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7d00b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一夢成真笔趣-第四十六章 一夢成真(大結局)分享-szqz7

一夢成真
小說推薦一夢成真
一年后。
邙山。
又是一年春光烂漫时,万物复苏,草长莺飞,一切,都是那么宁谐……
“娘,娘……”思吟欢快地从外面跑进来,一下子扑到梦的怀里,一张小脸上满是喜悦。
“怎么了,思吟?什么事这么高兴?”梦爱怜地摸着女儿的头发,柔声问。
“娘,我找到爹爹了!”思吟眨巴着一双灵动的大眼,兴奋地说道。
梦的手一滞,随即,神色有些不自然地嗔道:“你这孩子,尽胡说!”
“是真的嘛!”思吟不悦地嘟起小嘴,眼里,却散发出激动的光芒。
“我真的找到爹爹了,娘,我刚才在外面碰到一个人,他长得好漂亮,人也好温柔哦!我就告诉他,我喜欢他,然后他就问我,如果他做我的爹爹,我喜不喜欢……”
听到这里,梦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你说什么?有外人进来了?你还跟他说了那些话?你……你这孩子!你怎么……如果遇到坏人可怎么办?”
知道娘是担心自己,思吟也不敢反驳,老老实实地低着头,聆听娘亲大人的训示。
“还有,”梦的声音,无法抑制地节节拔高:“爹爹是能乱认的吗?”
听到这一句,思吟立马炸了毛:“不嘛!不嘛!我就是喜欢他!就要认他做爹爹!就要……”
她不依地扭动着身子,一个劲儿地嚷嚷着。
梦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从未在思吟面前发过火的她,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且渐有燎原的趋势。
她板起脸,厉声呵斥道:“别闹了!思吟,这个爹爹,不许认!听到没有?”
思吟不由地怔了怔,她从未见过娘发这么大的火,一时倒被吓住了。
看见女儿面上的惊惶,梦心知自己太过严厉,不由暂压怒火,缓了缓语气,语重心长道:“娘不是告诉过思吟吗?思吟有一个天下间,最伟大的爹爹,他很爱很爱思吟,思吟若是认了其他人做爹爹,那爹爹会很伤心的……”
思吟慢慢从惊吓中缓过劲来,眼中渐渐溢满了清澈的泪水,泫然欲落,抽泣着说:“娘骗我,爹爹既然这么爱思吟,为什么从来不来看思吟?思吟连爹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闻言,梦的心,狠狠一疼,眼里也湿湿的,她勉强一笑,伸手去抱思吟:“思吟乖,爹爹不是不来看你,是爹爹太忙了……”
思吟闪身躲开梦的双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娘好坏,爹爹忙,不来看思吟,娘也凶思吟,思吟再也不要理娘了……”
说完,蹬蹬就往外跑。
梦心中一慌,慌忙伸手去拉,却只抓到了一把空气。
“思吟,快回来……”梦急得出了一头的汗。
畫個圈圈圈住你 ugi
她想追,可昨天上山时,不小心扭到的脚,此刻却成了最大的拖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思吟,越跑越远……
山中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盘枝错节,不辨方向,很容易迷路。
外面,更是还有一个不知是敌是友的男人,若是思吟出了什么事……
梦浑身一颤,根本不敢再想下去!
不!
思吟绝不能出事!
她狠狠地咬了咬牙,再顾不得许多,拖着受伤的脚,跌跌撞撞地追了上去……
……
“呜……”
“呜,呜……”
異界之巔峰高手
伤心的哭声,伴随着泪水,一路洒落。
刚从山谷中缓步而出的清俊男子,闻声抬头。
那满脸是泪的娇小的人儿,就这样,直直地、毫无防备地撞入了他的眼帘。
男子眸中瞬间升起一丝疼惜,几个起落,来到哭成泪人儿的思吟身边,心疼地将她抱进怀里,用指腹缓缓抹去她脸上的泪水,柔声道:“怎么了,思吟?怎么哭了?”
