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deqim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時空之平淡的幸福 ptt-50熱推-7awj0

穿越時空之平淡的幸福
小說推薦穿越時空之平淡的幸福
临安虽然建都时间不长,却能看得出满眼的繁华似锦。街道两旁商铺林立,一间一间装饰精致的店铺让人根本想不到,这是一个临近终结的王朝。红楼楚馆里的歌妓伊伊呀呀的歌声传了出来,各色声音绵软的乐声传了出来。
郭靖看着街道两旁的繁华景象,再也不像初到燕京时那般欣喜,他对身边的黄蓉道:“都城生活如此奢华,而百姓却吃不饱肚子。”黄蓉一路与郭靖同行,也知他心里所想,听到此言也无语以对了。
二人找了一间小酒馆坐下吃饭,小二才上好菜就看到个华服男子走进店来十分熟稔地向店小二道:“小二等一下送到我府上两坛好酒。”小二连忙应下,哈腰行礼一路把那个男人送到店门外。郭靖一眼望过去,只觉得此有些眼熟悉,不料那人一出店门,黄蓉甩出一块碎银就让店小二结帐,拉着郭靖跟了上去。郭靖正要问为何事,她俯在郭靖耳边低声说:“若是我没有记错,这人就是你怀里画像上的段天德。”
郭靖一听猛然想起来,那人长相与段天德有几分相像,只是比段天德老了一些,更加富态一些,脸上都长出了双下巴,自己才一时没认出来,只是觉得有点眼熟而已。如果不是黄蓉提醒,今天自己恐怕就要错过杀父仇人了。
二人跟踪段天德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段天德不过是一个南宋的小小武官,身上虽然有两招三式护身,但和这种江湖新秀比起来,不知道差到什么地方去了。段天德三拐两拐到了一处三进的院落,郭靖抬头一看大门上写着斗大的两个字“段府”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想到自己的爹爹就是被这小人所害,自己一出生连亲爹的面都没有见过,恨不得立时将他斩杀于刀下。
他抬腿就要去踢门,被黄蓉一把拉住。她拉着郭靖从围墙悄悄翻了过去,小声说道:“现在青天白日的,我们不能当街闹事,何况临安好歹是宋朝都城,必定有不少巡城的士兵。我们不如悄悄进来,杀了他为伯父报仇,而后再悄悄离开此处。”郭靖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便同她一起悄悄来到内宅,远远听到一个声音满是恐惧地问:“你是谁……你为何要杀……”
郭靖听了心里一惊,他不想有人抢先,连忙抢步进了内堂,只见一个华服金冠的男子正在用雪白的手帕擦长剑上的鲜血,那个段天德已经倒地血地里。
“康弟,你怎么也到了临安?”郭靖问。
“这个狗官害得你自幼与伯母逃离塞外,我来杀他与你报仇,不可以么?”完颜康冷冷一笑将剑还入剑鞘道。
“你怎么知道他是段天德?”郭靖问。
“我当然知道。”完颜康说着向身后跟着他的黑衣人道,“给宋朝那官员送的一万两黄金可曾收下了?”
