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h0dqu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紫玉蘭討論-尾聲3相伴-i63tl

紫玉蘭
小說推薦紫玉蘭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还在源源不断的从悬崖对面传来,雪花飞溅,空气中像是裹着一层浓浓的迷雾,久久化之不去。
大地在剧烈的震颤,山体不时发出崩裂之声。
然而,与之仅一堑之隔的悬崖这边,却静的出奇!
出奇的静!
站在悬崖边上的三个人没有任何动静,个个面如死灰,傻傻的望着前方山崩地裂的一幕,一瞬也不敢瞬,仿佛整个世界都凝固了。
时间不知持续了多久。
大地才渐渐恢复了宁静。
天空中的雪雾漫漫化去,随即,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空荡荡的一片,什么都没有——那座高耸在悬崖对面、生长着龙吟的山峰就这样在众人眼前消失了踪迹!
在场三人依然傻傻的呆立着。尽管事实发生在眼前,可没人愿意相信这一幕是真的!
他们宁愿这样一动不动的站着,仿佛,只要他们不动,时间便会停止,事情就不会继续发展,而他们,也不用去面对那个可怕的结果……
眼前看到的一切都不过是场梦而已!
“唔!”
然而,就在这时,从三人站立着的悬崖下方突然伸出一支纤细的手来,一把死死扣住悬崖边上那块系着绳索的岩石。
三人均是一惊,连连后退几步,才小心翼翼的探出身去,顺着那只手望向悬崖下方——
只见光滑如冰的崖壁上,坠着一条绳索,尔雅、兰可、沐枫、北冥悠四个人一字纵开,一个接一个的悬吊在这条绳索之上左右摇晃着。
“快!快!”小老头第一个做出反应,连忙叫喊道:“快把他们拉上来。”
直到这时,圣心蓝和云皓轩才恍然从梦中惊醒过来一般,身体猛地扑向悬崖边上,死死拽住那条生命之绳!
三人一起用力,将悬崖下的四个人一个个的拉了上来。
“呼!呼!”
四个人纷纷跌坐在雪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你们没事吧?”小老头挨个打量着四人,一脸好奇,“你们在洞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啊!”云皓轩也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紧张的看着兰可,“为什么洞会爆炸,而且连山都塌了?”
兰可朝云皓轩笑了笑,将他们在洞里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包括后来,他们是如何利用欧阳正鸿的尸首脱险的——
当时,兰可和沐枫被禁锢在那个轮盘之上不能动弹,而尔雅公主和北冥悠又坚持守在他们身边不肯离去,大家僵持不下,都不肯让步,就在这时,兰可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他们将欧阳正鸿的尸体搬放在轮盘之上,利用尸体的重量取代她和沐枫,从而让他们解脱出来,然而,尽管欧阳正鸿人高马大、身形魁梧,但毕竟抵不了两个人的重量,所以当兰可和沐枫从轮盘上跳下来的那一刻,轮盘便立刻开始重新旋转起来,顿时地动山摇、乱石塌坠,兰可几人只得迅速向洞窟外撤离,刚一跑到大门口,山洞便爆炸了,爆炸引起雪崩,整座山都开始崩裂,他们来不及多想,当即抓住悬崖边上系着的那条绳索,在山体崩塌的千钧一发之际,荡到了悬崖的这一边……
兰可一口气叙述到这里,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长吁了口气。真是惊险万分啊!
众人坐在雪地里休息。劫后余生的他们都感觉身体像是虚脱了般疲惫,必须先恢复体力,才能进行接下去的长途跋涉,穿过这片茫茫的雪噬地带。
“师兄为龙吟穷尽了毕生的心力,想不到,最后竟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圣心蓝一脸落寞,想到欧阳正鸿死时的惨状,心里就禁不住一阵难过。
“圣馆主……”兰可关切道:“你没事吧?”
圣心蓝吸吸鼻子,道:“放心,我没事,其实这些日子我早就想通了,得到龙吟匡扶齐国,这样的目标太遥远、太飘渺,根本不是我能力所能及的,我只是一个女人,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有什么能比儿女健康、家庭幸福更重要呢?”
