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2um5t精品言情小說 異世吸血鬼 愛下-第十章展示-06rec

異世吸血鬼
小說推薦異世吸血鬼
一曲完,冷青雨睁开眼看着夏侯渊。非常好奇的想看看夏侯渊的手掌是不是如她所想,不像是手背那么细腻光滑。
冷青雨拿起夏侯渊的一只手,翻过来,果然,上面有一些茧,应该是常年握剑磨出来的,冷青雨将夏侯渊的手放在自己两手的手心,用拇指轻轻磨砂夏侯渊的手上长有茧的地方。
夏侯渊只是静静的看着冷青雨,她的手还是那么冰凉。
夏侯渊:“青雨,我。”
冷青雨收回自己的手抬头看着夏侯渊,又是那眼眸,让人难以抗拒。
冷青雨:“怎么?”
夏侯渊:“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冷青雨的心一惊,这句话还是被他说出了口,可是自己却不敢给他任何回应,因为他们不是一类人。
冷青雨:“抱歉,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但是可以在心里喜欢,这是冷青雨的心声。
夏侯渊一脸难过,想都不想就这样拒绝了吗?
夏侯渊:“可是我还是喜欢你,这一生非你不娶。”
冷青雨起身离开,再待下去她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夏侯渊看着冷青雨的背影,下定决心,要守护好她,就算她不喜欢他也没关系。
南仓二皇子府,冥安将韩十带至郝连翼的书房。
冥安:“二皇子,属下将人带来了。”
韩十:“参见二皇子。”
郝连翼:“起来吧,具体情况冥安都已经给你说了,你想好了吗?”
韩十:“末将已将想明白了,愿意为二皇子所用。”
郝连翼:“很好。”
郝连翼:“那你觉得什么时候我们下手最好得手?”
韩十:“韩愈每天辰时去军营,酉时归,在军营这段时间是不可能的,所以等他回去的路上时机最佳。”
郝连翼:“他一般带多少侍卫?”
韩十:“一般十人,都是亲信。”
郝连翼:“这里面有你吧?”
韩十:“有。”
郝连翼:“好,那就今晚吧。办得干净些。”
冥安:“是。”
南仓皇宫,郝连君在胡可儿宫中用膳,一如既往用完膳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办事。
永恒國度
郝连君:“爱妃,快过来。”
胡可儿撒娇道:“哎呀,皇上,不要那么急嘛,今天臣妾为你准备了礼物。”
郝连君:“什么礼物。”
和可儿拍拍手,进来一个丫头,长得倒是眉清目秀。
胡可儿:“皇上觉得这丫头怎么样?”
郝连君看着那丫头,不错。
郝连君:“爱妃什么意思?”
胡可儿:“这丫头是我身边的人,一直仰慕皇上,所以臣妾就成全她了,皇上意下如何?”
郝连君:“好,好,还是爱妃有心,朕一定重重有赏。”
胡可儿:“那臣妾就不打扰皇上了。”
胡可儿起身离开,站在门口听着两人的干柴烈火,脸上一脸的冷漠。
现在加大了用量,又一天天的这么频繁,不出几日,就会卧病在床,命不久矣。
南仓三皇子府。郝连铭看着手里的信。
上面写道:“郝连翼已经准备对韩愈动手扶韩十上位,宫中可能不久也会生变。”
郝连铭烧掉信,脸上的笑,是那么阴暗。
入夜,韩愈骑着马走在回家的路上,冥安带着人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韩愈:“你是谁,敢拦我的路?”
冥安:“想知道去问阎王爷吧。”
两方人马开始交手,韩十伺机刺了韩愈一剑,其它人也被冥安他们诛杀。
第二日皇朝之上,郝连翼提议让韩十接替韩愈的位置,郝连铭推波助澜,最后还是让韩十接替的将军之位,虽然郝连翼不知道郝连铭为什么要帮他说话,不过事情顺利总归是好的。
东洲八王府。
夏侯吉正在院里练剑,小灰趴在一边。郝连玉从外面走进来,夏侯吉没有注意,一剑朝郝连玉来的方向刺去,郝连玉吓的后退几步,抵在石阶上向后摔去,夏侯吉一惊连忙将郝连玉接住。
郝连玉痴痴的看着夏侯吉,夏侯吉也看着郝连玉,有些心跳加速,他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在担心郝连玉摔下去怎么办?
