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其他小說

nyqag精彩都市小說 勿念餘年討論-第六章 相見不如懷念-wg62p

勿念餘年
小說推薦勿念餘年
整整忙碌了一个下午,我们几个人、还有十多个临时工把几百座盆栽搬离花圃,然后通过卡车运输到市中心的花展筹备仓库里去。
再过一周,市花展就要开始了。各方都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着,共同努力打造一个精彩纷呈的花艺展览会。
我自然也没闲着,忙完了当天的活之后,重新又找到了那哥们,想问问去花展的事情。不过我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这次的花展本身就是面向全市公民开放,根本没必要提出这么傻的问题。
因此,在花展开始前的这段时间里,我又失业了。
不过我不在乎,真的丝毫不在意。兴许是因为过多的受挫导致我的内心已然麻木,对于外界遭到没落的敏感性大大降低,所以现在我已经不会被一些磨难击倒。
相反,我现在心里想的是先前所讨论的话题。那哥们对我说:你必须开始反省自己,看清楚自己的优缺点,再看看她究竟喜爱什么样的男人。
尽管我没有他那么有经验,但是通过他的描述,我隐约有些明白:在这段时间内,我需要抓紧时间去学习。礼仪、谈吐、技巧…总之就是在各方面提升自己,将自己拔高到另一个层次。
我始终坚信着一句真理:在感情里,优秀的人永远不会因为他这一点而减分。
人往高处走,水向低处流。
没有人愿意跟随一个污迹斑斑、一无是处的人,因为力争更好是动物的生性本能。关于本能这个话题,那哥们说得真是深入我心。
冷艷女王:報復惡少不手軟
于是,在一个霞光万里照无边的时刻,我踱步于金色闪耀的沙滩上,波浪在脚趾头前进退两难,泥沙也不停地翻滚,似乎是在寻找一个恰当的位置安置下来。
神經病與神
沙鸥盘旋在我的头顶,长鸣个不停歇,随后被风声带得偏离,转而飘渺到天际的尽头。夕阳西下,殷红在它的身上留下了一天中最灿烂的遗产。
当天空最后一抹光线在眼帘里消失,我也离开了这里。
夜晚的风微微发凉,掀动堆叠的海浪,扑腾起一层一层的银色光斑。一对对相互依偎的男女朝这边漫步而来,甜蜜包围着他们,就像有无穷多个嗡嗡的蜜蜂在守护着它们的巢。
我知道,这不是属于我的时刻。
就在我即将迈开脚步离开这里之时,一道熟悉的身影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把脑袋下意识地偏过去,然后两道目光在人群中横扫着,搜寻那个让我不禁驻足的身影。借着淡淡月光,的确很难辨识每个人的样子,能分得清男女就已经很不错了。
环视了一周,却到底也没有什么发现,到我并不认为那是幻觉。相反地,我倒是很坚定那种潜意识里的感觉,必然是她无疑。否则,我实在想象不出来,究竟还有谁能够瞬间地扣住我的心弦。
随着渐入夜晚,人群开始陆续地聚集,全都涌向了这边。这一幕倒是让我突然笑了起来,不知何时,人们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男耕女织的生活,现在却是完全的颠倒,年轻男女越到夜里越是带劲,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夜晚仿佛也只是白天的延续。
就在此时,熟悉的身影完全地出现在我的眼前,乍一出现直接是吓了我一跳,刚才还在到处寻找她,怎么就突然出现了。这么想来,心里却是没了那份急迫,反而泛起一股莫名的紧张感。
看着她静立在离我约有十米的地方,清丽脱俗的她身着一套微粉色的长裙,精致的丝缕交织成一幅幅奇美的图案,绣于那套裙子边角处。
淡黄色的夜灯散发出薄薄的光晕,像是在她跟前拉出一帘幽幕,隐约地,她的妙曼身姿如同梦中那般,在微微灯光下轻曳。她站在那里没有走动,只是两只眼睛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抬起纤纤玉手挡着额头上刺目的光芒,亦如凭栏眺望的心事少女。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让我完全没想到。
不过,我可不会单单因为她在我的视野里出现,就妄自以为她是为我而来的。其一,她并不熟悉我。其二,她也不会知道我在这里。其三,以上二者都是事实。
乘着夜色光线不明,我悄悄地退到一边,心中陡升起一个念头,想看看她晚上来这里是要做什么。刚才还准备离开这里的,却不料仅仅因为她的出现,所有的念头都被我的‘本能’抛在脑后了。
很快地,她便停止了四处张望的动作,犹如丧了气的气球,整个人变得有些失落起来。轻捷的身姿也微微变得拙重下来,缓步走向一处长椅,借着扶靠的力坐了下来。
清凉的月光宛如一把银色粉末,轻轻地敷在她的发端,她的脸庞,她的脖颈,她的胸脯,她的小腹,她的双腿…此时此刻,她已经化为了莅临人间的一尊月光女神,我心中是万分敬仰。
人群依然热闹,冗杂的嬉闹声连绵不绝,就像是一串永不停歇的炮弹,噼里啪啦的在耳边作响。我却顾不得关心那么多,不自觉的开始迈动脚步,情不自禁地朝她坐的长椅走去。