圣心蓝说着,和兰可两人同时望向前方雪地里坐着的尔雅和沐枫。圣心蓝又道:“现在的我,只希望他们能健康、幸福!”
说完这话,两人脸上均是一僵,同时沉默下来。
北冥悠趁着众人休息的这段时间,独自一人将广道子的尸首埋在了悬崖边的一块雪地里,立了碑、刻了字,也算是给他一个善终。
随后便来到尔雅和沐枫身边。
从龙吟洞窟出来之后,尔雅便一直呆在沐枫身边,紧紧抓着他的手,片刻不曾松开过。沐枫似乎一时还很难适应这样的亲近,始终沉默着,表情也很僵硬,但却也没有排斥。
北冥悠站在他们身侧,看着沐枫紧紧抿着的双唇,浓密而又长长的睫毛下闪动着一双湛蓝如海的眸子,以及一头在夕阳的余晖下泛着缕缕金光的长发……北冥悠顿感全身的血液在沸腾,一股股暖流不断涌向心间——像,实在是太像了,看着眼前的沐枫,北冥悠仿佛看见了年轻时的自己,心中激动万分,但不善言辞、又不善表达感情的他,却只能这样静静的、远远的看着他们,不敢再上前一步,生怕会破坏了这副如此美妙的画面。
然而,随着这样长久的注视,北冥悠也渐渐发现了沐枫的异常。方才在洞中与他过招时,便隐约感觉出他的身体似乎微恙,但直到现在,在如此明亮的光线下,如此近的距离细细观察才发现,他身体的情况似乎很不乐观!
北冥悠面色沉了下来,正准备上前询问,不料这时,却听见尔雅突然开口说道:“枫儿,你方才在洞里没有受伤吧?”
“没有!”沐枫僵硬的回答道。
“那你的身体……”尔雅一脸担忧,眼中却带着一丝恐惧,似乎这个问题在她心间压抑很久,她很想知道答案,却又很怕知道,“你的伤……”
“没事了!”沐枫似乎想也没想,便回答道:“他们已经替我医治好了。”
“真的!”尔雅这才长长舒了口气,仿佛压在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北冥悠、兰可、圣心蓝、小老头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同时望向这对母子,听着他们的对话,个个一脸愁容,却又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
網遊之極品處男
这一幕的幸福实在太来之不易,实在没人忍心击碎它!
返程的路上,北冥悠一马当先,在前面带路,尔雅挽着沐枫走在中间,兰可、云皓轩、圣心蓝、小老头则并排着走在队伍最后。
云皓轩左顾右盼,实在不明白圣心蓝和那个小老头干嘛要走在他和兰可身旁,害他都不方便跟兰可说话。但是,看他们的样子,全都一脸紧张的盯着前面的沐枫,仿佛在担心随时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云皓轩就算心中有再大的不满,也只得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事实上,云皓轩的猜测是对的。此时的圣心蓝、小老头,还有兰可都悬着一颗心,时刻准备着随时会发生的事——他们都非常清楚,沐枫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兰可甚至知道,早在洞窟里,沐枫急着要尔雅他们离开时,他的身体便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了……试想,这样的身体,又如何能走出这片雪噬地带!倒下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此刻,兰可他们最担心,就是在沐枫突然倒下的那一刻,他们将如何在为沐枫进行救治的同时,又能很好的瞒过尔雅……
大家心里都没有把握。
方才休息时,兰可听小老头把沐枫受伤的前因后果,整个始末都说了一遍,知道沐枫的伤竟是尔雅造成的。尔雅为了这件事,逃避了整整十年,甚至不惜将沐枫从她的记忆中抹去……兰可实在无法想象,对于刚刚才失而复得的尔雅来说,如果要再一次失去沐枫,再一次面对失去至亲的痛苦,她是否能承受住这样的打击!
