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r3pld优美小說 珍若寶珠 線上看-35.展示-o7m6u

珍若寶珠
小說推薦珍若寶珠
人间秋老虎来了,也是水族可以闲下来可以休息休息。
严修早早就告了长假,为什么告假呢?对,就是有余跟顺心要娶媳妇了,这肯定要告个长假了,所以特意选在水族闲下来的时候,为两儿子一起举办。
翠游有孕只能忙些小事,珍宝虽说是娘家俩亲哥哥大婚但毕竟是龙后,故也只能在大婚那日前来相贺了,倒是庆沂三天两头派人送东西来。
有余顺心的宅子也全都安下了,都离严府很近。俩人娶的都是蛟族有名望的女儿,这次也是水族少女有些气恼,为何龙主的两位舅爷都早早地定下亲事。
严府前来相帮的水族太多了,明清长老来前来毕竟有亲眷之故,严修的好友来是,一起早已说定的,其他的,是人都知道毕竟是龙后的两位兄长,不能攀攀关系,至少都露了脸,给个好印象。
就在大婚前两天,连庆沂的父母都来了,这下帮人更卖力了,一切都妥当,就等着大婚了。
北海这日,热闹非凡,红灯几乎点亮了整个北海,珍宝也早早跟翠游在房里坐着等新娘了,听说多宝今日做了伴娘,这也是拦着顺心求来的,想取个好彩头,哦,对了,多宝的父亲早已亲自把多宝迎回了家,因着她如今是龙后的闺中好友了。多宝居这日也免费提供四海糕点喜果,四海一片祥和下,午后,有余带新娘到了宅子外,踢轿门,跨红盆,跨马鞍,走棕垫后引着新娘进了新房,这到不像庆沂珍宝大婚那样繁复,毕竟身份不同。
到了傍晚,顺心的婚仪也开始了,等宾客都落座,纷纷敬酒于两位新郎官时,庆沂来了,忙了一日总算抽得空前来,这倒让想灌新郎酒的纷纷胆怯了,可庆沂到没觉不妥,亲自上前敬酒,有余顺心知道这杯酒是逃不掉的了,想起他跟珍宝大婚,他们可是不停地灌庆沂的。
顺心眼看庆沂都给他们灌了八杯了还有继续下去的兆头,有些挡不住,连忙看向珍宝,珍宝无奈地笑了笑,上前拿过庆沂的酒杯,对两位哥哥说了些福气话,就拉着庆沂回了桌。
“你可真行,不怕他们喝醉啊。”
“你我大婚时,他们可没少灌我。”
“你可真出息。”珍宝媚眼嗔看了庆沂一眼,搅得庆沂乱了一池春心乱哄哄。
“珍宝,我们回去吧。嗯~”
“喜膳都没用完走?”
史上最強山大王 言顏
“不都吃了一半了么,我们早走没事?”
“去哪~”
“去了就知道。”
庆沂把珍宝拐回了永春宫的大床上
旖旎
氤氲
迷离
文藝香江
或许下一代龙主已经悄然游上也说不定。
如此岁月安安,风光媚媚,又为俩人送来一个膈应事,吟双被庆沂派去人间学舞归来了,不敢置信地站在庆沂面前
“我乖乖听话,乖乖学你喜欢的舞,原不过是你支开我的理由,庆沂,难道你真的对我不再留恋。”
“吟双,接近你本也是我糊涂,如今事事看清,我也不该执着于此了,还有,你在人间是否也对一位乐师有动过心。”
“你,你,你乱说,人龙不得相恋,我还是知道你。”
“幸好如此,你如果不动心,或许你我见面又有另一番景象了。”庆沂见吟双如此紧张,突然松了口气。
“庆沂,你什么意思?”吟双严肃地看着庆沂。
“吟双,若不是珍宝,我或许还会继续,若不是舅舅,我或许还不会放下。你放心回人间吧,你们的事,我会兜着。”
“你,你,你,你到底在说什么?”
“等你日后归位了,希望不会怪我。那人,才是你心之所爱。与你在一起时,我只是在试探你,对他是不是用尽了心思。”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莫不是你窥探天机。”
庆沂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收了吟双的法力,把吟双送回了乐师身边,深深地看了乐师一眼后,才回了永春宫。
晚间,庆沂拥着珍宝
“珍宝,今日我把吟双送走了。”
“嗯。”
“你怎么不吃醋?”
“你自然会告诉我怎么回事啊~”
“好了,睡吧。”
“你,你,你快说啊。”这把珍宝憋的,摇着庆沂急了起来。
“那****在月老那喝酒,听得了一些天机,吟双,我弟弟为她而死。”
“什么,你说二殿…哦,不对,小叔子。”
“嗯,她本是天上仙女下凡历劫,百年之前她是个渔家姑娘,但舞姿一绝,我弟天生是个妙人,喜欢曲乐,就每日都在那渔村看她跳舞。”庆沂顿了顿,接着道“不知那她是怎么知道我弟弟不是凡人,刺向我弟弟的心脏,要不是你父亲,他或许早已魂飞魄散。”
宿謀 微雨心情
“怪不得当初忘古舅舅让我劝你。”
媽咪,爹地追來了!
“那你为什么不劝我?”
“忘古舅舅也出来了啊,他自会劝你。”珍宝才不会上套呢,说些醋话。
庆沂这日奉王母相邀,上瑶池参与蟠桃会。可惜万万没想到,那些闲散仙家不断给自己灌酒,庆沂不胜酒力,出来透透气,就见到王母的三公主靠着月牙桌昏昏欲睡,衣衫有些凌乱,庆沂大惊,料不到又来这招,正想逃离,一听见脚步声靠近,本想画龙遁入海里,前妻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今日我帮你,算是还了我妹妹的债。”说完,走到三公主身边,帮她整了整衣物,灌下清醒茶。
三公主左右瞧了瞧,也知道即将发生何事,正巧,寻事的来了,一群散仙翩翩纷沓而至,但一看这场景,脸上的神经都抽了抽。
几人就见到,三公主跟舞月仙女在下棋,庆沂在一旁看着。还颇为认可地点了点头。
王母被拉来时,心中厌弃,眯了眯眼笑笑地看着那些散仙。
一仙人上前“公主真是好棋法,龙主你说是不?”
庆沂并未回答,倒是三公主鄙夷地看了那仙人一眼“仙人离得这般远都能看出我棋好?”
網遊之暗黑年代祭 加工師
“呃,这,公主这样通透的人儿,理当如此。”
“可我都输了。”
这下把那仙人,闹得尴尬地来了个大红脸。
经此一劫,王母也晓那些仙家不死心,就把水族禁列在酒宴之中,明眼人看出来这是变相地保护了,也就不再找水族麻烦,但明眼人也只是寥寥数几。
庆沂一回来后,听得珍宝有了,高兴地不得了,这下好了,这日,庆沂可惨了。
“你好啊,见了前夫人,都瞒着我了。”
“珍宝,不是的,你多想了,她跟我根本没什么感情。”
“落得我一人在永春宫为你操心。”
“你别这样,真的,我庆沂发誓,真没什么。”
“真的?”
“真的。”
“真的真的?”
“嗯,真的真的。”
岁月还在流动,水族繁荣落魄也不是一时或一世的,都在轮回中轮回着,挣不开,逃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