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歷史小說

l87f3精品都市小说 根在東方-第154章 紅顏知己-ybn7h

根在東方
小說推薦根在東方
“柳昚,我喊柳团长义章哥,你不生气吧?”宋晓菲笑着问道,并仔细观察着柳昚的表情。
“除了义章,你喊别人哥我都会生气。我才不会像雨桐那么小心眼,好像柳义章是她的私人财产,谁也碰不得,再说了,我亲耳听见义章对雨桐说过,他就喜欢雨桐那样的女子,他对雨桐可是情有独钟哪。”
柳昚略带得意的表情,好像自己对宋晓菲很包容似的。
“雨桐那样的女子是啥意思?你倒把话说明白些呀!”
“就是胸脯小的呗!”柳昚脱口而出,说完把头深埋在两腿间,用这种低俗的语言评价雨桐,让他羞的抬不起头来。
一步之遙--中國皇太子政治 張程
綠色生死戀
宋晓菲听了,不以为然地笑了,她知道是个男人就喜欢胸脯丰满的女人,她清楚地记着在文香寺的法堂里,柳义章第一次正面看自己的时候,那眼神盯着自己的胸脯都走神了,惹得吴雨桐当场就吃醋了,还狠狠掐了柳义章一下,他对吴雨桐说那样的话,明显地是哄吴雨桐开心的,说不定是故意在吴雨桐面前掩饰对自己的喜欢呢。
“你是怎么听见他俩说这种私密的话?”宋晓菲还是穷追不舍。
柳昚为难了,他怎么也说不出口自己是趴在窗户根偷听的,那样宋晓菲一定会觉着自己太猥琐太无耻了,虽然柳义章不生气,但这种事打死也不能让外人知道,柳昚急的直挠头皮,汗珠都渗出来了。
宋晓菲见柳昚如此窘态,就猜到了八九分,笑着说,“不好说就算了,免得落了个出卖兄弟的恶名。”
柳昚如释重负,心想以后跟宋晓菲说活可得多留个心眼,他抬起头向山下望去,只见一男一女缓步向山上走来,近了些,柳昚看清楚了,男的是柳义章,女的则是文工团副团长刘月娟。
他刚想站起来打招呼,被宋晓菲一把拉住,宋晓菲小声说道,“别出声,咱俩赶紧躲起来!”
柳昚以为宋晓菲是怕被刘月娟发现才要躲起来的,就赶紧拉着宋晓菲从巨石的背面溜了下去,并小声地问,“晓菲,你这么怕你的领导?”
宋晓菲点点头,把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柳昚赶紧闭上嘴不再吱声了。宋晓菲当然不是因为怕刘月娟才躲起来,她是好奇柳义章怎么会和刘月娟在一起散步,并且柳昚刚才不是说柳义章在睡大觉吗?她想弄明白到底是咋回事,一会儿就听见俩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俩人说笑的声音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柳团长,听李政委讲昨天彭总亲自接见了你,你可真了不起,在我们兵团你可是传奇人物,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刘月娟对柳义章的钦佩之情溢于言表。
“刘团长,实际上彭总是对牧鹿原阻击战的肯定,我和种子山的战士们只是较好地完成了兵团和军部交给我们的任务,老李有时候说话太夸张了,彭总对战士们的喜爱和关怀那才是让人动容。你看,你们不辞舟车劳顿,连夜赶到马息岭慰问演出,你们文工团的战士们也很了不起,值得我们学习。”
“柳团长,不要再称呼我刘团长了,我这个刘团长在你这个柳团长面前,就是李鬼遇上李逵,跟你在一起真的好轻松好愉快,没有丝毫的拘束感,你就喊我月娟姐或刘老师吧,如果不是看过介绍你先进事迹的文章,知道了你才十九岁,现在面对面跟你说话,我还以为你三十多岁了呢。”
刘月娟说完,忍俊不禁,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声了充满了对柳义章的爱慕和崇拜之情。
宋晓菲听着刘月娟银铃般的笑声,心想平时刘月娟见了首长都是一副端庄贤淑的样子,即使笑也是礼节性的微笑,现在刚认识柳义章就开怀大笑一点也不拘谨,好像和柳义章是多年的旧友一般。
柳义章沉吟片刻,笑着说,“这世界真是奇妙,别人都是一见如故,我跟刘团长却是一听如故,自从前几天在军部跟你通过一次电话,我就被你的声音迷住了,我想所谓的天籁之音也不过如此吧。现在见到你真身,是名副其实的一见如故,刘团长看上去确实比我年轻,我以后就喊你刘老师吧。你呢,也别喊我柳团长了,就喊我义章或者老柳都行。”
刘月娟听后又咯咯地笑个不停,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笑得柳义章莫名其妙,他不解地问,“刘老师,真有那么好笑吗?”