夏侯吉将郝连玉放开,站到一边去,郝连玉还一脸花痴没恢复正常。
夏侯吉:“以后小心点。”
郝连玉:“啊,哦!”
夏侯吉继续练剑,郝连玉就坐在一边看着,一句话也不说。自从昨天夏侯吉回来用冷青雨教他的办法以后,郝连玉果然不缠着他出去逛了。
夏侯吉边练剑有时还偷偷瞄一眼郝连玉,她这样乖乖坐着看着还是挺可爱的嘛。夏侯吉摇摇头,自己在想什么啊?快练剑,快练剑。
七王府,夏侯渊来到冷青雨的院子。
冷青雨:“有事?”
夏侯渊:“现在已经是夏天了,我带你去小屋听听蝉鸣吧。”
冷青雨本想拒绝的,还没说出口就被夏侯渊拉着走了。
两人来到竹林小屋,这里还是那么幽静,身在其中,感觉特别舒服,不过冷青雨发现里面多了一张床,还多了一些其它的东西。
夏侯渊:“上次你来了以后,我就准备了这些东西,若是以后你想要在这住上几天也是可以的。”
冷青雨:“那怎么还准备两张床?”
夏侯渊:“一张你的,一张我的,上次坐在椅子上早晨醒来,浑身都难受,所以我就加了张床。”
冷青雨轻笑。夏侯渊看呆。
夏侯渊一把拉过冷青雨的手,朝外面跑去,原来是竹林之后便是树林,一走进这里就听到蝉鸣。
夏侯渊:“闭上眼睛,静静的听。”
冷青雨闭上眼,感受自然,这些是她最熟悉不过的,冷青雨感觉像回到了从前和冷默然一起的日子,他们也经常在深山之中静静的聆听大自然的声音。
夏侯渊一直牵着冷青雨的手,还是那么冰凉,为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夏侯渊:“今晚还想住在这吗?”
冷青雨睁眼看着夏侯渊点点头。两人回到小屋,夏侯渊看着他早已准备好的一些五谷杂粮,有点不知所措。
冷青雨:“你在干嘛?”
夏侯渊:“我在想我们的晚膳吃什么,好像我不擅长做饭。”
冷青雨噗嗤一声。
夏侯渊笑着问:“怎么了?”
说实话冷青雨也不擅长,因为她就不吃放的。
冷青雨:“我也不擅长。”
夏侯渊:“我只会熬粥。”
冷青雨:“那就煮粥吧。”
夏侯渊一副也没有其它能煮的表情。
冷青雨站在一旁看着夏侯渊,明明是一个王爷,现在却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在这里煮饭,这样平淡的生活,冷青雨从来没有想过,可是现在这副景象她真的想留住,可惜终究留不住。
夏侯渊盛上两碗粥,一碗放在自己面前,一碗放在冷青雨面前,冷青雨看着眼前的粥,自从变成吸血鬼以后她就再没有尝过。
夏侯渊:“煮的不好,将就一下。”
冷青雨端起碗慢慢的喝了一口,吃在嘴里就像在吃土一样,冷青雨忍不住跑到外面吐了出来,夏侯渊也跟着跑出来。
夏侯渊关心道:“怎么了?很难吃吗?”