海賊之國王之上
“是,小王爷,小的送去时他高兴地收下了,还说日后若有用得着他的地方尽管开口。”那黑衣人恭敬回答。
末日大佬速成指南
“大哥,有些事情不必你自己去查,有钱什么做不到。”完颜康斜睨他一眼,拨腿就走,不过走到门口又对郭靖道:“你可以割下他的人头去祭祀我郭伯伯在天之灵了。”
郭靖看他要走,上前一步要拉住他,谁知道他身子一滑轻巧地躲开了。郭靖更是惊讶,他的身法怎么会如此灵巧 。
“大哥,虽然说你的师父们我并不喜欢,但是你这个大哥我还是认的。等有一天我拿下临安城给我父王做寿礼时,一定请你去。”完颜康又是一笑,招呼手下人与自己一起离开了段府。
郭靖在身后大叫道:“康弟,你不可以认贼作父的。”
“哦,我当然知道谁是贼谁是父,不用大哥操心。”完颜康的声音很远很远了。
“靖哥哥,先不要追他。”黄蓉一把拉住了郭靖,示意他看段府后宅的具体情形,只见内堂的地上躺着一个中年女了,看打扮像是段天德的夫人,而那女子旁边横七竖八躺着三个孩子,最大的不过十一二岁,最小的不过三四岁。
“他怎么可以对孩子下手?”郭靖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他呵问。
黄蓉虽觉得有些残忍,心里却恨段天德杀了郭靖的父亲,开口道:“他当年原也是要杀你全家的,不过你母亲侥幸逃出生天了,若不然怎么会有今日的你。”
“蓉儿,康弟不该下这种狠手。”郭靖知道黄蓉是为宽慰他才这样说并不分辩。
“靖哥哥,你有没有觉得完颜康变了许多?”黄蓉自从在归云庄见到完颜康,就觉得他有些地方不太对劲了,如今看来这个人真的是与原来不一样的。至少原来他还一起纠结于自己的父母是被完颜洪烈间接害死的,心里对完颜洪烈的恨是旁人可以看得出来的,而如今他仿佛很乐于做大金小王爷。
“是的,他与原来是不一样的。原来他不屑于认我做兄长,如今他一口一个大哥,虽然心里喜欢,却觉得有点不对劲。”郭靖道。
黄蓉正预备说什么,听到外面传来人声,心里一动道:“靖哥哥,我们快些离开此地吧,外面好像是官兵。”
郭靖也无暇在此处耽误时间太久,马上割下了段天德的人头,二人翻墙而去。此时官兵破门而入,看到堂内一地的血,几具尸体,还有一具无头尸体,马上吩咐衙役去叫仵作前来验尸。
郭靖没想到父仇会如此容易就报了,而且是被完颜康亲手杀死仇人,一路沉默。
当年郭啸天死于乱军之中,郭靖并不知道父亲葬于何处,后来听说是丘处机为郭啸天收了尸,就葬在牛家村的后山。此地距离牛家村并不太远,郭靖带着黄蓉骑两匹快马就赶去牛家村,郭靖用段天德的人头祭父去了。而完颜康却没有闲着,他支开了郭靖,派人在临安里暗中打听着《武穆遗书》的下落。
绾绾与欧阳克在临安时听说了烟雨的事,欧阳克本以为绾绾会生气,但没想到她只是浅浅一笑道:“康儿杀心太重了,与习武不利。”便无其它的话,欧阳克有意提醒他与全真教之间的恩怨,绾绾听罢良久没有出声。
在王府的时候,完颜康虽然有些劣性,但并非如此的人。自从他的亲生父母去世以后,性子越发怪异了。绾绾心里暗暗做了决定,不能再教完颜康更厉害的角色。
战乱时分,没费多大功夫就在乞丐堆里挑出几个资质不错的丫头,绾绾还算满意,吩咐欧阳克将人带回去先慢慢调理身子,日后便一步一步教习他们武功。其实这样泛泛挑来的只能用做外围弟子,若是亲传弟子没这样好找。
绾绾已下了决心要在这里将阴葵派的武功传承下去,心反而静了下来。再也不去理会郭靖等人。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江湖上关于《九阴真经》在桃花岛的传闻越来越多,已经有少小觊觎此书已久的人纷纷准备登上桃花岛夺取真经了。黄药师不是没有听说过样的话,只是没想到有人真的敢悄悄摸上桃花岛,便暂时放下寻找亲妹黄苒华的事情,赶回桃花岛。
