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現言小說

99vap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閒妻日記-第十八章 愛你,是我最美好的經歷熱推-pfnu2

閒妻日記
小說推薦閒妻日記
第十八章
白衣一笑很傾城
爱你,是我最美好的经历
黑色婚約:霸氣老公出逃妻 薇薇果兒
柳晔和李真实都住院了。柳晔没有受伤,因为李真实拼命抓住她落到二楼后,蹦极弹力绳把他们俩的身体向上拉时,拉力抵消了重力,柳晔只相当于从三米高处跌下来,而且跌到了松软的草坪上,因此,她住院只是因为受了惊吓。李真实的两个脚踝都脱臼了,但是,被送到医院当天就治好了,他继续住在医院里,只是因为柳晔在医院,他舍不得离开她。
庶女狂妃:廢材四小姐 悅影
李真实和柳晔给学校的解释是,李真实想在实验楼顶玩蹦极,柳晔劝阻他不要这么做时不慎从楼顶跌落,李真实为了救她同她一起摔下来。李真实因为在学校玩危险游戏、无视校规校纪被处以记大过处分。李真实因此成了全学校学生心目中的英雄,而且所有女生都梦寐以求他那英雄救美的赤胆柔情。甚至有几个年轻老师也为李真实有如此胆色而折服。
強婚摯愛,首長霸寵嫩妻
三个月以后,高考结束了。颐和家园里的生活重新归于了平静。这天,郑义开着他的白色现代轿车停在了郎曼家楼下,刘浩仁从副驾驶座位下来,他站在单元门口没进去。郑义没下车,他从车里探出头对刘浩仁说:“保持联系!”,刘浩仁朝郑义点点头就走进了单元门。刘浩仁回家的事只有郑义和韩月知道,自从郑义把刘浩仁送回家以后,他就一直留心看着手机,防止漏接了刘浩仁的电话。从韩月家就能看见郎曼家的窗户,韩月总是有意无意地往郎曼家的窗户张望。可是,郎曼家一直安安静静,到了晚上,十点钟就关灯了。
權力仕
夢魘奇緣
刘浩仁被关押在看守所这三个月,郎曼的精神状态从崩溃的边缘变成不停地跟三个闺蜜唠唠叨叨地诉苦,知道刘浩仁被判了缓刑后,郎曼又变得异常平静了。刘浩仁回家后,方华和韩月都不敢去打扰郎曼和刘浩仁。这时,盛美向朋友们发出了邀请:她和钟维和邀请三个闺蜜及她们的老公和孩子去盛美位于顺义的别墅野餐,庆祝钟灿以优异成绩被中国美术学院附中录取。
聚会这天,天气晴朗、微风拂面。上午时,方华、李永孝夫妇带着两个儿子,韩月和郑义夫妇带着女儿开车来到了盛美位于顺义的别墅。盛美家的别墅区位于一个大池塘边。七月正是荷花开放的季节,空气里飘着沁人心脾的花香,池塘的三分之一铺满油绿、错落、挺拔的荷叶,荷叶间隐约露出荷花的花瓣,有的粉红、有的**相间、有的白里透绿还有的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方华一家人和韩月一家人各自经历了一番挫折,现在他们置身在如画的、涤荡心灵的美景中不禁流连忘返。她们都没有急着进屋,大家都站在池塘边一边赏花一边聊天。一会儿,盛美出来迎接他们,盛美跟他们打招呼:“嘿,都来啦!进来吧,女士负责吃喝、男士负责烤。”大家笑着走近盛美家院子里。盛美走在最后,她看见一辆白色路虎车向这边驶来,盛美站住脚步望着那辆车,那果然是刘浩仁的车。很快,白色路虎车停在盛美身边,郎曼抱着一个孩子从车上下来,柳晔抱着另一个孩子下了车。盛美看到郎曼全家也如约而至,她十分高兴。刘浩仁停好车,盛美带着郎曼一家走进了别墅的院子里。盛美刚走进院子就开心地大声说:“看,谁来啦!这家人全是帅哥、美女啊!”大家一起看向郎曼一家,郑义先走到刘浩仁身边跟他握了握手,李永孝也走到刘浩仁身边跟他握了握手。方华接过柳晔怀里的那个男孩儿,对柳晔说:“去吃点东西吧!”方华用头指了一下李真实,他正在炉子边帮钟维和烤肉。李真实看见柳晔,冲她招招手示意她过去,柳晔笑了笑走了过去。
