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玄幻小說

fwp6w優秀小說 若當來世再相見-第一章 我不要成婚!看書-323we

若當來世再相見
小說推薦若當來世再相見
“近期,我总感觉青丘有邪祟作怪,火狐,去请几位道长来。”白寒熙睁开那白色的眼眸,只要看一眼,就好似被冰冻的感觉。
“是。”说话的是一位身后梳的高高的马尾,赤红色的长发,公子模样的火狐。
火狐退下了,白寒熙走向墨肖房间,她踹门而入,直接坐到椅子上,墨肖下了一大跳,心里七上八下地想着:我的妈啊,我又犯了什么事得罪了这只老狐狸?不会是来借债的吧?还是来找茬的?
一转眼,墨肖走过来,绅士的说:“哎呀,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寒熙大姐,来,喝茶喝茶。”眼前表现地很正常,背地里害怕那一秒就被揍地死翘翘。
白寒熙早看不惯他这幅恶心的模样,就一拍桌子,茶水都摇晃的全泼了,并冷冰冰的看着他,说:“墨肖,别拍马屁了,我来不是找你的麻烦,而是需要你帮忙。”
墨肖被刚刚眼前吓呆了,就颤抖的回答:“什,什么忙,大姐你随便说,我都答应。”
“帮我买上等好的九凝丸来,我有用。”
墨肖简直快被这老狐狸坑穷了,再加上九凝丸这种昂贵的药材,那就是倾家荡产的事了。他哭丧着脸跪下来求白寒熙说:“大姐,我实在是买不起啊!您就饶了我吧!”
白寒熙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你买不起,所以所有支费都由我们青丘来付,我也不是随随便便坑人的。不过,由我们支付的钱,你日后可得还回来。”
火狐闯进来说:“大姐,道长已请来,请随我去。”
邪王獨寵:絕色醫妃逆天下
“哦?我倒要看看,这道家仙者有如何能驯服这邪祟!”说着便起身走了出去。
她走后墨肖倒舒了一口气,想:这老狐狸太狡猾了!说什么由他们出费,结果还要还回去!唉,不过走了就好。
——————————
那位老道长一看到白寒熙就连忙上去打招呼:“寒熙姑娘,你好,我是西辞道长,姑娘,你长得好生漂亮,可否……”
道长话还没说完,白寒熙从他身边走过,顿时,他就变成了一铜白色的雕像,白色的眸子向后看着,嘴上微微一笑,说道:“哦?西辞道长,竟然那么喜欢我的美貌,那我就让你动弹不得看个够。”
瞬间,一位俊俏的少年拿着剑快速移动道老道长那说:“姑娘有什么话莫要动手,说一说就行了,现在请姑娘解开我师傅的法术。”
白寒熙飞到空中,一下子她的妖气遍布满了整个大厅,她的白色眸子瞬间变成红色,说道:“你若是打得过我,我便解开你师父的法术,敢吗?”
其他弟子纷纷劝少年不要迎战:“离痕师兄,不要迎战!小心送命。”“是啊。离痕师兄,她可是当今青丘的帝姬,妖力可是上千年啊。”
白寒熙昂视着风离痕,指着他说:“还敢赴约吗?”
风离痕不服气,气的咬牙切齿,那金色的眸子仿佛带有熊熊火焰!
“要不,你娶了我四妹,我就放了你师父?”白寒熙暗暗一笑。
“姐姐,不可,虽然四妹学法术不用心,但你不要这样毁了四妹一世的幸福。”白亦冲进来阻止。
愛妃太囂張
撿個王子回家 就叫我仙姑
白寒熙眯了眯白色的眼眸说:“有何不可?这对我们青丘大有好处,三妹你不要拦我!我意已决。”说着一甩手,白亦被撞倒墙上去了。
“哎呀呀,帝姬的还是那么容易生气啊,呵呵呵,厉害。”拿一把折扇,身后披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在那里笑眯眯的拍手。
白寒熙皱了皱眉头,白色的眼帘里有一股杀气:“血族首领凌熠?前来我青丘有何事?没事速速离开!别在这里碍了老娘办正事!”
凌熠知道这老狐狸不好惹,便睁开暗红色的眼睛,不慌不忙地说道:“青丘帝姬,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要赶我走?那可由不得你!我们血族也不是好惹的!”说着发动力量,玻璃都碎了。
白寒熙知道又来了一个**烦,便对风离痕说:“小子,你答不答应娶我四妹?”
他自身是再怎么也不会答应的,可为了师傅,他说:“我……”
“我不答应!姐姐,我不嫁人!我又不喜欢他,我凭什么嫁给他!”白凌月睁大了粉紫色的眼眸。
她眼睛一红,说道:“四妹,那你的意思是——反抗?!”
白亦走过来说:“姐姐,我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让他们去解决轮回转世十项任务,如若成功,便不勉强,如若有一项没有完成,就回来完婚。怎么样?”
非要我說愛你嗎
白黎辰走进来,说道:“白亦妹妹说的是,我觉得这个方法不错,姐姐,你就让他们去吧。”
巫神紀 血紅
白凌月没有想到二哥会帮姐姐,白凌月一头冰色的头发,从小就被视为不祥之物,姐姐告诉她,她只配为青丘限量平衡的工具而已,她低下头,眼泪掉了一滴又一滴。
“我再问一遍,小子你到底娶不娶四妹?回答我!”白寒熙急了,释放出强大的妖气。
风离痕知道自己敌不过,就一口答应了。
白亦笑眯眯的说:“小兄弟这是明智的选择,不要哀伤。”
白凌月气的跑出大厅,冰色的马尾照耀在阳光下,很好看。
凌熠拍拍手说:“好戏,真是一出好戏!呵呵呵,成婚,终身大事,就这样被强迫了。真是好戏。”
“好戏?血族首领,你不要以为我不敢对你动手!说话注意点。”白寒熙白色瞳孔淡淡红色。
凌熠装成一脸抱歉地说道:“行行行,我不惹你了,我走行了吧。”
“我从你的话中发现了带有讽刺,对吧,血族首领。”白寒熙叫住他。
“不愧是青丘帝姬,藏怎么深,都听得出来,对,这是我的挑战令!”
白亦见他们要打起来,就站在中间说:“姐姐,不要伤了两派和气。”
凌熠笑眯眯地看着白亦说道:“这位小妹妹冰雪聪明,你说的对,的确不应该伤了和气,所以,我先撤兵了。”
“哼!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白寒熙眼帘透出丝丝鲜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