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w4xk1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不知不覺愛上你 txt-第31章推薦-9xm68

不知不覺愛上你
小說推薦不知不覺愛上你
“瑾儿,你们在做什么?”南宫彻端着一杯酒,走了过来。
“南宫彻,你过来了啊。其实也没有什么啦。”欧阳瑾心里有些怪怪地说道。
“咦!这不是独占T市市场的绯红企业的懂事长吗?真没想到今天居然能见到你,真是荣幸啊。”南宫彻,突然发现了冷煜,对着冷煜客气地说道。
“谢谢。你是南宫财团的总裁吧。认识你我也很荣幸。”冷煜客气地回答道。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啊?我方便知道吗?”南宫彻好奇地问道。
別動死人的東西:返魂香 賴爾
“呵呵。也没有聊什么,知识聊了一些以前的事而已。”冷煜笑了笑,说道。
“哦。说道以前的经历,冷懂事长的经历似乎还是一个迷呢。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知道呢?”南宫彻微笑着问道。
“南宫总裁哪里的话。我的经历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就算说出来给大家听,也是没有关系的。”
就在南宫彻和冷煜在那里相互客气的时候,他们完全没有发现他们周围的人几乎都是一脸怪异的表情。
“南宫彻。”实在听不下去2人的客气,欧阳瑾偷偷地拉了拉南宫彻的衣角小声的叫了一声。
“瑾儿,有什么事吗?”南宫彻听到了欧阳瑾的叫喊,微笑着转过头看向欧阳瑾柔声问道。
“你确定你要继续和冷煜客气下去?”欧阳瑾表情怪怪地看着南宫彻问道。
“怎么了?”南宫彻看着欧阳瑾的表情,又看了看其他人的表情,疑惑地问道。
“那个,他,冷煜好像就是,就是我们先前的谈话中的那个男人。”欧阳瑾小声地说道。
南宫彻听了欧阳瑾的话,先是一楞,随后转过头,开始将冷煜从头到尾的打量了一翻。像是在拿冷煜和他自己作比较一样。而冷煜被南宫彻这么一看,心里顿时一阵火起。本来他看见欧阳瑾和南宫彻在一边低语,并且关系好像很好似的,就非常不爽了。哪知道南宫彻现在又用如此放肆的目光打量他,于是他便更加的不爽了。不过,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南宫彻却先他一步提出了问题。
“你和瑾儿是什么关系。”南宫彻一反先前的客气,语气僵硬地问道。
“我是瑾儿的丈夫。早在4年多以前,瑾儿便嫁给了我。”冷煜面无表情地说道。就在这一刻,他便明白了。站在他面前的南宫财团的总裁,对他的妻子有意思。不过,冷煜心里并不着急。反正欧阳瑾已经是他的妻子了,这个任谁也改变不了。
于是,冷煜在回答后,也同样反问了一句:“你又是瑾儿的什么人。”本来冷煜的真正想法是想羞辱南宫彻一番,让南宫彻知难而退。可是他却想不到的是,虽然他的答案让南宫彻楞了一下,但是后边南宫彻的答案却让他大吃一惊。并且也在这个时候意识到,南宫彻便是他最有威胁的情敌。
“我是瑾儿的未婚夫。而且,我们的婚约是在你之前。并且,瑾儿也一直没有与我解除婚约。所以,基本上你和瑾儿的夫妻关系是不存在的。否则,瑾儿就是犯了重婚罪。”南宫彻看着冷煜冷笑着说道。
“南宫彻!你……”听见南宫彻的话,欧阳瑾楞住了,她完全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如此的回答冷煜。不过,欧阳瑾也只是楞了一小会儿,因为没过多久,她的注意力便转到了另一件事上去了。
“三哥,我真的有犯重婚罪吗?我跟南宫彻应该只是订了婚,并没有结婚啊!”欧阳瑾一脸认真地向欧阳龙海问道。
听到欧阳瑾的问题,欧阳龙海不由得一阵苦笑。
“瑾儿,要是你确实只是和南宫彻订婚,那你也并没有犯重婚罪。”欧阳建成替欧阳龙海回答道。
欧阳瑾听到欧阳建成的话,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是她没想到的是,欧阳龙海接下去的话,却是让她完全楞住了。
“不过,瑾儿,你现在却是犯重婚罪了。因为你的那次订婚其实完全是在爸爸的设计下完成的。早在订婚前,爸爸就已经设计你签下了结婚同意书,而爸爸就是证婚人,让你很南宫彻成了真正的夫妻。”欧阳龙海苦笑着说道。
