缓缓地落在她手中。
连平时向来吵闹拥挤的地铁站都寂静的只有几人。
啊是因为已经入冬,学生都放寒假了。
我也好想能给自己放个假啊…何念旧原本突然亮起来的目光在说完这句话后渐渐地黯淡了。
寒风呼呼地吹,冲出阻碍它前进的围巾,攻破我最后一道防线后,肆意地钻进她只有些许温暖的脖子里。
寒意突如其来的到来让我措手不及。何念旧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跺了跺脚,随后从口袋里拿出被冻得发紫的手颤抖地将围巾往上提了提,直到感受到寒意没那么猛烈后又将手放回口袋里,心里默念着地铁快点来啊,再不来冷死我了。
何念旧感受到睡意正汹涌滂湃地向我袭来,打破我最后一点残存的清醒。
何念旧打了个哈欠,哈出来的些许热气在空中凝成一团白烟,然后,又淡淡的消散掉。两个眼皮像是灌了铅似的,不由自主地往下垂,她因为昨晚熬夜更文到四点,只睡了短短的两小时后,呼吸均匀地打起了小瞌睡。
何念旧被候车站里响起的清脆的列车进站提示音伴随着呼啸而过的风声惊醒后,下意识地觉得可能车快来了。于是强忍困意,使劲用手拍到两边的脸颊红了之后,才渐渐的清醒起来。
地铁停下来时因为机器发动运转和车与轨之间的摩擦发出“哧…哧…”的声音。
“叮咚。”一声,地铁上提示已经到达地铁站,因为人不多,所以何念旧一直等到地铁停稳之后,才不紧不慢的走了出去。
习惯了每天挤地铁站着,这时人少了反而有些不习惯,何念旧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后,安静的听着耳机里的民谣,看向窗外夜晚的美景,不由得满足的笑了。
何念旧是个很容易满足的女孩,所以啊,请她爱的你啊给予她你的全部。
“你有多久没有看过星星
末日巖帝 墨來瘋
就像那夜空中凝视的眼睛
静静的注视着世事变幻
彼此却从不曾互相靠近
…………….
就这样,何念旧听着从耳机里传出的民谣,看着夜晚窗外的美景,直到感到困意的来临,才渐渐的又打起了瞌睡。
啊她还记得,在梦里她梦到了他啊。
她触手不及的他啊。
其实啊,何念旧也曾想过要去找言迟。
是的,言迟和沈皖婚后关系一直僵的很。
原因啊没人知道。
但等何念旧在镜子前考虑见他时要说什么话时。
她死心了。
因为啊何念旧看着镜子里不再年轻的脸。
想起她妈昨晚打电话逼她去相亲时说的话:“念念啊,你也不年轻了,你是个老姑娘了,不要再任性了好嘛,听妈的话,不要再爱着不爱你的人了啊,你值得被其他人爱的啊。”
“是啊,我老了。不能在等你了。”何念旧喃喃的说。
从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何念旧结婚了。
是的,她不爱她名义上的丈夫。
但是啊,何念旧在看到何妈妈沧桑的脸和渐渐布满白发的头发。
她不想让何妈妈再为她操心了。
我和你差一点就一辈子了呢。何念旧在心里不甘心的想。
但是还是没能在一起。
终究是有缘无分。
何念旧把脸埋进膝盖,哭了。
哭得泣不成声。
还记得吗?
记得何念旧和言迟那一如既往却事与愿违的爱情。
ps:给看完第一章疑惑的小婊贝们说下。因为是短篇小说所以是先写结局,然后再写何念旧和言迟高三到大学毕业的青春岁月。幼稚是第一次写文,写的不好的地方请谅解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