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0k692都市小說 神仙往事之戩梅情緣笔趣-第七十五章 梅花靈石-21e8f

神仙往事之戩梅情緣
小說推薦神仙往事之戩梅情緣
长空中的怨灵阵骤然被轰开,一道金光自其中溢出,照亮了沉沉黑幕又逐渐消失了。老君“哎呀”一声,“玉鼎,他竟然会……”这位道祖眼含泪花,用力摇晃着身边已瘫软下去的玉帝,“陛下,振作起来。你看到了吗?梅儿和杨戬自阵中出来了!我们还是有希望的,有希望的!”
重又见到了主人,哮天犬一阵欢叫。与妖兵作战的每一个人也似乎增添了力量。
被冲开的怨灵果然又凝聚了,万千条魔鬼的手臂挥舞着,来势汹汹不见丝毫退意。是的,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梅儿取出灵石,对杨戬道:“戬哥哥,请用神目给我力量!”
“好!”杨戬用力点头,将全身法力贯注于神目之上,发出一道光芒把梅儿托上了高空。
暗夜被照亮了,梅儿就在这光芒之中。手中的灵石是热的,那是母亲的温度。灵石平滑如镜,梅儿用它反射来自神目的光亮投向怨灵之心。奇迹发生了,灵石上的点点红痕在波动在流淌,它飞洒了出去,竟然可以融化怨灵。怨灵之心发出了一些躁动,伸出的手臂退回去了。师父您说的没有错,我现在明白了!母亲的血当年可以诛灭邪魔,现在自然也能够清尽恶灵。只可惜我知道得太晚了。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贅
杨戬不断用神目给梅儿增加法力,梅儿亦不断用灵石上的血滴洒向怨灵。它们真的在减少了!可是不要忘了疯癫欲狂的白云还在,他怎能任由自己苦心作下的魔界被取代。软银枪在手,重以恶浪滔天之势向梅儿刺来。
“嘡!”一杆硬挺有力的兵刃猛然将他拦住,一张坚毅执着的面容定格在他眼前。那是杨戬,手执三尖两刃刀,双臂力有千钧把白云压下云层。略显消瘦的身形却宛如一座壁垒森严的城池。
都市奇遇 深海遊龍
“你不可能过去,今日你注定失败,还是快回头吧!”便在此时,杨戬也仍希望白云能够自己清醒过来。
“哈哈哈!就算你胜了我,也不见得能清除干净这些已肆虐的恶灵。咱们拼个鱼死网破正好,接招吧!”白云的眼光中只有残杀、只有报复,妖魔又完全将他控制住了。
昏婚欲醉:專寵小小替身妻 淺鏡子
密如雨点的枪花在杨戬的头颈间缠绕,杨戬必须要稳住心神,如果稍一不留意,白云的枪尖便会穿透了他的咽喉。巧妙地一侧身,躲开乱枪的进攻,绕到白云身后俯击其脚下。即刻刀尖又反转而上,以不可想象的招式再次向对手刺出。就这样,二人你来我往大战正酣。杨戬只觉得三尖两刃刀今日平添了无限力量,为了给梅儿时间、为了师父、为了众生的存亡,他这一战都一定要获胜。
云之上,梅儿的意念里没有别的思想,她只在专注于用灵石融解怨灵。可是突然间她发现灵石上的血滴已经不多了,而满天的恶业却只被清除了一小部分。怎么办,该怎么办呢?