犹如被勾了魂魄,我开始无自主意识地缓慢移动着,如同穿梭在茫茫的草原,四周的人流化为了波摆的麦秆,熙熙攘攘之间,把我挤向了理想的所在。
蓦然,我立在她的跟前,看着月光的银辉洒落在她微闭的眸子,晚风吹着夜微凉的记忆在耳边骚动,把轻似蝉翼的风衣掀起一角,应和它的柔情深沉。
快穿系統:撲倒男神手冊
我并没有觊觎她半点分毫。那种肮脏的污秽思想在我的脑海里没有一丝位置,因为在真正的喜欢面前,她是不容半点侵犯和亵渎的。
我静静地看着她,正如同爱情静静地对着我。
可能是我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惊扰到了她的休息。没等我停驻多久,她的双眸便开始稍稍闪动,弯弯如丝的睫毛颤动着,似乎是随时都有可能睁开。
“你…是?”一道银铃脆响的声音在我的耳边轻响,一下子让我从沉醉中清醒过来。
她此时的状态,倒像是个受到惊扰的小鹿,似乎是我的失礼行为吓到了她。她慌忙地从长椅上站了起来,两只手不自觉地放在胸前,悄悄地看了我一眼,突然又觉得我没有恶意,这才慢慢放下警惕,转而向我发问。
重生之我是地主婆 安笑流年
“啊?!”窘迫的我简直不知道如何是好,堂堂一个七尺男儿在这种时候,竟然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形体的表现完全就像是一个忸怩的大姑娘。
“我…我我看你一个人在这里像是睡着了,就…想过来提醒你一下,夜晚风大,小心别着凉了。”失措中的我,连忙开始混乱地吐着话,也不管是不是真的,一股脑儿全说出来了。
听着我的话,她先是愣住,然后发出一丝细微不可闻的声音道:“谢谢……”
她轻抬着手拨开散乱在额头上的头发,夜风恰时地飞来,无端又撩起她耳边的青丝,身旁的梧桐树借着熏熏似睡的灯光融入她的影子,从这一霎时间,可以看清她那静美的侧脸。
这样的时刻真的就像童话故事里一样,我第一次觉得男人的心里也会有一本童话,那就是看着喜欢的女孩,心底里泛起的爱情。
昏黄的梧桐灯下,我直挺挺地站在她面前,虽然高出她足足一个头有余,但依旧听话得像个孩子,我不知自己究竟是害了臊,还是其他原因,但她就是有这种魅力,把我整个人、整个身子从上到下完全地折服。
女人是种感情生物,但女孩却是羞于情感的。在我跟她说完了第一句话后,她便始终埋头不语,可爱得像个娃娃,清纯唯美。
“你…还认识我吗?”我尝试着去问她这个问题。
其实,我并没有抱着什么她还记得我的想法,毕竟,那次只是短暂的相逢,彼此之间并不熟识,后来也没怎么联系过。
我的问题似乎是引起了她的注意,她逐渐地抬起了头,在微弱的光影下看了一眼我的脸。
她的双眸是那么的深邃,像是有黑洞似的无穷吸引力,把我灼灼的目光引过去,然后吸收殆尽,不留丝毫的残余,
“好像是…不…认识…”她喃喃回答。
虽然她的回答早已在我的预料之中,可当我真正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是不禁让我有一丝失望,低落的心情在某一刻也悄然而至。
“行叭…那啥,你好,那现在认识一下吧,”我掩饰住那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尴尬,“崇阳,请多多关照!”
我的举动显然是出乎她的预料,她有些木讷地看着我,犹如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瞬间又急忙低下头,不知如何才好。
“你好……”她应了我的话,却没有应我的意。
就在我还准备与她攀谈的时候,不远处一道女人的声音传过来,打破了这方沉寂的情景。
“小楠!快,这边!”
超級修真
將軍美人劫:紅玉落人間
她一听,立马仰起头,扭过头看了一眼那边方向,然后转过来又看了我一眼,露出一个歉意的表情,对我说:“不好意思…我朋友叫我了,先走了,再见了!”
她朝我礼貌地挥挥手,然后匆忙地回身向那边跑去,带起一阵微凉的风。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示意礼貌的挥手。
夜风里夹杂着我的心情,在浮空中荡荡悠悠。她的扭头转身,已把夜风带走,她这一走,竟是丢下我的一具躯壳,把它放任置于黑夜里头。
银白色的月光洒在地上,此起彼伏的呼应声响着。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张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我却像是个网外的人,任是一草一木,在我的眼中都不像是在白天里那样现实了,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们的本来面目。
直到世界尽头,开始出现永不消散的浓雾,我的双目才会渐渐失去那份视你如初……
【即使有一千人从我身边走过,我也能听出你的脚步声,因为九百九十九个人的脚步都只是踏在地上,只有你踏在我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