桃花岛上机关遍布,岂是一般人上得去的。但是懂五行八卦的人并非黄药师一人,甚至有一些书生之流也参于到此次上桃花岛夺经的行为,于是黄药师来到岛外围时,皱起了眉头,那些泊在岛四周的船只不下二十只。
这正是完颜康的计谋,他用《九阴真经》为引子吸引着所有江湖人士的注意力,自己在临安已准备好一切,《武穆遗书》的下落已查明,就在大宋的皇宫内。他想了想,唯有自己亲自去取才最安全,便让人准备好了国书,以大金国小王爷 的身份前去皇宫。
宋朝现在最畏惧的就是金人,金人在宋朝境内横行已久,官员遇到了都装作没看到,百姓看到了只有躲。如今大金的小王爷来到这里,可是天大的一件事。临安的官员一下子忙坏了。
完颜康坐在椅子上,听着自己亲兵的禀告,心里不由冷笑连连,真想不明白自己爹为何为这样一个没有半分希望的王朝豁出自己的性命,这样一个不顾百姓死活的王朝值得赔上性命吗?他不想做为完颜洪烈手里的棋子,也不想为这样宋朝豁出自己的性命。武功高超有用么?挡得住千万个士兵么?逞一时之勇的事情,他再也不会去做了。
欧阳克站在窗前打开飞鸽传来的书信,叔父对于他把《九阴真经》的下落告诉于他不但一点也不高兴,甚至说消息传回来的太晚了,至于他在信上委婉劝叔父不要去夺这本书的话,更是当成了放屁。欧阳克黯然失神,绾绾轻敲了一下门走了进来,看到欧阳克站在窗前发愣,凑上前去他都没有发现自己过来,只得出声问:“克儿在想什么,竟然这么入神?”
“你知道我该怎么做么?”欧阳克将手中的信递了过去。绾绾看完,笑道:“这种事情由他去罢,你说不得管不得,不如放手。”
“现在江湖中人为了这本《九阴真经》打破了头,桃花岛眼看就成为众矢之的,我叔父若是要去趟这混水,不一定会惹上多少麻烦事。白驼山难得清静几天。”欧阳克不无担心地说。
“依你叔父的武功,在江湖上虽排不上第一,也能排入前三,这些小事倒不用担心。”绾绾了解白驼山的功夫,劝解欧阳克道。
“确实如此,但事情牵扯到桃花岛就没那么好说了。我叔父曾吃桃花岛的暗亏,论心机我叔父哪里是黄药师的对手。”欧阳克无法不担心。
“你想怎么办?”绾绾问。
“我不知道。”欧阳克摇摇头,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事情一牵扯到自己的武痴叔父,欧阳克束手无策了。
“依我看让他自己去罢,拿得到是他的造化,拿不到也好让他死了这份心,在世上武功岂是学得尽的,天下第一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绾绾道。她到这里以来,已经对这里的武功有一个大概的了解,知道五绝的武功到何水平。若是她且尽全力,力战五绝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争这么一个天下第一,似乎没多大意思。阴葵派在这里,她想慢慢传承下去。只是她还缺少一个可以跟着她,不离不弃扶持她的人。
完颜康悠然坐在华丽的殿堂里,看着高高坐在上面的宋朝皇帝,笑得十分得体,他送上了自己的贺礼,是王羲之干呕贴,宋朝皇帝看着十分喜欢。完颜康看着陪坐在四周唯唯诺诺的大臣,看着在正中央大殿上上演的一出香艳绵软的舞蹈,心里的不屑更甚。
他已经来到皇宫一个时辰了,若是不出什么意外,他带来的三十名好手也该把皇宫翻个底朝天了,算算时间差不多了。终于有一个贴身护卫出去一趟再回来时递给完颜康一个眼色,完颜康看到这眼色松了一口气,这说明《武穆遗书》已经到手了。
將孕記
他便找了个理由起身告辞,时间若是久了被人发现丢了《武穆遗书》就不太好脱身了。回到专门执行来使的驿馆,他拿出书在灯下细细研读一番,心里感叹还好是落到自己手上,若是落到元朝人手上,恐怕大金以后仗就更难打了。
他自幼聪慧过人,看过的东西基本上能记个十之七八,何况这本书又是他极看重了,只花了一夜的时间就北了下来,重新在心里细细默念了两遍,确认并无遗漏后,便将书放在火上烧了。他不想让这本书落到完颜洪烈的手里,只有如此他才能依仗自己来打这一场大战。
