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zv99e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丫鬟大翻身 txt-關於蕭晝 02讀書-rqz4o

丫鬟大翻身
小說推薦丫鬟大翻身
02
鬼屍婆婆 李林森
“他不会是骗宝宝在签什么卖身契吧?”小圆担心的伸长脑袋看着下面一大一小的动静。
萧夜也有点急了,眼睛盯着下面眨都不敢眨,生怕儿子真被人拐走了:“你师兄的儿子怎么这么怪?难倒他恋童?他不会要对宝宝做什么吧?”
殷离尘十分冷静,淡淡道:“他不敢!”
风飞雪没说话,只是小口的喝茶。
“不行,我去看看!”小圆呆不住了,起身。
屍姐
“他准备进来了!小圆,你下去顺便告诉红衣,别收他的钱!”
“哦!”小圆飞快的往楼下跑。
殷宝宝顺利的拿到十五个小唐人,高高兴兴的往潇潇雨夜里面跑。
萧昼想着,反正也到门口了,要不还是进去碰碰运气吧!就跟在殷宝宝后面也往潇潇雨夜里面走去。
“红衣姐姐好!”殷宝宝路过迎宾小妹红衣甜甜的打招呼。
“宝宝,别跑这么快!”红衣笑着朝宝宝招手,一转身,看到个一身粉红的高大身影迎面而来。
“唉唉唉!你站住!”红衣一把拦住萧昼:“知道咱们潇潇雨夜的规矩不?”
“什么规矩?”萧昼一愣,转而问道。难倒进酒店还有门规不成?
“只要是男性,进门就交十两银!”红衣一手叉腰,大声的宣读店规第一条。
“我还没坐下,你就让我给你小费?”对萧昼来说,十两银虽然不多,但是他从来不浪费自己幸苦赚来的每一个铜板。
“不是给我小费,就是咱们这的规矩,你进门就得交钱,不进门不收你钱!”红衣又解释了一遍。
“这什么规矩啊,也太……”
“你交不交啊……不交不许进门,唉!!!你小心点,脚别踏到门槛上去,不然算是进了门,要交钱的!”
“……”萧昼把折扇一打:“算了算了,十两就十两。”
“反正这钱也是我萧家的人赚了,肥水没流外人田!”萧昼嘀咕着从钱袋拿出十两,刚要叫给红衣……
治療密碼
“慢着!”小圆跑了过来,冲着红衣说:“红衣,老板让我告诉你,这个人进门,不收他的钱!”
“不收他的钱?”红衣不敢置信的上细打量了下萧昼:“为什么不收他的钱?”
“老板说了,这个人比咱们都惹眼,他进了咱们店,是咱们看他,不是他看咱们,所以不收他的钱!”小圆把萧夜的话如实转达。
“哦!”红衣半知半解朝萧昼挥手:“那你进去吧!”
萧昼耸耸肩,把银子重新收回钱袋,可以少花十两银也不错。
一进门,萧昼随便找了空桌子坐下。小圆马上把菜单子递给他:“客官,请点菜。”
“我不是来吃饭的。”萧昼不接菜单,摇着桃花扇对着小圆笑
神醫農妃:病夫獨寵小醜媳 秋風不語
“我们潇潇雨夜是酒楼饭店,你不吃饭进来干什么呀?”小圆瞪圆了眼睛:“哦,你果然是冲着我们宝宝来的吧?你有什么目的?不要跟我说想认宝宝当干儿子什么的,我可不会上你的当,你肯定是人贩子吧?”
萧昼一直摇着的桃花扇掉到了地上,他回过神,连忙把扇子捡起来,整了整自己的衣衫,摆出一个十分善意的笑脸:“姑娘,你有见过我这样的人贩子吗?”
小圆摇头:“没见过!”
“就是,像我这么一表人才、风度翩翩的美男子,怎么可能是那种猥 琐的人贩子呢?”
“变态一般都是长得人魔狗样的!”
小圆一句话,差点害萧昼被自己那口没来得及呼出来的气给呛死……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萧昼摆摆手:“我不跟你小姑娘一般见识!我找你们老板。”
“你要见老板?”
“是啊,我要见你们老板萧夜萧姑娘!”
“你回去吧!我们老板说了,她已经退出江湖了,无论是谁,无论出多少钱,她都不会见你的!”小圆站得直直的摇头晃脑把萧夜的话给搬出来。
“见你们老板还要钱?”萧昼一愣。
“我们老板可是江南第一美人,你说见就见?”小圆哼哼声:“不过现在没用了,老板退出江湖,你出多少钱老板都不会见你。”
“我就跟她说几句,我找她很久了!”萧昼皱眉,这下好,别说谈了,连人都见不到。
“原来你是老板的倾慕者啊!”小圆恍然大悟,随即又小声说道:“那你更要快点离开,晚了你就要遭殃了!”
