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icogu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問丹朱討論-第四百一十章 望來推薦-h35nt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皇帝生病的消息朝堂没有隐瞒,消息或者快或者慢的散开了。
西京郊外一条村路上,一中年文士撑着一只芭蕉叶,骑着一头小驴得得前行,看到他过来,田地里玩耍的孩童们高兴的围过来喊“袁大夫。”
元末之雄霸天下
袁大夫将手里的芭蕉叶扔给孩子们,孩童们抢着举起恍若一杆大旗散去嬉闹。
进了村落,袁大夫让小驴自玩耍,自己走到陈家的院门前,门随意的半开着,里面传来小童咯咯的笑声。
婢女小蝶放慢了脚步,让小童跌跌撞撞的抓住自己:“公子太厉害啦。”
她笑着将小童抱起来,再抬头看到门外站着的文士,笑容更大了。
“袁大夫来了。”
陈丹妍从隔壁院落走来,看到袁大夫对小童一番查看,然后拍拍小童的肩头:“小元长的结结实实,玩去吧。”
小蝶抱着小童退开了,陈丹妍请袁大夫在院子里坐下,莞尔一笑:“见到袁大夫来真是又高兴又忐忑。”
因为他来多数是为了传达京城陈丹朱的消息。
对于陈家来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啊。
袁大夫苦笑:“大小姐说对了,这次还真不是好消息。”
皇帝病了,陷入昏迷,而丹朱小姐又成了罪魁祸首。
重生之微雨雙飛 夏染雪
听完袁大夫的讲述,陈丹妍无奈的叹口气:“这也没办法,既然是有人筹谋算计,丹朱她不管怎么样都逃不过的,袁先生,陛下这次会怎么样?”
“陛下这次病的蹊跷,是被人有目的的陷害。”袁大夫低声说,“目前来看这目的倒也不是为了六殿下和丹朱小姐。”
陈丹妍稍微松口气,又轻轻一笑:“那我们丹朱,真要跟六殿下成亲了?”
袁大夫笑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我们殿下并不是那种需要委曲求全的人,违背自己心意的事不会去做。”
这就是表明六殿下是真心实意对丹朱有意了?陈丹妍想了想:“虽然丹朱现在做的事都出乎我的意料,但有一点我也可以确定,她做的事都是自己想要的。”
袁大夫哈哈笑了,举起桌上的茶杯:“真是太可惜了,本来按照六殿下的安排,不久之后我们就能一起喝一杯了。”
陈丹妍端起茶杯与他轻轻一碰:“那就先祝福他们能度过这次难关。”
袁大夫再次大笑ꓹ 将茶一饮而尽。
一直到走出了村子,口中还有茶水的香甜。
跟有些人说话就是这么令人愉悦。
小驴嚼着不知从哪家偷来的青瓜ꓹ 也很愉悦的得得前行在蜿蜒的田间村路上。
庄家茂密的田间传来孩童们的喊叫“抓住他!”“他们要跑了!”
童声稚嫩,但其间也夹杂着苍老的喊声“从东边围过去!”
袁大夫抬眼循声看去,见田地里有几个孩童在跑ꓹ 田埂上站着一短褐的老人,一手握着锄头ꓹ 一手举着芭蕉叶,正将芭蕉叶挥动如大旗ꓹ 指挥者那几个孩童向远处跑去。
远处则有另一个矮小老人ꓹ 带着七八个孩童,发出大呼小叫。
老老小小玩的很开心啊。
袁大夫再次一笑,轻催小驴快步离开了。
皇帝生病的消息还没有传到西京的民众耳内,西京依旧如常城门繁华,进进出出络绎不绝,有普通民众有四面八方来的商贩,袁大夫走到城门前时ꓹ 竟然还看到了一队西凉人,陪同他们的有官员和兵马ꓹ 城门因此有一些拥堵ꓹ 民众们暂时被拦在后方。
“这是西凉的官员。”袁大夫认出衣着ꓹ 好奇的问旁边的路人们ꓹ “西凉人来做什么?”
