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其他小說

pfkz3都市异能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起點-第一百零四章 吳胖子加入看書-t84pw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一夜无话,由于净化网络,相应国家号召,此处省略数万字,总之终于和胜男办成了人生大事,过程那叫一个惊天动地,可歌可泣,山崩地裂,天翻地覆、感天动地……
第二天一早,胜男像个小媳妇似的,愣是不敢出房间门。
我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耀阳向我竖起了大拇指说道:“一晚上没消停啊!我住那边都听到了!”
我瞪了他一眼骂道:“一边待着去!注意下自己的身份,这话也说得出口啊?”
耀阳嬉笑道:“我说咱家养的那只猫呢!不然你以为呢?”说完,自己偷着乐。
我妈走了出来,拿着一箱子请帖吩咐道:“今天把你们公司的请帖都发了啊!”
我啊了一声,为难道:“妈啊,我们公司几万人呢,请这个,不请那个的,怎么发啊?”
總裁的騙婚小新娘
我妈不以为然地说道:“那我管不着,这些人都是宝儿和你廖哥帮忙统计出来的,说这些人都必须请的,剩下的人,我叫你看看,你又懒得看,我有什么办法?”
家有狐仙在閉關
我无奈地将箱子搬上了车,和耀阳说道:“你今天是不是回东莞啊?可得盯紧点啊,那边的工期不能再拖了!”
耀阳嗯了一声道:“知道了,又得多花多少钱啊?对了,问你个事,你说到时候,咱们能不能买下几间店啊?我想把正街的一排都盘下来,租个行,卖也行,自己做点生意也行!这可是长期饭票啊!”
我想了想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这是你不能出面,找个信得过的人,不是咱们公司的人,预售开始,就先订下来几套。”
耀阳犹豫了下说道:“那就只有爸妈和胜男了!”
我摇着头说道:“爸妈肯定是不行了,年纪大了,胜男名下也不能太多物业啊!你再想想,要不薛琪也可以!”
嫡子身份——許一世盛世江山 南枝
耀阳低着头说道:“薛琪肯定是不行了!她要走了!”
夜間恐怖故事集
我愣了一下问道:“走?走去哪儿啊?”
耀阳答道:“调到国外去了,她自己申请去英国海外事业部了!听说已经批了ꓹ 下个月就走了!”
我啊了一声道:“你怎么搞的?这么好的女孩子,你就这么放过了啊?脾气好ꓹ 长相好,哪样配不上你啊?”
耀阳无奈地说道:“是我配不上人家啊?我结过婚,还带着个孩子ꓹ 事业也是一事无成,怎么和人家比啊?”
我撇了撇嘴道:“你的自信都让狗吃了啊?婚姻必须相配吗?我说过多少次了?我和胜男那会儿ꓹ 你不还是看不上我,觉得我和胜男一个天上ꓹ 一个地下的ꓹ 现在我们不也修成正果了,你现在可比我那会儿强多了。至少,你比我有钱多了,大小也是酒家老板,万众股东啊!你啊,就是……不愿意说你,敏姐都走那么久了ꓹ 是不是该开始新的生活了啊?你要是一直活在阴影了,这辈子都不可能找到自己的幸福ꓹ 你自己也一辈子不会快乐ꓹ 还有小歪呢?他也需要个妈妈ꓹ 他太小啊ꓹ 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该为他想想啊!两个人最重要的就是喜欢对方ꓹ 爱对方ꓹ 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耀阳切了一声道:“厉害了ꓹ 巴闭啦!结婚了,有证了ꓹ 就会教育人了,是不?比谁都会说!我知道了,我会自己考虑清楚的!”
重生之最強王爺 海天升明月
我呸了一声道:“等你考虑清楚,人家都嫁人了!完犊子,没点出息!”
耀阳呦呵了一声道:“没完了,越骂越来劲儿是吧?皮痒了吧?”说完,就撸胳膊挽袖子。
我一溜烟儿开着车跑了。
到了公司,我这个为难啊,想来想去地找来了老黄太太,说道:“黄姨啊,你说我这请帖怎么发啊?全公司这么多人,我怎么发请帖啊?那些没收到的,不得恨死我啊?”
