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z5euj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天女陣——孽海幻花 ptt-第 1 章閲讀-v1iik

天女陣——孽海幻花
小說推薦天女陣——孽海幻花
在窗台上坐久了,身体有些僵硬,我闲闲地伸了个懒腰,为自己调整一个舒适的坐姿。这一动,压在臀下的裙摆忽然层层撒开,滑不溜手的绸缎就这样一下子滑出了窗外。
漆黑的夜里,长长的裙裾在窗前摇摆,看上去诡异如幽灵。若是平常人见了,定会吓得尖叫吧。不过在这里,我倒是不会有此担心,西域圣殿的人到底与常人不同。
是的,这里是西域圣殿,一个据说是吃人都不吐骨头的地方,一个叫人闻之变色的人间地狱,江湖人称之为——魔教。
有人说,身为西域圣殿的女子是一种不幸,身为西域圣殿天女阵的女子更是一种悲哀。
而我,非常不巧,正是天女阵中的一员。
我是“天女阵”幻花阵的阵主,我的名字叫幻花。
“天女阵”由十个阵法组成,依次是一“缕香阵”、二“指烟阵”、三“幻花阵”、四“霁月阵”、五“星寰阵”、六“凌霄阵”、七“凝露阵”、八“丝雪阵”、九“湘容阵”与十“十面观音阵”。为了便于相认,阵主的名字都与阵名相同,每个阵都有属于自己阵营的颜色,分别为:粉红、淡紫、大黄、烟蓝、深蓝、淡绿、淡黄、雪白、橘红、大红。每个阵中还有几十个组阵的弟子。
“天女阵”是武林老人——浩星人所创建的一种十分厉害的阵法,传说“天女阵”威力无穷,纵十万大军也难以抵挡,本来是用来帮助国家剿灭边关来犯之人的,后来因为过于残忍,被浩星人自己给毁了。不过,以我们西域圣殿的实力,要想得到这阵谱也并非难事,不然也不就不会有我们这些天女阵阵主的存在了。
细细想来,我在西域圣殿也待了不少时间。从十二岁那年进入圣殿到如今,竟然也有十年的光景。
十年啊,一个人的一生,会有多少个十年?
犹记当初,我也不过是个青涩的女孩,而如今……
我微微苦笑,不用去刻意打听,只需要在圣殿内随便向某个人提一下我的名字,他们的表情便会非常生动而真实地告诉你,我在他们心中是如何地“与众不同”。
心中忽然一阵烦闷,我猛一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冰冷的液体顺着喉咙流进体内,经五脏六腑一捂便沸腾起来,如一团烈火在腹中燃烧,引得身体阵阵发热。身上的衣服太碍事,我忍不住胡乱地松开衣领,衣衫一滑,光裸圆润的香肩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中。冰冷的空气与裸露的肌肤一接触,立刻引起一阵颤栗。不过颤栗之后,清凉的感觉倒是十分享受。
逆行萬年 章渝
炮灰女配的無限逆襲
这十年来,每当我心情郁闷的时候,我就会用这种方法来排泄。
不知道是我酒量越来越好,还是这酒壶里的酒装得越来越少,一壶酒用不了多长时间,很快就又空了。
晃晃已经清空的酒瓶,我清叹一声,慢慢滑下窗台。
原想再取一壶,可一看到窗台下横七竖八的空酒壶,又开始犹豫。
罢了,还是不能再喝了,圣姑早就对我放荡的行为有所不满,若是再知道我酗酒,不知道又会怎样教训我。
摸摸自己滚烫的脸,我摇摇晃晃地扑到梳妆台前,镜子里立刻照出一张绝美的容颜。
美人薄醉,更显明艳动人。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想来也不过如此,这样的相貌一定是世上所有女子的期望吧。
我望着镜中的自己轻轻地笑出声来,镜中的女子笑得极其炫目,一双明亮的眼睛宛如秋水粼粼,似乎立刻就要逸出水来。
忽然,“啪哒”一声,一颗凝结的水珠毫无预兆地滑落下来,重重地滴落到梳妆台上。然后,一颗,再一颗……
我怔怔地看着镜子中的人,觉得有些陌生,那些久违的水珠可是泪?那满脸泪珠的女子可是我?