当年大夏立朝之初与西凉几场大战,最终以西凉王俯首称臣结束ꓹ 双方虽然没有再起征战ꓹ 但来往也并不密切。
此时也不是过年也不是皇帝大寿。
“是三位皇子封王啊。”路人高兴的说ꓹ 指着队列中的几辆车,“说是给三位亲王封王和成亲的大礼。”
原来如此ꓹ 袁大夫点点头,看着核查结束,西京的官员们引着西凉使者进城去了,城门也恢复了秩序。
袁大夫并没有直接入城,而是让小驴在路旁的茶棚外喝水,自己则走到城门外一个守卫首领身边,问:“西凉人来了多少?”
那首领低声道:“不多,只有三个官员,二十个随从,车上装的也都是西凉的奇珍异宝,看起来西凉王真是诚意满满啊。”
袁大夫点点头,再看向西凉官员们远去的背影:“只是不知道,当他们知道皇帝病了之后,是不是还诚意满满。”说罢不再多言,对首领道,“六殿下有令西京戒严。”
首领低头应声是。
……
……
西凉使者送亲王贺礼的消息以及西凉王的亲笔贺信飞快的传到了京城。
太子坐在大殿上难得露出笑脸:“这是一件喜事。”还特意传令,让在皇帝寝宫的三个亲王都来,当众宣读西凉王的贺信。
朝堂里比前几日轻松愉悦了很多。
太子很快又有些难过:“如果父皇醒着听到了该会多高兴。”
官员们和三个亲王齐声请太子节哀,又为皇帝祈福,正热闹,传来禀告周玄周侯爷来了。
追妻99次:寵妻在隔壁 顧十四
禍起人間
自从皇帝生病后,周玄就一直坐镇京营,但前几天接到消息说,周玄离开京营不知道哪里去了,朝中官员对此非常不满,先前周玄被皇帝纵容也就罢了,如今皇帝病了,周玄竟然还如此不守规矩,实在是不像话。
但太子显然也如同皇帝一般对周玄纵容,不咸不淡的让人去问周玄做什么去了,并没有喝令问罪。
现在听到周玄回来了,太子立刻高兴的宣见,不多时周玄大步而进,脸上风尘仆仆,身后跟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殿下。”他进殿就高声喊道,“我找到神医了,能治好陛下!”
…..
…..
虽然为了让太子专心政务,三个亲王轮值守着皇帝,不让太子再守着日夜不眠,但太子还是住在皇帝寝宫的侧殿,每天晚上亲自看过皇帝后,才去歇息,早上守着皇帝吃过早饭后再去上朝。
这一日天还没亮,太子就从梦中醒来了,福清听到动静立刻上前。
“殿下时候还早,您再睡会儿。”他轻声劝。
太子道:“睡不着。”起身向外走,“父皇那边怎么样?那个神医用了几次药了?”
周玄找来一个据说起死回生秘方的乡间神医,当时在朝堂官员们都质疑,那些乡野秘术什么的几乎都是骗子,但太子已经是病急乱投医了,立刻让周玄把人送过去。
大陰陽真
今天是这个神医给皇帝看病的第三天。
“那神医可说了,三幅药,两次行针。”太子接着说道,“就能让父皇好转。”
豪門緋聞:總裁寵妻無上限
福清亲自侍奉太子穿衣,无奈道:“今天就够三服药两次行针了,但要是没有好转,殿下难道还会问罪周玄?”
当然不会,太子叹气:“阿玄他连乡野神医秘术都信了,也是心神都乱了,不枉父皇这么多年宠爱疼惜他。”
廢材王爺多面妃 風道殘月心
福清道:“所以啊,殿下也不要报太大希望,让侯爷尽尽孝心,还是继续让太医院给陛下诊治吧。”
他的话没说完,外边有小太监急急的冲进来“殿下殿下,陛下好转了。”
此言一出,太子和福清都愣了下,好转了?怎么好转?
那小太监高兴的声音都裂了“陛下,睁开眼了!”
福清先回过神来“恭喜陛下,恭喜殿下。”
太子也瞬时热泪盈眶,就要往外跑,被福清及时拉住“殿下,衣服还没穿好。”催促四周的太监们“快快快。”
太子也不用大家帮忙,自己胡乱得将外袍一掩盖“先去看父皇。”就冲了出去,一群太监们急急的跟随。
脚步声踏破了皇帝寝宫的安静,太子疾步迈门槛穿走廊,蒙蒙的青光在他脸上明暗交汇。
竟然,好转了?
真的,好转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