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ky9h7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今生只爲君凝眸 txt-69 夢裏真相熱推-al79c

今生只爲君凝眸
小說推薦今生只爲君凝眸
扣儿觉得自己好像是睡在床上,又像是漂在海上。然后,她好像就在做梦。一个奇怪的梦。
玉石雕砌的宫殿里很热闹。扣儿认得这里。她曾经来过。可是那时候很冷清。不像现在,有这么多人。有仙乐飘飘,有欢声笑语。
“小玉!小玉!”有人在叫。扣儿看见一个金冠长袍的少年,他在追逐一个头戴玉冠,身穿碧绿纱裙的少女。少女轻盈地跑着,穿过玉柱,穿过花海,跑到一重天那儿。少年突然就飞起来,一下子抱住了少女,少女咯咯地笑着。两人扑倒在圆圆的玉石台上。少年亲吻着她,少女轻轻地**着。回应他,两个人紧紧地拥在一起。扣儿红了脸。他们似乎没有看到她在这儿。扣儿低下头,忽然想起来,在那块石台上,曾经飘过几个大字:只为故人来!
扣儿怔怔地看着那石头上的一对少年。他们突然就长大了。少女的胸前,挂着一个玉圈,少年的胸前,挂着一个金锁。那个玉圈,那个金锁!扣儿再熟悉不过了,在她四十平米的公寓的墙上,就曾经有过!
少年突然回过头来。皱着眉,抿着嘴。扣儿差点惊叫起来,那不是文玺吗?那眉梢眼角,分明就是文玺!少女也生气了,甩着袖子跳下平台。她也皱着眉。还跺着脚:“我喜欢他!我在风里看见他的!我就是喜欢他!”少年跳下来,满脸都是怒气,他忽然抓住了少女,搂着她,狠狠地吻她。少女挣扎着。猛地跳开了。大叫着:“我差一点就在死在人间,是他救了我!我欠他一个情!我要还他!”
少年的脸胀得通红。突然怒发冲冠:“我也可以为你死!你叫我死我就和你一起死,你要我活我就陪你活!我就是容不得别人沾染你!你从头到脚都是我的!谁也不能拿走!”
少女呆了一呆。看着他。忽然软下来。走到他身边抱紧他。少年还在生气,身子发着抖。少女轻轻地亲他,轻轻地笑:“要不,我们来打一个赌,好不好?”
“什么赌?”少年看着她。
突然有个老婆婆进来了。扣儿看着她。她认识她,她在车站撞了她,然后她就买了一盆吊兰给她!
“属下见过金主和玉主。”老婆婆行着礼,脸上慈祥地笑着。少女就走过去,看着她:“婆婆,我要的花儿,你找到了?”老婆婆笑得脸更皱了,她的手里,突然就多了一盆花儿。扣儿差一点叫起来,那是一盆吊兰!一盆会变颜色的吊兰。一会儿是绿色,一会儿是金色!
602噬人公寓 無意歸
少女接过了吊兰,起到少年的面前,满脸都是明媚的笑:“这盆花儿,我最喜欢了。绿色的时候是我,金色的时候是你!”少年看着花儿,撇着嘴:“我不要当花儿,如果一定要当,我宁愿让花儿变成金色的衣服,穿在你的身上,暖着你的人,贴着你的身!”
少女轻轻地笑了,眼波流转:“你贫嘴得很。”又微微地笑:“我们还要赌吗?”少年看着她,满眼都是纵容与爱意:“赌什么?”
少女将花儿放下,向空中扬声高叫:“一之!”
一之?扣儿歪了一歪,用手扶着柱子,差点儿倒下来。他怎么会在这里?
从天空中飞下一个黑衣的少年。静静的,孤傲地站着。无视金冠少年喷火一般的怒视。
少女走过去,亲热地拉起他的手:“金玺,他就是我上一次在人间时救我的人!我好可怜,从小就是残废,是他收留了,每天都抱着我!从小抱到大!”
極品花花公子
金玺走过去,将她从少年的身边恨恨地牵开,不看黑衣的少年,只心痛地看着少女:“小玉,你想怎么样才罢休?你还要去人间玩吗?你还要怎么样折磨我?”
少女依在他的怀里,轻轻地笑着,满眼都是纯真和向往:“我们三个人,一起去人间玩好不好?我们也像世人一样,轰轰烈烈地爱吧。”
喵!一只戴着金圈的小黑猫从大殿深处钻出来,只扑到少女的怀里。少女轻轻地笑:“唯唯,你要一起去吗?”
金玺生气地盯着少女,很是无奈,又全是包容:“你说吧,你想怎么赌?”
少女抬起头来,狡黠地笑:“我想赌你们谁先爱上我!”
金玺深深地叹气,冷冷地看一眼黑衣少年,又看着面前的少女:“我陪你赌,但是,”他指着黑衣少年:“他不许碰你!如果他碰你,我让他受千刀万剐之苦!只要你想起他,他就要被那想念一刀一刀的割!”他的眼中凝起一些暴戾:“玉儿是我的,谁也不能碰,朴一之,你若敢越雷池一步,我就叫金玉全焚,这世上,从此无金无玉!”
仙緣
“金玺!”少女拉着他,“你不要这么生气!只是一个赌啊!”
花瓣愛情
少年紧紧地拥着她:“我想玩我就陪你玩。玩完这一次,你再也不能这样!”
少女在他的怀里连连地点头。忽然挣开来,回身向着黑衣的少年轻笑,走到他的面前,在他的腮上轻轻一吻。
妖孽丞相的寵妻
“小玉!”金冠的少年暴怒地叫。
少女回过头来做着鬼脸笑:“只是友好而已,你好多心!”说着又想了一想,伸出一个手指来:“我们刻一组玉雕来纪念吧。纪念今天这个不同寻常的赌!”她的手指处,突然凭空的就多出来四个玉雕。正是扣儿曾经见过的那四组玉雕。三个人,一只小黑猫。
“金玺,我们现在就要开始吗?”少女轻轻地笑。金冠的少年恨恨地盯着黑衣少年, 看他淡然孤傲的笑起来,心头更加的愤怒,猛然击出一掌,打在黑衣少年玉雕的肩膀上。咔嚓一声,半个肩膀立刻碎裂。“朴一之,你敢碰她一下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