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玄幻小說

e3uto超棒的玄幻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幽萌之羽-第八百四十七章 我其實還好推薦-8vnz6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正如同斯拉格霍恩上课前说过的那样,肿胀药剂并不算什么复杂的药剂。
哪怕在熬制流程之中新增了“河豚拆解刀工练习”,这种基础性的魔药对于如今的霍格沃茨二年级生们而言,闭着眼睛调制或许稍显夸张,但也不会出现大多失误的情况。
没等讲桌边上记录时间的沙漏落完,几乎所有学生都完成了熬制,正在进行微调。
斯拉格霍恩的目光在地下教室里扫了一圈,没有看见哪个学生的药剂有明显的变色,不禁再次扬起眉毛暗自点了点头,这可是他曾经上课时从没有遇到过的事情。
倘若这些孩子保持现在的水准不变,他们每个人都可以在未来选修上魔药课提高班。
百分百的晋升率,在过去的霍格沃茨之中,这可是完全不敢想象的事情。
哪怕没有类似于艾琳娜·卡斯兰娜这样超乎规格的天才少女,这也已经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时代了,属于魔药学的新时代——斯拉格霍恩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学生时的梦想。
魔药学,终有一天可以成为全魔法界承认的璀璨魔法艺术,而非单纯的工具。
“好,时间……到!”
随着沙漏中最后一粒砂砾落下,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大声说道。
“请关闭炉火,停下你们手中的操作,随后我会来逐一检查。”
斯拉格霍恩在桌子间慢慢走动着,轮流检查每一口坩埚,以及每个操作台上摆放着的河豚解剖成果。
他并没有任何评价,只是偶尔搅拌一下,凑上去闻一闻,又或者是随手翻看一下那些处理完、或没处理完的河豚组织,检查一下内脏、眼珠、表皮的完整性。
由于三年级以下的学生都是两人一组完成魔药,哪怕今天的课堂上额外增加了一项评判标准,斯拉格霍恩依旧用不了太长就可以仔细检查完整个魔药课教室——而正如同他此前所预估的那样,几乎所有的药剂和材料全都在合格线上,区别仅仅在于细微处。
十分钟后,斯拉格霍恩沿着地下教室绕了一圈,重新回到了教室最前边。
或许是某种奇怪的习惯,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在此前的巡视路径中,刻意把艾琳娜、赫敏,以及德拉科和哈利四人所在的两桌留在了最后一轮的检查。
斯拉格霍恩先是仔细打量了一下哈利和德拉科的河豚片,又看了看男孩们坩埚中的那差不多堪称完美的肿胀药剂药剂ꓹ 赞许地点了点头。
毫无疑问,哈利显然继承了她母亲的天赋ꓹ 在魔药课上表现得无可挑剔。
而另一方面来说,出身古老魔法家庭的德拉科·马尔福也让斯拉格霍恩有些意外,在他的印象中ꓹ 很少有斯拉特林学生和格兰芬多学生成为搭档的例子。
至于更多的实操细节,德拉科表现得倒不是特别明显。
在刚才教学过程中ꓹ 斯拉格霍恩特意有观察这一对特殊的跨院组合,无论是在河豚等魔药材料的处理ꓹ 还是在魔药熬制的操作中ꓹ 更多的都是由哈利·波特来进行主导,而德拉科·马尔福更多的是进行一些辅助向的零散操作,担任一个魔药助手的角色。
而从结果上来看,晶莹剔透的鱼片、完整无缺的内脏,近乎完美的药剂……
哪怕是最挑剔的魔药大师,在这样的成果面前,也很难挑出什么毛病ꓹ 这两个学生合力完成的随堂测试,可以说已经达到了霍格沃茨学生所能交出的“满分”。
只不过……
斯拉格霍恩耸了耸肩ꓹ 并没有立刻做出评论ꓹ 而是继续朝前方走去。
倘若说德拉科·马尔福和哈利·波特两人呈现出来的作品ꓹ 差不多达到了学生所可以达到的完美境界ꓹ 那么去年的年级第一和第二的天才少女组合又会交出什么样的答卷呢?
