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3z64y优美都市小说 安子樓宇笔趣-婚期延遲鑒賞-ryxn3

安子樓宇
小說推薦安子樓宇
现在的弄才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婚事里,竟然也把三弟和四弟忘得干干净净。
裝嫩王妃pk魅惑王爺
这么大的事不能不告诉大哥,但是他刚刚恢复,身体万一有什么闪失?不行,看来我还是找东八老爷爷看看情况再说。
心事重重的弄情找到了东八老人,但是他又没报多少希望,毕竟东八老人对弄才的毒没有办法,现在又能有多少希望呢?
东八老人静静地坐在一块石头上,对面是一条小溪,溪水孱孱流过,溪水打在河道里的石头上哗哗作响,接着又向远处流去,最终消失在看不见的尽头。
东八老人的目光落在溪水中的一片树叶上,树叶经不住溪水的冲流,随着溪水的顺势而下,那片树叶经过溪水里的石头,顺着溪水的推力一跃而上,浮在空中,接着又落入了溪水流走而去。
莫道千年不相思
东八老人的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那片树叶,直到树叶消失在尽头,无影无踪。
看着东八老人聚精会神的坐在那里,弄情不知道该不该打扰面前的这位老爷爷。
“是弄情啊,来,坐在这里。”
弄情犹豫之间,东八老人已经向他发出了邀请,东八老人拍着自己旁边的石头,示意弄情坐下来,虽然弄情不是东八老人的徒弟,但是在东八老人的心里,弄情和弄才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南维情的骨肉,都是安子楼宇的血脉,所以,东八老人看到弄情也是格外的亲切。
大家別聊天啦,快點來拯救世界
弄情坐在了东八老人的旁边,看着不远处的那条溪流,溪水经过时发出的密密麻麻的响声,不断的钻入弄情的耳朵,弄情坐下后随手揪起一根草,一节一节的扯断,丢在了地上。
东八老人花白的发丝随风摆动着,阳光透过东八老人的发间,变成了斑驳。
但是东八老人看上去一点也不伤感,面带笑意,仿佛享受着大自然的一切,东八区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东八老人的情感的寄托。
庶女江山
“怎么了,有事啊,有什么事不妨直说,老头子我什么没经历过。”东八老人对一旁眉头紧锁的弄情道。
弄情手里的草株也只剩下根部了,弄情扔掉手里带着些许泥土的草根,起身站了起来。
“东八老爷爷,我们兄弟四人当初受父亲约定,十五年后在芷城见面,可是,大哥出事之后,现在……”
大網遊時代 孤雨隨風
事情太乱也太多,弄情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才能够表述清楚。
“我知道你的顾虑,你是担心你的两个兄弟。”东八老人依旧坐在那里,眼睛也没有离开过溪流。
異界之仙人也瘋狂
东八老人的安静让弄情十分的震惊,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对以后的事也是胸有成竹。
大千成道 風狂笑
“那我大哥……”
“你大哥已经没事,他的毒已解,没什么大碍了。”
“不会再毒发了吧?”
“不会了,你尽可放心。”
“那我就放心了。”
知道大哥没事就好了,弄情心里千斤的石头终于放下了,既然大哥没事,那么之后的事就都好办了,至于大哥的婚事,延迟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东八爷爷,那我先走了。”弄情丢下一句话,急匆匆的去找自己的大哥,接下来的事怎么办,还得遵照大哥的意见。
看见弄才和会琴商量着什么事,一定是结婚的事,看到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弄情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弄才远远的看见弄情走了过来。
“等一下,我得去把这件事告诉弄情。”弄才对会琴说。
“嗯嗯”
世界上最偉大的推銷員全集
会琴点点了头,看着弄才离去的背影,同时也是看着自己的婚事随着弄才越走越远,但是会琴没有后悔,当初救弄才没有后悔,现在答应弄才延缓婚期也没有后悔。
“有件事情告诉你。”
弄才拦下了前来找自己的弄情。
“什么事啊?大哥,刚好我找你也有点事情。”
“哦,不知道我俩说的是不是一件事啊。”弄才惊喜的看着弄情,比自己小几岁的弟弟。
“大哥,你先说你找我什么事?”
“那我就说了,我找你其实是关于三弟和四弟的事,还有就是关于我和会琴结婚的事,当初我们相约在芷城见面,可是由于我,一大堆麻烦事接连发生,现在我才回过神来,三弟和四弟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有没有危险,我想我和会琴的婚事先不办了,等找到三地和四弟在做打算,你看怎么样。”
“大哥,不瞒你说,我找你要说的事其实也是三弟和四弟的事,没想到你比我先想到,可是,这样一来,就要委屈你和会琴了,你们的婚事还不知道被拖到什么时候呢。”
“怎么能说委屈呢,三弟和四弟现在情况不明,我怎么能身陷儿女情长啊,关于这件事,我已经和会琴说过了,她也同意我这样做。”
弄情本来想去找大哥说三弟和四弟的事,他以为大哥由于婚事已经将此事抛到了九霄云外,其实,弄才和他一样,多么希望见到十五年没见的兄弟,有怎么会忘记,两兄弟的一致,更加的和谐和默契。
更难得是会琴的善解人意,她在弄才最危险的时候舍自己贞洁玉身于不顾,弄才这才得救,现在刚刚要准备婚事的她突然被弄才通知婚事不得不延缓,又怎么能没有一丝的心伤。
可是会琴又怎么是那种斤斤计较的小女子,当初是自己执意要救弄才,和弄才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是弄才醒来之后不答应和自己成婚,也绝没有半句怨言,更何况弄才已经答应了婚事,现在只不过是延缓了婚期而已,弄才没有反悔。
“嫂嫂,委屈你了,我三弟和四弟现在情况不明,多谢你深明大义,我替我两个弟弟谢谢你。”弄情来到了会琴面前,诚挚地说着道谢的话。
“我不委屈,现在你三弟和四弟情况不明,我们应当同心协力,至于我和弄才的婚事,什么时候办都可以,你不要太自责。”
会琴的话回荡在屋子里,久久没有散去,虽然婚事还没办,但是弄情刚刚的一声嫂嫂,对会琴已经是莫大的安慰了,至少说明在弄情心里,是承认会琴这个嫂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