“啊?”萧昼莫名其妙的看着小圆。
“小圆!你跟他废话那么多干什么?是客人就点菜收钱,不是客人就让他快点滚蛋,别占着地方!”风飞雪的话从楼梯口传来。
“唉!!!我说你们这酒楼的态度怎么这么差?你们这样……”萧昼本还要说什么,可当他看到走到自己面前的人的脸时,惊得连扇子从手中掉落砸到了自己的脚步都没反应。
“你是……”萧昼皱了皱眉:“姑娘,你好眼熟啊!”
“那是,你看谁不眼熟?”风飞雪横了萧昼一样,走到柜台后面。
“姑娘这说话的口气也好熟悉啊!”萧昼又说。
风飞雪眼皮都不抬,拿起柜台上的算盘拨弄起来:“我看你也挺眼熟的!”
“那是肯定的!我常常在江湖上行走嘛,我的大名……”
“红粉郎君是吧?恶俗得可以!”风飞雪十分嫌恶的瞟了眼萧昼一身粉红打扮:“跟你那声衣服一样没品味!”
‘没品位’三个字勾出了萧昼对风飞雪熟悉的记忆,他大喝一声:“哎呀,看我这记性,原来是你啊,小雪!”
“你记性挺好的嘛!”风飞雪懒懒的看了眼萧昼,手飞快的打着算盘:“连几年前被你玩弄过的众多小姑娘之一还记起来了。”
“天地良心,我什么时候玩弄过你啊!”萧昼捡起桃花扇,陪着笑蹭到柜台边:“小雪,你也太冤枉人啦,明明是你抛弃了我,你还要冤枉我玩弄了你!”
“是吗?”风飞雪歪头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萧昼对着风飞雪的头顶猛抛媚眼儿,小雪变成熟了,变漂亮了,也变得更伶牙俐齿了……
“你干什么?眼睛抽筋!”风飞雪一抬头,发现萧昼在那挤眉弄眼。
“我这不是在向你抛媚眼儿吗?”萧昼恬着笑说道。
风飞雪一愣,打算盘的手停了停:“我们很熟?你一直跟我套近乎!”
“我们不熟吗?”萧昼眨眼。
“哪里熟?”
“我都差点去你家下聘了,要不是你哥看到我就追杀我,我早娶到你了!”萧昼想起风飞雪的哥哥风清扬那个恋妹狂,现在还心有余悸。
“萧昼!”
“什么事?小雪?”萧昼这时候殷勤得似某种动物,就差后面每个尾巴在摇晃了。
“我记得……”
“你是不是记得我曾经在一起的那些甜蜜岁月了?”
“我记得我不要你了的时候跟你说过最后一句话!”风飞雪的视线在萧昼的身上上下扫视了一边:“你的穿衣品味太差了。”
“我这不是改了吗?”萧昼脸都垮了。
“我只能说……你真是个极品,这颜色的衣服你居然敢穿出来见人!”风飞雪的嘴唇微微翘了下。
“很奇怪吗?”萧昼有点怀疑的问风飞雪。他一直认为这样穿很英俊啊。
“……”风飞雪把算盘拨得稀里哗啦响,重重的吐出六个字:“简直让人恶心!”
“你不喜欢?”萧昼还是不信,这不是小雪最喜欢的粉色吗?
“厌恶!”
萧昼不解的问, “你不是喜欢粉红色、喜欢桃花吗?你看我穿的这身粉色多正宗,还有这个,我这个扇子上的桃花,这还是我请有名的绘画大师给画的呢!”
“……”风飞雪沉默了一会,才淡淡道:“萧昼,你不会是变态演多了,所以真的变态了吧?”
“……”萧昼那个委屈啊,按照小雪的喜好里穿的衣服,本以为她会喜欢,没想到她这么讨厌,还说他变态。
“你要不是变态,怎么穿女子才会穿的粉红色,还骚包得连发带都是粉红色,真是怪人念念有,今年特别多!”
风飞雪有点奇怪的看着萧昼:“明明以前挺正常的啊,怎么现在变这样?”
“是你说我穿衣品位差,我绞尽脑汁才换成了你喜欢的桃粉色的!”萧昼委屈极了。
“……”风飞雪无语了半天,才咕哝道:“我的意思是说你每天穿个白色太单调了,你也可以试试其他颜色的衣裳的,比如黑色、蓝色、紫色……”
“你又没说清楚就走了!”萧昼也咕哝:“我想去你家找你,可大哥看到我就打我,每次都追好远,我有一次,跑了三十条街,他还追我不放……”
“你找我干什么?”风飞雪冷哼:“你不是娶了个美丽的妾室吗?”
