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hehos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亂神說之茉莉 線上看-第八十七章禮物讀書-6yd80

亂神說之茉莉
小說推薦亂神說之茉莉
依依笑道:“玄风伯伯,您怎么得空过来了?”
玄风笑眯眯的指了指身后,道:“来送礼呗。”
依依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心里一阵激动,那不是白泽和暗夜?她提裙快步跑了过去,没跑几步,忽觉脚下一空,已经被不知何时赶来的墨玉打横抱起,墨玉轻叹一声:“要时时刻刻盯着你才行。”
依依哪顾得上听墨玉唠叨,甚至都没看他一眼,目光直直的盯着白泽和暗夜,催促道:“相公走快些。”
待依依走近,喜滋滋的指着白泽头上的角大叫起来:“哈哈!!我说什么来着,第一眼见你,就知道你是独角兽。”
白泽的眼角微抽,心底哇凉哇凉的,以后真要跟着她混日子不成??他和暗夜可是少有的上古神兽,除了恒古之境,这五界之中恐难再找出第三只,虽然她也算是个识货的,但无论怎么瞧,这位公主殿下都不怎么着调,保不齐将来会被她当成一般的马来看待。
放手 嵐靄
于是白泽退开了两步,蓦地抬蹄昂首,一双巨大的翅膀迎风展开,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银色光芒,那叫一个神俊非凡,白泽目光一撇,见三个姑娘都看傻了眼,不无得意的抖了几下翅膀,小眼神一送——帅吧!
暗夜看着耍帅的白泽,眼角也抽了抽,无奈的摇了摇头,也递过去一个眼神——低调。
事实证明,耍帅是要付出代价的,三个姑娘尖叫着扑向白泽,上下其手又抱又摸,看她们的眼神,确实没有把白泽看成一般的马,俨然把他看成了一只大宠物,白泽气的直哼哼,刚刚走来的火夕和敖迅看到这一幕,也站在一旁大笑起来。
见几个姑娘没有停手的意思,白泽终是忍受不住,银光一闪,竟化了人形,三个姑娘顿时傻了,自己抱着的独角兽怎么‘唰’的一下变成了一个白衣银发的少年?不等她们回神,姑娘们就被自家相公拎了回去。
暗夜见白泽化了人形,也只得随他一道,须臾,一个蓝发黑衣的少年站在了白泽身侧,两个人走上前恭敬一礼
“白泽,见过上神、见过殿下。”
“暗夜,见过上神、见过殿下。”
玄风微微一笑,道:“免礼吧。”说罢转向依依,道:“白泽、暗夜乃上古神兽,送与你和墨玉可好?”
依依连连点头,再次看向两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白泽高傲,暗夜谦和,依依几乎没有犹豫,上前拉过暗夜,对墨玉道:“相公,我喜欢暗夜,白泽归你了。”说罢还不忘对着白泽做了个鬼脸。
暗夜被依依牵着手竟有些小脸红,一个转身,化回了原形,头上蓝色的角微微发着光,它走到依依身前俯下身,依依会意的翻身骑了上去,待依依坐稳,暗夜腾开四蹄跑了几步,黑翅瞬间展开,带着依依直冲云霄。
这个突然的起飞吓坏了墨玉,正要腾云去追,却被玄风一把拉住,道:“莫要紧张,暗夜有分寸。”
不朽劍聖 無路
墨玉只得眼巴巴望着他们消失的地方,叹气道:“师傅,您这是成心的吧?送什么不好,非要送个能带着她惹事的东西。”
玄风笑眯眯的低声道:“这种神兽可不多见,别人要我还不给呢。”
墨玉沉着脸道:“我们只留白泽,暗夜您还是带回去吧。”
天罡決 孤夢天
玄风一挑眉:“臭小子,比你爹还醋劲儿大,不就是只神兽么?你不要,你娘子要。”
墨玉却不领情,道:“我看您是心虚,当初我们人间历劫,只为修复我的魂魄,最后怎么就落的个惨死的下场?莫儿又怎么伤心到吐血晕倒?还不是因为师傅您半路开小差,跑去牙山看您的女朋友,才会让我们落的那般凄惨。”
玄风一怔,没想到这小子什么都知道,随即嘻嘻一笑:“好徒儿!既然你都知道啦,我也不瞒你,我已经找了她两万年,好不容易有了消息,我能不去么?这种事儿你比师傅有经验,肯定能理解师傅当时的心情,对吧?呵呵……再者说,你爹连孙子都快抱上了,师傅我连个媳妇都还没娶上呢……是吧?”
