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rdq1z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筠公主-第二章 海邊小屋和葛娜酒吧熱推-7m4w7

筠公主
小說推薦筠公主
第三节 海边小屋
第二天的早上,莫瑞急忙的赶到小木屋,那个十几年没在去过的伤心地,那个曾经温暖的家。
莫瑞打开门,阿蔡坐在桌边,喝着咖啡,微笑的望着莫瑞,“抱歉,这段时间一直住在你家里,我把母亲的钢琴擦的很亮。”
心尖密愛:獸性總裁溫柔點
“母亲?”
“是啊,我来自二十年后,在我的那个时空,我和莫嘉筠已经结为夫妻了,所以葛娜是我的母亲,我应该叫您父亲大人。”
“在那个世界葛娜好吗?”
“怎么会好?如果会好,我何必要回到这个时代。”
“都死了,葛娜、你、还有莫嘉筠。帕鲁统治了世界。”
“可是,帕鲁为什么要杀葛娜?”
“帕鲁统治了世界后,葛娜就成了他最大的威胁,帕鲁害怕有一天葛娜恢复了记忆,找他报仇。是你让我回到这个时代来拯救王国。”
“昨晚我想清楚了,如果你真的要拯救这个王国,你不应该来到这个时代,而是通过这个时代再回到20年前,也就是一共回到40年前。我知道,你再回到20年前,我就无法认识葛娜,那么也就不会有莫嘉筠,所以你不肯再次穿越时空隧道。”
“被你看穿了。莫嘉筠对我来说比这个王国更重要,我来到这个时代,是希望让卫士蔡昊哲带着莫嘉筠远走高飞。”
“可是你也是蔡昊哲,为什么不是你自己带着莫嘉筠远走高飞呢?”莫瑞疑惑的看着阿蔡。
阿蔡解释道:“你看我的影子是不是比你的影子淡,因为我正在逐渐的消失,随着一年后时空隧道的彻底消失,通过时空的隧道的一切都将随之消失,我并不是一个长久的生命,不能给莫嘉筠一辈子的幸福。”
这时,莫嘉筠推开门,走了进来,“你们再说什么?到底再说什么?”
豎瞳 神奇鍵盤
“你怎么会在这里。”莫瑞生气的问道。
“我和卫士蔡昊哲悄悄跟来的,昨晚你就不对劲,所以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的母亲叫葛娜?这是我的家?为什么你一直都不告诉我?”
莫瑞皱着眉头,“我不想让你背负心理负担,有些事是你接受不起的。”
“我已经长大了,我应该知道这一切,不要再把我当做小孩子了。”
莫瑞犹豫了一会,说道:“好,我告诉你。几百年前,一艘来自筠之星的飞船探索地球时,在我们岛屿附近突遇闪电,机器发生暂时的故障,从而迷失了方向,然后飞船和闪电一起被卷入云层的漩涡中,飞船飞出漩涡之后,时间竟回到了20年前,飞船飞回筠之星后,筠之星的人们因此大为诧异。
几百年后,筠之星的一座城市发生了海啸,导致核电站爆炸,城市几乎被夷为平地,只有8个人活了下来,他们希望通过这个时空隧道回到20年前,从而拯救他们的家人,他们来到地球后,在我们岛上的云层中寻找那个时空隧道,可是他们一直没有找到,因为他们的方法错了。
你的母亲葛娜,就是筠星人。你的母亲很喜欢音乐,来地球后,建立了一个酒吧,就经常在一个酒吧中弹琴,那时我就是常客,没人知道她是外星人,当时我也不知道,我每天风雨无阻的去那里听音乐,下大雨的夜晚,没有人去,整个酒吧就我和葛娜两个人,我们心有灵犀的产生了爱情。
后来,我们在海边建了这个小木屋,作为我们的家,并生下了你。那个玩具熊猫是你2岁时你母亲买给你的生日礼物,而那个钢琴是你母亲最喜欢的东西。
