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其他小說

cscbn优美小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愛下-114.沒你這門親戚看書-2kem8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话出,宁清凤猛的抬头,不可思议的瞪着宁然。
“给你们还钱?你做什么白日梦呢?!老娘自己都没钱,还给你们还,你别想!”
八百多钱,当她是什么?!
提钱的机器吗?!
宁清凤差点没气炸。
要是真有八百多块钱,她还至于在这里算计那两个老东西吗?!
许保民一听宁清凤的话,脸色就变得很难看。
“你说什么呢?那可是你的亲爹娘,你怎么能这么说?!”
宁清凤就冷笑一声,嘲讽道:“亲爹娘?别说我把不把他们当亲爹娘,他们有把我当过亲闺女吗?!这些年来,村子里谁不知道他们只把宁清云那个贱女人当亲闺女?”
“他们眼中什么时候有过我这个闺女?!”
重生之奮鬥在後宮 少年之上
提到自己母亲,宁然神色顿冷。
皮笑肉不笑道:“小姨这是说的什么话?刚才你不还说要对外公外婆尽孝心吗?怎么听到这医疗费,就退缩了?难不成小姨你只是嘴上说说,心里还存着别的念头?”
那可不就是存着别的念头!
张翠芬心想,嘴上却说道:“你说的轻松,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这钱是小数目吗?八百多钱呢!”
许保民听完这话,只觉全身的血压都高了。
囚籠王妃
怒道:“你们也知道这不是小数目!那当初然然一个小姑娘筹钱的时候,你们想过她怎么办吗?”
说着,许保民恶狠狠瞪着宁清凤。
“今天要不是看在你娘的份上,你还真以为我们会在这儿让着你!”
越气,许保民越想不明白。
同样都是许玉珠生出来的闺女,怎么差别就这么大?
宁清云是个脾性温软的,宁清凤却这样欺负人。
宁清云生出来的宁然也根正苗红,孝顺懂事,怎么宁清凤生出来的一双儿女却……
许保民是真怀疑,宁清凤身上真有他们老许家的血脉吗?!
他的话说完,后周围村民们对宁清凤一阵指指点点。
“说的没错,这姑娘还是个孩子呢,宁清凤怎么好意思跟一个小姑娘比?”
“还以为她是真孝顺,找不着人被逼急了才来许家闹事,现在看来,也不一定。”
“她要真孝顺,干嘛不给老人还钱呢?”
“就是,那可是她亲爹娘!”
“现在还想让一个小姑娘还那么大一笔钱,真好意思说得出口!”
“难怪人老两口不愿意见。这样的闺女还不如没有呢!”
宁清凤听得脸一阵青一阵白。
张翠芬因跟宁清凤一起,也被指指点点的说闲话,脸上差点挂不住。
许保民怎么说也是个大男人,他要真发火了,宁清凤还是有点怵。
更别说,许保民还是宁清凤的长辈,比宁清凤大了十来岁。
宁清凤不自觉后退一步,但她也没觉得自己说的有错。
因此,她理直气壮的挺起腰板。
“你说的轻松,宁然跟我能一样吗?再说了,谁知道他们这钱是不是借出来的?谁知道他们还有没有私房钱?你当老娘傻,真信了你们的鬼话说那钱是借来的吗?”
“你!”
许保民被气得呼吸一阵急促,身形不稳,踉跄了几步。
宁然眼疾手快的扶住他,冷冷抬头看宁清凤。
宁清凤同样冷着脸,五官几乎扭曲,“你们也别想坑我!后面的医疗费有多少,我还不清楚吗?那就是个无底洞!你们想拉我给你们收拾烂摊子就算了,竟然还想让我当钱罐子,想的可真好!”
她是想从那两个老东西手里撬东西,不是往里倒贴东西!
靈魂擺渡 格靈
再说了,给张家赔了东西之后,她哪还有钱!
而这一切,全是宁然跟那两个老东西害得。
他们必须赔她!
宁然闻言,就露出点为难的神色,“那可怎么办呢?本来小姨你问起外公外婆在哪儿,我还挺高兴的。”
宁清凤一怔,很警惕的看着宁然。
宁然会高兴?
