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mg8dp熱門都市异能 風雲醉 蒼木古-第二章、眼疾推薦-r3pbd

風雲醉
小說推薦風雲醉
老爷爷听到我这问题,便不再言语。
我心中也有了算计。连忙说道:“应该是我昏睡的久,什么稀奇古怪的梦都有。前辈就当我胡说罢。”
现在他处于思考之中,他的身份我还不清楚,以免他生疑,还是打断他思路吧。
我挣扎着要起身,浑身上下又酸痛不堪。果然,他见我这模样,上前来扶我,沉吟道,“你的梦也真是稀奇,双月横空,你难道是听那古时的月神的传说?”
綜穿炮灰成長日記 淺淡色
“应该是了。”我心中一动,却不敢说太多话语。
他扶我靠在床上,我身上的酸痛感也消了一点。
“我已叫人热了粥,待会我孙女会送过来,你眼睛不便,就让她喂你吧。”他的语气尽是关切,说完便起身。
“谢谢前辈。”我感激地说,的确是有些饿了
異種沸騰 江陵
“老朽有事,就先行离开了。”
“好。”我回应了一声。
我虽然眼睛有病,但听力未损。听见他迈出房门,脚步声渐远,我心中也开始慢慢思索。
我这眼睛应该是当时观舞时无法闭眼而伤,昨天我昏迷之后,是另有他人相救,还是那女子本就不打算杀我?依照他所说的,那位女子恐怕是与月神关系匪浅。而刚才那位老爷爷应该和那女子不熟,但他肯照料我,要么是受她所托,要么是知道我的身份。
正当我思考之时,又有一人进来,脚步比那位老爷爷的脚步轻了许多,应该就是他的孙女。
她走入房门,上前说道,“公子昏迷了那么久,肯定饿了吧。”
“嗯,劳烦你了。”我客气地说。
家醜
她的声音温和却显得有些稚嫩,应该是十五岁左右,应该是个刚刚出落的女子。只可惜我睁不开眼,无法一睹芳容。
听到瓷勺碰碗的声音,我知道她应该是要喂我了。
“公子,请张开嘴。”
我顺从地张开嘴,她小心翼翼地把勺子送进我嘴里。粥的温度刚刚好,应该是细心准备的。
“你叫什么名字?”我好奇地问。
“我叫漠音。”
繁花亂舞 落幕之舞
無上至尊
“那你爷爷呢?”
“我爷爷叫漠筵。”
“这个粥是你做的?”我问道。
xr組合:不要小看蘿莉 雪糕球球
“是我做的。院里的下人本来就很少,他们全部随父亲押送官银去了。”
她语气微微有些失落,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慌张地问,“可是这粥不合公子心意?”
“没有,这粥诱人的很,香甜可口。”我不禁一笑,改口问道,“你似乎在怕我?”
无论是刚刚那个老爷爷,还是他的孙女,都恭敬待我,莫非他们知道我的身份?
“祭司大人说,你事关我们漠族的气运。”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突然察觉到这里并非单纯的权利斗争之地,便开口问道。
“这里是君临府的旁院。”她乖巧地回答。
“君临府是什么地方?”
她不知如何解释,便说,“这是我住的地方”
我一脸黑线。看来这事情从她口中得不出答案了,于是我停止追问。转问其它,“方才你说我事关你族的气运,为何还将我搁置旁院?”
重生世家千金
“祭司大人说你要和我待在一起。”
听着她的声音,我心情也喜悦了一些,之前在生死劫中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便开始取笑于她。
“莫非祭司想把你许配给我?”
“啊!不会的,我还那么小。”
她急忙否认,声音中仿佛透露出她那惊慌失措的模样。
在这黑暗之中,有一人陪我谈笑,也算是慰藉。况且她心思单纯的很,煞是有趣,于是我继续追问,
“你几岁?”
“十六岁”她似乎更加着急,以为我真的要娶她,争着说,“还不到嫁人的年纪呢。”
“十六岁,嫁人刚刚好。”我打趣说。
“不要!”她声音里竟然带了点哭腔。
“你也真是单纯,”我怕她真的哭了,就不再欺负她。转为其它的话题,“粥都凉了……”
“啊,”她光顾着和我说话,忘了喂我喝粥了。“我再去热一下,公子先在这等一会儿。”
“不用了。”我阻止她说,“我并非是顽固挑剔之人,冷粥也是可以填饱肚子。你尽管喂吧。”
十萬雄師斬閻羅
“可是……”漠音有些犹豫。
“我饿的不行了,你就别浪费时间了。快点喂。”我催促她说。
“那……好吧。”她终于妥协了,一口一口地喂我吃着。
她的动作倒很温柔小心,喂了许久,也不见得有粥碰在我嘴唇上。正好免去了我擦嘴的繁琐。
“最后一口了。”她把最后一口粥送过来。
我计上心来,趁那勺子递进一半,就迅速将嘴巴合上,那粥自然就黏在我唇上。
她没料到会这样,勺子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地停了下来。
我把粥喝尽,她也趁势将勺子拿出。
忽然间,我感到有什么东西碰我的嘴唇,擦拭而过,把黏在我嘴唇上的残粥抹去了。凭那触感,似乎不是手帕。我惊住了,她居然用她的手指替我擦去了。
“你……”我的愧疚感油然而生。
“我先去把碗和勺子洗了。”她打断我的话,立即起身往屋外去了。
“嗯。”我无奈之下也不想去拆穿,只是愧疚感浓烈的很。
待她出去后,我的思绪又飘飞了起来。
族里的祭司在这个神权世界,地位应该极高。
漠音应该和祭司见过面,祭司既然特意吩咐了她来照顾我,说明她的来历也不会简单。但在族里住的却是旁院,实在是有违常理。
凭她刚才那番举动可以看出,她没有那种傲娇的脾性,隐约间又有一股农家女子的质朴。
漠族,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族群?
我把头靠在床栏上,心中的迷雾却始终拨不开。
前一世曾告诉我,之前由第五世的魂忆掌控魂体时,得罪的人太多。而我虽然身为第七世,但仇家依旧不少。
偏偏前一世——第六世还夺了我这世掌管魂体的权利,导致魂体分裂,仇家蜂拥而至,将魂体重创。我于乱局之中抹杀前一世的魂忆,但却无力控魂。
无意间觉醒了灵魂,未曾想竟然差点因此丧命。若不是有他人相助,我恐怕已经魂飞魄散了吧。
想到着,我不禁叹了一口气。都怪那可恨的第六世,我忿忿不平地想,他把魂体交付于我的时候居然叛变了。
“嘶~”我痛出声来,我的双眼突然异常刺痛,像是燃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