你的母亲向我坦白她是筠星人,还有时空隧道的事情。由于筠星人的方法错误,一直寻找不到时空隧道,所以脾气变得很暴躁,经常拿岛上的人发泄,而且手段越来越残暴,后来他们丧失了找寻时空隧道的信心,而在岛上建立王国,由于他们有那个外星机器人,岛民根本无力反抗。我让你的母亲帮助拯救这个岛屿和民众,并承诺不去伤害她的伙伴,你的母亲是个善良的人,就同意了我的请求,于是晚上悄悄的抽走了机器人的电池,交与我,我带头起义,逮捕了那些筠星人,我怕他们暴露你母亲的身份,就处决了他们。
你母亲知道我处决了她的伙伴,一气之下决定乘船离开我,留下了两岁大的你。
后来的故事,就让阿蔡讲给你吧,他来自未来,知道我所不知道的事情。”
阿蔡忧伤的说到:“帕鲁曾是莫瑞最好的朋友,帕鲁和莫瑞一起去过酒吧,帕鲁知道葛娜是莫瑞的女朋友,但是不知道葛娜是外星人。帕鲁发现最后一个外星人逃走以后,莫瑞的女朋友同时也消失了,而且仅凭莫瑞是不可能拿到那个外星机器人的电池,所以帕鲁推断逃跑的那个外星人就是葛娜。
葛娜乘船离开莫瑞后,葛娜在船上很迷茫,觉得失去了丈夫、女儿、伙伴,自己什么都没了,自己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于是就跳下了大海。可是葛娜并没有死,而是被海水冲到海边,被渔夫救起了,但是却失去了记忆。
莫瑞派帕鲁四处寻找葛娜,后来,帕鲁找到了葛娜,帕鲁看见葛娜已经失忆,就骗葛娜说自己是葛娜的哥哥,还说莫瑞为了夺得葛娜的机器人,杀害了葛娜的父母,帕鲁要葛娜唤醒机器人,让机器人听命于帕鲁,从而为父母报仇,葛娜听信了帕鲁的话。
帕鲁操纵那个外星机器人四处抢夺钱财,招兵买马,建立了帕鲁国。后来,帕鲁凭借外星机器人和军队称霸了世界,最后消灭了莫瑞王国。
帕鲁军队攻破了莫瑞王国后,帕鲁对莫瑞坦白了葛娜的事情,莫嘉筠和我在旁边也听到了,帕鲁知道莫瑞有个漂亮的女儿叫做莫嘉筠,帕鲁说只要筠公主嫁给他,就绕莫瑞一命,莫嘉筠假装答应了。
那天晚上下着大雨,电闪雷鸣,莫瑞痛苦的看着天空,闪电并不是直线的,而是弯曲到了云里,莫瑞终于悟到了找寻时空隧道的正确方法,只有在闪电的时候才能寻找到时空隧道,因为时空隧道会吸收闪电,所以只要观察闪电偏移的方向,就知道时空隧道的位置,那些外星人当初没有发现这一点,所以一直没有找到时空隧道,于是莫瑞告诉了我,并让我找机会带着莫嘉筠坐飞艇逃跑,进入时空隧道,回到过去,把找寻时空隧道的正确方法告诉外星人,外星人就会离开,那个外星机器人也就会一起带走,那么所有的战争就不会发生。
当天晚上,帕鲁叫莫嘉筠到花园中。帕鲁说:“我是看着你出生的,从小你就很可爱,那时我是你父亲最好的朋友,当时你父亲还没有推翻外星人的统治,所以我们都是外星人的奴工,我们在一个工厂里工作,下班后,有时会一起去你母亲的酒吧,我去你家时,还经常给你带小礼物呢。”
莫嘉筠说:“礼尚往来嘛,我也送你一件小礼物。”说完,莫嘉筠掏出匕首,刺向了帕鲁,莫嘉筠笑着望着帕鲁,“这个礼物你喜欢吗?”随后,莫嘉筠被帕鲁的卫士斩杀。
我和莫瑞在楼上的窗户里看到了这一幕,当时我的精神完全崩溃了,想冲下楼去。
莫瑞一把抓住我,“现在立即上楼,到楼顶乘飞艇离开,否则就没有机会了,那些卫士马上会上来斩杀我们。”我忍痛坐飞艇离开了王宫,按照闪电偏移的方向,找到了时空隧道,并来到了现在这个时代。
现在,那个时空隧道只剩下1年的寿命,我虽然回到了20年前,但是那个时空隧道的寿命并不会倒退20年,依然还是仅剩1年,时空隧道消失后,通过这个时空隧道的一切也都将随之消失,包括我。”