墨玉的目光仍看向天际,淡淡开口:“留下您女朋友的姓名地址,一会儿徒儿派人送张请贴过去,至于能不能请来就不关徒儿的事了。”
玄风眼中一亮:“真是我的好徒儿,就知道你最疼师傅。”而后一脸神秘的从袖子里取出一样东西,压低声音道:“你看,我这儿还有一个蛋,等孵出来送给你儿子当坐骑。”
墨玉终于收回了目光,看了看玄风手中的蛋,嘴角抽了抽,道:“不用留下您女朋友的姓名和地址了,慢走不送。”
“……”
终于,一抹黑色身影出现在空中,暗夜带着依依在云间穿梭,时隐时现,很快飞回了芸山,暗夜一落地,墨玉快步上前抱下依依,对暗夜轻斥道:“莫儿有身孕,下次莫要这般胡闹。”
暗夜轻踏马蹄,应下。
依依却玩的很嗨,不仅大赞暗夜,还道墨玉大惊小怪,不过她的声音很快就被叽叽喳喳跑过来的墨嫣和冥姬盖了过去。
幹坤霸帝 豬肉火燒
见暗夜带依依回来,墨嫣和冥姬早就沉不住了,跑过来缠住玄风。
“伯伯也送墨嫣一只好不好?”
“我也要。”
这两位姑娘玄风一个也惹不起,赶忙哄劝她二人:“别急别急,还记得赤炎和黑目吧,赤炎是只少有的火麒麟,战斗力极强,伯伯已经把他送给火夕了,还有敖迅的那只黑目,那可是一只黑色的龙马,入水化龙很厉害的。”
“您也说了,那是送给火夕和敖迅的,我们还没有呢?”墨嫣噘起了小嘴儿。
唯有愛你不可欺
“哎哟,你们都要成一家人了,还分什么你我。”见两个姑娘不依,玄风又道:“要不这样吧,我那儿还有两只蛋就快孵出来了,到时候送你们一人一只,不过我可不知道那蛋里是什么,这样行么?”
“行行,谢谢伯伯。”两个人高高兴兴的道了谢,跑开了。
玄风却突然清了清嗓子,调高音量,道:“从今日起,你们不要再称呼本上神世伯啊伯伯啊什么的,都把我叫老了,直接叫我玄风或是上神就行啦,哈哈……”
玄风笑的一脸灿烂看向大家,却见三对小情人各自甜蜜在一处,根本没人理他。
……!
……………………
转眼已过三年。
莫离山中,一位美丽的白衣少妇大肚翩翩的穿梭在茉莉花丛间,身侧紧跟着一名俊美无俦的蓝衣男子。
“哎哟!”
正准备去橘园采橘子的依依突然扶着肚子大呼了一声,墨玉一惊,扔掉了手中的小竹蓝,一把搂住她,神色慌张:“怎么啦?是不是要生啦?”
依依慢慢喘着气,好一会儿才开口:“好象又不怎么疼了,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十億聘禮:首席的天師萌妻
總裁尚未婚 七份
“好好,娘子小心。”墨玉小心的扶着依依往回走。
“相公,生孩子是不是真的很疼啊?”
这个问题依依已经问过他好多次了,墨玉每次都敷衍了事,不是想瞒她,只是,若说了真话她必定紧张害怕,要是骗她,等她生完孩子,墨玉也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娘子莫怕,有为夫在,不会有事的。”
“谁问你有没有事,我是问你疼不疼?”
“这个……娘子,不是为夫不想告诉你,只是……为夫没生过不是。”墨玉心虚,眼皮也不敢抬一下。
“可不是,问你有什么用,那,除了咱娘,还有谁生过孩子啊?你快想想,不,你去帮我问问。”依依明显有些急躁。
几天前,依依的娘亲派了当年给她接生的稳婆过来看依依,那稳婆看过之后,当即断言不出十日依依必定生产,这下可把依依吓坏了,每天睁开眼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摸肚子,然后便是问墨玉刚才的那个问题。
看她成天紧张的吃不好,睡不着,墨玉也心疼,每天变着法儿的哄她分心,可眼瞅着日子一天天近了,就连墨玉也跟着紧张起来,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就刚才那一声‘哎哟’,吓的他后背出了一层汗,他自是不想让依依吃这份苦,为此,一个月前他就和火夕、敖迅开过碰头会,因为他们两位的娘子半年后也要生了,办法想了一堆,却没一个实用的,主要原因是他们三个的要求太高,若直接用仙力止痛,那产妇就完全没了痛感,没有感觉还怎么生孩子啊?所以他们想着去八分,留二分,这样的疼痛既可以接受,又不影响生孩子,可哪儿有这样的好事儿啊?
