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vjze8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美女鬥邪王》-11鑒賞-6rqr9

美女鬥邪王
小說推薦美女鬥邪王
“这样不好吧?”皇上转眸瞥了眼柳沁雅的方向,毕竟是自己指婚,就算再不待见,多少还是有些顾忌,“老三这才刚新婚不久,若将卿儿指婚给他,岂不委屈了?”这话虽是对皇后说的,目光却是看着柳湘琴。
看来,他顾及的不是会委屈了谁,而是在意自己宠妃的感觉看法。
“再有两月,卿儿就该十八了吧?”抚摸着曲妃卿的手背,皇后笑得满脸慈爱,“咱卿儿常年跟随曲将军奔波沙场,这眼瞅着就快过了适婚年龄,而放眼在座皇子王爷,也就端王才貌足以匹配,皇上,臣妾如此安排有何不妥?”
“这......”再次望了一脸冷色的柳湘琴一眼,皇上抽抽嘴角笑得牵强,一时间,夹在中间倒颇有些左右为难。
眸底划过一抹阴翳,皇后愈发上扬的唇角笑得高深莫测,状似叹惋的瞥了眼太子,“卿儿可是咱们尚月首屈一指的巾帼才女,臣妾可是巴不得指婚给太子,收为自己儿媳,可太子妻妾众多,臣妾总不能为逞一己之私,委屈了卿儿吧?”
“卿儿但凭皇后娘娘做主。”皇后话音未落,一直娇羞低头的曲妃卿突然出声道,那声音虽然很低,却表明了立场态度。
她这么一说,皇上倒不好再多说什么了。毕竟,曲沫重握兵权,又是皇后的表外甥,皇上虽然顾及柳湘琴,却也不能薄了皇后面子。
“老三呢,你怎么看待?”浅笑的俊眸噙着一抹幽邃,皇上随即将抉择权抛给了百里韶华。
柳沁雅微愣,讷讷的将手上的葡萄扔进了嘴里,纵纵肩,满不在乎的坐了下来。却又不由自主的竖着耳朵,等待着百里韶华的回答,心底,竟抑制不住有些莫名的紧张。
我能提升功法
“儿臣听凭父皇母后做主。”眼角余光瞥了眼柳沁雅,百里韶华随即起身,低眉顺目俨然是一副乖宝宝模样,绝美的俊颜上哪见半分妖邪之气?
廢材殺手財迷太子妃
柳沁雅神色一滞,瞬间酸涩了,这背叛的感觉不好受呢......
竟管,她清楚他们的婚姻不是因为爱情,可这样赤果果的背叛还是让人心底犯堵的慌。不管有没有爱情,从她的骨子里都容不得婚姻的背叛,更不可能接受,一夫多妻。
最悲哀的是,从始至终,大家关心的都是那曲妃卿的女人会不会委屈,却没有一个人真正在乎过她的感受,原来,她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陪衬罢了。
而那曲妃卿,应该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存在吧,据说是皇后的表亲,而其哥哥又是手握兵权的大将军,其背后势力无可厚非,就连皇上都忌惮三分,百里韶华既是皇子就不可能没有野心,这场指婚,不言而喻的,四个字足以慨括--各怀鬼胎!
想到刚才自己对太子所说的那番义正言辞,想到先前曾和身边的男子一起跪上座的两人父皇母后,柳沁雅竟抑不住发自心底的恶心自己,直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好好!”一听百里韶华应得干脆,皇后当即喜形于色,尤其瞥向柳湘琴的眸子愈发洋洋自得,“三日后正是一个难得的黄道吉日,那么婚期便这么定下好了!”
一场宴席下来,柳沁雅始终不曾再多看身边的百里韶华一眼,然而,狂风过境般扫荡着面前的美食,却是如同嚼蜡,食之无味。
一直埋头苦吃的柳沁雅并未发现,打从皇后指婚,太子就一直眼神复杂的看着她。是嘲笑,是同情,亦或是心疼?深邃噙笑的眸子无从洞悉。
整个席间,柳沁雅都一言不发无比压抑,本以为出宫就轻松了,却不想那皇后居然让曲妃卿与他们随行回府,说是熟悉熟悉,培养感情。如果记得没错,这古人成亲前不是都忌讳见面的么?更何况还婚前相处培养感情?无可厚非的,皇后这老女人就是故意的!
