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i7ezs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向恩醉馬 線上看-第九章 沒結束分享-ombkj

向恩醉馬
小說推薦向恩醉馬
1
向恩郁郁难欢地难以忍受,就跑到院子里等“忧丽”,从六点一直等到八点,他唱了两个小时的歌。院子里的小姑娘白裙翩翩,白脸泛红,要不是几个小姑娘欢快烂漫地蹦来跳去,他早就浅尝辄止了。现在他已没有心情再等了——小姑娘都回家了。
“忧丽”就象南极的飞雪一身洁白,飞落进了向恩的视线。此时太阳早已落山,天空灰沉沉的。“忧丽”走进大门,转身扭头盯着向恩,向恩自然兴奋地无以名状,睁大眼睛和“忧丽”对视。“忧丽”无情地走进了楼门,向恩长叹一声:“为天有眼兮何不见我独飘流!”飞奔回家了。
“你在干什么
这漫漫长夜里你可曾想到我
每天闷热地让我难以呼吸
好不容易一个有云的夜晚
凉风如你昔日的目光缓缓吹进窗户
难到就这样结束
象荒野的风扫过大地
留下朦胧的记忆
月亮知道我对着它出神的原故
它可曾告诉你我对它诉说的衷肠
银色的月光照着你娇媚的身躯
你可否感到我思念的热烈
风中翩跹的蝴蝶纠缠着情意绵绵
你我可否拥抱着舒释压抑的激情
我们一起走过沉默的岁月
犹如珠穆郎玛峰巅的冰雪
有燃烧的可能吗
无数次我不想控制自己
向你怀里冲去如亚马孙河流冲进大西洋般不可遏制
天边汹涌的云海中你我能否与神仙们腾云驾雾
不能,我总是太爱幻想
兄弟姐妹们一样将我谴责
宁静的夜晚我只有问天问地、问星星月亮
尽管它们没有回答
却也不曾将我嘲骂
高兴时我也喜欢跳跃欢呼
可失望、愤怒总让我半字难吐
我唯有沉默,可以压制我违反人伦的狂暴
我感到彻骨的寒冷
孤独如风雪之夜的一茎枯草
我多希望你能来到我身边
若仙的风韵足以让人死而无憾
你却杳杳若月宫中的仙女
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够重逢
你我是否能够相视而喜
但愿明天你就出现
但愿我会得到上天的恩赐……”
这漫长的等待的日子,这烦闷无趣的日子,这焦焦虑无奈的日子,如何叫人忍受。向恩在家里无聊以极,在房间里乱转。不知多久没有见到“忧丽”了,他一直在相思那位富家小姐。喧闹的大街上人声鼎沸,这样热烈的夜晚向恩却感到无比凄凉。茫茫夜空中繁星点点,“你的光芒凄婉如失恋少女明眸中的清波
你在为谁苦恼
为何总是寒光凛凛
唯我知道你的心情
因为我和你一样悲愤命运的捉弄”
向恩仰望着夜空中的繁星怅然浩叹。一个月圆而明的夜晚,月华依旧冷若冰霜,犹若她一掠而过的身影。
我的歷史聊天群
2
“想起那甜蜜温馨的日子
才知道你放肆眼神的功劳
没有它我生命里最灿烂的时期将被灰色掩盖
如今你的光芒仍然抵御着那入侵的寂寞
这沉静迷人的夜晚
你是否将我的微名想起
莫非你的眼神都是虚假的伪装
也许我只是你狂热青春里的过客
我却不能将你忘却
是你让欢喜的泪水在我眼中流荡
在吵闹的校园里你总是默默无语
漫无边际的幻想仍就不知疲倦地在我脑中流淌
一切都与你有关
如果那第一次的相遇是你早已设定的阴谋
我依然感谢上苍对我的怜爱
天地靈鑒
不管你是真情还是假意
都让我饱尝喜怒哀乐
这隐约的梦幻闪电般划过你我沉默的青春
结束的时刻在我脑中无从寻觅