然而,就在众人内心都在无比纠结,始终想不到一个很好的应对之策时,奇迹却在悄然发生着——
沐枫一路上都在跟尔雅交谈着,尔雅提问,他回答,虽然语气依旧波澜不惊,惜字如金,但比起之前的生冷僵硬,已算是柔和了很多。
而且对于尔雅提出的每一个问题,沐枫也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次这么乖巧的有问必答。
尔雅问到他受伤后的经历。他便告诉尔雅,小老头是如何带他寻遍天下名医,后又是如何回到雪山中,对他进行地狱式的训练,以开启他体内的“域”能,从而保住了自己的这条性命。
尔雅问他为何会当上了‘柔然四骑’之首。他便告诉她自己是如何在雪山中不小心救了广道子,后被其纠缠不放,万般无奈之下,才在小老头一句“反正活着也是活着,不如找些事来做”的怂恿下,投靠了柔然人。
尔雅听到这里,忍不住轻笑出声,又问沐枫为何会想到将她从湖底救出来!
对于这个问题,沐枫的回答很坦然。其实当时的他根本就没想到尔雅还会活着,只是每次去湖边,脑海中总会听到尔雅的呼唤声,似虚似幻,这样反复几次后,沐枫终于按耐不住思念,将自己计划多时的想法落到了实际行动中。四年前的那个夏天,他只身潜入湖中,用了整整七天的时间,才寻到了尔雅的方位,然后便在那里建了一座小岛,将尔雅从湖底救起,原本打算将她安葬在岛上,尘归尘,土归土,将来拜祭也好有个地方,却不想,冰融化后,尔雅的身体栩栩如生,还留有余温,竟然没死……
可是没想到的是,尔雅醒来后,却变成了雪伊。不但不认得他,还将他视为仇人般,对他呼来喝去,不停的躲着他,害他不得不四处奔波,千里跋涉的去寻她回来……
沐枫叙述到这里,依旧神情平和、语调不惊,十年的时间,十年的经历,在他看来,仿佛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跟他毫无关系。
尔雅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这孩子吃了太多的苦,心底压抑的东西太多,让他有着超越年龄的沉稳和控制力,早已不知该如何向人流露感情、释放心中的苦与乐。
異世寶貝現代媽
尔雅将沐枫的手握的更紧了些。
一行人走的很慢,只因队伍最前面的人走得慢。听了沐枫的这番话,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没有人去注意到,就在他们的最前面,那个一直背对着他们的高大身影,那个这一生都不知道哭是何滋味的男人,竟悄然落下一滴泪来。
奇迹就在这样不知不觉中发生了。
他们走出了雪噬地带,走到了大峡谷中,而直到这时,沐枫依然被尔雅牵着手,乖乖的站在她的身边。他没有倒下,哪怕只是停下来歇息一会儿也没有。
兼職丹醫 三羊豬豬
圣心蓝等人震惊了。那孩子——何其羸弱!何其强大!
峡谷内,依旧刀光剑影,硝烟不断,柔然人和北魏的战斗还未结束。大地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映着漫天的霞光,整个世界都仿佛染成了猩红一片。
“住手!”
这时,一道响亮的喝止声将还在战斗着的、所剩不多的一群人赫然惊住。他们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朝声音发源处望去,然后便看见北冥悠一行人。
“兰可!轩儿!”云映天从人群中踱步出来,径直走到北冥悠一行人面前,激动万分,“你们……你们没事吧?”
“嗯!”兰可和云皓轩同时朝云映天点点头。
“陛下!”人群中,剩下的部分柔然士兵纷纷聚集到北冥悠周围,严阵以待。
“你们都退下!”北冥悠斜目瞥了那群人一眼,然后转身朝云映天说道:“云大人,之前多有得罪,望请见谅!”
“哼!”云映天怒目瞪着北冥悠,道:“悠仁陛下,我北魏本是诚心诚意想跟贵国和谈,不曾想竟会遭到如此待遇,真是让人心寒,我跟你已经没什么话好说,我们战场上见吧!”
“请等等!”北冥悠急忙道:“云大人,如今龙吟已毁,北魏、柔然也没有再继续争斗下去的必要,这一次,我是真心想要与贵国和谈,希望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云映天面色一愣,转眼看了看他身后的云皓轩和兰可。不知他们在龙吟洞窟究竟发生了何事,为何北冥悠的态度会突然发生这么大的转变,看来,还是等先了解清楚情况后再另作定夺。
“行!”于是,云映天道:“等我先回去把情况了解清楚后,再做决定。”
“一言为定!”北冥悠笑道:“对于今天的事,我真的感到很抱歉,改日定当正式赔罪。”
“那倒不必了。”云映天没好气的瞥了北冥悠一眼,实在搞不清楚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只得转眼朝他身后的几人大声喊道:“兰可、轩儿、尔雅公主,我们走!”