“那是我老爹搞出来的事,而且也不是我娶妾,是我老爹!”
风飞雪不信:“胡说,我明明看到是你把那个女人从花轿里领出来的!”
“那几天,我爹被我娘打得生活不能自理,而人家姑娘又要死要活,就只好让爹把他娶进门,可我爹当时躺在床上,哪里都去不了,所有,我才代替我爹接花轿的!”
“有这么巧的事?”
“就是有这么巧的事,我还可以告诉你,那个女人嫁过去没几天,就被我娘整得求我老爹写休书!”
“……”风飞雪不出声了,继续打算盘。
“你不会是误会我娶妾,所以把我抛弃了吧!”萧昼迟疑的问。
“……”风飞雪当做没听到,打算盘的手更快,噼里啪啦好响。
“小雪,小雪?”萧昼围着风飞雪团团转:“你怎么不理我啦?喂,别理我啊,你跟我说说话啊!”
“实在受不了啦!”风飞雪突然把算盘往柜台上狠狠一扔,一声巨响吓了萧昼一跳,也把大厅里的人惊得全部看向她。
“你给我过来!”风飞雪猛的冲出柜台,一把揪住萧昼的衣襟,拉着他就忘门口走……
“唉,小雪,你生气也别把我扔出去啊……”
一口气将萧昼推到门槛外面,风飞雪一手指向左边:“左边顺数第三个店,那是日月宫成衣店的分店,你快去把你身上这套既骚包又恶俗的衣服给换了!”
“……”萧昼还在发呆中。
“还不快去!”风飞雪一声狮子吼,萧昼方清醒过来,拔起腿就朝左边跑。
“把你那发带也顺便换了啊!”风飞雪冲着萧昼的喊。
“哦!”
…………
“哎呀,长相人模人样嘛!你开始干嘛要穿那么粉色的衣服?”经过风飞雪的推荐,萧昼中得以如愿见到潇潇雨夜的老板萧夜。
“我……”萧昼张了张嘴,支吾半天,最后答到:“个人爱好。”
“真够变态的!”萧夜撇嘴,转头看向殷离尘:“你师兄怎么生出这么一个怪儿子?不会你师兄也是个怪人吧!”
殷离尘朝萧昼一指:“你问他。”
萧夜看向萧昼。
萧昼点头:“他是很怪!”秉承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的信念,天天在外面沾花惹草,他能不怪吗?
“飞雪你们原来认识的?”萧夜看看萧昼,又看看风飞雪,总觉得他们之间有奸 情。
“喔!他以前被我抛弃过!”风飞雪点头老实说道。
“就是他?”萧夜听说萧昼居然是以前被风飞雪抛弃过的人,立刻对萧昼有了兴趣,眼神饶有趣味的在他身上上下打量。
殷离尘不满的把手搭在萧夜腰间,把她拉到自己身边,有点不悦的道:“他有什么好看的?”
“没你好看!”萧夜回了一句,然后转头问风飞雪:“你以前为什么要抛弃他啊!他看着蛮好啊。”
“……”风飞雪看了眼一脸兴致勃勃的萧夜,懒得说出来让她笑话。
“师叔!”被殷离尘瞪了好一会,萧昼实在无法忍受那视线,只好恭敬行礼。
“你来干嘛?”殷离尘冷冷道。
“我……”看了眼萧夜,萧昼欲言又止。
“对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听小圆说你点找我!”
萧昼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说明来意:“我姓萧名昼,我是萧家的孩子!”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偷 情偷出来的种啊!”萧昼也说自己的名字,萧夜就明白了他是谁?他不正是,娘怀她的是很,他的娘跟自己的爹也就是当时的萧老爷偷 情,结果被娘发现,就带着她这个还在肚子里的,牵着迟幽,休夫出走了……
萧昼有点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萧夜的话,只好默默无声。
“你找我有什么事?先说清楚,别来跟我说什么认祖归宗的话。我可不喜欢那些话。”
“我……”萧昼张了张嘴,发现自己要说的话被萧夜这么一堵,都只能埋在心里。
看来今天又不能交差了,萧昼暗暗叹气,不过幸好他弄到了一份殷宝宝亲笔签名、并一口气按了十多个手印的画像。
“算了,也没什么!”萧昼释然一笑:“老爹那德行,别说你不想认,连我常常恨不得没有这么个当爹的!”
萧昼看了看一脸沉静站在一旁的殷离尘,不免有点好奇:“师叔,你知道萧夜是我爹、你师兄的亲生女儿吗?”
殷离尘先是摇摇头,接着又点点头。
“你们这可是乱了……”
“你管人家那么多干什么?”风飞雪不悦的打断了萧昼的话:“他们什么关系,有几个人知道?只要不乱说就没事,就算天下人都知道了,又如何?”
