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ybox8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劫灰傳 愛下-第二百三十三章 重歸四方相伴-mplqr

劫灰傳
小說推薦劫灰傳
云筱不管不顾众人的好奇和诘问,将宫十一找了个卧榻安置了。璇玑气结,狠狠的捏着座椅的把手咬牙道:
“你若要将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留在我宫里,那你也干脆别呆在这了!”
云筱冷着脸斜睨了她一眼,只回一句:
“你总是爱说别人是来历不明的女子。说我也罢,她可是有名有姓的。她是东方凤凰族的小姐,不知有多么尊贵。”
璇玑气恼的脸通红,心想云筱是在讽刺她身份不够尊贵么?云筱应是没有那个意思的,论起身份,她自己更加卑微了。
“哼!是了,她凤凰族的最是珍贵,我儿就不够珍贵了!”
云筱心里有气,她也很焦急,抛下魈琛先将宫十一救回来,她自己心里也愧疚的不行。教璇玑一激,她的愧疚反而化作了激愤,更大声的反驳道:
“我何时说过魈琛不珍贵了!我没有选择!”
眼见两人又要吵起来,旁人连忙上前打圆场。云筱的哥哥云筠是不知什么时候来的,他一脸和事佬的笑,用身体将两个剑拔弩张的美人分开,道:
“别吵别吵,你俩人都是妹夫最重要的女人,争来争去没有意思。现在先想想怎么救妹夫回来吧。”
云筠在云筱随着魈琛流落人间的几百年里,去到紫微垣任职,同时也时常回到群玉山,帮助西王母重建群玉山。大致的模样是有了,西边的灵力还是不平衡。他为之疲于奔命,倒也用处不大。这几百年里,他早就打算清楚了,若魈琛还有复活的希望,以他身上的息玉之力,镇守在群玉山是最好的。到那时,他好说歹说,也要将他这妹夫连同他妹妹一起骗到群玉山定居。这做法虽然对魈琛不公,但他敢确凿的说,只有这个方法是最利于天地的。群玉山没了息玉之力继续不下去,但妖界没了魈琛未必就不行。况且他又不是要他不做妖界的王了,他远在群玉山,依旧可以执政妖界嘛,虽说相对麻烦了些。
纵然他想的千般好,万般好,阴阳平衡,也是为了天地间的灾难不会有一天也降临到妖界,但魈琛愿不愿意,却还是最关键的一层。
祖城 黑瞳王
云筱也懒得同璇玑罗唣,安置好宫十一,甩了手朝外走。云筠连忙追上去,在门外拦住了妹妹。
“我和你一起去找妹夫吧!”
云筱心情不好,同哥哥说话也冷冷的:
“你不要添乱了,我找他就够麻烦的了。”
云筠嘿嘿的傻笑,斟酌着要怎么同云筱说那件事情。云筱等他等的不耐烦:
“你要没什么要紧事,我就走了。”
云筠横在她面前拦住她。道:
“有!有一件事……妹夫从那里头出来,状态定好不到哪儿去,若你同他一起留在妖界,有那位骄横的太后在,想必也休养不好……不如,你们一同去群玉山住吧?”
云筱听了他的建议,倒是歪着头好好思考了一下。犹豫的问:
“那妖界入口不是封上了么?”
云筠一下笑逐颜开,道:
“这你大可放心,区区一块大石,你哥哥倒还不放在眼里。若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进来的?”
云筱朝他轻快的笑了一笑道:
“好,那我救出魈琛,便同他一起去群玉山疗伤。”
说罢,便不再耽搁,大步朝深黑的远处走去。
……
劫灰境中还是一样的黑。没有了宫十一围在身边的魈琛,果然很快就在劫灰境中将自己弄的一身是伤。他最重的一次撞在后脑勺上,立即便昏厥了过去,直到云筱发现了他很久之后,他才醒过来。
见到昔日总一副洁净漂亮的公子哥样子的魈琛,竟然也落魄成这个样子,云筱心中也酸楚的要命。她自己未曾被劫灰魔附身,不知其控人心神的强大,是以心中对魈琛捅她那一拳的芥蒂一直也未除。直到今天见到这副样子的魈琛,她就是有气,又怎么发作呢?
