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38oeo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有春拂葉笔趣-第九章分享-6mmti

有春拂葉
小說推薦有春拂葉
秦源强行保持着镇定道,“我从未见过这个人,更不用提给他金银财宝,二少爷莫要诬陷于我。”
作为他的好兄弟,周何泉也怒气冲冲地跑出来,指着二少爷说道:“叶昀流,你断了腿是你自己的事,别看我们秦源为人温和就把气撒他身上!”
叶昀流没理他,扭头对着这壮汉说:“你说。”那壮汉颤巍巍地拿着一个袋子,看了眼秦源又低下头道,“当年二少爷跑洛阳的那条路,是我做的车夫。”
他又伸手指了指秦源,接着说:“当时这公子找到我,给了我好多金银财宝,叫我到时候跑商路上,拐到一个山路上去而且不准给别人说。山路走了没多久就见着一群拿刀蒙面的窜出来,我吓坏了就跑了。”
他说着说着红了眼,忙跪了下来。扒着叶昀流的轮椅,急道:“二少爷,我当时真的是鬼迷心窍啊,我没想到他们会这样啊,我不是故意要害您的,拿着这钱我难受了很久,还是想着得找您说清楚啊!”
出馬走陰陽:我的狐仙情人 躍馬江城
他浑身颤抖,将钱都丢到了一旁。整个人都伏在了轮椅旁,流下了两行泪。周围人都有些动容,对秦源也站的远了一些。周何泉不敢置信地看着那壮汉,又看了眼秦源。
秦源依旧没有动静,只是袖子里的手微微颤抖起来,“你口说无凭,怕这钱是叶昀流给你的,然后嫁祸于我头上吧?”
壮汉抬头,喊道:“我绝对没有骗人!这里面的东西,我一分未动,我敢保证,就是你给我的!”叶昀流示意拂春把钱袋子给他。
他打开了钱袋,里面装着各种珠宝,他在里面搜寻着,冷静道:“我本来也不敢信的,可是大文豪你猜怎么着?”秦源没说话,手渐渐攥紧了。
華格裏貴族學院
“你瞧,这是什么?”叶昀流从钱袋子里缓缓挑出了一个小绿珠子,虽然不是很大却很通透。看到的秦源和人群里的一位女子突然变了脸色。
“这个珠子,我若没记错可是当年在游船上,我拒绝了连姑娘给我的珠子,然后这珠子被你拿去了。想必是拿珠宝时,不小心把它混进去了。”叶昀流端详着珠子,当年的事他记得很清楚。
“这种绿珠子想必到处都可见,你凭什么就说这是连姑娘送给我的?”“因为,这是我家产的珠子,我特地让人给我打的,只有这一颗。珠子…在阳光下会变成浅红色。”那被换连姑娘的美丽女子,走上前来,轻声说道。
拂春接过少爷递过来的珠子,将它放在了阳光下,果然这珠子在缓慢地变成了浅红色。秦源惨白了脸色,赶忙跑去夺过了珠子,红着眼看着叶昀流。
现在已经真相大白了,叶昀流也就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秦源见他露出的眼神,瞬间没崩住,吼道:“是,是我做的!你的腿是我让人砍掉的!”听完他的话,周围人倒吸了口气,不敢置信向来文雅温和的人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我向来看不惯你这些仗着家室为所欲为,嚣张跋扈的人,吃着父母钱,做着龌龊事。可你这样的人,居然都能有人喜欢?”他看向了连姑娘满脸深情,连姑娘却被他看的浑身发抖。
“我心爱的女子却欢喜你。我家世和相貌哪点比不上你?而你,仗着她的喜欢却敢用轻视的眼神看我,我心中自然有气,我想着如果你没了腿,矮了我一截,你是不是还敢用轻蔑的眼神看我?”
“所以得知你会去跑商的消息,立马买通了人脉,套出了这次跑商的车夫,拿钱收买了他,就为了让你吃次苦头。”他看了看叶昀流空空的裤腿,突然就笑出了声,
“你看看你,现在你可再也不能俯看我了,而且你这个样子,也没有人会喜欢上你了!你就是个残缺的怪物,谁见谁嫌弃,谁还敢喜欢上你?”
