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opcjr精品小說 月夜絕唱-第十章 邪惡的邀請展示-a5hmm

月夜絕唱
小說推薦月夜絕唱
紫陌深吸了一口气,柔意绵绵的紫眸里流露出一点点闪烁的星光,声音清柔而舒缓道:“落霞,我想生生世世地守护着你。哪怕海枯石烂,我也要紧紧地抱着你直到天荒地老……”
紫陌紧张地关注着她脸上的神情,说出这句话后,依稀可见淡淡的绯红在她透白的雪肤上若隐若现,宛如一朵曼妙含羞的睡莲,仙衣飘飘,轻尘的衣裙衬托出她的冰肌玉骨,雪颜如新月清晕。那清淡飘逸之外,还带了一种朦胧美的魅惑。
“星君,其实我……”羞怯的眼眸低敛着,声音极慢极小,听得紫陌的心像是被悬在高空的彩虹上,紧张的眼眸里点缀着期翼的亮光。
只是在这节骨眼上,外界一阵波动的仙气惊到了月幽之境内的两个人。
“谁!”紫陌冷声喝道,足以冰封千里的肃杀。看到一个青袂身影,幽沉的脸才稍稍缓和,俊眉紧蹙,手一挥,月幽之境外的结界才破开一道碎痕。
这是他早早之前在月幽之境布下的神光结界,除非达到终极紫阶,否则休想强行闯入!
落霞借机挣脱了紫陌的怀抱,“倏——”地一闪躲在泉水后,慢慢平复着狂乱的心,借着清凉的泉水敷面解热,心境开始慢慢归于冷静清淡。
“主上!”青袂黑影单膝跪地,感觉到一股寒冷彻骨的肃杀,身影不由地微微晃动。星君大人,今天这是怎么了?
“说!”暴厉的一声冷喝,宣示着某人目前心情极度不爽。
煉魔成道
“轮回海那边出事了……”青袂黑影说到此,偷偷看了不远处藏匿的某个身影,欲言又止。
紫陌凌厉的寒光逼视着他的眼神,意思是无妨,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青袂身影又轻轻地晃动了,在以往传讯中,主上可从来没有那么信任地将机密袒露在人前。
仇嫁 朱七慕九
今天果然很邪,他在心底里抹了一把汗,继续道:“轮回海今晚突然发出一道神奇的绿光,转瞬即逝。属下和几个兄弟去探查的时候,发现了……”
说到这里,清冷的冰之蓝眸静静地对上了眼前的青袂身影。
感觉到身上的寒冷气势又加重了一层,这个可怜的青袂影探都快被压得透不过气了:“发现……原来是,神树桫椤千年结果。但离奇的是,盛开了并蒂花却只发现了一颗梭罗果。”紫陌的势力到底还是要比天皇要强。
絕品狂醫
而影探说到这里,清冷蓝眸的人偷偷地呼出一口气。这一个极其细微的动作,可还是让紫陌觉察到了,眼睛微微一眯,眼底划过一丝不可察觉的幽光,随即恢复如常。
“除了神秘消失的梭罗果,还有什么发现?”话里带着冰冷的凝重。
“那位好像有觉醒的迹象……”话到这里戛然而止,影探被紫陌用眼神制止了,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
“你速回寂玄宫,将此事告诉青袂七仙。就说我马上回去,让他们先召集对策!”
“是!”青袂沉声应诺,一眨眼就消失在原地了。
一想到这件事,引发的牵连,甚至很有可能与她有关。紫陌的眉是越纠越紧,不由得抬手扶额道:“有件棘手的事正等着我处理,可能要回寂玄宫一趟了……”
“哦。”落霞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中,只是平平淡淡地应了一声。
雪刃之偵察兵的故事
紫大美男听到这一个字,冷了脸,几步走到她跟前,静静地问道:“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一想到她刚才还未说完的话,就想将那突如其来的家伙挫骨扬灰……
在寂玄宫上方御风前行的某可怜青袂影探彻底打了个寒颤。
落霞望着他深沉炽烈的目光,冰之蓝眸狡黠地闪了闪,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幽幽地响起:“你是要我还你衣服么?”
随后,慢条斯理地解下了他给她穿上的紫袍。
紫陌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真想狠狠惩罚一下她,望着那双无辜的秋水明眸,还是压下了怒意:“到底该拿你怎么办!”话里满是无奈的叹息,随即恶狠狠地掐了一下她粉嫩莹润的脸颊。
落霞被掐后捂着脸,眼眸朦胧着水雾,委屈地呼痛:“啊!你不是说好要保护我,出尔反尔的家伙!”
至尊少年王 飛舞激揚
紫陌挑了挑眉,她既然记着这句话。不错,有进步。原本还恼怒着的心稍稍变得心悦畅意,他邪邪一笑,挑眉看着她:“好,你要信守承诺还我衣服是吧!怎么借的怎么还!”
怎么借的怎么还?
落霞一愣,不带这样不讲理吧。借?不是他强硬地给披上的么?
在某人强大的气场和期冀的眼神注视里,落霞轻轻将衣服给他穿回去了,纤长素白的手指在紫袍上优雅地翻飞着,很快就给他穿戴好了,但还是暗自腹诽一句:霸道的家伙!
“星君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我要休息了,慢走不送!”落霞挥挥手,正准备离开,哪料到腰际被他一揽,紧紧地抱住了,“星君,你!”气急败坏的她还没来得及说句话,唇上便犹如被清风莹露般轻盈一触,淡淡的晗灵冰露萦绕在周围,暖暖地就沦陷入了甜蜜。
嬌妻重生·老公別亂來! 青城山下黑素貞
超級右腦
“好好休息吧……”缥缈的话音低低地响在耳边。随后紫色身影便瞬间就消失在这个泛着***的夜晚。
“紫陌,你!”说时迟那时快,落霞幻化出的冰刺已闪过一道幽蓝的光,直追那道紫色身影而去。
这个该死的紫陌竟然……!心底里暗暗把这道紫色身影凌迟又处死,处死又凌迟,将他反复剐了上千遍。
可是为什么气愤至极,还会有一丝丝的甜蜜在心里呢?
不可能!一定是今天心魂不宁的缘故,抱定这样的想法转身就进了月幽宫……
经过如此一遭,饶是落霞如何淡定,心思再也冷静不下来了。
躺在床上,思前想后今夜发生的种种,先是紫陌一系列让人脸红心跳的举动,再有轮回海的梭罗果之谜,还有暗指苏醒的“那位”又是谁?
莫非是禁地里……如此思虑着,更觉得睡得很不安稳。
昏昏沉沉间,便听到仙娥呼唤自己的声音。
“仙子,仙子……你醒醒”朦胧地听到几道声音在轻柔地呼唤。
“什么事?”低低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慵懒。
“陛下传召,要你速去天宫一趟,似乎出了什么事。”
落霞一听,幽闭的蓝眸瞬间睁开,有凛冽、有冰冷、有屈辱、有愤怒。最终,还是平静下来,“去吩咐一声传召的仙人,就说我随后就到。”
我的二蛋夫君
“仙子,此次是照例穿白裙么?”仙娥举着一件飘逸的仙衣问道。
“不,穿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