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so84i好看的小說 腹黑太子VS傲嬌大小姐 線上看-第二章 下聘-0u88z

腹黑太子VS傲嬌大小姐
小說推薦腹黑太子VS傲嬌大小姐
幻月阁。
柳氏带着她的两个女儿在和一旁的男子闲聊。看似和谐的气氛,实际相反。
“不知四王爷前来所谓何事?”墨氏尴尬道。
“二夫人言重了。本王今日是奉父皇的命令前来下聘礼。”
“聘礼?!”柳氏一惊,以为自己的女儿墨嘉澜傍上了堇熙。便扭头看了眼墨嘉澜,指见墨嘉澜娇羞的跟个小丫鬟似的。
“正是!花瑾国太子堇觞寒。”堇熙慢道。
“太,太子殿下?!”柳氏被吓到了。以为自己的女儿墨嘉澜傍上了他四王爷堇熙,万万没想到竟是太子殿下。
柳氏不可思议的望了下墨嘉澜,墨嘉澜急忙摇头。她的意中人只有四王爷堇熙一人。
“那……是向谁下的聘礼?”柳氏迟疑了。不是向墨嘉澜下聘的?
花瑾国都知道,墨府,皇亲国戚的血液。府中小姐,少爷本应该很多。可至今墨府还未传出有第六个孩子。大小姐颜柒柒,二小姐墨嘉澜,三小姐墨嘉欣,四小姐颜青兰,大少爷颜流水。
听姓氏就知道大小姐和四小姐是颜府夫人的骨肉,而大少爷却也是颜夫人与墨府老爷墨逍之子。只不过是与柳氏很亲近.
“是……”
“嘭――”还未等堇熙说完,颜柒柒直接破门而入。
柳氏最先反应过来,本想教训下颜柒柒,但碍着堇熙在场,没有肆意妄为。
“柒柒!你这是干什么?”柳氏装作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
“柒柒..姐姐,你这么凶干什么?”墨嘉澜柔弱的问。
“柒柒..姐姐?我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颜柒柒丝毫不给柳氏一点颜面。颜柒柒倒也懒得搭理墨嘉澜。倒是墨嘉澜……啧,此人不简单。
还未等柳氏说话,颜柒柒移步到旁边的堇熙身旁。
“敢问公子芳名?”
“噗――”堇熙一下子乐了。
颜柒柒这话问的,既然知道人家是公子还问芳名?这堇熙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答了,怕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不答,那不是伤人家姑娘的心吗?
總裁前妻不下堂 鬥兒
“柒柒!”柳氏狠狠的把颜柒柒拽来身旁。“请四王爷谅解,柒柒年纪小不懂事。”
都市僵屍王
墨柒柒忍不住白了柳氏一眼。
堇熙看了眼墨柒柒,“无妨无妨。想必这位便是墨大小姐墨柒柒吧。”
“既然四王爷语气这么肯定干什么还问?”颜柒柒不冷不热的回了句。其实,这是她的本能。
“大小姐聪慧过人,仅凭语气便能判断本王对事物的看法。”堇熙笑了。
首席寵婚365天 江小湖
“聪慧过人?王爷言重了,我可不敢当。想当年我还是墨府的废物呢。”颜柒柒毕恭毕敬的回复着。还不忘记看了眼柳氏。
柳氏脸一会白一会青的,眼睛还时不时的看着堇熙,啧,明显的做贼心虚嘛。
“柒姐姐,我们可都是知道你那废物的样子是装出来的。”墨嘉澜继续道,“如果姐姐你当初不装的话,这些谣言早就散了。”
装?颜柒柒不禁冷笑。
“嘉澜妹妹说的有理。但倘若我当初不装,又怎么会知道嘉澜妹妹和柳姨娘对我有这么多的意见和不满。”颜柒柒不紧不慢的说道。
“颜柒柒!你!”墨嘉澜想要说什么却被堇熙拦下了。
拿無限當單 不帶電
“父皇将墨府大小姐颜柒柒许配给花瑾国太子堇觞寒。本王今日是来下聘的。各位之间如果有什么恩怨待本王走后在自行解决。告辞。”堇熙说完遍走了。
看到堇熙离开,墨嘉欣和柳氏立马跟了出去。而墨嘉澜却没任何动作。
颜柒柒盯着墨嘉澜:啧……墨嘉澜,你果然不简单。
墨嘉澜对于颜柒柒的目光只是微微笑了笑。并没有做任何过多的动作。
“不知道姐姐这么看着我是因为什么。”墨嘉澜启唇。
“原因啊,很简单啊。墨嘉澜,你不简单,绝对的不简单。”颜柒柒意味深长的看了下墨嘉澜。
“呲。姐姐真是说笑了。姐姐还是先解决解决手上这块烫山芋吧。四王爷刚刚可没说太子什么时候来迎娶姐姐你哦。”墨嘉澜说完遍离开了。
“啧……迎娶我?想他头疼。”颜柒柒一下子乐了。“易岚。你看,太子殿下不是不举吗。那迎娶本小姐的意图为何?”
“小姐。易岚估计这又是柳氏的好手段。废物和不举之人。绝配。”易岚低声道。
太子堇觞寒的不举从未证实过,只是他不近女色,也有人怀疑他是断袖。
逃之夭夭:總裁,你別追
“易岚,我们先去看看我娘吧。”墨柒柒对易岚刚刚的回答不做任何的表示。
“哟!颜柒柒!”颜柒柒刚想走,便被刚刚进来的墨嘉澜母女拦住。“怎么?见到我娘还不行礼?你们墨府的规矩亦是如此吗?!”
“你!”易岚想要动手,却被颜柒柒拦住。
“呵!我们墨府的规矩,不需要你来管吧。况且,嘉澜妹妹,你虽为墨府小姐,但你是二小姐。照我们墨府的规矩,二小姐见了大小姐不行礼。视为不敬。”颜柒柒云淡风轻道。
“颜柒柒!你!你给我跪下!”柳氏必定帮着自家女儿,说话间便让颜柒柒下跪。
“跪?你凭什么让我跪?就凭你为墨府二夫人?大夫人都还未发话,你个二夫人有什么资格让我下跪?我颜柒柒话今天放这了,我颜柒柒跪天跪地跪父母,但绝不跪奸诈小人。还是这种入赘之人。”颜柒柒面色毫无表情:呵呵,柳玉茗。我今天让你尝尝被怼的滋味。
補天道 離人橫川
“颜柒柒,你娘可还活着?”墨嘉澜来了句。语气万分不屑。
“你想干什么?”颜柒柒面色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