认出眼前的人,便是惹得娘亲大发雷霆的漂亮“爹爹”,思吟瘪了瘪嘴,没有说话,微微扭动着身子,想要挣出男子的怀抱。
察觉到怀中小人儿的排斥,男子心中一紧,掠过丝丝隐痛,不由微微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垂眸望向思吟,低声问道:“思吟真的这么讨厌我,不想看到我么?”
闻言,思吟停止了挣扎,吸了吸鼻子,极力忍住将要溢出眼眶的泪水,闷闷地说道:“你是坏人……”
害得她被娘凶……
寵妃
男子面露愕然!
他,是坏人?
抬手摸了摸思吟的脸颊,男子耐心哄劝道:“思吟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思吟睫毛一颤,腮边立时滚下了两颗豆大的泪珠,她委屈地抽噎道:“娘生气了,发了好大的火,娘好凶,她从来没有那么凶过思吟,思吟好难过,好害怕……”
男子眉头轻微一皱,又很快展开,脸上笑容不变,只微微沉吟,便柔声引导道:“那娘为什么要凶思吟呢?”
思吟抬头犹豫地望了男子一眼,抿了抿唇,继而,在男子鼓励的目光中,说出了原委:“思吟想认爹爹,娘不许,还发了好大的火!”
男子一怔,他没想到,竟会是由他先前有意的试探,而引起的。
想了想,他问:“那你娘有说为什么不许吗?”
思吟面色迟疑,声音不自觉地低了下去:“娘说,你不是好人,而且,思吟的爹爹若知道了,会很伤心的……”
男子又是一怔,神色复杂:“你娘,跟你提过你爹爹?”
“嗯,”思吟点了点头,许是因为男子自始至终的温柔,让她很快就放下了之前的那点成见。
“娘说,思吟的爹爹,是世上最好的爹爹,只是爹爹太忙了,都没有时间来看思吟。”
说到最后一句时,她似模似样地叹了口气,小小的眉头皱起,一副很苦恼的样子。
男子的手掌缓缓握紧,身体微僵,过了好久,才有些困难地问道:“那思吟,恨爹爹吗?恨他这么久,都不来看思吟?”
思吟越发皱紧了眉头,认真地思考了片刻,才回答道:“娘说,爹爹是要做大事的,爹爹做的事,可以帮助很多很多人,所以,思吟不可以恨爹爹……”
“可是,”她苦恼地挠了挠头,一脸纠结之色:“可是……”
“可是什么?”男子瞬间提起了心。
“可是思吟想要一个爹爹……”
思吟抬起一双湿漉漉的大眼,静静地注视着男子,眸中,有着根本不属于四岁孩童的成熟与伤感。
傲嬌總裁,追妻忙
“这样,就有人帮娘了,娘就不用再自己上山砍竹子、修房子,也就不会扭到脚了……”
梟寵枕上嬌妻 明景
男子心中狠狠一震,眼底有些发热。
这,便是他的女儿,懂事得让他心疼,乖巧得让他怜惜,成熟得让他心酸……
他心中瞬间生出一股巨大的冲动,他想要狠狠地抱紧她,将她娇小的身子紧紧拥入怀中,亲吻她的额头,亲口告诉她,他就是她的爹爹,是她亲生的爹爹……
可是理智告诉他不行,他不能那么做,那样,会吓坏她的……
聊齋之重建天庭 流星看不見
这边,男子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地压制着胸中汹涌澎湃的心绪。
霸寵嬌妻 夜小鬥
那边,思吟已经低下了头,语气里,有着明显地哭意:“思吟只是心疼娘,不想娘再受伤,可是,思吟好像做错了,思吟不该胡乱认‘爹爹’的,娘会不会生思吟的气,不要思吟了?”
“不会的,”男子隐忍着泪水,温言安抚着惊慌的思吟,心潮起伏不定:“思吟是个好孩子,你娘和爹爹,疼思吟还来不及,又怎么会生思吟的气呢?”
就算要生气,也是生他的气吧……
“但是,思吟就这样一个人跑出来,你娘一定很担心,她的脚又受了伤,想要找思吟也不方便,我们回去找她,好不好?”