她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
果然,就见宁然朝她无辜的眨眨眼睛,开口道:“我来之前,医院医生还找过我,说又该交住院费跟医药费了。可我哪儿来的钱啊?医生就跟我说,让我想办法找找亲戚帮忙。”
“但是,小姨,你也知道,外祖一家为了给外祖看病,也没多少钱,我是肯定借不出来的。可你!”
中國共產黨歷史簡明讀本(1921-2016) 張士義
宁然就上下打量了宁清凤几眼,满是天真的道:“听说前几天,小姨你为了给张家交罚款,交了小一千呢!张家对你那么差,小姨你都能帮忙交钱,以前没看出来小姨是个这么重情重义的人,宁然真是抱歉。既然如此,想必如今,小姨也不会不管自己的亲爹娘,也能帮忙还点钱吧?”
这话一出,宁清凤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张翠芬愣了下,狐疑的转头看她。
其实老早之前,张翠芬就怀疑,宁清凤怕是瞒着她弟弟藏了不少私房钱,而罚款也恰恰证明了这事儿。
但都交了那么多钱了,就算还有钱,又能剩多少?
张翠芬就没再想了。
如今宁然再提起来,张翠芬的心思又动了起来。
妃常穿越 菲菲
而周围人都看不下去了。
就有人生气的说道:“有你这些为人子女的吗?!”
“亲爹重伤入院,你不去帮自己爹娘,反而去帮罪魁祸首的张家?!”
“你这人分不清事情轻重缓急啊?万一你爹因为没钱治病,抢救不及时去了怎么办?!”
“就是,你怎么还好意思过来许家闹呢?!”
“真是没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人。”
“呸!不要脸!赶紧走吧!”
“赶紧走吧!”
宁清凤怒上心头,吼道:“你们懂个屁!”
听他们说张家,张翠芬也生气,又怒又憋屈:“就是,你们懂什么!我张家做什么了我们?宁成晖那老东西受伤,我大哥要不是故意的!”
围观的那些村民冷笑,看她们的眼神跟看垃圾似的,有轻视,也有鄙夷和看不起。
事已至此,许保民深深吸了一口气,失望的看着宁清凤。
“今天看在你娘,也是我姐的份儿上,我不给计较了。”
“但是——”许保民肃然道,“宁清凤,做人不能忘本。”
“那是你的亲爹娘!你就算做不到孝敬恭顺,最起码,别往他们心里扎刀子!”
说完,许保民长叹口气,拍拍宁然的手。
“然然,咱们进去。不理他们了,看看你外祖去。”
宁然低垂着眉眼,应了声。
转过身去,宁然刚要走进去,突然想起点什么,身形微顿。
“宁清凤,你毕竟是外公外婆的闺女,你不仁,我却不能不义。”
大富翁遊戲 槐花子
说着,宁然神色淡淡的,“县医院,317病房。假如你还关心外公外婆,就去看他们一眼吧,他们还挺惦记你的。只是……不要气他们,他们身体不好 ”
话落,宁然回头深深看了宁清凤一眼,欲言又止。
那模样,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又自己强忍着,说也说不出口。
看的人心疼极了。
宁清凤只觉莫名其妙,又不可思议。
“你这是什么意思?!”
宁然:“我……”
许保民不想再理宁清凤,硬拉着宁然,把宁然推进去。
随后,他铁青着脸,看了眼宁清凤,“滚!我许家没你这么个亲戚,别再来许家!”
说完,许保民就砰的一声,重重将门甩上,从里面上锁。
外面的人清清楚楚的听见了上锁的声音。
宁清凤顿时就炸了。
“还不认我这门亲戚!你以为你们多好?我还不稀罕呢!”
她气的全无理智,上去就去踹门。
这时候,邻近的乡亲突然上前,猛的推开宁清凤。
“你闹够了没有!真当我向阳村的人好欺负啊!”
宁清凤被推了个措手不及,踉跄几步。
要不是张翠芬反应快,即使扶住了她,恐怕宁清凤早就被推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