白云必须要杀向梅儿,其实在他的头脑中已搞不清梅儿是谁了。仿佛那只是一个象征,是必须要争夺的。自己得不到,也决不能留给他人。可杨戬一定要护住梅儿,他很明白自己在做些什么。梅儿是他的希望,是他无悔为之付出的人。他们不光要今天的胜利,他们更要明天的幸福。两种不同的思想之下,银枪与长刀在猛烈交锋着。兵器相碰、火花飞溅,某一时刻里又嘎然而止,两双凝固的眼睛在进行着力的抗衡,在决定着善与恶的生死。
最后一滴血花飞向了空中,梅儿手中的灵石已净白一片。她心焦如焚,因为眼见得怨灵们又跃跃欲试,重新摇摆着鬼魅的身影经四面八方聚来。若不加以控制,它们还是会不断再生的。师父啊,现在该如何做?您能否再给我启示。
此情此景已被下面的老君玉帝等人看在眼中,玉帝王母脸上刚刚泛起的欣喜又消退了下去。老君神情凝重,心中有一个念头。但是他有些犹豫:我该去点破她吗?
“梅儿,要坚持住!”戬哥哥的声音自耳畔传来,这宛如一声天籁,梅儿胸中多了一丝温暖,一份信心。她让自己静下来,努力思考着师父在怨灵阵中说过的话。“……武器不过是一个借助的工具,最厉害的法宝还是我们自己……”自己,我自己……梅花灵石、血滴、母亲、我……我自己!梅儿的胸口骤然间猛烈起伏开来,明白了,终于明白了!母亲的鲜血可以清除怨灵,我是她的女儿,我拥有和她一样的血液。她能够做到的,我也同样会做到!
梅儿悠然一笑,那么一切都迎刃而解了。当然她知道这代价将是怎样。不过想想师父,想想卉兰,想想更多更多的生命,这代价原也不算什么。充满博爱的法力凝化为锋芒的刀片,双双划开了左右手腕。梅儿轻扬起玉臂,将滚烫的热血一滴滴挥向天空,那身形便是世间最美的舞姿。
怨灵们发出一声哀嚎,仿佛是真正看到了自己末日的来临。这世界不该属于它们,今天光明会把每一个阴暗的角落照亮,再也不留给它们可以滋生的土壤。
老君凄然含笑,却是无比欣慰。“不愧是天之骄女,不愧是玉鼎的门徒!”玉帝一瞬间须发全白了,这是上天给自己的惩罚呀!千年前的那一幕又要重演了吗?梅儿,莫非你的出生只是预示着奉献的延续。
当梅儿下决心效仿母亲血润万物的同时,杨戬猛然心口剧痛,他马上感应到了梅儿的思想。你不可以这样做,就是要做,那个牺牲的人也应该是我!他拼力想打退白云,他必须快去阻止梅儿。可谁知心越乱手越乱,越是想冲出去,越是让白云纠缠得无法脱身。
“杨戬,梅儿此举是为了三界众生,除此再无别的办法。你不能去阻拦她!”这是老君响亮的警语,如一记沉重的铁锤猛砸在杨戬心上。他不能躲避,只有承受。泪水自双目滚滚流出,难道非要这样无可奈何地看着你流血,难道我们的团圆之梦注定又是一场虚空。
誓不為妻:全球豪娶少夫人
血液在不断外涌,梅儿已有些无力支撑了,她不得不盘膝坐下来,娇美的容貌已苍白如纸。但是,天空明亮了,黑云消退了。与众神将对战的妖兵也不能再死而复生,它们丑陋的形骸在利器的砍杀下一批批倒下去,坠入幽谷深涧化成一滩清水蒸发得无影无踪了。
梅儿看到了杨戬,用心灵在和他对话:“戬哥哥,不用难过。既然这是我命中的责任,那么作为神仙我尽到了自己的职责,我坦然,我无悔。你我千年相伴,一路走来。虽然聚少离多,苦涩重于甜蜜,但我体尝到了真爱,我要感谢你。这是人神妖鬼多少个女子所欲求不得的,我能带着这份真爱走,我没有缺憾。其实我从你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包括这最后的选择与舍弃。你是我的兄长,是我最信赖的人。我已经明白了放下小我而成就大爱,相信你一定也明白。你该是最为我感到自豪的人,你该第一个赞同我的决定。只是这会留给你一段惆怅,这是我所对不起你的。但是请你再想想我们说过的那句话,为了彼此,要好好珍重!形若灭,魂尚在;魂虽消,神亦存。我的好戬哥哥,我会在一个遥远的地方看着你,为你一直祝福下去的!”