莫嘉筠哭着说到:“我要救我的母亲,我不要这场战争发生。”
阿蔡无奈的说到:“可是我们没有办法。”
“为什么没有办法,你再回到20年前啊,把找寻时空隧道的正确方法告诉外星人啊。”莫嘉筠愤怒的说到。
“你现在只有18岁,我再回到20年前,那时你父亲还没有认识你母亲,而你母亲就要离开你父亲了,这样的话,你就没有机会出生。假如我可以在这个时代再待几年,然后再回到20年前,那时你刚好出生,可惜时空隧道只有1年的寿命就要消失了。”
“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换取我母亲的幸福,以及这个王国的和平,使人们不用遭受战争的灾难。”
“可是,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我只在乎你。”
“就算你不回到过去,我也会自己回到过去,你是无法阻拦的。我们一起回到20年前吧,我想见见我的母亲。”
“我的女儿终于长大了。”莫瑞微笑着,却又带着泪水。
阿蔡拍着蔡昊哲的肩膀,“你也一起去吗?”
“不了,莫嘉筠本来就是属于你的,是该还给你的时候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无心与你争抢,记着,要给莫嘉筠幸福哦,穿过时空隧道之后,莫嘉筠就和时空隧道一样只有一年的生命了,你们要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
几天后的夜晚,下起了大雨,电闪雷鸣,时机到了,莫嘉筠和阿蔡坐飞艇离开了王宫,莫瑞和蔡昊哲在楼顶挥手道别。
第四节 20年前的20年前
飞艇穿越时空隧道,回到了20年前。
“阿蔡,你看那里本来是城堡,现在只是一片树林了。”
“现在你不用再叫我阿蔡了,直接叫我蔡昊哲吧。”
“蔡昊哲,母亲的酒吧在哪里,我要先去看看母亲。”
傲世梟雄 泣森
“你见到她时,千万不可以叫她母亲哦,否则我们会被她当成傻子的。”
蔡昊哲和莫嘉筠走进城镇,来到了葛娜酒吧。
一个美貌的女子正在弹钢琴,蔡昊哲和莫嘉筠坐在旁边听,可是莫嘉筠一直在流泪,最后忍不住大声的哭了出来,周围的人抱怨道:“喂,小姑娘,你在哭什么,影响我们听音乐了。”
葛娜回过头来,“小姑娘,你在哭什么。”
蔡昊哲连忙说到:“对不起,阿姨,您长的太像她逝世的母亲了,所以她见到您会哭。”
葛娜走过来,坐在莫嘉筠的旁边,抚摸的莫嘉筠的头发,“小姑娘,如果你不介意,就把我当母亲吧,我也挺喜欢你这个可爱的小女孩。”
魔法公主的1皇2殿3王子
莫嘉筠扑在葛娜的怀里,喊着:“妈。”
蔡昊哲趁机说到:“阿姨收留我们吧,我们可以帮您打扫卫生、调酒、招待客人,而且莫嘉筠还会弹钢琴。”
“筠?”葛娜顿时惊讶了一下,来自筠之星的葛娜对这个字特别的敏感,于是说到:“或许我们真的有缘吧,好吧,我就收留你们两个,楼上还有两间空房子,你们就住那里吧。”
“谢谢阿姨,以后我会很卖力的干活。”蔡昊哲高兴的笑着。
“小姑娘,你抱我很久了,我还要给顾客们弹琴呢。”
“妈,再让我抱一会嘛。”
第二天一大早,蔡昊哲和莫嘉筠就起来了,把酒吧收拾的干干净净,莫嘉筠还为母亲做了早饭,可惜鸡蛋煎糊了,豆浆比稀饭还稠,从没做过饭的莫嘉筠也只有这种水平了。
葛娜看着煎糊的鸡蛋,“莫嘉筠,看来以后母亲要教你怎样做饭了,那洗衣服你总该会吧?”