看着东边渐渐发白的天空,完颜康忽然想起小时先生教《史记》时关于《项羽本纪》那一章,当时完颜洪烈捂着他的手一字一字写下“习万人敌”几个字,他长叹了一声,晃掉脑子里那些古怪的想法,只后悔怎么不早一些时候领悟“万人敌”究竟是何意。
桌上还摆着自燕京送来的最新军情,那上面写着蒙古又准备挑起战事,嘴角扯出了一丝冷笑,他紧紧握住了拳头。
天亮时,完颜康在桌子上趴了一会儿,等精神恢复差不多了,站了起来走了出去,他今天就要返回燕京,是要去向绾绾告个别。虽然这个师父是教自己时间最短的,却是功夫上教自己最多的。至少在面对徒弟的时候,她能够一视同仁,欧阳克原本武功就比自己高上许多,现在能勉强打得败得不那么丢人,他自心里还是感激绾绾的。
欧阳克看到完颜康一怔,马上笑问:“我不知道现在该称呼你为小王爷,还是师弟?”
命定總裁妻 欣鈺
“我今天是来告别的,马上就离开临安去往燕京。我究竟还是有许多事情松不住手。”完颜康站住脚步看着欧阳克道。
“克儿,今日就要走吗?”绾绾自屋子里走了出来,她似乎是刚起床的样子,一双洁白的纤足踩在石板地上。
“师父,我今天是特意来道别的。今天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不过若是师父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只消派人去燕京与我说一声就好了。”完颜康对绾绾,这个他一生中最年轻的师父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敬重。
“你选好自己走的路,师父没什么东西可以送给你的,今晶就教你一套回飞术,若是防身或者逃命来用,江湖上没人追得到你。”绾绾想了一相才说。完颜康喜出望外,从来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还会教徒弟什么东西,特别是绝世武功。完颜康眼下已经很清楚地说明,自己以后可能不会再涉足江湖中事了。
完颜康一招一式跟着绾绾学罢,又重新郑重拜了一拜,然后离开。欧阳克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想明白了什么,一肚子的问题也就不再问了。
“克儿,你会不会选择某一天离开。”绾绾看着完颜康离开的方向问欧阳克。
“不会。”欧阳克想也没想就直接回答。
“你如此快的回答,可敢确定?”绾绾又问,她眼睛里亮亮的。记得师父说初创立门派时,也只有一个师祖与一位男弟子。
“我自幼随叔父习武,从未拜过师,你是我今生第一个师父,也是唯一一位。”欧阳克道,他不会离开绾绾,不仅仅是因为她武艺高绝,不仅仅是因为她容貌绝美,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他的师父。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欧阳克觉得面对她时,自己会莫名的轻松温暖,似乎是找到自己一直在寻找着的东西或者感觉。
一个月后,欧阳克随绾绾一起登上一艘船,那是一只出海的船,离了港口以后,风便大了起来,海风吹着满了帆,船像箭一般离开了港口。欧阳克最后看好了一眼白驼山的方向中,希望自己托人带回去的东西能够早一日到叔父手里。那是几份武功招式秘技,用的是蛇文写成,相信旁人看了也不懂,何况用的是自己最信任的白驼山信人。绾绾说这几套功夫足以让西毒欧阳锋痴迷大半生的。这几套招式,欧阳克都是会的,飞鹰十三式,是基本的拳脚配合招式,但是放眼中原武林,竟然没有一门功夫能与此相敌的。回飞术是举世无双的轻功,可以在空中自由的回转飞翔,与基本轻功配合,可达到来去自如的地步。狂浪七转,不仅能够用到剑法上,还可以用到刀法等任何一门兵器上,精妙绝伦。而艳阳刀法,大开大合之间,又自有制胜之招,让对手防不胜防。绾绾却说,这些只是本派入门时所学的最初的功夫。欧阳克想得到叔父看到这些武功招式时会是怎么样的表情,那样一个武痴,把自己的一生都给了武学,到了最后才发现,自己所学不过是少之又少的一部分,不知会做何感想。
