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青春小說

a81ss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不笑的男孩與不哭的女孩 謊言男孩-第一幕 自殺旅行事件薄3相伴-y15vv

不笑的男孩與不哭的女孩
小說推薦不笑的男孩與不哭的女孩
睡觉,睡觉,虽然内心这样想着,可是在我实际做的时候却完全没有任何作用,不如说是被不起作用,感觉在词语面前加上被字,似乎句意一下子就改变了呢。
原因,恩恩,来说说原因吧,很简单,而且很明了,对面的那个里生小姐不停的桌子下面脚踢我的腿,不知道原因的我只好愣愣的望着她,然后抛去无法理解的表情,可是作用甚微。
踢踢踢,停一下,接着,踢踢踢,看来里生小姐已经练出节奏了,真是可喜可贺,在这种方面变得如此出色的她,我只有为之感到高兴,不过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橙子我帮她剥了,而且也用尽全力的为她呈现出一个完美的无皮鲜橙,但是就算是这样,看来也得不到她的好感呢。
“哼哼哼~”
形象改变了,里生小姐用手抻着下巴,望着窗外陷入黑暗的森林,然后哼起歌来,她倒是愉快了不过我却不怎么好过,在怎么说不可能不睡觉了吧,水美一旦醒来,就不是我想睡就睡了,啊,这句话才不邪恶哦。
“那个,里生小姐?”
她没有转过头来,就像是一巴掌怕死脸上的蚊子然后把尸体直接丢掉一样,无视了身为人类的我。
“女王?里生小姐?里生大人?有什么事吗?”
風流男護理
她看向了,不过眼神里待着一丝杀气,好可怕,就算习惯了被人敌视的感觉,可是她带来的压迫力着实很大,这个人好厉害。
“你刚刚说了些什么?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现在你就可以从这里消失了,不,是从车上消失呢,想怎么离开,从窗子?还是从车顶,或者是从厕所,还是从我的面前。”
“无论哪个选项都是消失耶,不不不,刚才我什么都没说,只是问问你在干什么而已。”
她把我给她剥的橙子的另一半拿在手上,然后取出一瓣吃掉,原来她现在还没有吃完啊,补充过橙子能量的里生小姐露出了微笑,充满能量的里生超人再次望向这边,但是看上去情况并不怎么妙的样子,是好发生什么了吗?
“你说用脚进行无视阻碍的前后摆动活络筋骨运动吗?这个啊,只是简单的因为无聊罢了。”
小腿好痛,竟然只是因为无聊而被踢了整整30分钟,我的自尊心可不会这么简单的就接受。
“你那怨恨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不,什么都没有。”
这个不是害怕,而是短暂的缓兵之计而已,所以就当做我的计谋吧。
當青梅竹馬遇上高富帥 青渺
“哦,对了,我想起了一件事情,你给我过来一下。”
“不不,就算我想帮你,可是你看……”
我指着水美,现在的情况我是不可能离开的,因为只要随便移动一下,就可能把水美给惊醒,然后我就必须遭受水美同学的起床气,那个时候了就糟糕了。
玩火自焚
“没什么关系的,你现在起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因为我给你女朋友吃了点东西,还记得之前的巧克力奶昔吗?里面放了点安眠药,本来是我失眠用的,不过被她给吃了呢,所以没有关系的。”
我就说怎么从刚才开始水美就这么安静,原来吃了安眠药,不知道对身体有不有害,我的水美才不会可不会轻易的给人伤害。
“别露出那种表情,没什么关系的,而且抚子也会照顾她,抚子,你说是吧。”
里生用手肘蹙了蹙旁边你正在玩手机的抚子,得到了她‘啊啊,哦哦’不明思议的回答。
“那么走吧。”
里生小姐从对面起身,然后拉着我的手臂站了起来,而水美的身子则趴在了桌子上,呼呼的睡的很香。
“那个,啊,去哪里?”
“厕所。”
表情平淡的她说出了毁掉我世界观的语言,一男一女去厕所,这个情况也太奇怪了吧,简直就是奇葩的存在,不不不不,我不能妥协,而且现在脑子里冒出了一些不该想的东西,我才不会那样,我可是很单纯的?啊呀,不小心自己加了一个问号,真是可恶啊自己。
“为,为,为什么?”
假扮牛郎
由于现实的对话让我有点结巴起来,望着她显露出了自己略微的不安,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会让事情变成这样,要是被水美发现了的话,肯定死定了,那个时候不知道能不能留下全尸呢?
记得水美说过,要是我背叛了她的话,她会非常生气,在解决我之后,在解决那个让我背叛的人,然后在自己解决自己,还真是有顺序呢,不管怎么说,第一个被离开的都是我吧。
“为什么,因为有件事情要你帮忙啊,所以就带你去了,千弑和那个失绿他们都在睡觉,因此只有你了。”
“有点不对,虽然你很漂亮,但是我对你不感兴趣啊。”
華胥引(全兩冊)
狂妃傾世:邪王強寵腹黑妻 芮涵
好像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
“你想到了什么,是不是不该想的事情,如果是的话,我可以打你吗?”
啪!清脆的声响在车厢里回荡,安静的火车上显得格外的醒目,你这不是已经打了吗?为什么还要问。
“你好像有点不同意的样子。”
“我什么都没有说,请你继续吧,那么走吧。”
算了,我也没有什么损失,当我们来到厕所面前,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然后她打开们径直的走了进去,我准备开溜的时候,左手手臂被抓住了,喂喂喂,不妙的样子。
“怎么了,你脸红什么?”
就算你这么说。
“啊,来吧。”
她开始在里面做些什么,不过我不懂,所以只好呆呆的看着她,喔喔喔,我终于知道她要干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