“够了!“自从那壮汉来了,紧跟着进来站在后面听了许久的老爷终于没忍住。他招呼了几个下人,把秦源扔回他的府里,也跟着去了秦府。
大少爷让各位都回去歇息,晚上再来酒宴,然后带着几个弟弟,劝着也气得不轻的老夫人回去。院里只剩下了拂春和叶昀流,以及那个连姑娘。
“连姑娘,曾经喜欢过我?”叶昀流突然问道。连姑娘惨白着脸,点了点头。“二少爷…从来没感觉到吗?”叶昀流沉思了下,答道,“我从不碰那些儿女情长的东西…只觉麻烦。”
笑傲官路
他又问道,“那现在你又还会喜欢我吗?”连姑娘看了看他的腿,“我…我…”了许久,没能回答上来,于是他便让她离开了,答案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他突然觉得有些疲倦,没敢看拂春。拂春见他这样,问了他是否回屋,见他点了点头,推着他回去了。
“少爷,你是怎么发现那车夫的啊?”她扶着他躺下,将被子理了理,问道。“前几天回府,见他在府外徘徊,便询问了他,没想到竟是当时那个车夫。”
他说完,又道“不过我问清楚,第一件事就是回院子了!”他不知在解释什么,拂春愣了愣,只能应了声。然后隔着被子摸了摸他的腿,认真的道,“少爷一直以来辛苦了。”
糾纏gl 妖精大人
他颤了颤没说话,抬了抬右腿,轻声道:“泛疼了,捏捏。”拂春听了,坐在床边,将他的右腿搁在腿上,力道适中的捏到,疑惑道“这几天看起来好像不会下雨啊,少爷晴天也会腿疼了吗?”
叶昀流瞪了她一眼,“平时就不能疼了吗?”她嗯了声,“你以前平时都没喊疼,我以为你不会疼的…”叶昀流还想说什么,见她眼里浮现出了几丝心疼,不再说话了。他的腿其实一点也不疼,为什么他要叫她捏,他也说不清,但是他现在一点也不难过了。
等到了夜晚,叶昀流便去了酒宴,拂春跟着下人站在一起,一群人似乎因为上午的事闹的气氛都有些怪怪的,还是大少爷叫了戏班的来表演才把气氛给缓了开了。
老爷本想把叶昀流安排在他旁,但他偏偏挑了偏里面靠门的位置。乘着大家都看戏认真,聊着天,端起了桌上的酒壶,又拿了两个酒杯,瞥了拂春一眼。拂春一直看着他,见他看她,便轻轻地快速走到了他的身边。
“少爷,怎么了?”他脸上有些泛红,小声凑到她耳边道:“我们出去透透气。”拂春便推着他出了屋子。
外面的月亮很亮很圆,月光细细碎碎地洒在湖面上,他喊拂春把他推到湖边的小亭子,让拂春把他扶到凳子上坐着,然后把酒和杯子放在桌上,招呼她倒酒。
“会喝酒吗?”拂春点了点头,以前冷的时候,她就喜欢和原来院子里的人缩在一起在厨房里喝酒取暖。
叶昀流拿过酒,一饮而尽。他看着月亮,眼神迷离,道,“拂春,你的爹娘都是个什么样的人?”拂春想了想,道:“他们都是普通的乡下人,娘亲对我很好,爹有时候很凶。”
他瞧了她一眼,“那你为何又会到叶府来?”拂春喝了口酒,有些暖意的酒划进身子很是舒服。“因为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了,我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当时一个人牙子说有些府里在招下人,一个下人就会有很多钱。”
“当时娘亲和爹爹说什么都不肯把我卖给牙子,可是如果不这样做,弟弟和妹妹就养不活了。他们都还小,瘦的皮包骨头的。”她轻描淡写道,仿佛在说着别人的故事。叶昀流听了,握住手中的杯子,看向了她。
“我就劝了他们好久,我说我签的是活契,等我攒够了钱,我就能回去了。”叶昀流捏着杯子的手紧了紧。“那…你什么时候要回去?”
她想了想,“等少爷好些了吧。”他道:“那我一辈子都不会好了。”拂春震惊地看着他,“少爷你怎么这么说?”
叶昀流看着她,眼里晶亮亮的,带着认真的神情。那双眼睛很好看,比初见她时,亮了许多。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神的,拂春却记不清了。
“我说过了,我如果记不得你了,我就活不下去了。”他嗓音有些沙哑,带着颤抖。拂春放了酒杯,“拂春…不走行不行?。”他突然乞求道。
拂春吓了一跳,怀疑他是喝多了酒,皱起了眉头。“少爷,你是不是醉了?”他扯了扯嘴角,“拂春啊,你可是也嫌弃我?”