方华抱着郎曼的一个儿子、郎曼抱着另一个儿子,两个人走到凉亭里坐下。郎曼气色红润、态度温和,方华问郎曼:“你和刘浩仁没事了吧?”郎曼一边逗着怀里的儿子,一边说:“哎,过一天算一天呗。”方华想问刘浩仁跟那个情人的事和刘浩仁身上的案子,转念一想,如果郎曼想说她自己就会说,如果她不想说,一定不希望别人问。所以,方华也开始逗着自己怀里的孩子玩。一会儿,郎曼好像自言自语又好像表明自己的立场:“就算离开他,我也不会在他遭难的时候这么做!”郎曼语气平静态度冷淡。方华伸出手拍拍郎曼的胳膊安慰她,方华看见郎曼那张美丽的、总是焕发着天真无邪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无奈的神情。这时,韩月抱着女儿走了过来,方华笑着对韩月说:“呀,小美女来啦,这有帅哥两枚!”方华说完这句话,突然觉得别扭,她转移话题问韩月:“你女儿的紫癜怎么样了?”韩月说:“盛美介绍了一个老中医,她说我女儿的紫癜是特发性的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怀疑是扎预防针导致的。遗传性和过敏性紫癜很难治好,我女儿这种特发性的,应该在三岁以后,孩子的造血功能发育完全了就能自行康复。”方华和郎曼同时说:“那太好了!”方华觉得气氛有点压抑,她开始聊愉快的话题:“最近燕郊的房价涨得很快!我看咱们小区里每天都有中介公司的人领着客户来看房。”韩月有点小兴奋地说:“是啊,咱们小区现在涨到一万五一平米了,我听中介公司的人说这是成交价。”房价上涨,大家都是受益者,因此,郎曼也兴奋起来,说:“还能涨,燕郊地铁2020年就开通,地铁一开通,房价还得涨!”韩月说:“燕郊房价再涨也跟我没关系了。”方华和郎曼同时看向韩月。韩月继续说:“我家房子已经卖了。郑义在大兴订了一套两居室,比现在这套小点,不过够住就行。”郎曼说:“你这保密工作做得够好的,卖了才告诉我们。”韩月说:“我家房子刚挂到中介公司两天就卖了,现在是卖方市场,房子露头就卖。”方华若有所思地问韩月:“怎么想卖房了,没听你说过要卖房啊?”韩月说:“郑义说去律所上班不方便,北京一开会,燕郊去北京这个收费口就检查。是他想去北京住,我住哪都行,就是舍不得你们。”方华不再看韩月也不再说话,她摆弄着郎曼儿子的小脚陷入了沉思,郎曼怀里的儿子不安分地扭了起来,方华说:“你儿子是不是饿了,他啃手呢!”郎曼看了看手表,冲刘浩仁喊:“孩儿他爹,去车里把我的包拿出来,那里面有奶粉和奶瓶。”刘浩仁正在跟郑义聊天,他听见郎曼喊他取东西,刚要起身,柳晔看见刘浩仁正在跟郑义聊天,她赶紧跑过来对刘浩仁说:“我去取吧。”刘浩仁这次回来,他感觉柳晔对他又礼貌又温和,有时还很殷勤,刘浩仁觉得温暖也常常感到受宠若惊。
柳晔来到刘浩仁的路虎车边打开车门,郎曼的包放在后排座位上,那个大包鼓鼓囊囊装满了两个孩子的东西,柳晔吃力地提起包,这时,一双手从她身后伸过来轻松地接过柳晔手里的包,柳晔回头看见李真实,他不由分说地对她说:“你在这等我,咱俩一起去采点莲子?”柳晔“嗯”了一声,朝李真实笑了笑。
盛美家旁边的池塘里有一只小船,是物业公司给业主准备的、专门采莲子用的。柳晔和李真实坐在小船的两头,李真实把小船划进铺满荷叶的池塘里。柳晔从没置身在荷塘中,她兴奋地把脸凑近一朵粉白相间的荷花,闭着眼睛忘情地嗅了嗅,接着,她朝李真实开怀地笑着说:“哇呜,真香!”她的眼睛似乎不够用了,一会儿盯着荷叶上滚动的水珠出神,一会儿紧张地对李真实说:“嘘——有蜻蜓。”李真实凑近她想看看蜻蜓,她趁机把一片荷叶上的水泼了李真实一脸,李真实身体一晃差点掉进池塘里,柳晔幸灾乐祸地“哈哈哈”大笑起来。柳晔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时,李真实只是坐着出神地看着她笑。然后,他慢慢向她挪动想吻她,他越靠近她,船身越倾斜,他那边的船头已经翘了起来。