谁知,一声出去,那边一个人都没有动静。
云映天大惑不已,“你……你们……”
“你先跟云大人回去!”兰可跟云皓轩小声说道。
星河血
“不,要走一起走。”
“可是……”兰可转头看了看沐枫。她是决计不会再离开他的。
“爷爷!”这时,云皓轩终忍不住朝云映天大声嚷嚷道:“我们暂时不想回去,您这次来不就是为了跟柔然人谈判的吗?干脆您就跟我们一起去柔然吧,反正现在悠仁陛下也是自己人了。”
云皓轩脑子也不笨,方才虽然没人跟他详解过,但是从他们谈话的字里行间中,云皓轩还是听出了点端倪来。既然北冥悠是尔雅公主喜欢的人,而尔雅公主又是咱北魏的人,那么顺理成章的,北冥悠也算是自己人,这应该不会错吧!
云皓轩这一句话,让在场每一个人都怔愕了很久、很久,气氛有些尴尬,这样不知持续了多长时间,终于,才在一个人的笑声中,打破了沉默,“呵呵,是的,我已经算是半个你们的人了!”
1/14第五季:驚魂十四日
“……”
现场更是安静的诡秘。
于是,所有人,便在这股诡秘的气氛中,去了柔然。
接着,整个柔然皇宫炸开了锅。宫中上下,宫里宫外,上到权臣宦官,下到宫女侍卫,全都异常震惊,激动不已,不光因为他们竟在北冥悠带回来的这群人中见到了那位传说中的尔雅公主,更多的则是因为尔雅公主身旁那个有着一头金棕色长发,一双美丽蓝眸的俊美少年。
仅看那少年的长相,宫里面的人便只需要去猜测——这少年的母亲是谁?
而,仅是这样一个问题,便足以让整个柔然皇宫沸腾半天了。
北冥悠的心情大好,对于宫中掀起的这股不小的浪潮,他也睁只眼闭只眼,放任自流。安顿好云映天一行人后,才终于得以抽身,心急火燎的返回自己的寝宫。
云映天在来的路上听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后,几乎乐开了花,对北冥悠也没了之前的敌对,非常配合的接受了他的安排,而且还很贴心、主动的提出,愿意多等几天才进行和谈,以便让北冥悠有时间先处理完自己的家务事。
自己的家务事!
北冥悠想到这个,心里就禁不住想笑。迅速回到自己的寝宫,见圣心蓝等人都还等候在那里。于是连忙上前,道:“圣馆主,麻烦你带尔雅回房休息,我已吩咐人安置好你们的房间,你们只需随宫女前去便可。”
“嗯。”圣心蓝点点头,没有过多言语,转身便去拉尔雅的手。
“不,我要跟枫儿在一起。”谁知,尔雅将手一躲,竟不愿随圣心蓝而去。
“听话,现在天色已晚,大家都需要休息。我们明天一早再来看他。”
“这……”尔雅面露难色。
“枫儿现已长大成人,总不能跟你同睡一屋吧?”圣心蓝又道。
尔雅听完这话,终于放弃坚持,“枫儿,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再来看你。”
“嗯。”沐枫点点头。
尔雅的身影刚消失在房门口,北冥悠的神情顿时严肃起来。他突然转身,不由分说的一把抓住沐枫的手腕,探了探他的脉息,随即脸色一变,极度难以置信的看了沐枫一眼,然后飞身冲出寝宫,接着,屋里剩下的几个人,便听到北冥悠略带颤抖的声音在整个皇宫内大声响起。
“快,快去给我传太医,把所有的太医都给我叫来。”
半个时辰后。
“对不起,陛下,老臣无能为力。”
珠顏禍水亂君心 抒夕
“抱歉,陛下,老臣才疏学浅……”
“陛下,臣罪该万死……”
“陛下……”
“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偌大一个寝宫内,静的可怕。
兰可、沐枫、小老头纷纷立在一旁,一动不动的看着北冥悠急躁不安的身影在他们面前踱来踱去。突然,北冥悠停了下来,一个箭步跨到沐枫面前,拉住他就往床前走去,“你怎么还在这里站着,去,快去坐一会儿!”
