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9xwq1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鄙視王爺的絕版王妃-絕版羅曼史之愛了閲讀-zpssx

鄙視王爺的絕版王妃
小說推薦鄙視王爺的絕版王妃
“由以上几条罪证可知,李霸的确是抢了小菊要做小妾还杀了小菊之父,是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坏蛋!SO,本王妃在此判李霸死刑,三日后执行!退堂!”紫涵潇洒的把令牌往地上一甩,笑靥如花。
到了后堂,紫涵扑到太后怀里说:“母后,怎么样?紫涵很威风吧!”
太后宠溺地摸摸紫涵的头,笑道:“还是涵儿有办法!幸亏这次你放声说要去隆鎏,反而来了千珅这个较小的地方,这样才知道了这里的腐败。”
紫涵笑笑说:“越是小地方就越以为那里不会被审查,所以有些贪官污吏是很正常的。千珅这里比较穷,但是山清水秀,是个旅游观光的好地方呢!”
“多亏涵儿在我寿宴上提出这个‘赏赐’,我才知道了原来宫外的天地是如此宽广,秀美。”太后望向窗外。
紫涵吃着葡萄,道:“实际也是紫涵贪玩,才拉着母后当靠山。这次来千珅我打算利用这里的自然资源开发旅游业,应该可以让这里富起来。”
腹黑總裁:前妻哪裏跑
紫涵看到太后深邃的双眸,突然想到了什么。
靜女:進獻歌姬
“母后,放心吧!白氏企业只是一个赚钱的行业,绝对不会参加政治的!而且···我不可能让小凌背上弑兄夺位的骂名的。”紫涵顿了顿,说,“之所以最终还是嫁给他,是因为他只是王爷。更多的因素···是喜欢他。”
龙羽凌走到门前,听到‘喜欢他’三个字,然后翻身上了房顶。
“你说他谨慎,聪明,不过···”兀自地笑了笑,“看他傻傻的被我骗,哪里有威风的样子?帅就不说了还有一抹邪魅的笑···所以啊!他哪里都比您那位儿子强!”紫涵损了损龙羽晟,因为在她看来龙羽凌就是比龙羽晟帅。
造化之主
“嘭”,门被推开了。
洪荒之妖聖白澤
校園護美狂徒 摩八零
劍氣驚鴻
“你说谁比本王强?本王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一位令王妃念念不忘的公子?”龙羽凌眼里冒着妒火,像要把紫涵吃了一样。
紫涵知道是他误会了,以为说的太后的‘那位儿子’是他,不过紫涵不打算解释,谁让他私下和吴烟协定说在太后寿宴前都不理我,看看我是不是没有他的帮助下比吴烟强,是不是值得他用一生珍爱!
紫涵到现在还生气呢!他竟然有十三天没和她说话!
“是啊是啊···他又帅又有势,可以做我一辈子的饭票银票,最重要的是本姑娘爱他爱到不行!”紫涵得意洋洋地说着。
太后淡笑,不语。
“好好好···很爱他是吧!看来本王应该让你明白谁是你的夫,谁是你一辈子相伴的人!”拦腰抱起紫涵飞身到府后的湖前。
“你想干嘛?我告诉你哦···他深邃的双眸很有男性魅力的,还有救我时的威猛···啊!”紫涵还在气着龙羽凌,但是龙羽凌顺着竹桥走到了湖中央建的竹楼,更甚的是他砍断了竹桥。
西遊黃獅傳
这竹楼位于千珅的圣湖中央,连着一个竹桥到府衙后面的竹林,湖中开着淡粉色的莲,环湖是青翠的竹林。
“喂,你把竹桥砍断了我们怎么到岸上啊!”紫涵气鼓鼓的说。
龙羽凌黑着脸将紫涵放到床上,说:“我要你一辈子只能和我待在一起!”
欲戀總裁銷魂妻 瑤池一夢
“那我的帅哥怎么办?他可是···”看到龙羽凌想要杀人的眼睛,紫涵不禁笑了。
跳起来抱住龙羽凌,眼睛弯成新月,“龙羽凌,我爱上你了!爱上你这个大帅哥,大饭票了!”
看着龙羽凌一怔,满含笑意的吻上了他,“货既出,概不退换!”
*********************************************************************************
唯我仙尊
*********************************************************************************
*********************************************************************************
世人皆知久兴王朝圣凌王妃是个不仅貌美,气质超俗清灵,而且还权衡着这片大陆上的国家的势力。她既不偏向久兴,也不偏向其他国。少数的人知道她还是武林盟主,神医、毒王的义女,知道她精灵古怪,所有人都极其关爱她。当然只有一些人知道她是贯穿所有国家资金命脉的白氏企业的老板,最神秘组织‘女子特警学校’的校长。
身为王妃,她告诫龙羽晟不要想着征伐其他国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所以必须为久兴留下必要的威胁国家。
身为武林盟主,她令许多的相立的派别化干戈为玉帛,说明习武只不过是在身心上有个更高的精神境界,并不是相互打斗的招式。
身为白氏老总,她的白氏企业被做到了最大,奇异自然和似水流年的收入最多,很多地方开了分店。每个月底她总拿出十万两来救济穷人,广受百姓爱戴。
身为校长,她将特警培练到绝对的无敌,交流用英语加汉语,制人用毒,每个特警都身怀绝技,几乎都是白氏企业的地方经理。
“涵儿···你都有身孕了,就别四处的游玩了!”
“龙羽凌,你怎么知道我有孕了?谁告诉你的?肯定是绿茵!哼,别以为她是我二嫂我就会看在二哥的面子上饶了她!”
“不是她,是蓝双。”
“她不是和美男度蜜月了吗?怎么会见到她?”
“他们就在这里度蜜月啊!”
“What?”
“好了···涵儿,我们回临靖吧!”
早安,總裁大叔! 檸堇
“小凌,我唱首歌···你就让我多玩几天嘛···”
“······”
“摇晃的红酒杯,嘴唇像染着鲜血;那不寻常的美,难赦免的罪。忠心的跟随,充其量当个侍卫;脚下踩着玫瑰,回敬一个吻当安慰;
可怜···
像蠢动的音乐,教人们怎么成眠;不知名的香水,窒息的鬼魅;锋利的高跟鞋,让多少心肠破碎;弯刀一般的眉,捍卫你的秘密花园。
夜太,尽管再危险,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爱太美,尽管再危险,愿赔上了一切超支千年的泪。痛太美,尽管再卑微,也想尝粉身碎骨的滋味。你太美,尽管再无言,我都想用石堆隔绝世界。我的王妃,我要霸占你的美。
那催情的音乐,听起来多么愚昧;你武装的防备,伤你的是谁;靠近我一点点,是不一样的世界;安睡在我的肩,我用生命为你加冕。
夜太美,尽管再危险,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爱太美,尽管再危险,愿赔上了一切超支千年的泪。痛太美,尽管再卑微,也想尝粉身碎骨的滋味。你太美,尽管再无言,我都想用石堆隔绝世界。我的王妃,我要霸占你的美。
夜太美,尽管再危险,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爱太美,尽管再危险,愿赔上了一切超支千年的泪。痛太美,尽管再卑微,也想尝粉身碎骨的滋味。你太美,尽管再无言,我都想用石堆隔绝世界。我的王妃,我要霸占你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