柳晔用双手使劲推着李真实的胸口说:“快回去!船要翻了!”李真实抻着脖子说:“亲一下,我就回去。”柳晔盯着李真实看了一会儿,她跪起了身,把嘴唇凑近他的嘴唇,轻轻地、久久地吻了一下,吻完,柳晔刚要坐回去,李真实一把搂住她的腰,他们的鼻子贴在了一起,李真实垂着眼睛说:“我听说你接到清华的录取通知书了?”柳晔点点头,李真实抬眼看了她一眼,说:“我的分数能上的最好学校是厦门大学。”柳晔说:“那就去那。”李真实说:“我想跟你在同一个城市上大学。”李真实抬眼看着柳晔的脸。柳晔语气郑重、认真地说:“我不想让你为我做出牺牲!为了我,去念厦大!”李真实说:“我们还好吧?”柳晔笑着说:“是,我们还好。”
無上征服系統 一劍長歌
盛美和方华一直坐在池塘边的长廊里看着两个年轻人。方华看着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心里百感交集。“终于可以放他飞啦!”方华感叹:“看着他跟小女生甜蜜这心里还真有点酸溜溜的呢!”方华问盛美:“你跟李永顺怎么样了?自从李永孝回来,李永顺只露了一面就再没见人影。”盛美说:“我后天飞新西兰!”方华惊讶地说:“李永顺在新西兰呢?”盛美看着方华,点点头“嗯”了一声。“这么说,你俩还好着呢?”方华问。盛美点点头。方华迟疑一下,还是说了出来:“上次钟灿被人袭击那件事,警察不是怀疑是李永顺干的吗?”盛美说:“警察调查过他了,他没有作案动机、没有作案时间,宋庄有三个画家可以证明他当时正在和他们一起喝茶。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是他干的。他是我跟钟维和分手七年以来,唯一动心想嫁的人,我不会轻易放弃的!”方华朝盛美鼓励地点点头,说:“还要瞒着永孝和我婆婆吗?”盛美说:“可能抱个孩子回来再告诉他们,他们比较容易接受!现在还是瞒着吧。”方华和盛美会心地笑了笑。
钟灿以优异成绩考上了中国美术学院附中。盛美和钟维和给女儿钟灿准备了一个大蛋糕。钟灿给客人们读了妈妈写给她的卡片赠言,内容是这样的:
亲爱的女儿:这是你人生第一个自主选择并凭自己能力考上的学校,你有信心和能力选择属于你的路,妈妈为你骄傲!有一天,我希望你身体里流淌着我的血、心里充满我的爱去过你喜欢的生活。你是你自己的!而我将快乐着你的快乐、幸福着你的幸福。关于分离,我想说: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不必告别,因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无法分开。妈妈爱你!
开学季很快到来了,李真实飞去厦门的前一天去柳晔家找她时才知道她并没有选择清华大学,而选择了遥远的墨尔本大学。柳晔考取了墨尔本大学法学专业的全额奖学金,她现在已经身在澳大利亚了。柳晔的姥姥交给李真实一封信,李真实拿到信一直没打开。他整夜没睡,只是拿着信,他不敢看信,他怕自己发脾气或者哭。李真实没让李永孝和方华去机场送他,他一个人去了机场,一直到上了飞机,李真实才打开信,信是打印的,信的内容是介绍一种鸟——荆棘鸟。“荆棘鸟原本是产自南美的一种珍惜鸟类,因其擅长在荆棘灌木丛中觅食,其羽毛像燃烧的火焰般鲜艳而得名。荆棘鸟是自然界一种奇特的动物,它一生只唱一次歌。从离开巢穴开始,便不停执着地寻找荆棘树。当它终于如愿以偿,就把自己娇小的身体扎进一株最尖最长的荆棘上,和着血和泪放声歌唱——那凄美动人、婉转如霞的歌声使人间所有的声音刹那间黯然失色!一曲终了,荆棘鸟终于气竭命陨,以身殉歌——以一种惨烈的悲壮塑造了美丽的永恒,给人们留下一段悲怆的谜。”信的最后打印着一句话:“李真实,爱你,是我最美好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