沐枫没动,依然直直的站着,“我没事!”
“没事?”北冥悠神情一愣,转眼看了看小老头。方才在回来的路上,沐枫跟尔雅的谈话他也全都有所耳闻,知道这是小老头对沐枫地狱式训练的结果。或许,正是这股坚韧的毅力在支撑着沐枫一直活到现在,只是……只是这样的隐忍,却让人更加的心疼不已。
“唉……”北冥悠长叹口气,“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帮到你?”
沐枫摇摇头,却又愣了愣,似乎突然想到什么,开口道:“好好照顾她!”
道之極 曉風殘月
在场三人均是一怔,气氛顿时变得凄凉无比。
“我会的。”长时间的沉默后,北冥悠终于重重的开口道:“这一次,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再放开她。”
“嗯。”沐枫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随后的几日,沐枫陪着尔雅游遍了皇宫内所有的花园,迦纳城内所有的街道,他们一起在皇宫后山上的那座小木屋前栽种紫玉兰,一起在雪中骑马,一起去山顶看日出,一起去冰湖上滑冰……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兰可几人带着极度复杂的心情,跟在他们身后,看着一幕幕温馨幸福的画面,心中都禁不住掠过一丝悲凉,大家都在默默祈祷着,奇迹可以一直持续下去。
然而,幸福总是短暂的,奇迹亦然。
就在兰可等人日日担心,夜夜煎熬中,他们最害怕的那一天,还是到来了。
那日清晨,当所有人来到沐枫的房间时,却只看到一张收拾的异常整洁的床铺,和一封寥寥几个字的信——我有事出行几日,勿念,速归!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何事,除了尔雅以外。所有人都知道,这封信是写给尔雅的,除了尔雅以外。于是,那一刻,除了尔雅外,所有人都僵在了原地,不能动弹。
“枫儿有什么事,为何走的这么匆忙?”尔雅一脸疑惑,根本没注意到周围人的反应,“他去了哪里,什么时候能回来?”
没有人回答她,没有人能回答她。
突然这时,兰可猛地抽转身体,朝着房门外飞奔而去。
“兰可,你去哪里?”尔雅一脸茫然,愣愣的注视着兰可消失的方向,却没发现,在她身后,人人黯然落下的泪水。
在这片皑皑白雪覆盖着的群山峰峦间,有一片清幽碧静的湖水。湖水中间,有一座五彩的小岛。岛上,种满了五颜六色的花儿。然而,此时是寒冷的冬季,花儿们被一层厚厚的白雪覆盖着,周围的湖水也都结了冰,天空灰蒙蒙的。
沐枫靠坐在湖边的一棵枯树旁,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这时,身后响起一阵脚步声。脚步声很轻、很缓,似乎生怕惊扰到他。沐枫没有回头,只听这脚步声,他便知来者是何人,也只有她,知道他会在这里。
片刻后,脚步声到了身后。
沐枫还是没有动静。
来人在沐枫身后站了一会儿,然后轻轻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
沐枫顺势将头靠在了她的肩上。
多么熟悉的味道,多么温暖的感觉,仿佛此刻的他,正沐浴在一片阳光之下。
“好美的天空!”沐枫缓缓开口道。
“嗯。”兰可抬头望着阴沉昏暗的天空,点了点头。
“好美的湖水……”
“嗯!”兰可眼前结了冰的湖水,早已一片模糊。
沐枫微微扬起嘴角,带着一丝微笑,轻轻闭上了双眼。
三个月后。
云皓轩背着一个重重的包袱,翻过雪山,来到这片湖边。
湖水粼粼,清幽碧绿,天空如洗,幽蓝澄清,远处,一座五彩的小岛正静静的伫立在这片碧水苍穹之间。
云皓轩沿着湖上的冰桥,踏上小岛。
远远的,便看见兰可蓝色的身影,正蹲在一株紫玉兰前,认真的捣鼓着什么。
“兰可!”云皓轩一脸兴奋,快速跑上前去。
兰可抬起头,向云皓轩望来,随即,茫然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云掌门,你怎么来了?”
