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1bpju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見信如唔》-曇香蘭椅相伴-6k46f

見信如唔
小說推薦見信如唔
(一)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一声稚嫩的童声从富丽堂皇的院子中传来。明月当空,清风皓月,脉脉的晚风吹拂过院内的灼灼桃花,沸沸扬扬落成一场花雨,镌刻进那个孩子的心中。
那个小少年的身边,趴着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墨发上挽着一支精巧的昙花发簪。
婚後強寵,總裁的舊愛新歡
“你究竟是何人?”
“我啊,其实是你做的那把昙香兰椅。”
天道之宰
“妖?”
“胡说!哪有一只妖有我这般明眸皓齿?”
(二)
一劍天途 心之弈劍
朱由校到了束发年,再不是那个赏花的烂漫孩童,但他的身边,一只有一位挽着昙花发簪的女子。没有人知道那位女子的来历,只当是小皇子的贴身丫鬟。没有人知道她叫什么,因为她一只挽着一支昙花发簪,就叫她昙花。
“昙花。”朱由校坐在昙香兰椅上,正提笔描绘一幅丹青。
“嗯,怎么了?”在一边帮他研磨的昙花问。
“你究竟是什么?妖?仙?你不是叫昙花吧。”
“其实我是一只魅,叫木昙。”
(三)
如花美眷,逝水流年。转眼间,木昙已经到了碧玉年华,大宋最小的皇子朱由校也已步入政坛。
“由校,下朝了啊。”木昙坐在院子内的石凳上,有一下每一下的逗蛐蛐。
朱由校走到石凳边,放下朝帽,饮下桌上的碧螺春:“世上没有哪个妖怪,像你这般大胆。”
“可是也是你的青梅啊,那个,由校啊,你为何不坐上那把龙椅呢?”
“大逆不道!”朱由校摔碎手中的碧螺春,一直温文尔雅的他,头一次这般愤怒。
(四)
不知从何开始,小皇子朱由校身边一直形影不离的木昙,不见了踪影。
又是一年初春,桃花纷纷飘落,落在木昙的心头。她孑然一身坐在院子里,饮下一杯又一杯的烈酒。
外头,张灯结彩,鼓声震天,大红喜服的朱由校,正搀扶着那个娇滴滴的新娘子,在他们儿时嬉戏的殿堂,龙凤双烛倒影出他们拜天地的影子。
“朱由校,你为何娶我厌恶之人?呵,忘记了,你娶谁我厌恶谁……”
(五)
天下发生了两件大事:
我的地盤誰做主
第一,朱由校最大的政敌死于家中,凶手下落不明,朱由校接管刑部。
第二,一直温文尔雅的朱由校得到了刑部,却大发雷霆,下令砍了自家的昙花椅的两个椅脚。
冰冷冷的牢房,看不见一丝希望的曙光,斑驳的星影映在木昙的脸上,朱由校冷冷的看着她:“你自作主张杀了他。木昙,我不需要这种见不得人的方式得到实力。废了你的双脚,算是给你的教训。”
(六)
明月当空,望不见冰冷的楼阙。烈酒穿肠,听得到无声的绝望。
木昙等了流年五轮,花谢花开,终于离开了暗无天日的地牢。
朱由校出乎意料的来看望木昙,丢下了一句:“今天很冷,别穿个素裙就出来。”
总归是舍不得自己,木昙苦笑。只是朱由校不知道,若不是那晚木昙杀死那个政敌,那晚死的,就是朱由校。
与其让朱由校难过,倒不如自己守在地牢五年,木昙心想。
(七)
木昙失踪了,朱由校发了疯的到处寻她,连自己身怀六甲的夫人都不管不顾。
从竹马青梅的情谊到现在众叛亲离,朱由校不知道木昙是不是还活在人世。
朱由校翻遍了古籍,只得到短短一行关于魅的记载:“魅若化椅,其能力会随椅的地位而增强。”
朱由校愣住,不由得想起从前木昙的那句:“由校啊,你为何不坐上那把龙椅呢?”
心骤然刺痛,朱由校苦笑,到底还是被利用了呵。
(八)
皇上驾崩了。
死在他最近新纳的爱妃昙夫人的行宫里。
皇子朱由校率五千精兵,封锁昙花宫,当场抓获罪犯昙夫人,先帝遗诏由皇子朱由校登基。
故景重演,朱由校望着衣衫褴褛的木昙,冷冷的开口:“昙夫人,我早该想到是你。木昙,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妖孽,我查阅了古籍,你想让我登上帝位,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心!”
木昙自嘲的一笑,没有回话。这一笑,刺疼了朱由校的眉目。
(九)
朱由校下令烧了那把昙香兰椅,熊熊大火三日不绝。
木昙静静坐在地牢,烈火却焚烧着她的五脏六腑。
一朵桃花瓣自窗口飘落,恍惚间,木昙看见了儿时的他们。
冰冷冷的地牢,木昙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去,却不知,埋藏在心底的爱恨,却助那桃花瓣有了灵性,飞去朱由校的寝宫。
“朱由校!你可知,魅的由来?”
“不知。”
棄妃重生:獸性王爺別碰我
“魅是人死后的执念所幻化,在你的前世,你却遗忘了木昙。”
(十)
桃花瓣告诉朱由校,他若不称帝,活不过三十。
豪門隱婚:帝少的獨家私寵
那天晚上,若不是木昙拼尽全力为朱由校改命,他便死在他的政敌手下。
一直残存的魅,再化为人的代价,便是灰飞烟灭,生生世世永不轮回。
朱由校坐在他们初见的院子里,痴痴的念:“你究竟是何人?”
桃花凋零,却再也没有人回话了。
后来,明朝出了个木匠皇帝,没有人知道在他的宫殿内,堆积了多少昙香兰椅。
“木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