“我没那个意思!我就随便问问!”萧昼看着风飞雪精致的脸庞:“小雪,你大哥不是宝贝你得紧吗?怎么会让你来到潇潇雨夜当掌柜?”
“哦,我实在烦他了,就离家出走了!”风飞雪不在意的挥挥手。
“他不会来这里找你吗?我是说,他来闹着让你回家!”
“开始的时候常来闹一出,后来我总是骂他,别人总是打他,他就来得少了!”
“耶!太好了!”萧昼嘿嘿贼笑,这下不怕被大舅哥追几十条街的跑了……
海賊之茍到大將 鹹魚軍頭
风飞雪莫名其妙:“好什么?”
“小雪,我重新追求你吧!你不能再把我抛弃了啊!”萧昼恬这笑拉起风飞雪的衣袖:“下次也不要再误会我了,有什么你也要当面问过我,知道吗?”
风飞雪没有拒绝,也没有点头答应,只是不咸不淡的说了句:“你的要求还挺多的。”
“小雪!!!”萧昼固执的要风飞雪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
“我自己都不能保证的事情,怎么给你保证?”风飞雪淡淡道:“你不是常说我没心没肺吗?我这么没心没肺,说不定能抛弃你第一次,就能做第二次,第三次……”
“你不会的!”萧昼十分认真的说道。
“你又知道?”
“我当然知道!”萧昼看着风飞雪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因为你早就爱惨了我!”
“胡说!”风飞雪当即就反驳:“我向来没心没肺,又怎么会去爱人呢?”
“真没爱?”萧昼笑着唇,笑得狡诈:“不管以前有没有爱过都不紧,我只要从今天开始一直到以后的每一天,每天都过得有滋有味就好了!”
“看看,学着点!”已经在一旁坐下的萧夜用手指戳戳殷离尘的腰部。
“我们本来就过着他说的那种生活,还用给你这么许诺吗?”殷离尘不急不慢的说道:“我不做画蛇添足的事!”
萧夜一想,殷离尘说的也对啊:“也是!”
“喂!”萧昼不满的瞪着两人,站旁边看好戏也就算了,还要打搅他的求爱。
“行,你继续,我们保证不打搅了!”萧夜笑笑,拉着殷离尘跑开。
“……”知道他们走远,萧昼才开口对风飞雪道:“小雪,你看我都等你这么多年了,你就当可怜我也应该答应我啊!”
美人香草:平步青雲
“我有让你等?”风飞雪虽然心里挺高兴,但还是嘴硬,没办法,天生的毒舌,说不出甜言蜜语。
“没……是我自己愿意!”萧昼蹭到风飞雪傍边:“怎么样,我两年前准备的聘礼还原封不动放我家仓库呢!是不是也到时候让我抬了往你家送了?”
“你爹同意?”风飞雪小声道。
“他要是不同意,我就跟他断绝父子关系,到时他没钱到外面花,看他哭着求我!”萧昼嘿嘿贼笑。
“还有你娘呢!听说婆媳之间最容易起隔阂了,你娘那时候见到我就骂我狐狸精……”
“她那是把你当成了我老爹在外面养的女人了!”萧昼连忙接受:“再说了,我娘她哪里是你的对手啊,你可是跟你见过两次就把气晕五次的风飞雪啊!”
风飞雪点点头:“也是,你娘就会骂几句狐狸精,说话都不翻新的!跟她吵我都觉得没意思!”
“到时你们家!”萧昼苦恼的看着风飞雪:“你哥要是在家,我怎么把聘礼送进去哦!就算侥幸送进去了,我又怎么才能用花轿从他手里把抬过来哦……我怕我还没把你娶进门,就被你哥打死了……那样,就要委屈你当寡妇了……”
“放心,我会把他收拾好的!”
“真的?那就好!”
一边说,萧昼一边渐渐的朝风飞雪靠拢,刚偷偷的伸手够到她的肩膀,就只听一声平地响雷:“又是你这个臭小子!你的蹄子往哪里放?还不给我拿开!”
怎么刚说到他,他就出现了?
萧昼苦着一张脸回头往后看。
那个恋妹狂,风飞雪的哥哥风清扬就站在楼梯口,怒火冲天的眸光如箭从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目射出,刺在萧昼搭在风飞雪肩上的那只手上……
只见风清扬从腰间把刀一拔,萧昼吓得手一缩,猛的就往窗外跳,脚尖一点,已是去了两丈远……
“小雪,帮我拦着你哥,不然你今天开始就要当寡妇了!”
“呸,小雪又没嫁给你,就算你死了,她还是清清白白的我妹妹……”
怒吼过后,风清扬跟萧昼之间展开一场追杀与反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