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yypzl火熱玄幻小說 《燕凌江山》-第三章 試探展示-r0i1k

燕凌江山
小說推薦燕凌江山
对不起,我不是个大度的人,无法宽宏大量。___燕明芷
夜里,燕明芷吹了房里的灯,将夜明珠摆在桌子中央,盯着它在夜里淡淡发出微黄的光,又渐渐变亮,如落月一般,皎洁动人,当真是宝物。
忽听院里一阵骚动,脚步纷乱,她立刻收回夜明珠,放回暗格中,点上灯。一个婆子带着四个婢女闯了进来,是闯,一进来就大骂:“大小姐丢了一串红珊瑚珠链,我们来找是哪个手不干净的偷了”,燕明芷并不阻拦,甚至一句话也不说,任她们在房间里来回搜索。
“这也太欺负人了”岳云阳刚要冲出去,却被身后一个容颜如画的男子拉住。慕凌和岳云阳一起站在一边的树下,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今日,本来是因殿下说闲来无事,出来找点事做,却撞见了这一幕。一身正义感的岳云阳,当然看不下去,但慕凌却是一副看戏的模样,盯着房间里发生的一切。
那些人哪里是搜,分明是砸。所到之处,无处不破坏。燕明芷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低头把玩着,手上一个小木棒似的小物件,饶有兴致。
一件件物品落地,噼里啪啦的杂乱声响,在房间里四处回响。女子的思绪,却无意间被这声响,带回了一年前……
一年前,在母亲忌日的当日,燕明玥也来故意找事,最终,竟砸坏了母亲留给她的唯一遗物___金凤步摇。燕明玥平日的种种欺负,她碍于父亲的面子,都隐忍在心,可是这次,燕明玥真的碰到了她的底线。她再也抑制不住心下汹涌翻滚的怒气,拔出脚下常佩的匕首,直抵燕明玥的咽喉。
而此时,大夫人却带着父亲赶了过来,大夫人抱着燕明玥,哭得像个泪人,对父亲吼道:“老爷,你真的要为了这个孽障,杀死自己的亲生女儿吗?”
那一次,父亲第一次打了她。左边面颊的灼热痛感,至今仍然记忆犹新。那时,她眼中含泪,却不曾让泪落下。她弯腰,捡起地上的金凤步摇,低垂的眸子里,看不出一丝情绪。之后,大步迈出了房门,当她的白色身影消失在燕征视线的时候,留给世界的,只是一片绝然。
燕征这才反应过来,她穿的是白衣,她捡的是念凉的金凤步摇。燕征最了解她,明芷平日素爱张扬的红色,唯有在母亲忌日的那一天,才会换上白衣。明芷一出生,便没见过母亲,这一天她是母亲的忌日,还是自己,亲口对她说的。燕征仿佛忽然明白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但那个绝然的女子已离开了燕府。
燕明芷只记得,那天,心很痛,她在街上游荡,喝了很多酒。也曾跃上房梁,对月宣泄着心中的怒气和委屈。她记得,她体力不支,摔下了房梁,她记得,迎接他的,不是冰冷的地面,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而这个怀抱,是乔羽。
燕明芷的思绪,又被拉回了,刚出府的那一天。之所以对那个怀抱,那样熟悉,是因为它曾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给过她一丝光亮和温暖。
不知何时,燕明芷的眼中,竟渐渐泛起了泪花,映着斜洒下的月光,闪闪发亮,衬得女子更加美艳动人。
岳云阳又欲上前,依旧被慕凌拉住。他望着慕凌,有些焦急的语气:“殿下,人家都哭了。”
慕凌没有答话,只怔怔的盯着前方,他知道,女子眼中的情绪并不是因为,这场骚乱。她身上所展现出来的淡漠和雍容,并不是这个小小的尚书令府,所能承下的。
“二小姐,对不住,打扰了”那几个人砸够了,准备离开。听到这句话,燕明芷稍稍回神,不着痕迹的收起眼底的情绪,又抬眼,望了一眼一片狼藉的房间问道:“没找到东西吗?”
“没有”那个婆子回答。
“真的没有了?”
“是”
“那你们砸坏我的这些东西怎么办?”燕明芷语气微杨,质问道。
“奴婢们手拙,滑了一下,毁了二小姐的东西,还望二小姐宽宏大量”领头的婆子回答着,可是这语气,怎么听着就不像道歉呢?
罌粟花開 夏傷
这群人,说来就来,说砸就砸,如今又想说走就走,把她这奕阁当成什么地方了?来是可以,砸也可以,如今砸完就想走,她不允许,谁可以?