“喂!”云皓轩被兰可这声‘掌门’噎的不行,连连抱怨道:“别这样,兰可,咱们毕竟朋友一场,你就别拿我开涮了。”
獵命師傳奇·卷十四 九把刀
兰可笑笑,“你做了观天门的掌门,有很多事情要做,怎会有空到漠北来?”
“来看看你啊!”云皓轩也笑道:“就算再忙,看你的时间也是有的,你瞧,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云皓轩说着,将背上那个重重的包袱递给了兰可。
兰可接过来,打开一看,禁不住惊呼道:“是书!真是太好了,谢谢你!”
“不用客气,知道你喜欢看书,这样你一个人住在这个小岛上,就不愁寂寞了。”
“嗯。”兰可如饥似渴的翻阅着书本,已经没有心思搭理云皓轩。
云皓轩也不介意,自顾自的参观起这座小岛来,“几个月来,这里被你弄得更漂亮了。”
“嗯。”兰可心不在焉的回应道。
“你还是没有死心吗?”
“什么?”
“就是这些紫玉兰啊,依我看,干脆拔掉算了,多腾点地方种些耐寒的花儿。”
“不——”兰可直截了当的否定了云皓轩的建议。
“对了,尔雅公主他们现在怎样?”
兰可一听,这才舍得将视线从书本上挪出来,对云皓轩说道:“尔雅公主和圣馆主现在住在柔然皇宫后山上的那间小木屋里,每天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宁静生活。”
“什么?”云皓轩有些意外道:“她没跟北冥悠仁在一起?”
“没!”兰可摇摇头,“尔雅公主的这个心结困扰了她近二十年,不是说解就能解的,那日,如果不是为了沐枫,我想她是永远不会去直面这个心结,跟悠仁陛下和盘道出一切的。现在,沐枫不在,她和悠仁陛下之间唯一的牵绊也随之而去,如要再重拾过去的感情,让她重新接纳悠仁陛下,这需要时间……”
“这样……”
“不过,悠仁陛下倒是毫不在乎。”兰可说到这里,禁不住轻笑起来,“现在他每日都会跑去小木屋找尔雅公主,就像回到了那个情窦初开的年纪一般,对尔雅公主展开热烈的追求攻势,相信,他们重归于好只是个时间问题。”
“那你呢?”云皓轩听到这里,若有所思道:“如果我也像北冥悠仁一样对你展开热烈的追求,你也会如尔雅公主那般,回心转意吗?”
兰可神情一愣,很干脆的摇摇头,斩钉截铁道:“不会!”
“为什么?”云皓轩一脸沮丧,“为什么连考虑都不考虑便拒绝我?”
“因为我不想你还抱有一丝希望。”兰可答道:“你很优秀,一定会遇到更好的女孩子。”
“唉!”云皓轩叹口气,“你的性子我还不了解吗?外表看上去很柔弱,与世无争,其实性子倔得很,一旦认定的事,就算一百头牛也拉不回来,其实我啊,早就没抱希望了。”
兰可笑笑。
“他现在的情况如何?”云皓轩转念问道:“还是老样子吗?”
“嗯。”兰可收了笑容,沉寂下来。
“我能去看看他吗?”
“当然!”
