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青春小說

x68hw精彩都市异能 共擁一個青春 愛下-第三十四節 共擁的青春分享-3etv1

共擁一個青春
小說推薦共擁一個青春
病不可怕,可怕的是心累了。
听说赵琉曦晕倒后,方锦懿和陈棠在当天下午也就匆匆赶了过来。
“琉曦。”方锦懿是跑着进来的,胸口急促的起伏着,看见憔悴的赵琉曦愣住了。
才一阵子不见,此时的赵琉曦没有了平日的神采,没了脸上那一抹活力的红霞,像一朵随时都会凋零的花。
少女眼中只有外界景色的倒影,什么都抵达不了那最深处的颜色,真如天使那般,干净的在这白色的世界里等待救赎。
“你们来了。”连说话也是有气无力,唇色苍白,笑的勉强。
“怎么会这样?”陈棠也没想到赵琉曦病的这样重。
病如抽丝倒,多少年积攒的压力,痛苦,悲伤全在一瞬间爆发了。
星河穿梭者
“陪我说说话吧,这里太冷清了。”赵琉曦扫视着一点没有人情味儿的病房,现如今还会在乎吗?
赵琉曦招呼她们坐下。
惟有偶尔活动的瞳孔和轻微起伏的胸口说明她还活着。
“童齐乐究竟说了什么?要是让我知道,我非。”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病成这样,方锦懿将所有的过错压在了童齐乐头上。
“不说这个了。”陈棠拍了拍方锦懿,让她不要再说下去了。
赵琉曦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浅笑依旧。
这样脆弱的赵琉曦让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不小心就会碎掉。
“锦懿,陈棠,谢谢你们能来看看我,我已经很满足了。”赵琉曦拉过两人的手,赵琉曦的手冰凉,陈棠另一只搭上替她暖着。
“锦懿,能帮我把白松叫来吗?”赵琉曦突然歪头问着方锦懿。
方锦懿不知道赵琉曦想要干什么,却也是应了,起身去门外联系白松。
“陈棠,”赵琉曦没有叫小花,而是陈棠,说,“你有没有事情瞒着我们?”
“哪有什么事?怎么。谁说什么了么?”陈棠表情自然,不明白赵琉曦为什么会这么问,原来支开了方锦懿是有事要问。
赵琉曦长呼了一口气,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问。
“没事,是我想多了,你怎么会有事瞒着我们呢?”赵琉曦摇摇头,方叶是个无法探知的迷,房硕,方叶,前一阵子听了别人的挑拨,对陈棠心存疑虑,只要陈棠一句话,一个微笑,那些不愉快的想法也就彻底被打散了。
朋友之间的动摇不是很可怕吗?作为朋友,最美好的是距离,最可怕的,也是距离。
分班后的她们早就拉出了一个无形的距离。
“白松很快就会来的,再等会。”方锦懿通知完后,小心翼翼的关上门。
“嗯。”
“还记得以前,我们三个人一起翻墙头,被老师罚,感觉很近,却也是很远的事了,算算时间,我们三人一起走过的时间也有很长了。”赵琉曦也变的感伤起来了,一点一滴回忆起那些时光。
“你要好好休息,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
“是啊,休息好了,我们下一次一起再去翻墙头。”
“嗯。”
“这一次,可没人再接着你了。”
“小花,你可别再吓唬琉曦了,再碰到年级主任,都是你的乌鸦嘴了。”
“哪有?”
……
“琉曦你也累了吧,早些休息吧。”方锦懿看着赵琉曦精神不振,让她好好休息。
“嗯,路上小心。”
陈棠和方锦懿替赵琉曦掖好被角,轻手轻脚的走了。
真怕,我们没有以后。
赵琉曦也累了,迷迷糊糊中听见了琉信的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赵琉曦再次睁开眼时看到的是白松。
“什么时候来的?”赵琉曦如今也能和白松正常的对话了。
“刚来。”白松也没想到会看见这么憔悴的赵琉曦。
大聖貝爾 紅魔傳奇
“我还以为,你不会想见我了。”赵琉曦将白松的不解和惊讶收入眼底,却也不想再做任何解释了。
“怎么会。”
“是啊,怎么会,”赵琉曦想起了童齐乐,“没想到,是我先打破了三年的约定,你喜欢的那个人,你告白了吗?”
赵琉曦随口问问,心如平湖,没有一丝波澜,至于为什么要叫白松来,也只是想和他再说说话吧。
想向他证明,我放手了,可笑又可悲。
“我还没想好怎么告诉她。”
“不怕错过吗?”
“那么容易错过,也一定不值得吧。”
“你倒是想的开。”
一代天驕奈何為妖 妖嬈無道
赵琉曦笑笑也就过去了,她还是从来不明白他到底怎样看待曾经的那份感情。
“有事找我吗?”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大病一场,想有个人能和我说说话。”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有一个人十分适合。”白松指指又响了一声的手机。
亡跡 酥油餅
赵琉曦打开手机,全是童齐乐的留言,“好些了吗?”“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现在还在休息吗? ”“不肯原谅我吗?”……
艾澤拉斯聖光軌跡 驛路羈旅
赵琉曦回拨了回去,立马就有了回应。
“琉曦,琉曦。”童齐乐的声音带着沙哑。
“放心,我没事。”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为什么每次我们在一起就只会让你受伤,生病。”
“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身体一直都不好,让你担心了。”
“那我一会就去看你,你等我。”
“嗯,不着急,我等你。”
“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送过去。”
“你来了就好。”
赵琉曦挂了电话,嘴角还挂着笑意,我可能。
“你很喜欢他吧。”白松也看出来了。
“对。”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有些爱平平淡淡,可每一步都是爱的沉积。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
赵琉曦看着白松打开门,说,“你就不怕是最后一次见我吗?”
捉魂記
白松转头看着赵琉曦似笑非笑的模样,不清楚是不是在开玩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如果我不见了,麻烦告诉她们,我只是去旅游了。”
“好。”
白松也走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怎样的情况。
随着门再次关上的那一刻,赵琉曦一口血吐了出来,染红了白色的被褥,一朵朵展开的生命之花,赵琉曦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轻轻躺在床上,喘着气,沉入白色的天堂。
赵琉曦闭住双眼,累了,乏了,再睡一会,一会就好,一会齐乐就会来了,一定要告诉他。
我想你了,我爱上你了。
一滴泪滑落,将红色的水墨染开。
傍晚的残阳,在西方染下一片暧昧的红晕,已是秋天,一切生灵都带着枫叶一样凋零的暗红色。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