离开时,听江湖传言,桃花岛乱成一团,有无数的江湖好手折在桃花岛的五行阵中,据说出手的是一个叫做黄苒华的女子。还听说,全真教已经把完颜康从弟子中除名,并且下了清理门户的命令。但是江湖中人谁会去惹那个在大金国一呼百应的,战无不胜的小王爷。还有人说,丐帮的下一任帮主是黄老邪的女儿黄蓉。……
江湖上永远不会缺少的就是这些门派之争,这些江湖新秀的故事。
船上还有几十名模样清秀的小姑娘,都不超过十岁的年龄,看着眼睛都透出一些灵气。这都是绾绾在江南这些时日一个一个挑出来的弟子。据说在东海之上,比桃花岛更远的地方有一所山,绾绾说那是阴葵派曾经的总舵,如今回去要重振师门。
欧阳克记得清楚,绾绾曾和他说过:“克儿,我是不会喜欢你的。”那时,他心像是忽然掉进了冰池里,浑身透骨冷,但是绾绾眼珠一转又道:“在我们门派,若是堪不破情关,是难修到天魔神功第十八层的。但是每一代掌门人都需要与自己不爱却又忠的男子诞下下一代的掌门,你可愿意。”
棄妃妖嬈:狼王絕寵庶女妃 欲念無罪
欧阳克想了许久以后,他点头了。
是的,他放不下她,他睁开眼睛闭上眼睛都是他,纵然她说不会喜欢他,纵然她说着会堪破情关,他却依然舍弃不了她。既然如此,上天给了自己留在他身边的机会,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结局。
謀罪 二七三
喜欢着一个人,就是看着她幸福安稳地老去,陪着她做她想做的事。欧阳克觉得自己是何其的不幸,生在一个那样的家里,受着那样异样的眼神长大;他同时又是何其的幸运,他在人生中最难熬的时候遇到了她,这个他愿意用一生去追随的女子。
她说她是他师父,他应下来,只为距离她更近一些。其实他本人对于武学并非如叔父那般痴迷,他是不好武的。
重生之狂醫商女 紫狐血
她说她要寻一处地方重振阴葵派,她默默陪在她身边,他只要每天能够看到她就会觉得很幸福了,喜欢一个人,心底那点小小的喜欢就是这样简单。
她说她要寻一个不爱但又忠心的男子,为了生下阴葵派名正言顺的掌门人,他心里似乎裂开了一道口子,那么暖暖的情意都要漏光了,但是忽然想清楚,喜欢她就是看着她,让她开心,他应下了她。
不管将来如何,他都会陪着她。他竟然可以这样轻松地放下恩怨,放下叔父,放下白驼山,放下江湖……就这样追随她而去了。在一艘不大的船上,只有他与她两名成年人相对坐着。
欧阳克听着海浪拍着船舷,忽然这种幸福来得不太真实。
时间过得还慢得很,看着一群师妹们慢慢长大,不与她一起将阴葵派慢慢扶起来,感觉真是很好。
虽然肩上的担子很重,他想到这里歪头去看望着海面神色飞扬的女子。距离这么近,她那样美,那样淡然看着前方一望无垠的大海,欧阳克心里忽然笑了。
漫威救世主 億爵
他弯腰钻进舱里,拿出一件披风为她披在肩上,轻声说:“师父,风有些大了,回船舱休息吧。”
她却像个孩子一样高兴起来,指着远方不足米粒大的一个东西喊道:“快看,快到了。”
那一刻她的声音简单而快乐,欧阳克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那个岛越来越近了。
他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在心里对她说:“谢谢你,让我陪着你。”
天境
作者有话要说:本书到这里就完结了,感谢各位一路来的支持,如果觉得还不错,望给个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