更不用说,在这两位小女巫中ꓹ 还有一只千年难遇的妖孽魔女。
而首先出现在斯拉格霍恩眼前的河豚分解ꓹ 也确实回应了这位老人的期待。
完整的河豚皮、干净利落的河豚眼睛、分门别类摘取放好的内脏ꓹ 而鱼片的厚度看起来仿佛纸片一样,如同盛开的洁白花簇静静地盛放在金色餐盘中。
作为霍格沃茨厨房的首位巫师主厨ꓹ 艾琳娜·卡斯兰娜确实展现出了压倒性的技巧。
“真是让人叹为观止的手法,果然不愧是……”
可当斯拉格霍恩看到两人坩埚里的东西时,原本脱口而出的赞赏忽然停住了,老巫师皱着眉头仔细闻了闻药剂,又搅拌了几下,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这口坩埚里面的……
斯拉格霍恩深深地看了眼那锅缓缓升腾着雾气,如同哈利坩埚中一样完美的药水。
“怎么了,斯拉格霍恩教授?”
艾琳娜轻轻托着腮,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身边那位老巫师。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长者,这样简单明显的对比,这么无可争议的优胜者,您难道还要思考吗?大家可都等着您宣布最后结果,看看谁才是今天的第一名呢……”
“艾琳娜,你别这样——”
赫敏·格兰杰有些气恼地扯了扯旁边那个小团子的衣袖。
虽然赫敏心中也承认,她和艾琳娜两人联手完成的随堂作业一定是第一。
但是艾琳娜这样不加掩饰地提前宣扬胜利,未免也太嚣张了些——如果没有艾琳娜的那番刀工加成,单论魔药质量的话,她们与德拉科、哈利一组差距其实也没有那么明显。
哪怕没有转头,赫敏也能感觉到后方那两个男孩脸上的笑容瞬间黯淡了几分。
錦繡宅門
“没错,没错——您说的没错。无可争议的优胜者!”
斯拉格霍恩沉默了片刻,轻呼了一口气,对地下教室的全班同学大声说。
“无可挑剔、堪称完美的出色表现!好样的!德拉科·马尔福,哈利·波特!我说话算数,等到那锅福灵剂熬制完毕,我会给你们两人一人一小瓶,好好利用!”
在赫敏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斯拉格霍恩大声宣布着,赞赏地拍了拍男孩们的肩膀。
教室里绝大部分小巫师们脸上的表情也是一样,包括德拉科·马尔福和哈利·波特两人在内,所有人都是一副诧异的神情,就好像是斯拉格霍恩忽然给大家变只兔子。
除了艾琳娜,女孩嘴角浅浅的笑意荡漾开来。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教授,或许这位老人有些小虚荣,但终归是一名合格的教授。
“等等!为什么,教授?!为什么不是——”
赫敏愣了几秒之后,率先反应过来,有些不服气地站起身。
倘若是因为微弱的差别,那么她也就认了,但是这样明目张胆的黑幕,这样一向骄傲的小海狸有些难以接受,她和艾琳娜两人合作之下,居然输给了哈利和德拉科?!
“唔,主要是魔药方面的差距太大。”
花都煉金術 開心小帥
斯拉格霍恩温和地回答道,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容置喙。
“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格兰杰小姐您可以先仔细思考下,如果没有答案的话我也可以在课后解答,虽然你们在河豚的处理确实非常完美……但很遗憾,这里是魔药课。”
“差距太大?!这怎么可能,我们明明——”
赫敏倔强地看向斯拉格·斯拉格霍恩,挡住了老巫师回讲台的路。
她咬着嘴唇,不甘心地看了眼哈利和德拉科的坩埚,与她们的那一锅药水相比,两者之间的差距确实没有特别明显,看起来就仿佛是一口锅中煮出来的药剂分成两边。
但是……这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两边极高的相似度。
“——明明,也差不多……”
赫敏用力咬了咬嘴唇,琥珀色的眼睛直视着霍拉斯·斯拉格霍恩。
“就算哈利、德拉科他们的魔药稍微出色一些,您至少也要告诉我们原因吧?”
