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歷史小說

qqjtw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極品女相》-第一十二章 雲遮半輪月閲讀-32y3y

極品女相
小說推薦極品女相
“他怎么了?”
“他,他嗓子倒了,然后,然后···”
“然后?”云峥的眉挑的更高了,一反平时的温润如玉,头回露出兴师问罪的模样。
帝傳 彈鐘
“然后,然后···然后他就被宋老板赶出了戏班子。”谭程雪低下了头,活脱脱的就是一只小鹌鹑。不过还不过半分钟,谭程雪就满血复活了,“楼云峥!我不就是带着你妹去凑了个热闹嘛,你至于吗?人家韵遥去看个热闹,长长见识,你妹夫的不至于这么夸张吧。真是的,管你妹跟管你闺女似的。”
云峥听见谭程雪的最后一句话,满脸不住地一个劲儿的抽搐。
無限恐怖之誤闖者
“咳,程雪,其实也没那么严重。”钟小姐捏着手帕放至嘴边轻咳了一声,及时出来劝说。
“我···”谭程雪正要跳出来反驳那人,却见是钟家的五小姐,也就弱弱地说了声,“本来就是,板着一个冰块脸,比···”
韵遥看见谭程雪的动作,心里了然几分,首辅大人的女儿都惹不起,果然啊,有隐情。
“咳咳,今晚是庙会最后一天,热闹得很,还有不少人来放灯,不如咱们等些时候,到时候凑个热闹。”这时候覃千秋发话了。
“京申老弟,这天还早着呢,咱上哪儿啊。”好好先生也开始发话了。
“咳,要不然咱们上景逸楼,在喝两杯?”
“你不会是怕我们把你这茶楼里的就给喝光了吧。京申兄,这可不道德。”云峥“刷”一下打开扇子,有露出那个潇洒飘逸的“闲”字,打趣道。
“哎,也怪不得人家,人家一开茶楼的,又不是开酒楼的,哪儿来那老些酒?不过啊,京申兄,你太不了解我们了。咱好歹也···”
“打住!老子干嘛要了解你们啊?酒楼能说书吗?还没有茶楼好,安静雅致。”
“额···添上一块24k纯金的大匾就市侩了。”韵遥神补刀。
“唉,某个说我是她死对头的大小姐,人家可是海量呦。小生我赔不起啊。”覃千秋苦着脸诉苦水,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猾。
“神经,你说谁呢?”谭程雪一眯眼,看向覃千秋。
那知,那货定力太强,这样锋利的眼刀下也纹丝不动,淡定道:“谭小姐,第一、我的字是京申,不是神经,。我管你叫我精神、净身、井深、经审的,麻烦你别把这两个字念反了,大小姐您冰雪聪明,相信一定明白在下的意思。第二、谭小姐您温良贤淑,没有必要同我这等小人一般见识,又何必把自己对号入座呢?”
一拳皇者
薄情女孩:痞女征服黑老大 落漣漪
“你······”谭程雪伸出一根手指,对着覃千秋指了半天,也没到出个所以然来,一甩袖子,随后就在摊上买了根鸡毛掸子。家伙抄在手上,看的覃千秋是脸色一变,磕磕巴巴道:“那个,时候不早了,我先上酒楼给你们占个位置哈。拜拜!”说完就一溜烟儿跑了。
“额···景逸楼好像也有咱们一股吧,清峋贤弟,你陪着他们吧。砸了我的酒楼,谁也别想跑。”白玄青跟郑公谨瞬间溜走。
此时,一起经历丢失自家小姐的芙蕖佩兰早已经结成联盟,相视一眼,也奔向景逸楼。
“咳,遥儿,五哥得去看着点儿他们,万一出了事儿,首辅大人那儿我也不好交代,你慢慢玩儿哈。”说完,一个轻功也跑了。
“楼五哥/少爷等等我!”某人身后又跟了两个小尾巴。
现在,只剩下韵遥一人陪着那个神秘的钟公子。
覃千秋白玄青故意的吧,哦对,还得带上谭程雪这个帮凶。他们仨闲着没事儿干整我,把我一个人撂街上。非常好,看我怎么整你们。
“楼小姐。”韵遥正腹诽覃千秋他们正欢,就被这一声阴冷的楼小姐给打破了。吓得她背后直冒冷汗,果然,暗地骂人是要不得的。
“嗨,钟公子。您有何贵干?”韵遥摆摆手,心虚道。
通房丫頭
青竹『百合』
“啊,清峋他们先到景逸楼了,连着点菜带上菜,没有一个时辰下不来,你陪我走走吧。”五公子说的很直白。
“······”韵遥彻底风中凌乱了,这个冷到极点的五公子居然会把话说得这么直白。找我陪他散步,他脑子没有问题吧?不过嘛······韵遥微挑嘴角,“既然公子有约,我自然奉陪。”
韵遥的笑,竟看的钟公子怔了怔,随后暗骂自己无用,随后也笑了,比了个“请”的手势,随后转回身兀自向前走。
韵遥默了,跟在钟公子身后,一声儿不响。
走了约摸一刻钟了,钟公子仍是不闻见韵遥问他什么,就是默默无闻的跟在他身后,手指上绕着手绢。饶是五公子,也耐不住性子了,开口问道:“六小姐就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韵遥不知所然:“问什么?”
“六小姐莫非什么都不知道?”钟公子微微惊讶。不对啊,以楼相······
听到这儿,韵遥才了然几分。那钟公子所指的,是朝堂政事。朝堂上的事情,变幻莫测,韵遥是要问些事儿,也想攀一攀皇戚。可现在···钟公子的身份不简单,就算是皇室,他又是哪位王爷、皇子?万一下错了注,可是会家门满灭的。碰上这事儿,韵遥答也不是,不回也不是,只能继续打太极:“在下只是一井底之蛙,坐井观天,当真没有什么可问的。”
“当真?”五公子挑眉。
“当真。”韵遥肯定的点了点头,无论何时,打打马虎眼是绝对不会错的。
可是······
“唉,楼相他······”
“父亲怎么了?”韵遥见五公子欲言又止,连忙上前询问。
钟公子微微一笑。果然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啊。饶是再淡定,也经不住自己意诈:“楼相在朝堂上······不好啊。”
“公子如何得知?”韵遥自知他定是朝堂中人,且身处皇室,可是地位嘛,这个是一定要说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