她认真道,“奴婢来没有嫌弃过少爷。”
“我娘,就是大夫人。当年她生我的时候,差点难产。等我生下来,她便命人把我送出了她的房间,全是大哥的奶娘把我带大的。她自打我出生就不喜欢我,认为我身下来便是克她的命的。”
他给自己倒上了酒,又是一饮而尽,拂春看的直皱眉,忙劝他不要再喝了。“我爹常年在外经商,对家中的事从不多过问,自然也从未关心过我。”
他将酒捧在怀里,转过头看着拂春,眼下已经红了一片,目光灼灼,看的拂春目光都有些闪躲。“拂春,断了腿之后,我就觉得活着没意思了,本来就没人疼我,那断了腿,人人嫌弃,就更没有人会在意我了。”
拂春道,“我不曾嫌弃过少爷。”叶昀流听了,嘴边挂着苦涩。“可你要走了。”
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伍家格格
“秦源说得对,我就是个残缺的怪物,是不会再有人喜欢的。”拂春低着头,双手紧捏着裙子,“不会的…一定还会有人喜欢少爷的。”
王妃逆襲之王爺要嬌寵 博笑
“那谁还会喜欢我呢?”他看着她,目光不移。拂春不敢抬头,捏着裙子的手又紧了几分。
“跑商的那一年暑日,我的腿又泛疼了,痛的直不起身来,加上染了风寒,整个人都仿佛置身炼狱,生死不知。”
他顿了顿,“大暑天的,我就把自己裹进被子里,蒙出了一身汗也不在意,外面雨啊,下个不停。我喊了好久你的名字,可你却久久不来。”
“我疼的意识不清了,还以为你还一直在我身边,嘴里骂着你脾气见涨,喊你这么久都不来,我就自己爬下了床,我就想爬去找你,后来被人发现了,才给扶回床上去。”
他揉了揉自己的断腿,仿佛那般钻心的疼,还缠绕在他的腿上。“拂春,你可以没有我,可你知道,我不能没有你吗?”
“你送我的香囊,我一直带在身边,我觉得带着它就仿佛你也在我身边。”他伸出手从腰间扯出了香囊,破破旧旧的也不香了,可叶昀流看着它的眼神,却仿佛看着什么珍宝,疼惜的不得了。
拂春不自觉地红了眼眶,“少爷,那香囊已经没香了,你丢掉吧。”叶昀流摇了摇头,“在我心里,它就是香的。”
他又抬起头,看着拂春,拂春也不再闪躲目光了,也看着他。“我想我现在懂了,不见花样,却闻花香的意义了。”
他看着拂春,眼里带着柔情,低下头轻轻吻了下她的额头。拂春感觉伴随着那个吻的落下,有两行滚烫的东西顺着她的脸,滚落在了地上,绽开成了花。
“你是否嫌弃我,是否喜欢我呢?”叶昀流握着香囊手颤抖着,拂春擦了擦眼泪,“拂春对少爷来说,是肮脏的泥土,泥土和花,是不般配的。”
“可是没有泥土,花是站不起来的。”叶昀流认真道,拉过她的手放在胸口,里面扑通扑通的心跳个不停。
“如果你不要我,那你就把我的命拿走。”
拂春放在他胸口的手颤个不停,“不要…少爷的命。”她不敢再说下去,再说下去她就要忍不住哭了。
对她来说,她感到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和少爷在一起,他脾气暴躁有时又非常颓废,可是拂春从来不在意这些,因为少爷轻轻对她说话时,她就觉得所有的不高兴就丧失了。
她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直到后来碰见了莹画,莹画都感到惊讶似乎不明白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莹画还问过她,她觉得少爷有什么好,可是她也说不清啊。
一开始是同情,可是同情着就变了味道,也许是看见少爷能看着院子的野花也能笑得柔和时,她就觉得有些东西发生了变化吧。
也许很多人都会说少爷不好,可是她能看见的就是少爷的好。别人不理解她的感情,但是她理解就好了。当初的那个夜晚,她不敢回答,如今她也不敢当着他的面说。
她的心里话怎么说得出口呀。
拂春不嫌弃少爷,
拂春喜欢少爷,
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