梦醒了好久依然沉醉于梦中的甜蜜
疼痛的伤口让时间将它抚平
此时我终于清醒
你已远离我的视线
是命运的安排还是你恶意的玩笑
醫妃有點壞
今夜我将对你的所有记忆交给这深沉的夜
你将在它怀里每夜与我相伴
我知道你我还会相见
所以不敢把你忘却……”
陶帏望着寂静的夜空心潮澎湃,对向恩的回忆是那样难以用语言表述。如果夜空可以映出她俏丽的脸上难以言喻的表情,那她就不用惆怅诗句的贫乏。
3
秋天已经悄然到来,闷热的天气却让人感觉不到半丝秋季的凉爽。干燥的空气中蠕动着疲乏的行人,艾思疋正沿着马路奔跑,长发在脑后飞扬。在人群之中如果想让人注意,此时跑不是最佳选择,不过象她这样的美人不管是跑或走,都是人们注意的焦点。
向恩拿着两个信封,依旧戴着帽子,穿着深蓝色的T恤和牛仔裤,眯着的双眼在眼镜后面欣喜若狂。
艾思疋放慢了脚步,她等着向恩象平时一样停下来痴迷地看她,“真是奇怪,他每次见到我都要站着呆看好久。”艾思疋失望的回头望了望他慵懒的背影。“你为什么不大胆过来,难到你只是赏花似的看一下,不知花名,不闻花香,不恋花美。”
向恩看着艾思疋依旧艳美的脸上高傲的神气,“傲慢的大肥鸭,一个人自赏去吧!和你的大汉男人快乐去吧!”他刚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鬼使神差地被调配到一所自己听也没听过的大学,心情不好。
“天边浮云似我心,飘飘渺渺游苍穹。为觅美人,几番心碎。”
清冷的天空里泛着灰白色的光,散落在向恩仰望的脸上更显凄凉,一个人出去乱转,满目茫然。
向恩从外面回来一时不想进家,就到门口买了一袋得得B,走进院子边走边吃。他走进了两辆车之间的狭小空间。院子里只停了几辆车,不知这两辆车为什么挨得那么近。向恩仰望着天吃着得得B。
“你在干什么?”向恩闻声扭头,就见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太婆,穿着一身灰色套装,卷曲的头发略带黄色,失去水分的脸惨白的有点象鬼。
屍帝
下午向恩从家里出来,在院子里看到“忧丽”从大门走出去,便跟了上去。走了两步,不知从哪钻出来了一个男人和她紧贴在一起。向恩看出那家伙就是配她看考场的那个男人,气愤、恼怒充斥着他的全身,他真想上去一脚踢碎那家伙。向恩走了……
“我——我没——没干什么!”向恩对着那老太婆吐了半天,声音有些沙哑。
極品少爺
“你老往车里面看什么,我以为你要——要……,你住住这儿吗?”老太婆语气中似乎说我以为你要偷车。
向恩心中怒道:“她妈的老妖精,你是玉皇大帝的神兵神将,还是阎王爷的鬼兵鬼将,凭什么审问我。”“是啊!我就在这儿住。”向恩忍着怒火说。
“你姓什么?”
“姓向。”向恩怒火中烧,心中暗骂:“她妈的老妖精,我看你痴长几十岁,才礼让你三十分。”“你究竟想说什么,我只是在这儿呆一会儿。”向恩抑制不住的向前走了一步。老太婆见势,扭头就跑。
將軍的現代夫人
向恩想到“忧丽”竟然和那家伙一直约会,也只能想:“我还有‘陶醉’”仰头看着青灰色的天空,万千感慨借用这不通的诗句来发泄:“自古英雄被情苦
曾经美人泪满裳
溪畔少女春心动
捧心西子丧夫差
可怜昭君西域行
凶奴罢兵四十载
凤先弑父为貂蝉
隆基骂名始玉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