“义章,我是笑,你让我喊你老柳。”
刘月娟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拢了拢头发,看着心仪已久的柳义章,棱角分明的脸庞,炯炯有神的眼睛,笔直挺拔的军姿,宽厚健壮的胸膛,成熟又不失活力,粗犷又蕴含儒雅,憨实中带着风趣,正气里透着戏谑,站在晨曦中,其伟岸的身躯同这绵延不绝的青山浑然一体,给人以无限遐想。
異度荒村
重生之生活就是流水賬 深井冰糖
鬼夫萌妻之夫人請回家
柳义章也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刘月娟,中等的身材,天使般的脸蛋,眼梢嘴角均含笑,一件军大衣从脖颈裹到脚后跟,哈出的热气清香袭人,娴静婉约,宛如这幽谷的芷兰静静地独自绽放,让人流连忘返。
“老柳有啥好笑的?”
“我比你大十几岁,你让我喊你老柳?更有意思的是,我喊你老柳总有种喊自己爱人的感觉,你说好笑不?”说着月娟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鄉村學校 八月飄花
“刘老师,谁能看出来你比我大?除非他是瞎子嘛!我没让你喊我三哥就不错了,我在种子山的时候,都快四十岁的人也喊我三哥,不过我刚听到时,跟你现在一样,也是笑得直不起腰来。”
柳昚见天色大亮,太阳就要出来了,他怕被柳义章发现,就朝宋晓菲比划着撤退的手势,宋晓菲还没偷听够,隐约觉着柳义章和刘月娟好像是在调情,又好像是战友间在开玩笑,倘若被柳义章发现自己和柳昚,那就无比尴尬了,她只好跟着柳昚悄悄的从另一面山坡溜走。
柳义章指着东方的红日,豪情满怀地说,“刘老师,你看,太阳跃到了山巅之上,普照山川大地,恩泽生灵万物,多么的神奇壮观啊!”
刘月娟转身与柳义章并排着面向太阳,柔情似水地说道,“义章,你就像这初升的太阳,前程将是无限的美好。”
余生遙向晚
柳义章和柳刘月娟倾盖如故,引为知己,俩人并肩依靠在巨石上,互诉衷肠。
“刘老师,从偶然听到你的声音,到现在和你初次见面,我有一个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我俩的前世必契朱陈之好,无奈世事无常,只能喟叹,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刘老师,我已有恋人,她就是你的学生吴雨桐,而你将是我柳义章今生唯一的红颜知己。”
日久生婚
“义章,我知道吴雨桐是你的恋人,这事还是宋晓菲告诉我的。并且我还知道,宋晓菲也在疯狂地追求你,她把你写的诗词朗诵给我听,给我讲了你好多好多关于你的逸闻趣事,倒是吴雨桐在我面前对你只字不提,她把你当宝贝一样藏在心底,毋庸置疑她真得很爱你,但我知道你对她怜惜的成分远远大于爱恋的成分。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跟我想象的一模一样,就是我刘月娟梦中的男人,说实话,我带队来七十七军慰问演出就是为你而来,我自己都难以相信,在你面前,我没有丝毫的拘谨与羞涩,你说的没错,我俩前世一定是恩爱的夫妻,造化弄人,咱俩今生无缘及尔偕老,但能做你的红颜知己也不枉此生。”
“刘老师,你说的没错,我对雨桐的感情确实非常复杂。”
“义章,我懂你的苦衷。雨桐的身世及家庭背景我了如指掌,无论她小爹吴祥森,还是她小舅董铮,都是军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好风凭借力,你要实现青云之志,必须处理好跟雨桐的关系,但无论如何,也要比我的婚姻强上百倍。”
“刘老师,你成家了?”
看着一脸惊愕的柳义章,刘月娟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她幽怨地说道,“义章,我恨君生迟,君恨我生早!我的婚姻一开始就是悲剧,早已名存实亡。我是烈士遗孤,很小就被党组织送到了莫斯科的一家孤儿院。九岁时,有幸被选送到苏联红军的舞蹈团学习舞蹈,十八岁时,加入了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二十二岁时,认识了我现在的丈夫,他叫靳新华,是皖南事变的幸存着,突围后身负重伤,被党组织送到莫斯科疗伤,他比我大十岁,我俩是在一次舞会上认识的,他旋即对我展开了近乎疯狂地追求,实际上靳新华在山西老家已经有了老婆和孩子,但这些情况,我当时一无所知。认识他大约一个星期后,他约我到咖啡馆见面,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他的床上,我被他迷|奸了。他很会说话,编造了各种谎言哄我,在他硬泡软磨下,两个月后我俩就在莫斯科登记了,我成了他合法的妻子,这时候我才发现靳新华那方面根本硬不起来,他就变着法折腾我,后来我了解到他的生殖器受过伤,失去了生育功能。二战结束后,他带着我匆忙赶回了国内,那时候他已经是纵队副司令了,全国解放后,组织上为了照顾他,就批准他转业到某行政专区做了党政一把手,他渐渐对我失去了兴趣,经常当着我的面跟他的女秘书眉来眼去,甚至动手动脚……”
柳义章实在听不下去了,只觉着胸口一阵阵的绞痛,怒发冲冠,恨不得一脚踹死靳新华。
“刘老师,共产党怎么会有这样的败类?畜生不如,却窃据高位,真是岂有此理!”
“义章,我决定了,这次慰问演出结束后,我立即回国办理离婚手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