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hntpq火熱小說 仙湮訣 北溟神祀-第九十六章 結局展示-ok6k9

仙湮訣
小說推薦仙湮訣
莫泽送陆霖喝了孟婆汤,目送他投身轮回池,一转身,便被眼前这名一脸阴郁的青年男子给吓得一个哆嗦。
“他还是走了。”男子咬牙切齿,不知道是恨得多,还是怨得多。
莫泽一摊手,笑得一脸奸诈:“很显然啊,这是在躲你。”
“我知道,他还是恨我,怨我。”男子握紧了拳头,发白的骨指凸出,看上去可怜又可悲。
“哟,这可是太阳从西边升起了,不一口一个本王了?”莫泽幸灾乐祸,暗自腹诽,小样儿,就你这蠢呆样子,人都跑了,还不去追!
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莫泽的心声,都帝王突然将头上的官纱取下来,扔给莫泽。
莫泽吓一跳,手忙脚乱接过来,面色很臭,口气不善:“你干嘛呀你?”
“莫泽,你是下一任的阎罗王吧?”都帝王深吸一口气,淡淡地开口,摆摆手,阻止莫泽开口,“别反驳,我看到祭域了,是那小子给你的吧,我没有行动,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若不是怕阿霖不高兴,否则你以为现在的地府能这么平静。”
“是,你大爷,你大度,你倒是做啊!你以为我怕,真是好笑。”莫泽虽然行为处事已经沉稳了很多,但是和朋友在一起,还是会原形毕露,对于都帝王,虽不算是朋友,但也是为了同一个人的事情,也算是打成一片了。
“你!”
“嘿,生气了?我说,你也太小气了,这样子的你,陆老狐狸可不会喜欢,他呀,就喜欢那种温文儒雅,能包容他,照顾他。就你这个性,啧啧啧,我看不成。”
说着,莫泽还摸着下巴,在都帝王身边转悠,那眼神真叫一个探究。唉,真是不成,长相不过关,太阴气了,一生气,脸都青了,更是不好看,脾气不成,太坏了,动不动就生气发脾气,身高,哎哟,也太高了,陆老狐狸抱着肯定不习惯。
“其实吧,我觉得就我们阎君大人很不错,和陆老狐狸关系也好,两人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莫泽一变打量着都帝王越来越铁青的脸,肠子都快笑得大跌了。
“莫泽,别岔开话题。我要去找阿霖,第九层,就拜托你了。”
说完,都帝王也不待看莫泽的反应,身形化作一缕青烟,投入轮回池。
莫泽捏着那只官纱,恨得牙痒痒,最后切齿,吐出几个字:“混蛋啊,你竟然没有喝孟婆汤!!”
手被一只柔软的小手握住,莫泽回头,惊讶道:“妖儿,你怎么回来了?哎,你怎么还带图亦来了?乖孩子,来爹爹抱!”
妖儿瞥了一眼兀自逗着宝贝儿子乐的莫泽,语气不善:“阎君走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告诉我!”
電影世界修仙傳
“你刚产下图亦,我可不敢让你情绪波动。再说,我总觉得阎君没有死。哦哦哦,不哭不哭,图亦看着是什么?”莫泽拿着都帝王的官纱,逗着怀里的孩子伸手去抓。
“怎么感觉到的?是因为阎罗之间的联系?”
莫泽“吧唧”一口亲在图亦粉嫩的脸上,逗得图亦呵呵直笑。
“说不上来,但是我觉得阎君没事,我对他有信心。对了,你和图亦来了,母后知道吗?”
妖儿白了莫泽一眼:“废话,肯定知道啊。阎君走了,宋帝王迁升了,别以为你可以瞒得住我!陆判去人间了,刚才那都帝王也跟去了,这地府,人突然没了那么多,你还不辛苦死!”
莫泽哈哈一笑,抱着妖儿就是一顿猛亲:“娘子,汝乃贤妻也!”
“死开!”
妖儿退了莫泽一把,不过脸还是红了。二人打打闹闹,然后抱着孩子回了。
人间*二十年后
一位剑士模样的少年跟在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身后,忙上忙下,又是帮忙拿着文房四宝,又是背着画卷,又是帮忙擦汗。书生很不习惯剑士的亲近,扭着头不想理他。
剑士仗着力气大,硬是拉着书生进了一家最近的酒楼。
“哎,小二,上最好的酒菜来。”剑士在进包间之前,一脸凶神恶煞,仰着头大声嚎了一声。
小二被吓得一个愣神,直到被掌柜的踢了一脚,才回神:“好,好勒!客官稍等。”
爹地來了,媽咪快跑! 五月七日
“阿霖,你喜欢吃什么?要不要试试这里的招牌菜?”剑士满脸讨好,低眉顺眼的样子,简直就像一只家养的犬。
“喝茶吗?我给你倒,来,阿霖。”
“热吗?阿霖,我去把窗户打开。”
书生皱着眉,不想理他,可是经不住剑士的软磨硬泡的凡人。怒气冲冲一拍桌面:“闭嘴,说了很多遍了,我不是你口里的那个阿霖,我叫君子凡,不叫陆霖,更不是你的阿霖!”
剑士被一阵痛斥,眼神立刻哀怨起来,但是还是固执地说道:“你就是阿霖。”
书生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跟这人说不通,真的说不通!从八岁那年认识起,这个家伙总是这样,对着自己叫别人的名字,将别人的喜好,别人的习惯强硬地安放在自己身上。尤其每次都一副被欺负的样子,让人不得不心软,真是…让人很火大。
“好好好,我是,我是。”最后,书生投降了,然后将自己往桌上一趴,“我饿了,快去看饭菜好了没有?”
“哦哦,好,我马上就去!阿霖,你等等。”
剑士忙不迭向着厨房跑了去。
书生无奈地叹气啊叹气。
剑士一路慌慌张张跑了出去,迎面和一个人撞上了。
“怎么样?伤到了吗?”
鼻子一阵酸痛,流血了,剑士捂着鼻子,凶恶的眼神向上,却对上一双更凶狠的眼神。
“无碍。”被撞的那位温文儒雅,安抚地握了握双眼凶狠的那人的手,然后,剑士看到,那些怒气全都消失了。
“嗯,走,我们换个地方用膳去。”
“好。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吧。”
两人长相相似,只不过,一个脸上是温雅的笑,一个却是冷峻的面。两人相处的环境,却出奇的和谐。那名一脸温雅的男子,还和蔼地对一脸呆滞的剑士抱歉地笑了笑。二人用长袖将手遮住,握在一起,悄然离去。
無鹽皇後
等到两人已经远去,剑士才一拍大腿,叫起来:“是罗…”
“落什么了?饭菜呢?真饿了!”书生见剑士出去这么久,还没有回来,出门一看,竟然一脸鼻血,发着呆。
凡塵仙劫
“阿霖!”剑士扑过去,紧紧抱住书生,语气哽咽,“我们会幸福的,对吗?”
大明福王 浪漫魚
书生本想推开剑士的手,再也使不上劲,胡乱嗯了一声,然后恶声恶气地问:“喂,宋棠明,快去看我们的饭菜,我真的饿了。你听。”
像是为了应景,书生的肚子传来一阵“咕噜咕噜”声。
剑士于是弹跳而起,再次蹦了起来。
看着剑士匆忙的背影,书生扯了扯嘴角,低声暗骂:“不好好治治你,又得乐上天了。”
末了,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道:“若是,你能一直陪我十世,我就跟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