“什么?这怎么可能!”欧阳瑾惊呼一声,“三哥。你说爸爸设计我签下的结婚同意书,该不会是那张他答应我只要我同意订婚,就在我订婚之后放我自由4年的那张协议书吧。”
“恩。”欧阳龙海点了点头,苦笑着说道,“看来你还记得。其实就是那张协议书。不过,爸爸是用了怎样的手法我相信你应该是想得到的。”
“怎么会这样。爸爸他实在太过分了。难道对她来说,我的价值就只是联姻工具吗?”欧阳瑾悲哀地说道。
“好卑鄙啊。南宫彻,没想到你居然会用这样的办法去得到瑾儿。不过,你别以为我会放弃。瑾儿是我的妻子,永远都是。我绝对不会把她让给任何人的。”冷煜冷冷地说道。
“是吗?那就让我好好见识一下你的手段吧。”南宫彻冷笑着说道。
“欧阳龙海,你拿命来!”正在这时,站在里欧阳瑾他们不远的地方的一个女人突然大叫一声,从餐桌上拿起一把刀子向欧阳龙海刺去。
欧阳龙海听到喊声,下意识的转过身去。当他发现刀子就要刺中他的时候,条件反射的将身子一侧,躲过了女人的偷袭。而那女人因为没有刺中欧阳龙海,又用力过大,脚下一个不稳跌倒在了欧阳瑾几人前边的地上。不过,在众人还没有完全反映过来之前,那女人又很快的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欧阳瑾,将刀子抵在了欧阳瑾的脖子上。
“瑾儿。”张晓敏几人见欧阳瑾被挟持,不由得惊呼出来。而此时,周围的宾客都因为欧阳瑾他们这边的动静惊动了,全都看向了这边。当他们发现了欧阳瑾的危机时,大半的宾客惊叫一声,躲到了一边,远远的观望。只剩下小部分有权势的宾客走都了欧阳龙海的身边,向他询问事情的经过。并且帮助欧阳龙海想对策。
“你们不用白费心机了。不论你们怎样,我都不会放过欧阳瑾了。我知道,你们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在警方面前也说得起话的。不过,这对我来说根本就不重要。从进入会场开始,我就没有打算活着离开了。虽然没办法杀了欧阳龙海,但是杀了欧阳瑾也是一样的。而且,这样你欧阳龙海可能会比自己被杀更加痛苦。哈哈……”女人狂笑着对欧阳龙海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到底是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一定要让我死,要让我痛不欲生。”欧阳龙海看着被女人用刀子抵住脖子的欧阳瑾,焦急地问道。
“哈哈,我是谁?欧阳龙海,我想你一辈子也是猜不到的。我是你大哥的情妇,他最爱的情妇。本来他都已经答应我要陪我去国外旅游然后将孩子生下来的。但是就是因为你,是你害了他,让他被抓进了监狱,被判了死刑。都是你,都是你害我没有了深爱的人。并且害得我情绪低落连他唯一的孩子也没有保住。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整天都活在痛苦中。你知道我为什么还能活这么久,没有去自杀吗?因为我要报仇,为他,为我们的孩子,也为我自己报仇。我在仇恨中挣扎了这么多年,今天总算是那我找到机会了。哈哈……”女人近乎疯狂地说道。
“大哥的事,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就算现在,也是。不过,怨有头债有主,你要报仇就尽管找我好了。快放了瑾儿!她跟大哥的事根本就没有半点关系的。”欧阳龙海看着女人,激动地说道。
“是,害死他的人确实是你。我不应该找她的,但是谁让她倒霉是你的妹妹。我知道,你最疼爱的就是你这个妹妹了。所以我要杀了她,让你也尝尝失去所爱护的人的滋味。”女人说完便准备在欧阳瑾的喉咙上划口子。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同样的刀子突然快速的飞了过来,插在了她拿刀的手上。女人,只觉手腕一疼,手中的刀便不受控制的掉在了地上。而名威也曾这个机会,将欧阳瑾救了出来,带到了冷煜的身边。原来,那把飞刀正是冷煜在情急之下,顾不得惊世骇俗顺手从餐桌上拿起来丢出去的。而名威在就欧阳瑾的时候,也是运气了轻功。众人只觉得一道身影一闪,等再次看见欧阳瑾的时候,欧阳瑾已经被名威抱着送到了冷煜的手上。
