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科幻小說

tpj0h非常不錯小說 《萬界武俠大冒險》-第九百零七章 恐懼相伴-lmrv5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
坐在九龙沉香撵上的杨行舟,在这金色大鸟飞临黑风寨上空之时,抬望天空,一脸惊容。
一等狂妃:壓倒腹黑殿下
妙齡王妃要休夫
他化身在衮绣城外的种种布置,便是大罗金仙都难以短时间内脱身,没想到这金鸟竟然如此轻松的就能逼出毒质,打散恶灵,在毒针大阵的攻击下也能避开要害,最后在身体化光冲出阵法时,所有的负面情形一扫而空,重又变得精神奕奕,似乎刚才发生的只是一个幻象,或者受伤的只是一个影子。
如同将身上的小虫子随手弹掉一般,对它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它甚至不怎么将这件事放在心里,瞬间就翻篇,开始在空中呼喊文玉良。
緋聞狐妻
这金鸟出现的古怪,本领也是稀奇古怪,以杨行舟的目力来看,此鸟的气息也只是一般,不比当初小世界的金翅天鹏高明多少,但它能瞬息间便破开自己法阵的围困,解决所有负面加持,这份本领却极其了得。
但更令人吃惊的是它吐出的话语,竟然好像是在呼喊文玉良归队的意思,看情况文玉良竟在人世间潜伏了八万多年!
“他妈的,就知道这文老贼有问题,只是没有想到问题这么大!竟然最少有八万多岁!”
杨行舟从沉香撵上看向文玉良所在的方位,只见文玉良呆呆望着上空中的金色龙卷风,嘴角微微抽动,脸上浮现出极大激动之色,慢慢的一股在他体内沉睡了不知多少岁月的庞大气息缓缓弥散开来,将沉香撵形成的金莲花都冲击出一道道缝隙。
“老臣……文玉良,尚能一战!”
他激动的老泪纵横,身子陡然拔高,来到半空中金色大鸟前方:“金凤,帝君现在何处?”
引狼入局:總裁大人請乖乖聽話 藍心
金鸟道:“刚出关ꓹ 正在监察天下,梳理这段时间中发生的事情。”
文玉良:“大老爷ꓹ 二老爷他们呢?”
傾城妖後:寶貝休想逃
換日箭
金鸟道:“大老爷在天尽头,正与帝刑残孽相斗,二老爷在涤荡黑山地坑。帝君让我问你ꓹ 你把三老爷扔哪去了?怎么他的气息时强时弱?他到底在经历什么历练?”
文玉良眼睛看向九龙沉香辇处的杨行舟,道:“三老爷就在这里。”
金凤愣道:“在这里?我怎么感应不到他的气息?”
文玉良一脸同情的看向他:“你都差点被他的阵法打伤ꓹ 你还感应不到他的气息?”
暴風驟雨
金凤看向远处身高万丈,准备炼制大鼎的杨行舟分身ꓹ 惊道:“现在这个搬鼎的大家伙就是三老爷?卧槽ꓹ 这戊土神鼎与地脉相连,若是将此鼎收服,整个人便与地脉气息相连,再也难以离开大地,这是帝君故意坑人用的,这次倒好,开始坑自己的亲生儿子了!”
他嘎嘎乐道:“不过这老三也忒不是东西ꓹ 心肠恶毒的很,被戊土鼎拴住也是活该!老曲呢?曲老贼呢?还有田老狗呢?你看你们教出个什么人?我就说你们三个老东西不靠谱ꓹ 当时就不应该将三老爷交给你们抚养!”
文玉良低声道:“金凤ꓹ 今日是三公子大婚ꓹ 你不下来道个喜么?”
回到大宋的全能天才 阿真淺淺
金凤低头看向九龙沉香辇:“这般大的排场?这车子不错啊ꓹ 妈的,老杨家的人ꓹ 一个比一个好排场!”
他身上金色光晕流转ꓹ 低头看了看迎亲队伍ꓹ 又看了看远处开始将宝鼎抱起来炼制的万丈巨人,道:“分身大神通?怪不得你不阻止他炼制戊土鼎ꓹ 原来这等神通,他也学会了!我说文老贼,你们这些年,连这等神通都练成了?”
文玉良摇头道:“是他自学自悟,从别的地方得来的神通,非是我等所传。”
金凤道:“自学自悟?我不信!”