老黄太太一笑道:“你啊,没经验!”
我哭着脸说道:“这玩意,不是二婚的,都没经验!”
老黄太太笑着说道:“也是啊!这样吧,给我,我来发。管理人员该发的,你肯定的发,剩下的公司人员,和你有过较多接触的,你得发,其他的,等结婚完事儿了,你发点糖就是了!不然,顺的哥情失嫂意,怎么都得得罪人!”
我夸奖道:“家有一老,若有一宝啊!就这么定了!”
我去金融部的时候,他们正在开会,我就坐在一边,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何子君正在黑板上写写画画,我是真没看明白,一只手搭在我肩上,递给我一杯咖啡问道:“听得懂吗?”
公司里很少有人这么和我说话,我回头看一眼骂道:“死胖子,你怎么跑这儿来了?不是介绍陆萍给你认识了吗?还不回去卖你的马桶?”
吴胖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看了看台上的何子君,正望向我们两个。
我急忙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管我们。
何子君只有继续讲道:“刚刚我说到了,基金对话率的问题,没有任何一家成熟的基金会只针对散户买卖,也不会针对市场大鳄,都是随机的,他们发行基金的主要目的是筹措资金,但是多半是无针对性客户的!这一点大家要记清楚!下面,大家将最近一个星期的买卖合同,大概和我说一声!”
然后看了看我这边说道:“吴经理,你上来一下,和我一起听!”
吴胖子理了理蓬松的头发,理了理短小的西服,挺着个大肚子,大摇大摆地走了上去。
听过一轮汇报后,何子君没开口,吴胖子就先率先说道:“小王,对于何氏股票的掌控很好,但不要大量实多,不是看到利好就做长多!”
讲的是头头是道,听得我是云里雾里,最后总结到,何氏和卫华集团的股票,要小批量入手,该放的就放,该收的就收,别一味地只进不出,或者是只出不进。
我最后总算听明白了点,就是要小量,不被人发掘收购卫华集团和何氏的股票。
会开完,我问何子君道:“这吴胖子怎么在这儿啊?怎么就让敌人,打进我军内部了啊?”
何子君显然不太适应我的这种玩笑,愣了一下,马上解释道:“我们是一个大学毕业的,他也是学金融的,对于金融财经非常的熟悉,我也是想找个信得过的人帮我,吴胖子点子多,还机灵。所以,也没和你请示,就将他拉进我们金融部了。”
被偷走的那五年
我摆着手说道:“没事,我没怪你,你选什么人不用和我说,人事权在你手上,你自己定就行了!”
然后转向吴胖子问道:“你跑我这儿来了,你马桶的生意怎么办啊?”
吴胖子憨憨地答道:“没事啊,家里有人照看着呢,都上正轨了,根本就不需要我在。还是你这里好啊,大公司就是不一样,我早就羡慕那种白领一族了,穿着西服,拎着包,一天匆匆忙忙的,一副干翻整个世界的模样。”
我白了他一眼问道:“我交给你们的课题怎么样了?”
何子君还答话,吴胖子抢着说道:“什么课题啊?你就直说要收购何氏和卫华集团就是了!”
梵音邪針 劉建良
驚天動地–黃金大劫案 天涯有古人
我低声说道:“你把嘴给我闭上,谁说我要收购他们了?咱们有那个实力吗?”
吴胖子不以为然地说道:“实力肯定是不行,但也不是没方法解决的。我仔细研究了一下,卫华集团的股票走势,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每个月都有利好消息出来之前,就有人多手吸入,之后就疯狂出货,如果是一次两次还说得过去,但如此反复,就让人不免联想翩翩了!买空坐空的嫌疑很重啊!这卫华的股票不扎实,我觉得咱们的慎重一些啊!”
我双手环胸,看了看吴胖子说道:“你先调查下,卫华集团下面最赚钱的几个公司,是不是有实打实的赚钱项目,还是光靠吹的!”