莫嘉筠惭愧的摇了摇头。
“看得出,你一定不是穷人家的孩子,你的家里发生了什么?你的母亲现在在哪里,我可以帮你去找啊。”
莫嘉筠只是低头不语。
葛娜接着问到:“那蔡昊哲是你什么人啊?”
海賊之十尾史詩 王冠祭禮
“丈夫。”莫嘉筠显得有些羞涩。
“他看起来比你大一些啊。”
“女孩不应该在意男孩的年龄问题,就是年龄差距的问题,将来,男孩也不应该在意女孩的年龄问题,就是年老朱黄的问题,这样双方都不在意彼此年龄带来的问题,这样很公平啊。母亲啊,你已经30岁了,还是单身,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长相英俊、脾气好、有耐心的男人,他叫莫瑞,是附近工厂的工人。”
“哦,不用了,不会有结果的,我终究会离开这里,我也不能一辈子做你的母亲。好了,不说这些了,酒吧晚上才营业,你们出去玩吧,我还要练习新的曲子。”
蔡昊哲拉着莫嘉筠的手,“我们找莫瑞去。”
到了工厂里,一个工人正弯腰背对着蔡昊哲,蔡昊哲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请问莫瑞在哪里工作。”
那个工人转过身来,“我去帮你们叫。”
莫嘉筠顿时愤怒了,瞪着帕鲁,帕鲁很诧异,“小姑娘,干嘛这样瞪着我,我们可不认识哦。”然后赶紧的走开了。
“阿莫,有人找你。”
“谁啊?”
“不知道,一个男人和一个小姑娘。”
莫瑞拿毛巾擦了擦汗,整理了一下衣服,就走过去了。
“你们找我吗?可我不认识你们啊。”
“莫叔叔,我们是葛娜酒吧的店员,下班后希望你过去坐一坐,葛娜亲自为你弹唱美妙的音乐。”
“为什么啊?”
“我们店长葛娜喜欢上您了,派我们两个叫您过去坐坐,希望您能赏光。”
“葛娜?我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反正你去就认识了嘛。”
之后,蔡昊哲和莫嘉筠高兴的离开了。
回到酒吧,莫嘉筠找到葛娜。“母亲,莫瑞说他很喜欢听你弹琴和唱歌,离钢琴最近的这个桌子留给他好吗?”
