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現言小說

rn1kb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拱宸渡 起點-第四十八章 離別閲讀-0s3fh

拱宸渡
小說推薦拱宸渡
张大有也有些头晕:“师傅,现在一切都好,有什么好担心的?”
吴小清也脸上发红,拿手支撑着脑袋,金九倒还是面色如常,一是他喝酒本就不怎么上头,二则是这大半年里,他也多有应酬,早就锻炼出来了。
吴老头、张大有还有吴小清三人都醉倒了,最后还是金九收拾了残局,在桌上留了字条,便自行离去。
易先生,你認錯人了! 顧念
翌日,张大有最先清醒过来,看到金九留下的字条,原来他这次回来,实际上还需要赶去南京,所以不便久留。
東方唯我不敗
张大有在心中感叹,金大哥果然不再是以前的金大哥了,不过也为他高兴,终于能施展自己的一番抱负。
吴老头醉了这一场,醒来之后,看着自己放置在床前的佛心莲,盯着那洁白无瑕的莲花瓣,久久的出神,心中忽然一片空明。
良久吴老头才起身,同时也在心中做了一个决定,他要离开灵船。
张大有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顿时大惊,六神无主道:“师傅,为什么好端端的,你要离开?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惹你生气了?”
吴小清也不解:“是啊,爷爷,你怎么突然要离开呢?”
吴老头坐在椅子上看着张大有和吴小清,轻轻一笑,然后道:“我昨日看到金九的变化,心中就颇有感触,这天下早就不是我当年看过的天下了,今早我观看佛心莲,又突然有了感悟,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花开花灭、缘聚缘散,才是正理。”
张大有一听,又想开口劝道,吴老头却一摆手,阻止了他,“先听我把话说完,如今我已经年过半百,剩下的日子也不知道有多少,什么寿比南山,那不过都是说来给人听的,我虽然当了灵船主人,一直手握重宝,但同样,也被这灵船困了大半辈子,现在大有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小清也能在旁边辅佐你,我是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了。”
吴老头说着吸了一口气,“所以我想离开这灵船,去云游四海,去看看这大好的江河,去帮助更多的人。”
张大有和吴小清听到这里,都不禁默然,没错,吴老头被灵船困了大半辈子,还险些因为心魔丧命,如今终于找回自己,可以去过自己的人生了。
张大有和吴小清心中虽然不舍,但是更希望吴老头可以快乐,而不是一辈子都死死绑在这艘灵船上。
吴老头看着张大有和吴小清神情黯然,不犹笑道:“你们为什么摆出这副表情?老头子我又不是一走就再也不回来了,要是有时我累了,肯定会回来看看你们,而且你们成亲的时候,还敢不请老头子我吗?”
张大有和吴小清一听到成亲,顿时羞红了脸,不过他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并没有反驳,秦素已经开始在张罗这事,正找人算日子呢!
翌日,天朗气清,风和日丽,正是出行的好日子。
张大有驾驶着灵船靠岸,吴老头已经背好包裹,烟杆依旧不离手,一副烟杆在手,天下我有的架势。
快穿系統:炮灰反攻之戰
“爷爷,你一定要经常回来看看我们!”
天地至聖
临近分别,吴小清还是红了眼眶,拉着吴老头的袖子,依依不舍的说道。
吴老头笑着抬手摸摸吴小清的头,“好的清儿,爷爷肯定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还有啊,如果大有敢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爷爷,爷爷回来帮你教训他!”
吴小清顿时又笑了起来,张大有抬手摸了摸脑袋,“师傅,我哪里敢欺负师妹,她不欺负我就好了。”
吴老头哈哈一笑,“清儿啊,以后在外人面前也要给大有留些面子,别把他欺负得太厉害了。”
“爷爷!”吴小清脸色羞红,跺了跺脚。
吴老头笑得更厉害了,不过他抬头看看天色,又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真的要走了。”
张大有:“师傅,路上保重!”
吴小清:“爷爷,你要经常给我们写信哦。”
吴老头笑着点点头:“好!”
说罢,吴老头转过身,便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张大有和吴小清一直站在船头,凝望着吴老头远去的背影,他的背影渐渐缩小,最后化作一道黑点,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吴小清终于忍不住趴在张大有的肩头哭了起来。
张大有拍着吴小清的肩膀,柔声安慰:“师妹,你应该为师傅高兴啊,他终于可以去看看这外面的世界了,而不是一直被困在这艘小小的船上。”
吴小清的哭声渐渐停止,她抬起头,看着张大有,抽噎道:“师兄,我也为爷爷高兴,可是他这一走,我心里就是难受啊。”
张大有听了,又将吴小清抱住,“好师妹,那你哭吧,尽情的哭吧,师傅虽然离开了,但是师兄我一直在这里,我会一直陪着你。”
萌妻來襲:邪魅總裁的小甜心 知秋
运河之上,绚丽的朝霞将河水染得金黄,一阵清风吹来,吹皱这一汪河水,水浪荡漾,波光潋滟,惊起一只水鸟。
水鸟飞渡运河,从灵船上掠过,钻进密林,追上吴老头的步伐,吴老头抬头看着这只鸟,只见它又飞向杭州城。
緋聞影後:總裁,太難纏
张家米铺前伙计们摆出米袋,生意照常兴隆;醉仙楼的姑娘们打扮得花枝招展,开始迎接新一天的客人;茶馆里说书人一边品着茶,一边酝酿新的故事……
飞鸟落在西湖上,雷峰塔的影子倒映在湖水之中,远处山寺里传来杳杳钟声,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吴小清终于不再那么难受,也停止了哭声,张大有看着她哭红的眼眶,露出心疼的表情,“瞧瞧,眼睛都哭肿了,师妹你可不能再哭了,再哭就真的成小花猫了。”
海賊王之漫漫長路
吴小清破涕为笑,抬手捶一下张大有的胸口,“师兄,你说谁是小花猫呢!”
张大有又连忙改口:“嘿嘿,我是,我是小花猫,我说我自己呢!”
两人笑成一团,手牵着手,转身走进了船里。
灵船缓缓驶离岸边,滑开水面,朝着河中而去,灵船依旧漂泊在运河之上,故事也仍然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