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0ah4l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蘭斯洛羽討論-第五十八章 終章展示-vw269

蘭斯洛羽
小說推薦蘭斯洛羽
反正就一点,安逸的生活不想要,非要出去。
“不如制定一个制度吧,让它们根据自己犯的错在这儿受罚多少年,罚完之后,就去冥界报道,转世投胎去,不愿去冥界,也可以留在这儿,或者请个魔法师灭了自己也成。”兰斯洛羽淡漠的说,如果这件事和安德里亚没关系,她才不愿意多舌呢。
“好主意,你的意思是封一个炼狱之神。”苍月绯凰赞同的说道。
重生公主童話
“这方法,我得给上帝大人禀告。”如此官方的说法,自然是出自光明之子之口,当然也避不过黑暗医生的冷嘲热讽。
安德里亚直冲于狱底,解了封印,父母亲的灵魂现于他面前,让他红了眼眶。
“父亲,母亲,请受儿子一拜。”他双膝跪地,磕了头,生育之恩,无以为报。
琥珀淚:怨陵
“好孩子,快起来。”自然母亲红着眼眶扶起安德里亚,安德里亚立刻长大了,个子拔高了,眉目越发精致了,反而更可爱,像一个阳光少年。他母亲解除了他的封印。
“父亲,母亲,你们要怎么办?我有个朋友,她会重生之术……”
將府乞女 謝綺羅
“不了,孩子,我早厌倦了这里,我会和你母亲去投胎转世,重新来过。”时光守护神安德里亚的父亲说道“我们的一身修为留给你吧。”他们合力将全部修为输送给了他。
两人化作一道流光去往冥王哪儿了。
“安德里亚。”兰斯洛羽走进他,“别难过,你还有我。”她踮起脚尖,在他额间落了一吻“真讨厌,长这么高。”
他紧紧地拥抱她,像是要把她揉进血肉中“有你,真好。”他在她发间吻了吻,眸间全是难明的情愫。
他们回到了天界,上帝赐给了兰斯洛羽海神之位,金莉战神之位,(金拥有超强的战斗力)苍月绯凰生命女神的位子(木主导生命之力)米亚大地之神,墨菲炎神之位,安德里亚时空之子的称号,他不屑的撇了撇嘴,他自然知晓上帝老儿打的什么主意,给个破称号,破神的位子,不就等着以后有事好指挥他们干活嘛!他们身处于这个位子怎么好拒绝,至于光明之子得了几件宝物,黑暗之子和黑暗医生自然什么也得不到。
听说黑暗之子要娶墨菲,黑暗医生要娶死神,光明之子要娶墨菲她妈咪(哦,忘了说,光明之子找墨菲母女,不是要杀她们,而是要负责任,可见光明之子被教育的多好啊,可是不管怎么好,都是人家的,呜呜呜。)金莉要嫁给鲁卡(鲁卡认为没有什么封号,不能娶金莉,金莉一气之下,就让上帝将炼狱之神的位子给鲁卡,上帝正愁着找不到人呢,正巧就来了个不怕死的,所以两人一拍即合,鲁卡就成了炼狱之神。)
这几个人准备举行婚礼,而苍月绯凰和博尔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正热恋呢,至于兰斯洛羽和安德里亚 大家只能拿着点心看好戏,有什么办法呢,一个愿追,一个愿被追……
话说,那是一个慵懒的午后,墨菲和金莉等人听说兰斯洛羽故意避着安德里亚,八婆的她们立刻决定掺一脚,于是兰斯洛羽慵懒的午后就变成了思想教育大会。
“兰斯洛羽,你偷偷告诉我为什么不接受他,我再偷偷的告诉他去。”苍月绯凰凑到她面前好笑的问道。
兰斯洛羽惊诧的看着苍月绯凰,有这么套问题的吗?真是奇葩。
金莉拍了拍她脑袋,把苍月绯凰推到一旁去了“咱俩是不是朋友?”
你出現在我世界裏 思漪
“是”她点头。
“是朋友,就快告诉我,为毛为毛?”
汗!!!她满头黑线。
“兰斯洛羽,你快说,不然我唱歌了。”墨菲在她身后威胁道。
瞬间众人背后有股凉意,立刻大喊“不要”(忘了说,墨菲什么都好,就是唱歌让人不敢恭维。)
“洛羽,你是不是不拿我们当朋友?”那悲悲切切的嗓音一定出自于墨菲母亲之口,墨菲的母亲是个很好相处的人,所以她俩一见如故一不小心成了死党,怎么说呢,她母亲不哭的时候是一副知心姐姐的模样,一装哭的时候就是梨花带雨的我见犹怜的小模样,为何说装哭呢,因为在生死边缘死过去活过去的女子怎么可能这么脆弱。
“就是,快说。”所有人都凑上前逼视她,包括她的同胞姐姐米亚。
“好了,别闹了。”她推开众人,面上已有冷意,表明不愿再谈论了。
“洛羽,我不清楚你在闹什么别扭,我族长对你够好了,一个女人要的不就是这个嘛,你离家出走的半年,族长一直派人保护着你,甚至于日夜画你的画像,你究竟要逼他到什么地步?”金莉咄咄逼人的指责道。
千万别对她好,她会死抓住不放的,到时候,她怕他会感到窒息,感到难受,会厌恶她的,她不敢去迈出这一步,万一失去了他就失去了全部,她赌不起。
網遊之這貨不是騎士 我的長槍依在
十錦圖 蕭逸
未來教父
米亚等人不悦的想要喝止住金莉。
獨霸神域
“金莉,住口。”安德里亚迈进门槛,不悦的斥道。
“是,族长。”她行礼,退于一旁,无论她成不成神,她都是天奇人,天奇人只听命于族长。
“洛羽,我对你好,是因为我喜欢你,我并不强求你回应这份爱,我爱你,是希望你快乐,而不是成为你的烦恼,我能等,等你说爱我的那一天,不要再躲我了,我想你想的都快想疯了。”
她摸上他新生的胡渣,轻声说道“谢谢,谢谢你的喜欢。”被爱是一种奢侈的幸福,她何其幸运呀!
众人识相的离开了,只留他们俩。
“还有,叫我安,可以吗?”他卑微的祈求道,对于爱情,他早就投降了。
“好。”她点头。她都不知道,她把他折磨成这样了,“安,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她近乎喃喃道。
至于爱情长跑什么时候结束,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