等思吟的情绪略略安定下来,男子柔声建议。
“可娘要是还在生气怎么办?”思吟眼中,还是有些担忧。
“不会的,”男子努力让自己的笑,再自然些,再温柔些:“我们一起去,你娘看到我,就不会再生气了……”
“真的?”思吟狐疑地瞅着男子。
“当然是真的!因为,”男子顿了顿,奋力压下声音中的哽咽,“我就是思吟的爹爹啊……”
思吟有一瞬间的愣怔。
“爹,爹?”她直愣愣地望着男子,呆呆的重复道。
“是啊,是爹爹,我就是爹爹,是爹爹来晚了……”男子眼中,泛起一层薄薄的泪光,语气颤抖。
似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思吟茫然问道:“爹爹的大事忙完了吗?是来看娘和思吟的吗?”
“是,没有什么大事了,再也没有什么大事了,”思吟的反应看的男子心中更是酸痛不已,男子将头深深地埋入思吟小小的肩膀间,逼回眸中的泪意,“爹爹这次来,就再也不走了……”
“真的不走了吗?”思吟喃喃地问,“会一直,陪着娘和思吟?”
“对,不走,一直陪着你们……”男子微笑,含泪点头。
……
一阵寂静之后。
“你真的是爹爹,没有骗思吟?”
“没有,爹爹怎么会骗思吟呢?”
“哦……”
……
又一阵寂静之后。
“你确定是思吟的爹爹?不是假的?”
“爹爹当然是真的爹爹,如假包换!”
“哦……”
……
再一阵寂静之后。
“你……”
“思吟,”男子终于忍无可忍,无奈地打断了思吟不知还要重复多少遍的问话:“你已经问了很多遍了,不用再怀疑了,我真的是爹爹,思吟的亲生爹爹!”
“哦……”思吟只是一径机械地颔首应道。
……
男子无奈扶额低叹,看来,她被惊得不轻呢,到现在,还没有回神。
良久之后。
“呀!爹爹,我们快回去,娘还不知道爹爹来了呢!”
反应过来的思吟,居然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突然出现的爹爹。
在她的思想里,爹爹本就是要回来的,只是这一天的到来,太过突然,她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罢了。
不过,现在,这已经不再重要了,也不再是问题了,她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思吟的小手,紧紧地抓起男子的大掌,拔腿就向竹屋跑去。
她要赶快告诉娘:爹爹来了!
男子任由小人儿拉着他毫无章法地一阵疾跑,缓缓握紧了掌中的小手,脸上,亦扬起了一抹浅笑,那笑容,霎时映的山河失色,日月无光。
走动间,男子的白衣,随风飞扬,猎猎作响,一如初来之时!
……
远远地,一个蹒跚的女子身影,出现在前方,女子腿脚明显不便,因为一路急行,身形有些不稳。
她面色狼狈,似乎摔了很多跤,以至于身上的衣服,都变得残破不堪、脏乱至极!
男子率先发现了她,目光一凝,视线将那抹纤细地身影,牢牢锁住,深邃的眸子里,刹那间风云变幻,一片惊涛骇浪!
女子毫无所觉,一面走,一面四处张望,神情里,是掩不住的担忧焦虑。
几乎就在女子望向这边的同时,思吟也在同一时刻,发现了对方……
“娘!”
“思吟!”
见到平安归来的思吟,女子又惊又喜,紧绷的神经,也稍稍松弛,却在看到她身后的男子时,瞬间石化。
松开思吟的小手,男子身形一动,停在女子面前,慢慢展开双臂,将她揽入怀中,低语道:“梦!我回来了……”
空气静默,天地间,一时间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一阵清风拂过,卷起了两人的衣摆,在空中交织缠绵,难舍难分,隐约中,依稀还能听到孩童稚嫩的声线:
娘、爹爹,还有思吟啦,你们把思吟忘了……
梦偎在男子怀中,紧紧地回抱着他,感受着这久违的温暖。
泪,湿了眼眶。
原来,梦可以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