冷青雨:“不是,我只是今天没有胃口,自己吃吧。”
夏侯渊看着冷青雨忧伤的表情,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冷青雨没吃,夏侯渊也没吃。
冷青雨躺在床上,心里想着她果然过不了正常人的生活,那他和夏侯渊也就没有可能,况且,夏侯渊要是知道她是喝血的怪物,估计躲她都来不及吧。
夏侯渊躺在另一张床上,担心着冷青雨。
夏侯渊:“我知道你喜欢山林,因为上次你来就觉得开心,所以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想尽我所能的给你。”
冷青雨静静的不说话。
夏侯渊:“我只是想能够照顾你,直到我生命的尽头,为了你,我也可以放弃我所拥有的一切。因为在我眼中,你才是我最想拥有的东西。”
冷青雨:“若我是个怪物你还能接受吗?若我并非你想象中那么好你还会依旧陪在我身边吗?若我有一天忍不住伤了你你还会在意我吗?”
夏侯渊:“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都会接受。”
冷青雨忍不住想要说自己是吸血的怪物,可是还是算了吧。
夏侯渊:“不管你是九天的仙女,还是地狱的修罗,我只知道我喜欢你,就会喜欢你的全部,你若成仁我便陪你看尽世间繁花,你若成魔,我便陪你堕入万劫不复。”
冷青雨心里觉得好难过,这一刻她多么希望自己是正常人,若是夏侯渊看到自己嗜血的模样还会这么淡定吗?
冷青雨:“快睡吧,不早了。”
夏侯渊不再说话,闭上眼睛。
北冀训练营。
慕容宣坐在看台上看着士兵的训练,慕容楚走过来。
慕容楚:“来了几日,我要准备回去了。”
慕容宣:“好,路上注意安全。”
慕容楚:“虽然那人没有图谋,但你自己还是要多加小心。”
慕容宣:“我知道了。”
慕容楚回去以后就到皇宫去了。
慕容洛:“回来了,怎么样?”
慕容楚:“挺好。”
慕容洛:“他说的很厉害的军队,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慕容楚:“嗯,很厉害。统一朝阳大陆势在必得。”
慕容洛:“那我倒是很期待。”
慕容楚:“到时你就知道了。”
太监走进来报:“萧萧公主来了。”
慕容楚:“那我就先告退了。”
现在慕容洛和慕容萧萧的关系越来越亲近,慕容萧萧也对他越来越好。慕容洛面带笑意的站起来,看着慕容萧萧走进来。
艷骨歡,邪帝硬上弓 葉嫵色
慕容洛:“萧萧,你怎么过来了。”
慕容萧萧:“我炖了你最喜欢的汤,已经放凉了,快喝吧。”
慕容洛:“好,慕容洛端起来喝的一滴不剩。”
慕容萧萧拿出自己的手绢将慕容洛嘴角擦干净,慕容洛将慕容萧萧的手握在手中,温柔的看着慕容萧萧。
慕容洛:“萧萧,做我的皇后吧!我想执你之手共江山。”
慕容萧萧轻盈浅笑的看着慕容洛说:“等你统一这朝阳大陆之后,再拿这所有的江山来聘吧!”
愛上傲嬌大小姐
斬屍王
慕容洛将慕容萧萧抱在怀里:“好。”
东洲七王府。夏侯晔来到夏侯渊的院子。夏侯渊看到夏侯晔过来,面带笑意的说:“五哥,今日怎么有空过来?”
夏侯晔:“你还不知道吧,四嫂昨日诞下一子,四哥高兴,宴请众兄弟去府中一聚。”
夏侯渊:“我还真不知道,难怪你最近都不来我府上,原来是去四哥那沾喜气去了。”
夏侯晔:“最近奉父皇之命在整顿军营,所以都没空过来。”
夏侯渊:“那好,我换身衣服就去,的确也好久都没和众兄弟聚聚了。”
夏侯晔:“说的也是,大家都有自己的事要忙,哪有那么多时间聚在一起,兄弟间的情分都生疏了。”
夏侯渊:“你先去,我随后就到。”
夏侯晔:“好。”
夏侯渊换好衣服就去寒雨轩找冷青雨。
冷青雨:“宴会?”