三日后,百里韶华大婚。
柳沁雅屁股朝天的趴在床上,虽然天不亮就醒了,可就是赖在床上不肯出门。
叩叩--
紧闭的房门突然敲响,一阵比一阵急促,柳沁雅却依旧闭目养神着,不为所动。
“王妃?王妃您醒了吗?”是水碧的声音,语气很是着急。
被吵得烦了,柳沁雅微皱眉头,翻了个身,却依旧没有下床的打算。
“有事吗?”懒懒的,柳沁雅眼皮未睁的问道。
闻言,水碧这才推门端着洗脸盆走了进来,一看柳沁雅还躺在床上,当即就急了。
“王妃,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没起床呐?今儿侧妃还要给您奉茶请安呢,快快快,奴婢给您梳洗,让王爷等急了可不好!”放下洗脸盆,水碧焦灼的嚷着一把就将柳沁雅给拽坐了起来,好家伙,力气大的还真是叫人咋舌。
趁着水碧松手之际,柳沁雅两眼一翻又躺倒了回去。
“我又不是她老娘,干嘛要接受她奉茶。”这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加否定。不去!她柳沁雅才不会去自找没趣呢!
郭嘉
“这可不行!”一听柳沁雅不肯去,水碧当下就急了,不由分说的连拖带拽的把她又给拽了起来,“自古妾侍给正妻奉茶天经地义,王妃今儿要是不去,岂不是自己先输了气势,那曲妃卿肯定以为您是怕她,往后还不得蹬鼻子上眼了?”
水碧一番义愤填膺的话,听得柳沁雅心底一恸。
到王府不过短短数日,和水碧相处的时间并不长,然而她却能这么为着自己,实在窝心难得。俗话说,侍一人靠一主,或许是因为她是自己的贴身婢女,所以才这么设身处地的为自己抱不平,但无论出发点是什么,却是给了足够的温暖。
冲水碧灿烂一笑,柳沁雅不想再让她为难,随即下了床。
水碧确实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这不到一会儿功夫,蓬头垢面的柳沁雅就自她手下活脱脱化身成端庄优雅大美女。
看着镜中的自己,唇红齿白,面若桃李,柳眉如烟,眸似晚秋,一袭粉黛裙装衬得恰到好处,抿嘴敛眉皆是掩不住的妩媚风情。然而柳沁雅却无心自赏,嘴角噙着的笑,有着浅浅淡淡的悲凉。不由感叹,这就是身为古代女子的悲哀呢!
“王妃......”看着柳沁雅悲凉一笑,水碧扭着手中的梳子,不禁鼻翼一酸,却不知道要从何安慰。
“噗!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本来心情低落,看到水碧这表情,柳沁雅反倒被逗趣的一乐,“别纠结了,走啦。”起身,拍拍屁股,随即转身走人。
“王妃......”
看她这样,水碧以为她是在强颜欢笑,难过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这王妃虽然一点到晚咋咋呼呼的,可却从不趾高气扬的摆架子,整天风风火火,却很少使唤身边的下人,自从被调到王妃身边后,她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的日子已经彻底颠覆了。就连洗脸梳妆,若非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不然都是亲力亲为的,这样待人亲和的主子却落得这个下场,怎能不叫人心疼?
拾起衣袖擦了擦眼角的眼泪,一抬眼却看到柳沁雅正往后院的方向走去,水碧一个激灵,忙追了上去。
“王妃,你走错了,前厅在这边!”
唇角倨傲一扬,柳沁雅脚步未停,“本王妃才没那个闲工夫陪她们演虚伪,你去告诉百里韶华,就说我柳沁雅出府劫男色去也!他要嘛乖乖等着扣绿帽,要嘛就一纸休书给个利索!”
一番话,雷得水碧瞠目结舌,待回过神来,哪里还有王妃的身影?