见欧阳瑾脱困,众人心里一松。几个有权势的宾客更是立刻叫人上前将那女人绑了起来。
“瑾儿,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被伤到?”冷煜看着欧阳瑾担心地问道。
“没有啦。我只是被吓到了而已。再说,就算你不救我,我也不会有事的。那女人根本就不能对我怎么样的。”欧阳瑾红着脸在冷煜的怀中挣扎着说道。
創世魔方
“没想到冷懂事长身手不错嘛。你的手下也不是一般人啊。不过,你不要以为救了瑾儿,我就会感激你,将瑾儿让给你。”南宫彻走到冷煜身边,说道。
“用不着你来谢我。我只是在救我妻子而已。”冷煜淡淡地说道。
“我说,你们2个能不能不要这样说话啊!”感觉到2人之间浓浓的**味,欧阳瑾有些郁闷地说道。
不过此时,所有的人都没有注意到,一直站在冷煜身后的张玉灵从见到欧阳瑾以来,脸色就一直在变。从刚开始惊讶,变成怨恨,又变成迷茫,直到看到欧阳瑾被挟持,便显得有些幸灾乐祸。当看到她被冷煜和名威所救,又开始憎恨起来。直到看着女人被捕却仍然没有害怕的时候,张玉灵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半晌之后,就在众人忙着收拾残局,而欧阳瑾放单的时候,张玉灵的眼底突然闪过一丝狠毒。她偷偷的将一把餐刀藏在袖口里,然后微笑着走到欧阳瑾的身边,说道:“瑾儿妹妹,要不要我帮你啊。”
“啊。谢谢你。不过不用了,你是客人,我怎么好意思让你帮忙收拾呢。”欧阳瑾微笑着回答道。然后她便继续忙她的事了。
“是吗?那算了。”张玉灵仍然微笑着说道。不过此时他已经慢慢的将刀子握在了手中。
而此时冷煜正好看向了欧阳瑾。当他看到张玉灵似乎和欧阳瑾很开心的说着什么的时候,微微笑了笑,摇了摇头,准备继续做他的那份工作的时候,便看见张玉灵在欧阳瑾的背后微笑着举起了右手,而她的手中赫然是一把亮晃晃的餐刀。
“瑾儿,危险。”冷煜大叫一声,全力运起轻功,快速的移到了欧阳瑾的身边,但是此时张玉灵手中的刀子已经快速的落了下来。无奈之下,冷煜只能将欧阳瑾抱在怀中转了一个身,将自己的后背暴露在刀锋之下。
盛世婚寵:老公太霸道
“扑”餐刀非常快速的完成了它的任务,**了一个人的身体里。
“恩”冷煜闷哼一声,抱着欧阳瑾倒在了地上。
拳皇高手戀愛故事
“少爷”“瑾儿”在听到冷煜的大叫之时,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向了他。不过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冷煜已经替欧阳瑾挨了一刀,抱着欧阳瑾倒下了。
直到众人将张玉灵绑起来,再将冷煜小心的从欧阳瑾身上挪开之后,欧阳瑾才得以爬起来,看向周围。当她看到被绑的张玉灵和背上插着刀,趴在地上的冷煜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于是她急忙来到冷煜的身边,一脸焦急得看着冷煜,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瑾儿,不要哭。我没事的。不过就是一刀而已,我要不了多久就会好的。”冷煜虚弱地睁开了眼睛,温柔地看着欧阳瑾说道。
“你不要说话了。三哥,快叫救护车啊。快啊!”欧阳瑾哭喊道。
碧血劍
“瑾儿,不要担心我,不要哭了好吗?你一哭,我心里就难受啊。”冷煜虚弱地说道。
“冷煜,你不要有事。我不准你有事。”欧阳瑾哭着说道。
“我不会有事的。不要哭了,好吗?你以前从来都没有在我的面前哭过的。我,不喜欢,看,你,哭的,样子。咳,咳。”冷煜说着说着开始咳起血来,没过多久,便晕了过去。
“冷煜……”欧阳瑾见冷煜昏迷,着急地大喊一声。
突然,欧阳瑾发现她的脑子里开始浮现出一些似曾相识的画面。一幕接着一幕,就像是放电影一般。5分钟过后,救护车总算来了。医护人员熟练的将冷煜抬上了担架,送进了救护车里。而此时欧阳瑾已经完全恢复了在那边空间的记忆,泪水更是吧嗒吧嗒地向下掉。看着救护车的门就要关上,欧阳瑾快速走上前,对医护人员说道:“我是伤者的妻子,我要和他一起去医院。”
七院詭案錄 藍底白花
……
看着欧阳瑾搭救护车离开,想起她上车前对医护人员说的话,南宫彻苦笑了一下,对着救护车离开的方向,喃喃说道:“冷煜啊,这次你是彻底的赢了。”
★ ☆ ☆ ★ ☆ ☆ ★ ★ ☆ ☆ ★ ☆ ☆ ★