云筱一面骂着“冤家”,一面将魈琛扛到背上。魈琛比她高大了不知多少,她整个人几乎都被魈琛覆盖住了。即使她脚下都不轻松,她面容上还是自在的。她背着魈琛,连劳累都是甜蜜的了。
她絮絮叨叨的同他说些话,劫灰境里除了他二人,再没有其他生灵。她轻声说话,都被远处的崖壁回声到自己的耳中,仿佛这些话都不是出自她口,而是他人说给魈琛听的。她有种秘密被保全了的感觉,况她也不相信魈琛会此时醒来,以往那些敢说的话不敢说的话,通通倒豆子一般的说了个干净。
她一点儿也不嫌话说多了口渴,背上还背着一个百来斤重的男人。她兴致勃勃的不停唠叨,似乎是因为魈琛不能同她说话吧。
“你这傻瓜,你可知道,我几乎就要死在这里头。许是你捅我的报应吧,你也险些死在这里头吧。可我现在又来背你出去,这是什么报应呢?”
云筱突然不说话了,她低头看地,看着自己的左右脚尖交替着在眼前出现。想来想去,心潮汹涌。
她倏然掉下两滴泪,一滴砸在左脚,一滴砸在右脚。她的脚尖甚至都感到了那泪的重量和滚烫。
“事到如今,我还能说爱你么?这二字太轻,而你我间的感情太重……”
絕對暴力 邊城 浪子
“真是报应!报应!我偏偏和你纠缠三生!”
她恶狠狠的说着说着,却又突然破涕为笑。
“我们经历了这么多大风大浪,不苦尽甘来,可真是相互对不起。要知道,我反而一直都觉得我们比他人要幸运多了。师父和母亲几十万年前就已结为连理,这一对夫妻,竟然分别了这么多年。我真的不敢相信,这还算什么夫妻呢?我以往还想要离开你,相信相忘于江湖,现在看来真是傻,如果不能同你相濡以沫,这天地岂不空大的紧!”
她说了许久,突然发觉魈琛一句也不回她是多么的寂寞。明知身后的人还昏迷着,她却蓦地蹦出一句:
“你也不回我一句,你说是不是嘛?”
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竟吐出那般软糯缠绵的撒娇来。不由吐了吐舌头,心里扑通扑通的跳,庆幸还好魈琛听不到。她刚庆幸了不到两秒,身后传来喑哑的声音:
“我听着呢,你说是就都是。”
云筱吓的险些把他扔下去。好在一根弦尚绷着理智,她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一定红的像烧熟了的铁。好半晌都不敢吭声。
“我说……你醒了也不说一声……”
“我就是怕你不再说下去了,我想听你说话。你多久没有这样和我说心里话了?”
“很久吗?我可记得,以前我每次同你说心里话,都得同你吵个天翻地覆才能罢休呢!”
魈琛也沉默了一下,才沉沉的道:
“往后我保证不会了……”
云筱也悻悻的用鼻音道:
“你保证不了……”
或许是魈琛要证明自己的保证,或许是他太过衰弱没有力气同云筱争执,但云筱宁愿相信她自己的原因——她的魈琛啊,此时也在同她一起享受这一刻难得的温情。
魈琛突然嗤嗤的笑起来,云筱被他笑的发毛,不知自己脸上也挂上了笑,道:
“笑什么,傻瓜!”
魈琛笑道:
“笑你这个傻瓜!”
顿了下,道:
“笑竟然是你这个傻瓜来救我出去。”
云筱经不住大倒苦水:
“哎呀!你还敢说呐!你知道我是怎么自己爬起来,又是怎么捂着肠穿肚烂的肚子逃出去的吗?”
亂世紅顏:傾城皇後 華年似風
“那可不知,你可别讲给我,我饿久了,想吃些饭。”
云筱被他气笑,索性不再讲那些故事。总之是上天有意垂怜吧,她自认自己从来也不主动行恶事,坏事怎能总找到她头上来?此次落到劫灰境中,遇到的竟是宫十一,这也许正是因果在冥冥之中写好的吧。
不过,过往多么艰难大可不必详述了,他们还有好长的未来呢,故事哪里说得完?
云筱背着魈琛,一路说着话,从劫灰境到扶风殿的路程竟变得那么短。快要靠近那座富丽堂皇的宫殿,云筱的步子越发的拖沓起来。魈琛还当是她累了,不停问着她要不要停下来休息。云筱紧抿着双唇不说话,停在扶风殿三丈外的地方,踌躇再三才问道:
“阿琛,你一定要回去继续当你的王么?妖王的位置,你做的快活么?”
她说这样的话,虽算不上司马昭之心,但也教魈琛猜了个七七八八,轻声笑道:
“我做王的兴趣,还不如我母亲浓厚呢。”
家有傻爹
云筱听了只两眼发光,但她又何尝想不到魈琛是哄她的。便讪笑道:
“那定是你傻瓜,做王多么好,难道还不能胜过布衣?”
“做王的身边都是自己不喜欢的桃红柳绿,那也没有意思。”
云筱沉默了半晌,道:
“这么没有意思,不如……不如和我一起回群玉山啊!”