不知道别人是否能够听到,但似乎所有人都暮然惊心,为之动容。就连白云的枪尖也忽然停顿了一下,他困惑地望着空中的梅儿,费力思索着,在自己的记忆中还有这样美好的图画吗?
杨戬紧咬下唇,强硬控制着泪水不再流出。对,你做得对!换了我也必将会做出这样的选择。这不是神仙的悲哀,这该是神仙的荣耀,这是你让我懂得的。我们虽然分开了,但在三界中又会有多少人因为你的付出而永享自在生活。看着他们的幸福,也就是我们的圆满。梅儿,好妹妹,你永远是我的骄傲、我的最爱!
不该哭,但即将痛失爱侣,心却是在淌血的。杨戬只有化悲楚作力量,猛挥起三尖两刃刀架住白云。他要守护好梅儿的最后时刻,让她完成自己的使命和心愿。
猛龍戰天下
不管白云身上的魔障有多强大,但他此时已无论如何不再是杨戬的对手了。因为杨戬的心中有爱,而他只是恨。软银枪闪着妖光,冲着杨戬前胸刺来。“啪”,三尖两刃刀向上一反,刀杆重重打在了白云肩头。白云一个摇晃,举枪飞身再攻。杨戬原地未动沉如秋水,却用刀面猛力拍到了他的后心,这回白云一下子跌落了尘埃。再一次用力爬起来,就势向前一滚,想对着杨戬的脚下出招。却只见三尖两刃刀前后翻飞,像一个旋动的车轮把白云的招式全都化解开去。如此往返了三四回,白云的手腕发麻了,没有力量了。他的肩部、胸部、腿部连连遭受重创。而杨戬却好似永远都不知道疲惫,依旧刀舞如风、声势夺人。似乎是要把心中深深的压抑全都挥洒出来。现在白云已不能对大家构成什么威胁了,他见杨戬高喊着纵身向自己举刀劈下,只得仓皇地横枪相迎。“咔嚓”一声,软银枪被从当中劈断。白云倒在了地上,尽管还在努力挣扎着,但是已经完全站不起来了。
總裁一抱好歡喜 安姿蓧
刀尖在他的面前堪堪停住,抖动了两下,还是收了回来。杨戬抬头望向长空,最后一抹恶灵已在血珠的浸染下消散了,而梅儿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透明。他飞了上去,奔向自己的心上人,想再握一次她的手,再感受一回她那变化万千的温柔。可是,终究只抓住了一缕衣带,她就这样从手中慢慢滑过,悄悄流走了。
天空泛晴了,云朵被映成了金红色,烂漫而壮观。云朵之上,只有一个寂寞的身影,在空伸着一只手,独自体味着他无尽的哀伤和怅然。
白云呆望着面前的图景,一种意想不到的力量在召唤着他,使得眼中的神情逐渐柔和了下去。蕊儿走过来,老花也终于挣脱了束缚跑到他的身边。“小公子!”这一声呼唤久违了,听上去无比亲切。在那与魔共存的日子里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眼前的黄衣人儿用柔柔的声音对他说:“回到我们当中来吧,把你心中最后那一点邪恶驱逐掉。你还是我们的白云哥哥!”
“回,我能回哪里去?”白云不知是醒是醉,言语有点落寞。“我什么都没有,没有爱情、没有友谊。我又伤了你们那么多人,谁会接受我?”
“不,你错了!你还有亲情、还有母后、还有老花,还有我!你跟三姐和戬表哥只不过是相互走入了人生中一段错误的空间。你已经看到了他们的牺牲、他们的宽厚,他们早就原谅了你,并且始终都没有放弃过你。回来吧,也许在前面还会有一段真正的缘份同你不期而遇!”蕊儿伸出了一双春笋般的玉手,白云看痴了。多么美好呀,该不该跟她去呢?