那婆子正得意时,只见燕明芷低头,在手中的小木棒上有意无意的动了一下,房梁上不知何时落下两根三米粗的木棍,随后两个小婢女应声倒下,伏地哀嚎。
“你____”那婆子一句话没说完,又见燕明芷的手一动,房梁上又飞出了两个竹木条,异常尖利,直直的刺入另两个婢女的肩膀,刺穿的是肩胛骨,虽不致命,却是阵阵钻心的,令人窒息的疼。
燕明芷看着早已吓到腿软的婆子,莞尔一笑,道:“对不起,我也手滑了一下,另外”燕明芷说话间,又在手上的木棒上划了一下,房梁上的暗格打开,一排几十支箭,闪闪发亮,寒光直穿人心。燕明芷依旧不紧不慢的说着“我不是个大度的人,无法宽宏大量。”
風流神醫在都市
那婆子见状,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乞求“二小姐,老奴错了,老奴知道错了。”
“错?”燕明芷抬眸斜睨着她道:“不是手滑吗?何来错呢?还是说,你们是故意砸坏我这些东西”燕明芷的语气依旧温和,却给人以彻骨的凉,直穿心底,令人胆寒,瑟瑟发抖。
“老奴不敢,不敢了,不敢了”那婆子,连连磕头。
“那……这些……”燕明芷抬头扫了一眼一片杂乱的房间,对身边的乌月落说道:“月落,计价,照价赔偿”过了一会儿又道:“三倍”
“是,小姐”乌月落应了一声,开始计算,过了一会儿,抱着算盘道:“总计五十两八钱,三倍的话就是一百五十两二十四钱”
“嗯”燕明芷认真听着“本小姐大方,那24前便不要了,就陪……两百两吧”。
这话,呛得门外的岳云阳连咳两声。两百两,足够他一年的俸禄,这些人,还不得被扣掉四五年的工钱啊。看到这里,这么多年,岳云阳到第一次庆幸自家殿下的记账方式。要是他落到这位小姐手里,恐怕早被剥削得饿死了。
“好了,在本小姐还有耐心之前,立即消失。”
“是是是”听到这句话,那婆子忙答应着出门,与其说出门不如说是出逃,其余四个婢女两两搀扶着离开,在出门口时,燕二小姐的手又一动,门前的地板,出来五排钢针,足足有上百只针尖朝上,每个人的脚,怕是都要养上一两个月了。
看着这些,岳云阳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慕凌“殿下,当真与您如出一辙呀!”
慕凌也笑了下,走到院内石桌边上,悠闲的坐下。燕明芷低头关了机关,藏了小木棒,对乌月落道:“月落,清理一下”
“是”乌月落不悦的低下头,小姐虽从不让她伺候日常梳洗,可一来,也都是大活啊。
此时燕明芷方才抬头,看到院外的二人,便迎了出去,行礼道:“见过平昭王殿下,不知殿下前来所为何事?”男子一笑,道“本王今夜造访,是想见一下那绝世的夜明珠”。
“殿下雅兴,此乃宫中宝物,又怎会没见过?”燕明芷说,
慕凌微微一笑,看来,她的戒备心很强。于是开口打趣道:“皇军不让我碰他的东西,自从一年前,我打发了他一屋子瓷器开始”顿了顿,又补充道:“三千年前的瓷器”。
他的话,令燕明芷不禁笑出了声,看来,是没有办法拒绝了。燕明芷转身,看到屋内,此时已收拾得差不多,便做了个请的手势,带二人进了屋。
燕明芷走到床头去拿夜明珠,慕凌则在一边的桌子前坐下,手在桌上有规律的划过,搜索着头脑中女子刚刚收下机关的位置。
“咔__”
分身八爪魚 秒速九光年
拿到夜明珠的燕明芷,闻声心里顿时“噔”了一下,忙回头,见到慕凌手中,握着那个小木棒,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连脸色都有点发白。刚刚他看到了吗?在桌下呀,人的心思,果然缜密,缜密到可怕。
慕凌转头,看着那个脸色苍白的有些不正常的女子,轻儿一笑,润了这无声的夜,道:“小姐的机关术,果然精妙。本王佩服”
總裁的灰姑娘 婷婷仙後
燕明芷满脸的震惊,拿着装夜明珠的盒子上,钱放在桌上,强作镇定的笑道:“明芷小小拙技,不敢在殿下面前卖弄”。
“小姐说笑了,本王不懂机关术。”
此话一出,燕明芷又是一惊,不懂,那他的观察力和记忆力还真是惊人,她忙转移了话题说:“定价不是要想夜明珠吗?请。”
慕凌会意一笑,将小木棒放进桌下暗格,两个人各自转身,灭了身后的灯,坐在桌前,面对面,只隔了一颗夜明珠,发出淡淡的光,流光溢彩,卿本惊华。两双眸子,一双深邃,一双明澈。四目相对下,各自隐藏着心思。
不久,慕凌便带着岳云阳离开,出了燕府,岳云阳跟在慕凌身后不解的问:“殿下不是说今夜无事吗?咱们走这么早干嘛?不像您的风格啊。”
慕凌停下来望向他,眼中含着微微的笑,微露得意之色,道:“给她些时间”
“嗯?”
“给他些时间修改机关啊,呵呵”慕凌笑着向前走去,看到那个女子慌乱的表情,内心竟生出隐隐的胜利的喜悦之感,这封亲王之后,他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请你心情大好,目的,已经达到了。
今天,燕明芷认识了一个人,绝世容颜,危险之至。
棄妃寶典
哥哥说过,这个人,必须小心应对,是必须小心,又必须要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