“我只怕我在群玉山惹下了债,群玉山不肯要我去呢!”
云筱感动的一塌糊涂,背紧魈琛道:
“肯要,我看谁敢说不要!你想要去,我现在就带你去!”
她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实际上是她自己巴不得立即回到群玉山上去。
二人一同穿过妖界入口高高的崖壁,抬头呼吸到人间的空气的第一刻,就被温暖的阳光照在脸上。久违的阳光!
二人从来没有觉得阳光是这样的美妙,忽然感叹以往的岁月真是白活了,为那么多事情牵绊,现在想想都无稽极了。二人这次连步子都不肯急促起来,干脆慢慢的欣赏沿途的风景。他们看山看水,似乎从来没有看过人间的山水。他们花前月下,像所有人间的伉俪,谈情说爱,卿卿我我。但也有争嘴的时候,可谁家的夫妇没有吵架的时候呢?不是所有的情人都那么相敬如宾。重要的是争吵只是为了一种情趣罢了,许多厌恶争执的人是不懂的。
二人磨蹭到了群玉山,竟自在上头定居下来。两人极乐无穷,哪里知道人间发生了什么呢?他们甚至连妖界都管不上,只管着自己两人。不知多久之后,云筠回来了,还带着璇玑。她乘在遮光紧密的小车里,见到儿子后哀哀怨怨的哭了好久。她自己也知道求不回来儿子继续做妖王,气闷的不同夫妻两人说话,只是抱着闵苏在一旁逗弄着孙子。
云筠是能看到自从息玉之力回归到群玉山后的变化的,他很是欣慰,又担心璇玑当真劝动魈琛,将他再带回妖界。于是病急乱投医,连忙劝慰道:
“太后娘娘,你连孙子都抱上了,还愁妖界后继无人么?”
璇玑被点醒一般,呆呆的看了看怀中的闵苏,他正睁着一双红灿灿的大眼睛将璇玑看着,皱眉委屈道:
“祖母勒的我好痛,将闵苏放下来吧,闵苏自己会走路。”
璇玑慈爱的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低声讷讷道:
“你不像你父亲,倒有点像你爷爷……”
这次璇玑空手而还,但是她一回妖界就颁下诏书,立闵苏为太子,千年之后即位。虽不知自己儿子是否想做妖王,但他至少现在还没有反对,若他长大了后不愿意当,那他们也会尊重他的意见。所有的一切都在朝好的地方发展,每个人都做出了妥协,终于让乌云弥漫的天空有了一些光线透进。
未来的天空一定会乌云消散。
云筠回到紫微垣做北极大帝,听说他已经立了后,曾是群玉山上的莳花女,她的名字是一味药。
人類已經無法滿足吾等 星熊勇儀
曲离他们也再没有见过。连同一座山上的西王母他们都很少见到了!她一直缩在玉息宫中不出来,直到那一天,东华帝君也找到群玉山上来。他们才悚然发现西王母一直都在。是啊,这是她的山,她不在此处,还要去哪里呢?
这个问题在东华来的那天有了答案。秋日里露水遍地的清晨,云筱晨起蓦地发现群玉山上的桃花忽地都开了,她还没来得及去叫魈琛来分享这一盛景,就发现天边有一对青鸾衔着红绸而来,红绸之上款款走来一着大红喜服的郎君,俊朗硬派的模样,不是东华帝君又是谁?
魈琛从房中出来,看到这一幕也正恍恍惚惚的惊讶,云筱已经歆羡感动的一塌糊涂,挥手朝魈琛一通乱打。
“你连个像样的婚礼都还没给我呢!我母亲这都办两次了!”
东华正是来接西王母的,玉息宫里走出个人来,她正穿着大红的喜服。这两个是商量好了还是不约而同?云筱不知实情如何,但她宁愿相信自己的猜测,母亲和师父,都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天呢!
原来以往所有的问题,都能这样的解决,当初如何没有想到呢?她正自责的一塌糊涂,魈琛上前来揽住她,将自己的外衣披在她单薄的肩上:
“你哪里能预测所有的事情呢?今日的事,比要等到今日才发生的,我们今日的平和,也是多年的劫难换来。我们妖界有劫难之说,每个妖精都要经过一定数量的劫难才能超生,我们是如此,帝君和娘娘亦是如此,哪里是后悔当初就能解决的呢?”
云筱不再言语,只看着东华和西王母在天边鸾鸟搭起的红绸桥上相会。
她想,她会永远铭记住这一刻,前一刻,所有的时时刻刻,而她的人生,会搭造出更多的此时此刻。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