一人一鸟从空中缓缓下降,落在了杨行舟的迎亲队伍旁,金鸟化为一团金色光焰,在九龙沉香撵后随车辇前行,如同佛陀身后的金色光焰。
此时是杨行舟大喜的日子,一人一鸟都不敢贸然让队伍停止,只是沉默加入其中,杨行舟看到他们,也不加阻止,一切照常进行,吹吹打打,继续向凤鸣山行进。
而在另一面,杨行舟的化身站在的戊土鼎前方,弯腰使劲儿,将整个大鼎连根拔起,体内真火汹涌,要把这大鼎炼化。
在他外面,十几个与他一般大小的身影已经将他围拢,施展各式法宝向他轰击而来,但是杨行舟周身宝光闪动,化为三头八臂,一手拿降魔杵,一手拿长剑,一手持长枪,一手拿放毒,一手放飞刀等暗器,还有两只手掐印接引天地巨力,在现场形成种种法阵,将飞来的法宝进行转移方向,化解力道。
在他上空,还有一面雷火金光镜,一口阴风袋,雷光阴风不住在身周涌动,发出巨大的声响,震的整个衮绣城的人心烦气躁,百爪挠心,不少人已经被巨大的波动压的昏迷,有的更是已经死掉。
“杨行舟,宝物出世,有德者居之,这大鼎乃是我衮绣城万年基业所在,你要是拿走,我这些百姓如何生存?”
一名身着华丽战袍的黄袍男子手持金锏,向着杨行舟头顶狠狠砸来:“此鼎乃是我衮绣城所有,你如何敢要!”
杨行舟头顶生出一朵庆云,将金锏托住,看向此人的一颗脑袋开口骂道:“此鼎与我有缘!不然为何会在我手中显出原形?”
一剑斩出,将黄袍男子手臂斩落:“既然有缘,那便是我的!”
黄袍男子大怒,掉落的手臂化为一蓬血雾,重新渗入他的体内,同时断臂重生,金锏化为一条金龙,向杨行舟咆哮冲来。
另外一名光头和尚手持禅杖,对着杨行舟拦腰便打:“善哉,善哉,如此宝贝,岂能落在塞外杨黑风之手,还请杨先生停止祭炼,否则城内几百万生灵难以活命!”
杨行舟一只手臂抬起,降魔杵狠狠砸下,将这和尚的禅杖打断,便是脑袋也被打的稀巴烂,身子也被打的四分五裂,金色血液狂喷,在空中化为一颗金灿灿的舍利子,重又恢复原形,喝道:“好厉害法宝!善了个哉,果然愚顽不灵,休怪老僧下杀手!”
手中拿出一口大钟,钟口对准了杨行舟面门,随后钟声响起,将杨行舟震的浑身乱颤,被围攻的几个人各样法宝打来,打破法阵,轰在了他的法体之上,电光四射,雷音滚滚。
一千零一夜故事集
“你这秃驴!”
杨行舟大怒,头顶白气升腾,一个金色葫芦在头顶显现,葫芦嘴张开,飞出一道玄黄气,内有阴阳飞刀大放毫光,定住了和尚的元神,飞刀飞出,阴阳交错,“咔”的一声,将和尚的脑袋斩下。
那和尚双手接住脑袋想要再长出一个出来,结果腔子里真火狂喷,就是长不出来,急的三尸神暴跳,身子不住晃动,最后无头尸体仰天倒地,砸穿大地,化为一座山峰,与地脉相连,失去了本来面目。
旁边围攻杨行舟的十几道身影见状大骇,齐齐住手后退。
本来以他们这个境界的高手相斗,从来只分胜负,难定生死,法力有深浅,但是境界无高低,按道理来说,双方交手,绝无性命之忧。
但是杨行舟此时的斩将飞刀竟然将老僧的精气神斩断,舍利子剪开,连神魂都被斩为虚无,死的不能再死,算得上是神魂俱灭了。
修为到了他们这个境界,早已经是长生不死的圣灵,与人交手,也只是论胜负,不见生死,现在见杨行舟下手如此狠辣,真得能将他们杀死,登时所有人都生出惧意。
是以当斩将飞刀再次缓缓转动,白光定住一个人时,旁边所有人都收起了法天象地大神通,刹那间远离到万里之地,不敢再与杨行舟照面。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尝到恐惧的滋味了,这一次杨行舟成功的让他们回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