吴胖子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何子君开口道:“还有我们发现,何氏集团的财务简直是一团糟,就靠着几个医药公司在死撑着,他们公司收购回来的项目,多半都是赔钱的,我觉得他们真早就该把他们的投资经理给炒了。你们看,何氏集团最近收购的几个项目,惠州西区城市广场,这楼盘烂尾了几年了,一直没人敢接手,他们胆子是真不小心,8000万收购了回来,到现在还没开工,这块地有问题的,根本就没有售楼许可证,谁收谁赔!还有深圳东郊森林公园,这算是个什么项目啊?就圈了一个围挡,三年都没开工,不用想都知道,肯定不止是资金方面的问题了,他们也接收了。像这样的项目,还有很多,而且这些项目还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前期都是卫华集团开发的!你们觉得,何氏集团有没点为卫华集团做清道夫的意思啊?”
吴胖子哦了一声道:“你这么一说,还真的很有可能啊!卫华集团这边圈一笔钱,就是不投资,之后项目搁置了,就开始拍卖,何氏再买回来,能转手就转手,转手不了的就砸手里,最后申请破产就行了!卫华集团把钱却早已经赚到手了!”
何子君愤愤地说道:“这也太黑心了吧,到最后这些烂尾楼谁来收尾,还不是老百姓!”
我嗯了一声道:“所以啊,咱们要替天行道,打掉这只老虎!不单止要给它拔毛,还要打得他满地找牙!”
吴胖子不解地问道:“那也不用收购他们啊,劳民伤财的,还得不到一点好处,他们不是正巴不得的出手呢吗?”
“自然不能让他们待价而沽,一定要逼他们仓促出手!”莫柯说着话,从外面走了进来。
吴胖子不怕我,可是见了莫柯,就有一种莫名的局促感,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
型世言
撒旦點心,太誘人 憶昔顏
莫柯接着说道:“控制董事会,把他们那些蛀虫清走,重新整合,卫华集团还是有前景的,可以投资的!文旅业必定是这几年最火,最赚钱的行业之一,咱们没理由不涉及一下的!”
我笑着说道:“你胃口不小啊!比我想得还长远!既然话都说到这儿了,那咱们就好好计划一下,看看怎么拿下卫华集团?”
吴胖子摇晃着大脑袋说道:“依我看,其实也不难,先拿下何氏集团,何氏集团应该就是卫华集团的清道夫,卫华集团的所有烂尾工程,甩不掉的烂账,全部都撇给了何氏,一旦咱们掌握了何氏集团,把所有的烂账都撇清了,卫华集团还不是一个脑袋两个大啊?就这些烂账就能拖垮他们,咱们根本就不需要做什么了!”
何子君摇着头说道:“可何氏集团怎么可能让咱们来掌控,收购它,咱们风险太大,他们早就巴不得出手了,一旦操作不当,最后烂账全到了咱们手上,人家拍拍屁股,算钱走人,咱们可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再说了,何氏集团肯定和卫华集团有着扯不清的关系在里面,一旦何氏集团出现任何的风吹草动,卫华集团肯定闻风而动了,早早和何氏集团撇清关系,咱们再收个烂摊子回来,根本就不可行!”
吴胖子辩解道:“你那明目张胆的动作,肯定是不行啊!你得暗中操作!何氏集团现在本来就内忧外患的,一个华西就搞得他们鸡飞狗跳的,一堆官司等着他们打呢,救华西他们就得搭进去,不救华西,他们最赚钱得摇钱树就没了!之前,他们不是一直想拆分华西下面的几个公司,单独出售吗?除了他们的建筑公司,还值点钱,其他公司根本就无人问津。本来华西药业一直是最赚钱的,可惜官司不断,现在也成了鸡肋,没人敢要。华西垮了,何氏就失去了一半的江山,剩下一半的餐饮业,也不见得做的多好。就我知道的,何氏炸鸡店,一年就亏几个亿出去,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经营的,就这样,还在不断地开加盟店呢!”
莫柯高深地说道:“你们总结一下,就知道他们的整个产业链是怎么回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