“好吧,好吧。那么,格兰杰小姐,您能告诉我你们坩埚里的是什么吗?”
斯拉格霍恩叹了一口气,耸了耸肩膀,无奈地问道。
“当然是肿胀药剂——”
“很遗憾,您坩埚中的,并不是肿胀药剂。”
还没等赫敏·格兰杰把话说完,斯拉格霍恩苦笑了一下。
“更准确的来说,甚至都不算是魔药,是吧?卡斯兰娜小姐。顺便说一句,我并不建议用魔药课的坩埚作为烹饪器皿,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行为。”
“不用担心,庞弗雷夫人在处理食物中毒上非常有经验。”
艾琳娜漫不经心地说道,在赫敏快要杀人的眼神中,淡定用黑胡桃木“筷子”夹起一片薄如蝉翼的河豚鱼片在那一锅滚烫的“肿胀药剂”里面涮了几秒,慢慢放在口中,愉快地眯起眼睛,细细品味着那份不同寻常的鲜嫩、香甜的河豚鱼片。
“斯拉格霍恩教授刚才的讲述非常具有启发性,倘若说魔药的熬制来源于一些更为抽象的元素提取,所以,我突发奇想地尝试了一下能否用魔法消除魔药的魔力。”
“但是你的操作方法和教授讲的完全……”
赫敏的目光在艾琳娜口中,滚烫的坩埚水之间游弋了几秒。
按照肿胀药剂的描述,如果这真的是一锅合格的,哪怕是拥有些许效力的魔药,那么此时这只白毛团子的舌头和嘴唇早就肿得老高了,根本不会这么开心嘚瑟地吃东西。
“我只是按照和书上相同的操作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魔法力量一样。”
艾琳娜竖起手指晃了晃,大大方方地解释道。
“魔法在于内心,基于思想。魔药学也是一门魔法,影响它最终呈现方式和结果的,除了正确的手法外,还有我们对于它的期待和认知——在最后一次挥动魔杖时,我突然有些好奇地想到,如果让这锅药剂变成没有魔力、没有毒性的白汤,会怎样?”
“是啊,从结果来看,你现在如愿以偿了,对不对?”
赫敏语气生硬地说,脸色越来越阴沉。
“完美的肿胀药剂对于你,对于我来说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相比起按部就班地完成早已可以独自完成的工作,探索一些新知识和尝试,难道不是更加有意义的事情?”
艾琳娜叹了口气,朝着斯拉格霍恩偷偷眨了眨眼睛。
“我承认我有赌的成分,但是……”
“你们发现了一种如何把魔药变成非魔药的方式,这很有趣。”
斯拉格霍恩扬起眉毛,神色复杂地看了眼艾琳娜坩埚里面的那些热汤。
不过刚上二年级,就能越过繁杂深奥的魔药反应和流程,洞察到魔药真谛,甚至于动手更改结果——这样的天资卓越而又肆无忌惮的小女巫,实在是太让人担忧了。
尤其当她还对魔药缺乏基本的敬畏时,这更是一件极为糟糕的事情。
老巫师沉吟了片刻,清了清嗓子,平静地说道。
“但是……卡斯兰娜小姐。这同时也意味着,你们没有按照规定,在这节课上配制出我所要求的肿胀药剂,因此你们这节课的分数是——零分。同时因为您上课吃东西的行为,以及危险操作,拉文克劳会被扣除五分,同时你本周五晚上要到魔药办公室关禁闭。”
“至于格兰杰小姐,你作为参与者,甚至没意识到魔药性质发生了变化……”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顿了顿,低下头看向赫敏,缓缓说道。
“格兰芬多,扣除五分,并不是因为你们的操作失误,而是因为你在我做出评判之后依然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以及不了解自己熬制的药剂……您有什么异议吗?”