彪悍農家女
“劫男色?!”水碧当即变了脸色,急得团团转,“这可如何是好?”
“水碧?”
正不知所措之际,身后却突兀响起徐福的声音,水碧当即吓得背脊一僵,须臾,方才讷讷的转回身,心虚的低垂着头。
“徐管家......”
“你去吧,王妃的事我会向王爷说的。”徐福望着柳沁雅离去的方向摇了摇头,随即转身而去。劫男色?戴绿帽?这王妃也太惊世骇俗了!
“徐管家......”
水碧本想帮柳沁雅给徐福求情两句,可对方却早已疾步走出老远。无奈一声叹息,这才欣然转身而去。
走在大街上,柳沁雅突然就感到悲剧了。手往腰一叉,脚下一跨步,姿态跋扈的站在大街上,却被人无视了。
身边来来往往经过的人不计其数,就是没有一个人怕她,不过是嫁人短短数日光景,那女魔头的威名似乎就减弱了不少,街上因她而鸡飞狗跳的情景仿似是亿万年之前的事了,忒遥远。
丫丫的,不就嫁了个人吗?这事态用得着变化这么神速不?!
本来就心情不好,这下柳沁雅被整得更加郁闷了。而更更悲催的啊,她都在这站了半天,居然一个像模像样的帅哥也没有!
重生之錦繡天成 蘇莯沫香
第三者的第三者
丫丫个呸!天杀的帅哥都死哪去了?不知道老娘今天要劫色吗?!
人悲剧,心情也悲剧,身边路过一个大妈,那叹惋的话更是悲剧的柳沁雅险些一跟头栽倒在地。
“啧啧......多好的姑娘,咋就脑子不正常呢?哎......”
天啦!不带这么悲剧人的!
目送着大妈一步三回头离去的背影,柳沁雅无语问苍天。
无力吐槽,只得收起彪悍的形象,充当游魂。飘,啊飘,啊飘飘飘......
哎!都说娘家是后盾,她这娘家还偏偏回不得,古人有云,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肩膀不知被谁撞了一下,柳沁雅转身正要骂人,却眼尖的看到柳老爷子的身影急匆匆穿街而过。
魅骨生香 囍多多
就相隔数步的距离,柳老爷子却并未看到柳沁雅。
“老爹?”望着柳老爷子疾步而去的背影,柳沁雅不觉纳闷儿的皱了眉头,“这么风急火燎的,是要赶去哪里?火烧屁股了咩?”
抑制不住好奇,柳沁雅当即快步跟了上去。
一路尾随柳老爷子拐了几条街,人际熙攘时,他却突兀停下脚步,警惕的回头张望一番。
当即一个闪身,柳沁雅蹲在了角落,心中却因此狐疑更甚。这老爹究竟是去干什么呢,这么神神秘秘,莫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确定没有人跟着,柳老爷子这才继续快步朝前走去,而且明显比之前加快了速度。
见他没有发现自己,柳沁雅不觉舒了口气,继续疾步紧跟其后,只是这次要小心的多。
獨霸神域
跟着跟着,柳沁雅突兀停下了脚步,怔愣的望着前方,咬着指甲,嘴角不觉狠抽了两下。
目送着老爹走进迎春楼的大门,一向的痴情好男人形象瞬间坍塌了。
“不是吧?连老爹也耐不住寂寞逛青楼,这世道......果然好男人都绝种了!”失望的摇了摇头,柳沁雅不禁被老爹一路风急火燎的样子雷得面部抽搐,生理需求,人之常情,忽然就有些同情起他来了,“哎,行色这般匆忙,看来老爹确定憋的快疯了,适当的发泄发泄,有助于促进新城代谢的循环,常年老憋,反而有害身心健康,理解理解......”头点了两下,突然意识到不对,这家里不是有姨娘咩?憋得跟尿急似的,不至于吧?
难道说......真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嗯!跟去看看先!若是自己多疑了,就随便逛逛,欣赏欣赏少儿不宜,打发无聊也不错!正门不能进,翻/墙!
打定主意,柳沁雅当即绕道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