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都市小說

ybsas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禁區獵人 都市獵人-第七百七十九章 犧牲小我分享-qxbey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旅店的老板娘,名叫莫西雅。
大西洲人的寿命,比地球上其他地方的人悠长一些。
一般来说,活上一百岁问题不大,有些修为高深的人,甚至有超过两百岁的。
莫西雅今年四十岁,以大西洲人的标准那还算是年轻人,而且没比阿尔忒弥斯大多少。
阿尔忒弥斯看上去也就十八九岁,那是因为她修为高深驻颜有术,实际上这女人三十七了。
两个女人个子都很高,身材高挑纤细,从背影看很难区分出来。
正面看,那就大不一样了,阿尔忒弥斯的五官小巧精致美轮美奂,而莫西雅五官则长得更开,也更老成,眉眼间距比较大,一股子风尘女子的感觉。
显然,苗成云更喜欢莫西雅这款的,也不知道苗公子那一上午忙活了什么,总之下午大部队出发的时候,他已经把莫西雅的底子基本摸清楚了。
“是个谍子。”苗成云对林朔说道。
这会儿使者团正在赶路,苗成云和林朔作为正副团长,骑着高头大马在前面慢悠悠地走着,其他人都是步行。
莫西雅背着个碎花布的包袱,紧紧跟着苗成云那匹马。
重生異世之田園紀
阿尔忒弥斯带着手铐脚链,被杨宝坤和苏冬冬两人一前一后押送着。
唐珂德和庞威瑟两人,一个举着使者团的旗号,另一个扛着追爷,在队伍的最后方并肩行走。
庞威瑟这会儿虽然自以为是个牧师,可他之前是个骑士,手上不少人命,追爷看他还算顺眼,而且实际上修力八境的修为力量足够,所以这会儿能替林朔扛着。
原本这活儿是唐珂德要揽过去的,林朔说是举旗号更威风,而且这是骑士的传统,这才哄住了他。
而这趟买卖的主攻手魏行山,不在队伍里,昨天晚上就提前一步出发了。
作为一名狙击手,他必须事先考察战场环境,设置狙击点。
大家走的是官道,天气不错,石子儿路面也算平整,按照众人这个速度,今晚就能进入北山伯爵领。
“谍子?”林朔问道,“她告诉你的?”
“她怎么可能告诉我嘛。”苗成云微微一笑,“我看出来的。”
“哦?”林朔心里一阵好奇,“这怎么看出来的?”
实际上从昨晚开始,林朔就用神念在观察莫西雅。
大西洲几乎是全民修行,本土人士或多或少都有修为。
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据林朔的观察,莫西雅这个小旅店的老板娘,修为是超规格的。
一般而言,像她这样的平民,从事的行业要应对各色人等,也不会太弱,否则店开不下去。
想要在这种乱世中依靠一家店面谋生,修力得勉强摸到九境的门槛,炼神好歹入个门。
神念屏障多少会有,但跟纸糊的一样。
而借物、驭兽这种炼神的具现化能耐,则需要专门的传承功法,那是贵族才修炼的东西,平民是接触不到的。
莫西雅的修为,林朔从她的气血规模上大体能判断出来,这是个修力即将进入强九境领域的女人。
神念屏障很厚实,敏锐度还高,自己的窥探差点被她发觉,这也是炼神即将晋入强九境的征兆。
这就很反常了,林朔也是以此判断出,这肯定不是一个普通的旅店经营者。
不过她到底是什么身份,林朔光靠观察还看不出来,现在听到苗成云这么言之凿凿,心里自然好奇。
当然了,以莫西雅目前的实力,想要威胁到苗成云性命,那还差得远。
所以苗成云想要收服她,林朔没反对。
“但凡是专业训练,身体上总会留下痕迹的。”苗成云轻声说道,“只不过这个女人掩饰得很好,光用肉眼看还看不出端倪,所以就得上手,肌肉的轮廓可以通过训练修饰回去,可密度和弹性藏不了。
你看到她背得那个包袱了吗?
碎花的,很抢眼,不过那是掩饰,里面没武器。
她那种肌肉类型,就是那种专门负责刺杀的谍子,肩颈爆发力强,手腕灵活,自下而上的出剑速度极快。
所以武器藏在身体下方,也就是腰上,应该是把软剑。”
林朔都听愣了,点点头:“牛逼。”
“聂萱就是这个类型的。”苗成云叹了口气, “她虽然脑子不太好,可毕竟曾是我的女人。林朔,这是你欠着我的。”
“她当时要杀我,我难道让她杀啊?”林朔说道,“我那是被迫反击。”
“我不管,反正你欠我了,得还。”
“那你说怎么还吧。”
“大西洲的买卖细节,尤其是莫西雅的事儿,你回头就别跟云秀儿实话实说了。”苗成云轻声说道,“你看我这也是为了大局着想,这才牺牲了小我。”
“你要点脸行吗?还牺牲小我呢?”林朔翻了翻白眼,“不过你放心,我当然不会说了,否则你小命就没了。”
“那是啊。”
林朔问道:“那她如果是个谍子,是谁的谍子呢?”