“没有,教授。”赫敏声音如同蚊呐一般。
她轻轻摇了摇头,默不吭声地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总而言之,希望你们能从中吸取教训。”
邪王心尖寵:囂張悍妃 顧夕熙
斯拉格霍恩扬起眉毛,越过赫敏·格兰杰,走到了讲桌边上。
“今天的课后作业是写一篇关于‘肿胀药剂’的论文,并且从野生环境下如何甄别和处理原始魔法材料出发,进行阐述,长度不低于两英尺,下节课交给斯内普教授。”
“好了,下课——快去吃午饭吧……孩子们。”
伴随着斯拉格霍恩宣布下课,学生们陆陆续续地站起身,收拾着东西开始离开教室。
坐在两人身后的哈利本来还打算说点什么,但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德拉科·马尔福飞快地捂住了嘴巴,半拖半拽地把他从魔药课教室里拉了出去。
而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整理了一会儿教案后,也毫不犹豫地直接离开了教室。
老人心中压了一大堆事情,此时正准备找邓布利多那个老骗子对峙——反正心中最大的秘密已经被艾琳娜戳破了,斯拉格霍恩现在反而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轻松感。
……
修仙狂徒
不到十分钟,教室里就只剩下了艾琳娜,以及赫敏。
赫敏看着面前的那锅看似与成功的肿胀药剂一样,却截然不同的汤水,琥珀色的眼睛里平静得就好像是一滩死水,反而没有了此前的那愤怒到要杀人的神色。
咕噜——
艾琳娜扫了眼身边宛若机器人一般毫无生气的小海狸,有些害怕地咽了咽口水。
那只老海象未免也太冷酷了吧?
那种时候居然还要追究什么连带责任?!
枉费她那么用力地使眼色,也不知道稍微照顾一下小女生的情绪,这么几番连环打击下来,艾琳娜开始有些担心会不会用力过猛,不小心触发了黑化赫敏的打开方式。
“呐,赫敏你没事吧……你要不要一起尝一尝,蛮好吃的……我全部都可以烫给你吃……”
艾琳娜小心翼翼地戳了戳身边的小翅膀。
“我其实还好。”
赫敏说道,转过头目光在艾琳娜的那双筷子上停留了片刻,轻声问道。
“那么,河豚好吃吗?甚至于福灵剂,分数,第一,这些都比不上一口好吃的?”
完蛋了!
这下是真的完蛋了!
艾琳娜头上的小呆毛猛地一个激灵,瞬间嗅到了极度危险的气息。
“其实也没有那么,我是说,福灵剂其实有很大的隐患……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找教授教你怎么炼,但是赫敏你听我解释,我刚才其实就是想试试。”
“哦。”
“赫敏你不要生气,刚才那个其实是我跟斯拉格霍恩教授的交锋,并不是为了针对你,我之后可以一点点给你慢慢解释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
家有痞妻:夫君,笑一個 蘇十三
“你刚才说,这些鱼片全部都可以烫给我吃?”
“诶?嗯,嗯嗯……”
“好吧,如果你解释合理的话,这次我就原谅你了。”
赫敏看了眼有些肉疼的点着头答应的艾琳娜,终于还是没能继续绷住脸上的冰冷,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看着艾琳娜,“至少要比卢娜知道的多,否则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她早就看出来,艾琳娜和斯拉格霍恩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秘密对话。
否则,以赫敏对于这只白毛团子的了解,艾琳娜不可能在上课刚开始时与临近下课的时候展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可以说是放肆得状态,而这其中的答案……
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多半与这么久来,艾琳娜一直瞒着她们的那些事情有关。
————
魔尊重樓逍遙異界 妖天
————
好耶!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