我伸出细长的手指,在桌上轻轻触上一颗,缓缓含在嘴中。淡淡的咸味,带着一丝丝苦涩立刻在嘴里蔓延开来。
居然真的是是眼泪。我忍不住低头苦笑。我原来我还有泪,原来我还会哭,原来我的心……还没有死。
回忆像潮水一样涌来,让人避无可避,昔日的片断如雪花般飞来,击得我溃不成军。
——两个孩子在佛堂里罚跪,又冷又饿。女孩说:“哥哥,你为什么要帮我,你本来可以不用受罚的。”男孩问:“你一个人跪在这里会害怕吗?”女孩看看森严的佛堂,心里一阵发虚,不由缩缩肩点头道:“会。”男孩微笑道:“所以我来陪你。”
——灵堂前,男孩抱着灵位伤心欲绝,女孩轻轻将他搂到怀中:“哥哥,你不要伤心,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男孩抬头看她,眼中充满期盼:“是永远吗?”女孩坚定地点了点头:“永远!”……
心如刀割一样,痛得无法自已。我俯下身子,静静地舔舐着心中那道永远也不会愈合的伤口。
一阵冷风吹过,桌上一张细长的纸条轻轻飘落。我抬起头,正好可以看到那行刺眼的字句——“三月初三,大理太子段英娶周大将军之女周婷为太子妃……”
酗酒的下场就是第二日头痛欲裂面如死灰,我扶着快要炸开的脑袋痛苦地**。
“哼哼,头很疼是吧,该!”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我相信我已经被凤姐的眼光杀死一千次了。
二嫁溫柔暴君:沖喜王妃 一碟曉菜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酗酒对女人的皮肤伤害很大,是女人保养的大忌。你倒好,不喝则已一喝就不要命你不要以为你年轻就可以什么都不顾,这时候不好好保养,你的脸很快就会失去光泽、变得干枯粗糙、满脸色斑!”凤姐一撩长裙伸出她精致小巧的红绣鞋,对着窗前的酒瓶风似地点过。“一壶、两壶……居然整整二十二壶,喝酒也能按岁数来喝?”话音一落,纤细的兰花指直指我的额头。
在我的幻花宫里敢这样凶我的也只有她了,可是有什么办法,谁叫她是我师傅呢。幻花阵以幻术为主,我的幻术能有今天的造诣,稳坐幻花阵阵主之位她功不可没。更何况,她对我还有救命之恩。
“凤姐儿……”我软软地娇呼,披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娇慵无力地靠在雪白的锦绣枕上,“人家心里难受嘛。”
第一野戰軍的故事 楊江華
“亏我对你寄予了那么大的希望,你就一点都不……咦,你刚才说什么?”凤姐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你心里难受?你这没心没肝的人也会心里难受……我没听错吧,还是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讨厌啦!你只会叫人家练功,一点都不关心人家!”我厥着嘴一脸委屈。
凤姐摸摸我的额头,又摸摸她的额头,自语道:“没有发烧啊!看来不是说胡话,难道真有心事了?”忙将手绢一甩,一屁股坐到我的床前,“到底怎么了?”
我抱着被子缓缓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觉得心里空空的。”
凤姐疑惑地看着我,秀眉微皱。
我见她认真了,怕她深究,忙讪笑道:“没事,可能是酒还没醒,你就当我是在说胡话吧。不早了,我也该起了。今天不是要训练新人吗?你先帮我顶着,我换件衣服就出来。”
“真的没事?”凤姐半信半疑。
“没事。”我作势要起。
“慢着。”凤姐忽然一把按住我,一脸严肃,“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什么事?”
“你是不是认识大理皇妃瑶玉容……”
我手一顿:“为什么这么问?”
“圣姑与断情岛、冰花岛谈判那天,我在大殿门口看到你俩的眼神有点怪,虽然你们什么都没说,可是我有种感觉……。”
我冷冷打断她:“凤姐儿你也真会开玩笑,她可是堂堂大理国的皇妃,又是冰花岛的人,我怎么可能认识她!”
“真的不认识?”
“不认识。”我一口咬定。
“笑要不露齿,嘴角轻轻往上弯,似笑非笑,欲语还羞。眼睛要有神,不可太凶,那会引起对方会警惕,也不可太媚,那只会吸引色狼,要带着微笑盈盈一扫,不动声色地引起对方的注意。当他们注意到你了,你要装作不经意地与他对视,然后牢牢地盯着他的眼睛,施展你们的意念……”凤姐的声音优美而动听,即使是在训练阵中的弟子,也丝毫不影响她的魅力。
我斜靠在柔软的太师椅上,微笑着看着凤姐儿训练台下的弟子,顺手拈起一颗葡萄以优雅得无可挑剔的动作将葡萄缓缓送入口中。能偷懒的时候,我是从来不放过的。
咦,凤姐儿的声音怎么越来越近了?
我一抬头,正好看见凤姐儿铁青的脸。
“凤姐儿累了吧,来吃串葡萄!”我大方地将葡萄双手递到凤姐的面前。
凤姐双手往腰上一叉,眼看就要开始说教。
我不想耳朵受罪,连忙将盘子往旁边茶几上一放,起身拍手道:“好了,各位姑娘们,下面我来为大家做个示范。”
众弟子一听,立刻来了精神:“好啊,好啊,阵主亲自示范,有眼福了!”
我盈盈一笑,莲步轻移,身如弱柳,风姿袅袅。走到台中往台下一扫,星目流波,双目莹然。双眼蕴含了无数情愫,脉脉含情,欲语还羞;细细体会,还能感觉到那眼神的温柔缠绵,如千万条的蛛丝将人细细牵引、密密黏住,无法逃脱……
幻术之妙就妙在让人不知不觉中进入施展者的意念空间,忘记自我,从而完全受施展者控制。台下众人早被我的幻术影响,这个时候的她们头脑中一片空白,我说什么她们都会照做。
正巧一人从门外进来,与我双眼一对,身子猛地一震,待要前行,又觉得腿脚发软,举步艰难。他显然想运功抵抗,将双手牢牢紧握,全身肌肉紧绷,可是我的幻术岂是这么好破解的。不过一会儿,他已是面红耳赤,大汗淋漓。“圣……圣姑……有……有令……”他使劲了全身力气,憋出了几个字。
暴力召喚師 馬上將軍
我微微一怔,收回目光。“圣姑找我有事?”
“是,圣姑有令请幻花阵主去大殿。”来人缓过劲来,连忙拭去额角的汗水。
我与凤姐儿对视一眼,都猜不出圣姑的意思。
“师傅,这里交给你了。”我挥挥手绢,清凉的薄荷味在空中慢慢散开,台下众人这才缓缓清醒过来。
“刚才怎么了?”
“感觉像是做了一个梦。”
“真奇怪。”
……
我对来人微微一笑:“陈护法,请前面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