“我的亲亲老婆,你在看什么?”冷煜从后边搂住欧阳瑾,贴着她的耳朵说道。
“呵呵,不要闹了。好痒啊!”欧阳瑾笑着说道,“我在看彻寄来的信。”
“那小子又写信来了。难道他还没有死心啊!”冷煜不满地说道。
“好了啦。你不要这么小心眼了好不好。再怎么说,彻也是我们的朋友嘛。当初要不是彻成全我们,我们也不能这么顺利的在一起啊。而且,现在彻也结婚了。你还担心什么啊?”欧阳瑾微笑着说道。
现在离上次遇刺的事件已经过了1年了。当时,冷煜被送进医院,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手术的医生还在大呼奇迹。因为当时的那一刀已经是从后背刺进了一点进入心脏了。原本冷煜早在送进医院的途中就死了的。但是他却一直坚持到下手术台,连医生都在为冷煜的命硬佩服不已。不过,更幸运的是,南宫彻因为这件事好像认同了冷煜,在冷煜出院的当天,将那张欧阳瑾被她爸爸设计签下的结婚同意书交到了欧阳瑾的手中,也因此让他们之间最后的障碍也消失了。兴奋地冷煜也当然的快速将欧阳瑾绑进了教堂,毕竟欧阳瑾的魅力摆在那里,他实在是担心突然又冒出什么人来跟他抢老婆。
“老婆,在想什么呢?”冷煜轻声问道。
“呵呵,没什么啦。我是在想,我们什么时候去那个渔村看看龙婶他们吧。好久没见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欧阳瑾笑着说道。
“恩。好吧,我们确实该去看看了。毕竟当初是他们救了我们一命啊。不过,说实在的,直到现在我都还不敢相信,原来我的老婆是从这边跑到我所在的空间的。”冷煜感慨道
“不过,这样也就更加说明我们之间是非常有缘的啊。”欧阳瑾说道。
“是啊。不过,老婆,你到底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啊?”冷煜好奇地问道。
“呵呵,这个啊,我不记得了耶。可能是在被你救以后,也可能是在那之前啦。”欧阳瑾轻笑一声,说道。
“那到底是什么时候啊?”冷煜着急地问道。
“你啊,这么在乎我是什么时候爱上你的干什么。反正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你了,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欧阳瑾捏了捏冷煜的鼻子,说道。
妘鶴事務所
“呵呵,是啊。反正我的老婆是爱我的,这就够了。”冷煜傻笑着说道。
看着冷煜傻呼呼的模样,欧阳瑾不由得微笑着摇了摇头。
放開那個女巫 二目
“啊,对了。老公,我都差点忘了耶。虽然我恢复记忆了,但是那也只有1年多的记忆而已。另外还有3年多,也就是我让维将我扔下江之后到被龙婶他们救起之间的这几年的记忆我却一点儿也想部起来。很奇怪耶!”欧阳瑾突然说道。
“乖老婆,想不起来就算了。没关系的。我们只要把握住未来就好了。”冷煜亲了亲欧阳瑾说道。
仙道之
“可是,万一那3年里我歉了什么人什么怎么办啊?”
“没关系,不要想那些了。”冷煜邪邪地笑了笑说道,然后便抱着欧阳瑾进屋了。开玩笑嘛,好不容易让欧阳瑾属于了自己,他才不愿意又跑出个什么人来和他抢老婆呢。再说了,那3年他可是根本就不在欧阳瑾的身边的,他可是非常的不放心的。欧阳瑾能够不想起来就更好。
“呀!煜,不要啦,现在还是白天啦!”欧阳瑾惊呼道。
“呵呵,我的亲亲老婆,这有什么关系,反正将窗帘拉上不就行了。有什么关系。”冷煜笑着说道。
……
此时,在一座烟雾袅绕的山上,一个有着仙人气质的女人正站在一面水做的镜子面前,镜子里照出的影子赫然是欧阳瑾与冷煜两人。
“呵呵,我的这个宝贝徒弟的丈夫还真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男人啊。不过也好,至少他以后不会亏待瑾儿的。呵呵,不想让瑾儿想起她在我这儿的3年吗?也好,我就帮你让瑾儿想不起来爸。不过,作为报酬,我可是会去看看我的宝贝徒弟的。”女子邪邪地笑着。要是欧阳瑾在这里,那么她一定能够知道,她的这位师傅有想捉弄人了。不过不幸的是,欧阳瑾并不在这里,而且她的这位师傅准备捉弄的人正是他的亲亲老公。
“是扮成富家公子?苦苦追寻老婆的痴心男?还是其他的什么呢?呵呵。”女子开心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