最后三个人一合计,也只能用同命同体的方法, 虽不能去八分疼,但至少可以分走五成,而被分走的五成自然是由相公们承接下来。
往回走没几步,依依的肚子再次疼了起来,墨玉急忙招来白泽暗夜,吩咐他们分别去芸山和天山送信,自己则抱起依依快速回了洞府。
功夫不大,莫离山的洞府中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且个个神色紧张,大家都伸长了脖子往内室里瞧。
“墨嫣,生孩子好象也不是那么可怕,依依都没喊痛。”
“好象是哦!”
墨嫣和冥姬坐在离产房门口最近的地方小声讨论。
“看来咱们商量的法子可行。”
“嗯。”
站在她们身后的火夕和敖迅也在小声的讨论着。
杜鹃万年无表情的脸上居然有了几分焦急,满屋子乱转,一个急转身,与紧跟在她身后的元清撞个正着。
“你怎么来了?”
“跟着你来的。”
“站一边儿去。”
“好。”
造物之主
说罢,杜鹃又开始满屋转了起来,元清依然紧跟在她身后。
冰狐王一脸兴奋的问道:“夫人,咱们给孩子起什么名字好?”
“这是玉儿和依依的第一个孩子,自然是他们夫妻说了算,你少管。”
北帝时不时走到花芸身边问这问那:“芸儿,咱家闺女生孩子,怎么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啊?”
花芸没好气的瞪他一眼:“非得跟我一样疼的嘿呀嗨呀的?”
而室内的产房中,除了来接生的稳婆和她的两名助手外,还有一直坐在依依身侧冷汗直冒的墨玉,那稳婆边帮着依依接生,边时不时偷瞄墨玉,暗道——这家相公还真是疼自己的娘子,看这汗出的,比生产的人还要多。
她又怎会想到,墨玉早已和依依同命同体,依依的疼痛已被他分走了一半,而且在之前施法的时候,墨玉怕依依耗费过多体力,便将自己的仙力强封在依依体内八成,却不想,这样一来,依依原本剩下的五分痛感只留了二分不到,这下可好了,墨玉承受着八分疼,能不冷汗直流吗?
“相公,生孩子也没想的那么疼,我现在很想吃橘子。”
见依依分了心,墨玉不由抽了抽眼角,白着一张脸劝道:“娘子,莫要分心,还是生完了再吃吧。”
依依看着墨玉的表情,以为他是担心自己紧张的,忙安慰道:“相公,真的不怎么疼,至少这种疼痛我完全可以忍受,再生三天也没问题。”
一听这话,墨玉的脸都绿了,再生三天,还不要了他的命,现在他全身的骨头跟要散开了一样,要是可以选,他宁愿浴血杀场,宁愿代全家人受雷劫,总之,这生孩子的疼痛着实的折磨人,想他一个堂堂男子汉都受的吃力,若是受在依依身上……
但失了痛感的依依完全没有要努力的意思,看她那泰然自若的神情,不会是想着一切顺其自然吧,这样下去,孩子什么时候才生的出来呀?无奈之下,墨玉也只得收回了自己的大部分仙力,这一下依依可轻松不起来了,一阵疼痛让她收回了全部心思。
终于,两个时辰后,孩子生了下来。
小家伙只哼哼了两声,便睁开了眼睛,一双湛蓝色的凤目,清澈而璀璨,与他爹爹一模一样。
稳婆连声道喜:“恭喜二位殿下,是位小公子,我这就抱出去给两位陛下瞧瞧。”
待稳婆出了房间,墨玉也索性上了床,侧躺在依依身旁,将她揽在怀中,眸中道不尽的疼惜与温柔,刚看到孩子的一瞬,他激动的不能成言,想要抱一抱孩子的手竟有些颤抖,他俯下身吻上依依的额头,半晌才艰涩开口:“谢谢……”
依依耗费了不少体力,微白的脸上尽是疲惫之色,眼中却满含着幸福,她笑看着墨玉,道:“你不是说过,我们之间不道谢的吗,生分!”
異世大 最愛吃涼糕
墨玉的眸底隐有泪光,柔声道:“娘子说的极是,为夫说错话了。”
冰火兩重天 別樣藍顏
“那要如何罚你?”
墨玉宠溺的捏了捏依依的鼻子:“只要是娘子说的,为夫都依。”
依依一挑眉梢,正色道:“看你态度诚恳,本大王就勉强收你做个剥橘使者,可有异议?”
闻言,墨玉故作受宠若惊,细声细气的说道:“谢女王陛下恩典。”
“呵呵……相公,你都记得?”
“墨莫他娘说过的每一句话,为夫都记得。”
“墨莫他爹说过的话,我也都记得。”
两人深情相望,就在墨玉即将吻上依依的0.01秒。
“相公,我想吃橘子。”
“我就是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