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f9qjm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黑暗中討論-之七。阿弗洛狄徳·莉莉絲相伴-8s8n7

黑暗中
小說推薦黑暗中
悠狠狠地皱了一下鼻子,眼神异常空洞。那是战斗的象征,任何时间,目空一切的战斗,便是言府教她的第一课。
“焱小姐。”悠从秋千上站起来。这附近没有适用的工具,只有丛杂的野花。悠感觉心情预报直降到暴风雪!
“你在这里干什么?”对方满是恶意的问到,她身后小喽喽的脸色也和善不到哪去。
“荡秋千。”悠很想提醒这句话已经过时了,几乎每一次麻烦都是它打头。当然了,她现在确实很想和人打一架,来发泄自己郁结的心情。
“那你可――真闲。”拖着长腔“怎么,不准备参加烟火大会吗?”她炫耀似的展开自己的华服。
“……”不是明知故问吗?
没等悠回答,焱小姐就作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嗤嗤的窃笑道“也对,你只是个杂种,怎么可能参加?”烟火大会是迎接暮春的一年一度的大会,漫天的锦冠烟花与被照耀的亮如白昼的苍穹下的春季繁花。那很漂亮,烟火的亮光甚至挡住了最亮的星。但是只是为贵族子弟享受的,与悠有何关联?她现在设想的也只有焱可能的攻击路线和时间。
她冷冷的瞪着焱。
香火成神道
“可怜你,谁让你那个不知廉耻的母亲没嫁个好人家呢――”
砰!一切设想都是浮云,悠直接采取了绝不保守的先攻,然而这绝不是战略。
悠竭斯里底的怒吼,一拳敲在言焱的颧骨上。言焱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钝痛和身体不协调的倒向一边,紧接着腹部传来直踢的冲击,言焱向后飞出去了五米,撞在墙上碎了不少砖瓦。
“谁准你污辱我的母亲!!言焱!”
悠的声音嘶哑得难听。
被打的言焱似乎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兴奋。
“呵呵,”言焱冷笑一声“真是护主的狗!”她弓着腰站起来,忽然箭一般的向前冲,腿一勾直踢悠的下盘。
悠躲闪不及,往后打了几个趔趄,被壮她很多的言焱按倒在地。淤青一下一下的出现在悠身上。
那些胆小怕事的人都已经化作鸟兽散了――也许有些是去请救兵――所以现在完全是两个疯子之间的单打独斗。因为你让我疼了,所以我恼你,你就得被打。悠徒留地撕打与抵抗着,忽然她狠狠的用额头冲着言焱的额头一下子,把她撞懵了,趁此架着她的肩膀一蹬地就来个鲤鱼翻身,由被动转主动。
悠额头上的血一滴滴的滑落,血液融合在言焱的红发里,看的不是很清楚。刚才那一下的后劲让她有些发昏,以至于模糊了她的视线。
但是言焱的视线却一点也没有模糊,反而渐渐凛冽,只感觉一股血液里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涌向双目,以至于瞳孔放大,眼白里布满血丝,“红莲之瞳!”她怒吼!
悠猛地魔怔了,一直被掩藏在心底的情绪被这双眼睛无限放大。她内心挣扎着,想摆脱这致命的目光,但是越想逃离言焱双目中的金色莲花就对她越是具吸引力。
总有一方倒下作为战争的结束。悠败于红莲的瞳术和自身的恐惧之下,她知道她败了,她甚至能在冥冥之中听见言焱喘着粗气的笑,还有背上皮肉被割开的声音,她感觉不到痛,她的五感四肢似乎离她而去,空洞黑暗的无力感,几乎将她吞噬。
『太屈辱了……』她想。
『屈辱?可笑,弱者,还配有尊严?』黑暗中一个魅惑的声音挑衅的说道。『拥有了力量,才拥有永恒。』
这声音很黑暗,但是又那么诱人。
『来啊,不要再奢求别人怜悯你了,让他们臣服在你脚下,』
仿佛指令一般……
『我来辅助你,成为让人望尘莫及的启明星――』
『前提是――你的全部』
让人无法抗拒和违背――
黑暗中伸出一双手,紧紧的把悠的意识禁锢在怀里,很浓郁的花香,是含苞欲放的卡罗拉红玫瑰香,她听见金属摩擦的声音。
『嘻嘻,抓住你了哦~』宠爱一般,摩挲着鬓发,这是一个似曾相识的动作,悠不禁打了个寒颤。
『呐呐,是已经默认了吗?』
『孤,喜欢你这样诚实的孩子。』禁锢自己的双手,返来禁锢自己的视线,悠只看见一双骨形优美的手拢住了黑暗,驱走了最后一丝光芒。
『你到底……是谁?』她好像几十年没说话的人一样,找不到舌头,嗓子干涩得难受。
『西方地狱的王,阿弗洛狄德·莉莉丝。』金属链和声音像游蛇一般,在她的身上滑走,让她不能动弹,让她无法呼吸『记住这个名字,因为她将和你是一辈子的‘宿敌’』
阿芙洛……什么来着?