“这就不好说了,上午这才头一回,我也不能直接问。”苗成云说道,“不过可能性就那么几种,到时候看呗。”
“你别看着看着,然后就死人家床上了。”
“嘿,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好?”
“我再盼你好,也架不住你自己这么作死。”林朔无奈地摇摇头。
……
昆仑园区,这天又出事儿了。
杨拓再次率领研究员的全体同仁,躲进了防空洞里。
胖也是一種帥
听着远处的轰鸣声,看着防空洞里一缕缕落下来的灰尘和一群神情茫然的同事,杨院长表现得大为恼火,拿起防空洞里的电话就开始骂娘:
“曹冕,你今天必须要给我一个解释!”
曹冕人在机甲里,看着山谷里的这场战斗,一脸无奈:“杨哥,你让我解释什么呀?”
杨拓说道:“之前林朔和章进那两头牲口,为了那些傻兮兮的事情打一架,我尚且可以理解为雄性的生物本能。
那今天,为什么这两个女的会打起来?
这隔三差五来这么一出,我们实验还怎么做?
我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要打,提前知会一声不行吗?
你一点消息都没有,很多实验不得不忽然中断,造成的损失你负得起责任吗?”
“杨哥,你消消气,其实我知道你也不会生气,就是做给下面人看的。”曹冕说道,“这事儿我确实冤枉,她们要打也没跟我说啊,忽然就翻脸了,我上哪儿诉苦去?”
“她们为什么打起来?”
“嗐,也是自己作的。”杨拓说道,“你们装备研究所,前阵子不是弄出来一个纳米级的追踪器吗?后来第一批成品先给了婆罗洲,给婆罗洲的儿童做安全监管用。”
“这事儿我知道。”杨拓不解道,“那跟云秀儿和苏念秋打架有什么关系?”
“问题就出在,云秀儿在苗成云出发前,偷偷摸摸把一个纳米级的追踪器,按在苗成云身上了。”曹冕解释道,“当时从接买卖到出发做买卖,就一天一夜的时间,他们匆匆忙忙就出发了。
纳米级的追踪器,肉眼不可见,只有仪器通过电子信号才找得出来,然后这事儿除了云秀儿,我们还谁都不知道。
守望櫻粟
總裁的妻子
昨天云秀儿在婆罗洲处理完事情后赶过来,把这事儿告诉咱们了,那我们当然是欢欣鼓舞。
这次林朔他们去西大路做买卖,按计划是飞艇情报系统在上面跟着,做全方位的情报支持。
纳米级的追踪器虽然隐蔽,也能提供方位和声音,可没有画面。
飞艇比追踪器还是要好的,有现场画面。
可后来收到消息,大西洲那边修行者众多,其中不乏能上天飞行的高人。
所以飞艇容易被人破坏,咱目前就这一套,这趟估计是有去无回了,而且信号随时会中断,这事儿就很不合算。
而纳米级的追踪器,第一批成品给婆罗洲了,第二批还在生产,林朔他们这次装不上。
我们正愁着呢,结果云家主英明,未雨绸缪偷偷给她丈夫安上了追踪器,那不是挺好的嘛。
飞艇那咱就省了把,听个声儿就凑合了。
于是我们就打开了卫星通讯,开始监听了。
当然了,我们本来是想通知林朔他们的,说话在被监听,让他们注意着点。
可是林朔的卫星电话估计是坏了,打不通。
然后就出事儿了。”
“出什么事儿了?”
“嗐,咱们苗校长今天上午,为了套情报,跟一个大西洲的女人……反正牺牲了小我。”曹冕说道。
“什么叫牺牲小我?”杨拓没听明白。
“您自己琢磨吧,我没脸说。”曹冕说道,“总之,动静全传过来了,虽然没画面吧,可只听动静就够激烈的。”
“然后呢?”
“然后云秀儿就疯了。”曹冕说道,“不仅把我办公室给砸了,还要去大西洲找苗成云算账。”
“那现在外面怎么还打上了呢?”杨拓问道。
“这事儿苏念秋得拦啊,虽然苗校长的手段确实有点那啥,可买卖进度还是顺利的嘛,云秀儿一去可不得搅黄了?
结果苏念秋一拦,云秀儿心里的新仇旧恨就全被勾起来了。
你也知道,这俩师姐妹关系挺复杂的,云秀儿本来就看苏念秋不顺眼,这下又气急攻心,可不就得打起来了吗?
苏念秋还是有理智的,一看情况不对,就把她这位师姐引到山里去了,这才正式动上手,否则你那儿的损失更大。”
“这叫什么事儿嘛?”杨拓大感头疼。
“可不咋地。”曹冕说道,“这两天苗老先生和唐老先生还不在,一个据说去秦岭移植花草去了,另一个去美国参加董事会了。整个园区上下,就没人是这俩女人的对手,连个拉架的人没有。”
編外特工俏佳人 眼皮
“那也得劝嘛。”杨拓说道,“设备损失没事儿,人要是打出个好歹来怎么办?”
“我这不正想劝嘛,您杨院长电话追过来,我敢不接吗?”
“那我挂了,你赶紧劝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