“好吧,我答应你们,但是我和他可不会发展为爱情关系哦。”
晚上的时候,莫瑞来到酒吧,莫嘉筠把莫瑞拉到离钢琴最近的那个桌子上,葛娜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莫瑞,然后继续弹琴。
妖魔哪裏走
莫瑞心想:“就是这个女人看上了我,好漂亮啊,正是我喜欢的类型,”
从此,莫瑞每天晚上都会来酒吧,都会坐在离钢琴最近的那个桌子上听歌。
有一天,下着大雨,只有莫瑞一个人来酒吧,于是酒吧就成了莫瑞的专场,葛娜被莫瑞的执着感动,也动心了。
長城軍魂 三笑滄海
莫嘉筠说:“今天换一下,我弹奏,你演唱。”蔡昊哲关掉了灯,而点起了蜡烛。
葛娜对莫瑞独自演唱,歌曲调动了葛娜心中的激情。莫瑞离开酒吧的时候,留下了一份情书,约葛娜第二天到海边。
第二天早上,葛娜精心的打扮好自己,穿上了红色的连衣裙,来到海边,彼此依偎的坐在海边。
“葛娜,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昨天,你独自在酒吧,我为你歌唱的时候。”
“不可能啊,是蔡昊哲和莫嘉筠给我说你喜欢我,我才去酒吧的。”
“不管那些了,反正我们现在走到一起了,我们一辈子都不分开。”
“我们在这里建一个家吧,一个小木屋,每天早上打开窗户就是大海,每天看日出和日落。”
“我们也帮你们建屋子。”蔡昊哲和莫嘉筠突然出现在葛娜和莫瑞的身后。
第二天,莫瑞弄了一大堆木材,莫瑞当过木工,懂得建造木屋,然后四个人就忙了起来,几天的时间,小木屋就建成了,莫瑞用积蓄为葛娜买了一台爱丽丝钢琴。
冬天到了,下起了雪,“莫嘉筠,明年的今天,我们就没有机会看到雪,我们下楼好好的玩雪吧。”
莫嘉筠和蔡昊哲在雪地里堆起了两个雪人,一个做成莫嘉筠的样子,另一个做成蔡昊哲的样子。
“蔡昊哲,冬天过去,雪人就化了,我们也要消失了。”
“只要葛娜肯留下,将来你就可以出生,记得十二年后到码头边找我,我教你钓鱼。”
莫嘉筠哭了,“我一定去。”
“我们该把找寻时空隧道的方法告诉葛娜了。”
蔡昊哲来到小木屋,“葛娜阿姨,2月10日是我的生日,我们四个人在小木屋过,可以吗?”
“好啊,我会为你准备一个生日蛋糕。”
第五节 随风而逝
蔡昊哲生日那天,蔡昊哲、莫嘉筠、葛娜、莫瑞坐在了一起。
蔡昊哲问葛娜,“将来你会离开莫瑞吗?”
“当然不会啦。”
蔡昊哲又问到:“可是找到了时空隧道呢?”
葛娜惊讶了,“你怎么知道?喂,莫瑞,这事我不让你告诉任何人,为什么要告诉蔡昊哲。”
“不是莫瑞告诉我的。你想过没有,当初我和莫嘉筠为什么要毫无理由的撮合你和莫瑞呢?因为在未来,莫嘉筠就是你和莫瑞的孩子,我和莫嘉筠通过时空隧道来到这里,必须先撮合你和莫瑞恋爱,我才能把找寻时空隧道的方法告诉你,如果我提前告诉你,你回筠之星,也就没有莫嘉筠的存在。时空隧道就要消失了,我和莫嘉筠也即将消失。”蔡昊哲把详细的经过告诉了葛娜和莫瑞。
葛娜和莫瑞一起抱住了莫嘉筠,三个人哭的很伤心。
“妈,十二年后,你一定要带着未来的我去海边的码头找蔡昊哲。”
“我答应你,你放心。”
几天后,天空电闪雷鸣,外星人都来到了小木屋。
“葛娜,你真的不跟我们回去?”
“不了,我在地球上已经有家了,还有丈夫和孩子。”
“谢谢你,蔡昊哲,感谢你救了筠之星。我们要走了,葛娜,再见。”
飞船在海边升空了,飞向时空隧道,消失在云中。
几天后,积雪融化了,春天到来了,雪人也融化了。
蔡昊哲和莫嘉筠坐在码头。
“莫嘉筠不要哭,十二年后,我们还会在这里见面的。”
蔡昊哲和莫嘉筠在夕阳下随风而逝了。
第六节 十二年后
“莫嘉筠,今天妈妈和爸爸带你去码头钓鱼。”
“妈妈,可是爸爸说他不会钓鱼啊。”
“不要紧,码头边会有人教你。”
葛娜和莫瑞牵着莫嘉筠的手来到海边,一个小男孩正在钓鱼。
“莫嘉筠,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