悠只感觉自己是一个牵线木偶,思索阿弗洛狄德的名字是她最后的思想。
――是叫做莉莉丝来的吧?
―――br―――
“啧啧啧。”言焱抹去眼角的血珠。“不堪一击啊。”她努力忽略身上的疼痛感。
言焱从随身带的锦囊里抽出一把带墨粉的卷刃。
“您这是要――”小随从忍不住出声,言焱她的脸上表情让人头皮发麻。
冷笑一声,俯在地上,蝮蛇一样――
在苍白少女光滑的背部留下一生不可抹灭的伤疤。
杂种。
是的,就是悠。
Hybrid。没有任何的疑问。
一刀一刀深入,染着墨的鲜血,在土地的沟壑上,蜿蜒漫延。
火雲狂帝 軒少俠
“你……你去死吧!”说白了还是初次动刀子的恐惧,言焱颤抖的手未免让墨刀失去了气力。
这给悠反起机会。自周边扬起的紫色气刃击飞了言焱。
“什么!!”言焱惊恐地怒吼,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上一秒还在她身。下。受。辱的悠。
简直和方才判若两人!褴褛的衣衫也无法折损她身上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本来就浑沌的杏眼现在就是一对空洞,连眼白都是灰的。因为愤怒而爆青筋的额头自中央开满了诡异的花,直伸鬓角,眉角和唇角染上令人胆寒的猩红。
“怎……怎么回事!”所有人都感到了异样的恐惧,这恐惧让他们身音发颤。有人壮着豹子胆指着悠大吼“喂!你要是敢动我们,主母不会饶恕你的!”不知哪来的优越感,发言者叉腰昂着头用手指着悠的鼻子。
“滚。”凭空折断他的手指一掌推开,树挡住了这个可怜人但是可怜的树被拦腰撞断,几只鸟夹杂几片树叶惊慌地直冲云霄。有喽喽想再次上前拦住她,但是悠身上阴影散发的暗紫色愁云让他们退却。
寵婚晚愛 程許諾
“好可怕的气力……”“不是单纯的力气了吧!她是不是――”
“她就是个魔鬼!!”挣扎着爬起来的焱怒吼道。但是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捏着脸颊提起来。
“啧啧啧,”悠咂咂舌“小姑娘要爱惜自己啊……”虎口抵着言焱的嘴唇。忽然又一次丢垃圾似的把她放倒“看看你这漂亮的眼神……”眷恋似的揉动言焱溢满愤怒的眼眶。“真想把你的眼睛……扣下来!”
天怒
“啊啊啊怪物!”
“我就是。”她高傲的昂起头,“来自西方地狱的王,阿芙洛狄忒·切西亚·昔拉·莉莉丝。”不带喘气的念完自己拗口的名字,莉莉丝――或者说被莉莉丝附身的悠――她笑着,鲜红的指甲在言焱的脸上来回滑动“很讨厌你耶,我要不要――杀了你呢!!”
语毕双手凝魂气直扣她双目――
“不!!”言焱惊哭出声,两眼一闭竟昏迷过去。
红莲之瞳是言家人的骄傲,没了这双眼睛,在家族中的地位无异于废品。这是言焱从小就知道的,所以她对那些能力差劲血统低。贱的人向来抱着冰冷的讽刺。
但是悠除外。
她恨她。
明明是一个低贱血统……为什么会那么不怕死?为什么敢公然藐视言家的权威?为什么长辈们要拿她和自己比较!!
她有什么好的……明明血统那么低。贱……不就是搏击能力顽强了一点吗?晦气!这个天煞孤星!!
“啊嘞嘞?是死掉了呢?”好奇地偏过头,“不经吓,不过是嘴上说说就吓懵了”她有些忧郁地松开手,任凭言焱自由滩地“现在的小孩一点――都不可爱呐!无论是言府的小小姐还是这个宿主宝宝。”言少卿到底在搞什么啊!她可不是幼稚园保姆,居然要管着这样一个成天阴沉沉还丑了吧唧的小丫头。
顛覆晚唐
说实话要不是言少卿她真的打算让这位宿主刚出生就自爆而死,Boom!不带一点灰。
哎嘿莉莉丝怎么发现自己那么可爱。
――――――――――
作者有话说
啊……所以为什么要给她取那么长的名字(扶额头)oh no以后还是叫莉莉吧。啊好百合的小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