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玄幻小說

e8g2m寓意深刻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冶山熊-133、此生卿與誰白首閲讀-04c30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快,快将周公子的后两句吟出来!”
“对,周公子可是诗才冠绝昌宁的大才子,这最后两句定是点睛之笔!”
……
有人低声说着,向韩啸围拢过来。
韩啸面皮微微一抽。
刚才这个周公子在自己面前,分明是说了一句:“这群草包真烦人……”
可是现在就算自己把原话说出来,也没人信吧?
韩啸不发一言,准备转身就走。
这个什么周公子分明是在耍赖。
楼上陆晨和钟诚可是还等着拿笔墨写荐书呢。
“咦,是你?”
便在此时,通往二楼的楼梯处,有人惊异出声。
韩啸转脸看过去,见是跟随许志诚而来的一位徐家后辈。
“韩十六,怪不得你不好意思参加推官大人的宴席,原来是在此厮混。真是……”
那人冷哼一声,似乎对韩啸所为很是不齿,一甩衣袖,径直上楼,往二楼雅间去了。
此人竟然认识二楼之人,还拒绝了推官大人的宴席?
听到那人的话,围着韩啸的众人全都神情大变,缓缓退后,眼神中带着惶恐与戒备。
虽说读书人自来是有骨气的,可那也要看在什么人面前。
这一楼的读书人都是没有官身的,那傲气也只是对待同等身份的人。
有资格上二楼的人,他们可得罪不起。
劍道鬼才
韩啸摇摇头,转身便要上楼。
刚走两步,却听身后有人低声嘀咕:“可惜了周公子的好诗句,怕是要被人给窃了……”
林想的重生日子 西林葳蕤(起點大封推VIP2015-05-31完結)
韩啸浑身一震。
他可是要入书院的。
这些人中,谁不定就有书院之人。
若是等哪日在书院遇到,认出自己,硬说自己是窃了周公子诗句之人,那自己的名声可就毁了。
儒道修行者,名声比名还重要。
想到此处,韩啸轻哼一声,停在楼梯的廊柱前,拿起毛笔,“唰唰”几下,挥就四句诗文。
字不是多飘逸,但其中暗藏一丝剑意,力透纸背,入木三分。
写在廊柱之上,如同刻入一般。
就用魔法綁住你 綺夢
写完,他再不停留,径直上楼去。
其他人忙都围过来。
“庆宾楼上一壶酒。”
“酒不喝干不准走。”
“今宵只图一场醉。”
“此生卿与谁白首。”
众人将四句诗读完,大眼瞪小眼。
没人在意韩啸的字,都是高声评点起周公子的诗文来。
“果然是点睛之笔,只是,周公子,似乎为情所伤?”
“是啊,怎么没听说此事?我等还是不了解周兄,惭愧,惭愧……”
“莫急,我回去就去打听,定要让周兄有个好姻缘。”
……
一时间,一楼喧嚣满满,倒在地上的周公子嘴角抽搐不已。
——————
“你若是再不回来,我们茶喝完可就走了。”等韩啸回到三楼,陆晨伸手将茶盏等物收起。
恭敬不如認命gl 酸菜魚湯
韩啸忙把笔墨放好,然后摇头道:“不知这昌宁府中何时来了一位有大才的周公子,硬是被他摆了一道。”
听到周公子之名,钟诚和陆晨都好奇的看向韩啸。
韩啸便哭笑不得的大略将刚才的事情讲一遍。
“哈哈,还好你有急智,否则还真下不来台。”钟诚哈哈大笑,指着韩啸道。
“今宵只图一场醉,此生卿与谁白首?还是你们年轻好啊……”陆晨似乎有所感触,竟是摇头低吟起来。
“那周公子名叫周文标,是昌宁书院教习周升之子。”
钟诚神情恢复,摇头道:“他们父子是月前才来。周升此人学识不差,这周公子的确诗词歌赋都有才情,就是惯会捉弄人,城中那些有身份的年轻人,大多不太搭理他。”
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那些一楼读书人跟在这周公子身后捧臭脚,原来是教习之子。
而这位估计是不受城中精英待见,才与那些普通书生厮混。
韩啸摇摇头,不去管他。
陆晨不一刻便将荐书写好,钟诚接过笔,也是片刻就写好。
天道之通天聖祖 冷月如鉤
“多谢二位大人,若是有暇,韩啸再请二位饮茶。”
韩啸接过两张荐书,再次拱手。
听到喝茶,两人顿时眼睛一亮。
“茶叶可不能比这次的差。”钟诚乐呵呵道。
“那是自然。”韩啸笑着点头:“刚好城中还有一位好茶之客,可以一同品茶。”
陆晨和钟诚相互看一眼。
别看韩啸年轻,但现在起码已经是七品官。
甜心俏後媽 小疼
还是世家子弟。
能被他当面提出是好茶之客,还要一同喝茶的,身份绝对不凡。
王爺救命:王妃太彪悍 八翼
甚至,那位身份,在城中还很显赫。
这是要投桃报李,为他们引荐一下?
“哈哈,刚才听你评点,显然也是此道中人,”陆晨笑着道:“那可要选一个好地方,我看城外的落霞山不错。”
定下时间,陆晨笑着看行钟诚。
钟诚恍然的点点头道:“下旬我休沐,刚好有空。”
下旬,落霞山,岂不是城中精英聚会之期?
果然,钟诚向着韩啸道:“刚好,城中的年轻人聚会,请我安排评审,还缺几个名额,你算一个,再问问那位茶友可愿一起。”
精英聚会的评审?
韩啸有些愣神。
“放心,不过是吃吃喝喝,随意吹捧几句,凭你刚才补上的那两句诗文,水平足够了。”
陆晨不以为然的摆摆手,然后站起身道:“今日尽兴,走了,走了。”
三人收拾停当,便往楼下走去。
陆晨和钟诚在前,韩啸在后。
“陆大人,钟大人?”
陆晨和钟诚刚下到二楼,便听到有人唤。
“咦,徐兄,你在这刚好。”陆晨看到二楼站着的许志诚,回身招手道:“韩啸,徐兄为你写荐书了吗?”
韩啸!
许志诚楞楞的看着韩啸走下楼梯,心中翻起巨浪!
怎么会是韩啸!
韩啸,竟是从三楼走下!
而且还是和陆晨钟诚一起走下。
他之前虽然是陆晨下属,可现在人家已经是六品长吏,没想到这交情还在。
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钟诚可是掌管官员调度的选司啊!
“许四叔,何时有空,帮我写一份荐书,推荐我入书院可好?”韩啸上前几步,向着许志诚一拱手道。
“现在便写就是,”钟诚不客气的伸手一指许志诚身后房间道:“里面没有什么贵客吧?”
他是六品选司,在这昌宁府已经排的上号。
许志诚不过是八品,与他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所以说话也无须顾忌。
再说,二楼雅间,能有什么贵客?
许志诚颇有些尴尬道:“今日是推官大人设宴,还有华管学。”
推官和管学都是七品。
“那正好,让他们都给你写一份荐书,到时候我看你拿了这些荐书去书院,宋老学究什么表情。”钟诚转首冲着韩啸一笑,大步走入二楼的雅间。
陆晨笑了笑,拍一下韩啸肩膀,跟了进去。
许志诚茫然不知所以的看向韩啸。
“四叔,要不,我们也进去?”
韩啸面带微笑,看着许志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