“不,不要丢下我,还是跟我在一起更好!”那妖魅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你离开我吧,我还想做回原来的自己。”白云的心声近乎于乞求。
“哼,自己,知道我为什么会选中你吗?因为你本就是魔族中人。我们本是同道的,我只是燃起了你心中固有的东西。别灰心,只要人们的私欲和贪念还在,我们还会重新获得力量,还会卷土重来的!”
“不,我绝不可能与你是同道,是我一时的邪恶之念被你带入了歧途。我曾经是那个心怀坦荡笑对天下,连飞兽都不忍射杀的白云,我还要变回去。因为善比恶的日子快乐多了,你马上离开我的身体!”
撿寶生涯 吃仙丹
隨身攜帶史前科技 求罰
“不可能了,因为我早已扎根在你的灵魂里,除非你能放弃自己的灵魂。我说过你我同为魔物,何必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呢!”
白云的头脑深处又在不断挣扎对抗,这魔的力量竟然如此顽固。他看到了蕊儿和老花期待的目光,看到了王母的自责与懊悔。想到了梅儿的献身,想到了杨戬的宽容隐忍。还有那个卉兰,还有那个甘以自己为引炸开怨灵阵的道人……种种、种种,他开始逐渐清醒,开始坚信正义的存在了。不能再让这个邪魔在自己体内存留,不能再给它机会去危害更多人。我不要做魔,我也不奢求再能成仙。哪怕只是做人、做鬼,也要做得清清白白、干干净净。不就是自己的灵魂吗,那好,你拿去。我们就一起毁灭吧!白云搜寻着,用手拿起了断落在地上的软银枪,用力一个猛刺,枪尖深扎入自己的胸口。邪魔一声垂死的哀鸣,被勇敢和善良的本性所击垮,无踪而去了。白云望着蕊儿,只对她说出了三个字:“对不起……”他不知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能否赎清曾经犯下的过错。
“白云哥哥!”蕊儿哭喊着想要去拦阻他,可却被老花伸出手挡住了。“让他去吧,只有这样才可以让恶障彻底消失掉。”“云儿!”王母也悲痛欲绝地扑过来,若不是自己的偏拗,这单纯的孩子怎么会走到今天这步。这都是苍天的报应呀!
老花跪在白云身边,搂起他,语调是少有的庄重严肃。“你们不用难过,他能这样做说明他战胜了自己,在神与魔的较量中还是我们胜了。你们知道吗?我家小公子并不是玄天老母的亲孙儿,是有一次她亲手诛灭了一对恶魔,那对恶魔留下的孩子。老夫人始终相信万物本性为善,即使是魔,勤加诱导,他也会走入正途的。我本来以为这近千年的努力都白费了,他骨子里的魔性还是无法消除。不过刚才,他能够不惜用死来脱离邪恶的控制,证明他依然拥有着善良的天性。老夫人您看到了吗?您的坚持是没错的,小公子他不是魔,他还是您的好孩子!”这段隐情,连王母都未曾听过。她忽然想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是与恩师的教诲背道而驰呢?
刚才还满目狼藉的战场现在已清净如初,妖兵们都自行消退了。经历了一场大战的人们在互相找寻着自己的亲人和伙伴。敖红、敖春、丁香姐弟三人紧紧搂在一起;小玉扑向沉香;哪吒和岂儿用力握紧了手。就连一向打闹不休的孙悟空和猪八戒此时也只在静静地互相擦去脸上的泥土。
蕊儿急切地拽来老君,要他看看白云的情况。老君摸了一下脉息,然后释怀地说:“不碍事,若是邪魔不除,说不定他真会有性命之忧。可如今他自己铲掉了心魔,待伤口愈合之后就完全没事了。”又环顾了一下大家,一个个虽疲惫已极,但好在无恙无伤,都还安好。就是……老君看到了哮天犬凄凉的表情,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云里的那个人呆若泥塑,手还在向着远方空自僵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