两人回到兰可的房间,推开一扇木制的拱门,沿着一排冰梯,下到一间银白色的房间。
房间的角落里,分别有一套桌椅,一个冰潭和一具冰棺。
桌上放着一壶砌好的花茶,还在冒着温热的白烟。
冰潭内的水成晶体状,偶尔有一小股水流沿着潭边流入室中,很快便浸没在寒冰铺砌而成的地面里。
晶莹剔透的冰棺内,躺着一个人。
兰可和云皓轩走过去,看着冰棺内躺着的那个人——
这个人,有着一张完美无缺的脸,分明的轮廓,精致的五官,挺秀的鼻梁,白皙的肌肤,无论是从搭配还是对称角度来讲,都是那么的完美,就连同样身为男人的云皓轩也禁不住感到惊艳无比。
“如果……他一直这样睡下去怎么办?”云皓轩忍不住问道。
“他会醒来的。”兰可很肯定的说。
那一日,当沐枫靠在她的肩头缓缓睡去之后,隐藏在附近的北冥悠便迅速现身出来,与兰可一起将沐枫抱进这个冰室里,然后用冰潭里的水将他冷冻起来。当时正值寒冷的冬天,沐枫的身体很快便冷却下来,全身的血流变得迟缓,心跳渐渐停止,然后,兰可便用刀剖开了沐枫的胸膛——
这是兰可一直以来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如今,她已别无选择,想要救活沐枫,这是她唯一的、也是最后的办法。她为了这一天,已经做了无数次试验,并且还想到了用冰封的办法让沐枫的心脏暂时停止跳动,以此来保证最大的成功率……所以,她有信心,沐枫一定会活着醒过来的!
“可是,他已经这样睡了三个月了。”
“尔雅公主不是睡了十年吗?”
“什么?”云皓轩有些不可思议道:“你是说……如果他也这样睡上十年,你就等他十年?”
“不!”兰可摇摇头,“不是十年,是一生……”
春去春来,转眼,两年过去了。
又到一年中最美的季节!
兰可推开窗户,深吸了一口清晰的空气,顿感神清气爽、好不惬意!
“咦!”
只是,今天似乎有些不同。
兰可将头探出窗外,有些狐疑的盯着外面——这里是她的花园、她的小岛,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她亲自栽种下的,每一寸土壤她都熟悉的像是自己的小孩,哪怕就是少了一根草,一枝花,她也能立即感觉出来。
“确实有什么不一样了!”兰可疑惑的想,“可是,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了呢?”
兰可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啊!是鸟叫,是鸟的叫声!”
兰可顿时兴奋不已,拔腿就往鸟儿发出叽叽喳喳的声源处跑去。
在这常年冰冷孤寂的小岛上,竟然会有鸟儿飞来,这将意味着什么呢?一定是有好事发生!
兰可穿过一片枯木林,越过花儿的海洋,一路寻着鸟儿的叫声,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湖边。
随即,整个人顿然呆住。
眼前是清透碧绿的湖水,头上是湛蓝如洗的天空,天空低低的压向水面,云海轻轻的漂浮在湖泊之上,云影波光中,水天一色,天水相连……而就在这片碧水蓝天下,一株开满紫色花朵的紫玉兰,正伫立在湖边的小岛上,轻轻摇曳着。有两只小鸟在花朵间来回飞窜,不时发出叽叽喳喳的声音。
而就在这株紫玉兰的旁边,有一道修长的身影正面朝湖水,静静的站立着。
那一刻,兰可觉得自己的呼吸、心跳,全都停止了。她想要走过去,快速的走过去,可是全身一阵发麻、瘫软无比,根本寸步难移。
就在这时,那道修长的身影突然转了过来。
于是,兰可终于又看到了那张清雅如莲的脸,那双湛蓝如海的眸子,还有那一头在阳光下泛着缕缕金光的长发。
“好美的天空!”
“嗯!”
“好美的湖水!”
“嗯!”
“好美的花儿!”
“是的!”

后记
终于写完了,想不到最后一节居然把自己给感动到了……吼吼!
靈調筆錄
这个故事构思于2001年,正式提笔于2005年,前后历时了近十年的时间,期间大大小小暂停过无数次,也曾好几次写到完全找不到感觉,想要彻底放弃……然而,每年春天,在回家途中,看到小区里那一株株开满花儿的紫玉兰时,心里又无数次的告诉自己,一定,一定要把这个故事写完,不为别的,只是为了给自己最喜欢的这对男女主角一个幸福完满的结局!
如今,故事总算完结了,虽然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比如文笔,比如情节——有些地方狗血得连自己都有些受不了,但是,这毕竟是十年前就构思好的情节,不管是为了整个故事的完整,还是为了十年前的自己,还是硬着头皮,原滋原味的把这个故事编完了,也算是为自己年少时的那些悸动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