夏侯渊:“嗯,就是自家兄弟一起聚聚,一起去吧,你还没见过我三个哥哥呢。”
冷青雨:“好吧,反正也无聊。”
夏侯渊和冷青雨来到四王府,人都已经到齐了,就差他了。
夏侯渊:“我来迟了。”
夏侯燕:“七弟,快来坐。”
夏侯渊和冷青雨走过去坐下来,夏侯吉和郝连玉就在旁边。
夏侯吉:“青雨姐,你看我的小灰,是不是又长大了。”
冷青雨看着躺在白狼身边的小灰,确实长大了。等不了多久就可以长到白狼现在的身形了。
冷青雨:“嗯,长得挺快。”
郝连玉笑着跟冷青雨打招呼:“我也可以叫你青雨姐吗?”
冷青雨:“嗯,可以。”
夏侯宇:“我先祝四哥喜得长子。”
夏侯燕:“多谢六弟。”
夏侯渊:“那我们一起祝四哥子顺满堂。”
众兄弟都举起杯满饮一杯。
夏侯安:“老四是我们几个兄弟中最早诞下长子的,的确应该欢庆一下。”
夏侯吉:“二嫂不是也怀上了吗?二哥很快也可以抱儿子了。”
夏侯安:“借八弟吉言。”
夏侯宇:“八弟今天来还带了个女子,估计不久我们也会听到八弟的好消息了。”
夏侯吉有些不好意的说:“六哥你别胡说。”
郝连玉:“什么叫胡说,我一定会成为你的王妃的。”
夏侯燕:“人家姑娘都承认了,八弟你还害羞什么。”
众人哄堂大笑。
吃心不悔
冷青雨只是淡淡的看着,感觉好和谐。夏侯渊给冷青雨夹菜。
夏侯安:“不过倒是难得见到老七对女子感兴趣,想必此女子必有特别之处吧。”
夏侯渊:“二哥说笑了。”
夏侯晔:“青雨姑娘和七弟只是朋友。”
夏侯燕:“原来如此。”
夏侯宇:“难得大家聚在一起,今日大家不醉不归。”
众人:“好。”
郝连玉:“青雨姐,我吃饱了,要不然我们到处转转,让他们在这喝酒。”
冷青雨:“好。”
冷青雨和郝连玉便离开在四王府里闲逛。
郝连玉:“青雨姐,你的这只白狼和你关系真好,你去哪它跟到哪。”
冷青雨:“只要你对它好,它就会对你好。”
郝连玉:“说的也是,难怪小灰那么听夏侯吉的话。”
冷青雨:“你可以试着去和小灰交流,它肯定会慢慢喜欢你的。”
郝连玉:“嗯,我会的。”
水銀之血 不祈十弦
冷青雨:“你和夏侯吉怎么样了?”
郝连玉:“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很喜欢他,但是他是怎么想的我就不清楚了。”
冷青雨:“他是个很单纯的人,慢慢总会明白自己的心的,你给他点时间。”
郝连玉:“嗯,我也不想逼他。”
两人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回去的时候差不多都喝醉了,还真是不醉不归啊。
四王府的家丁将夏侯渊和夏侯吉扶上各自的马车,往各自府里去。
回到七王府冷青雨帮夏侯渊盖了床薄被就准备离开,结果被夏侯渊拉住手。冷青雨看着夏侯渊,将他的手放好,回到自己院里。
第二天夏侯吉醒来,看着郝连玉趴在自己的床边睡着了,一只手还拉着自己的手。夏侯吉就这样看着她,想要伸手去摸摸郝连玉的头,结果郝连玉醒了,夏侯吉赶紧收回手。
郝连玉:“你醒啦,渴不渴我给你倒水。”
夏侯吉坐起身说:“我今天有时间,想不想出去逛逛?”
郝连玉惊喜的看着夏侯吉,一把将夏侯吉抱住。
郝连玉:“我当想出去了,那我们快走吧。”
夏侯吉:“你先把我放开。”
郝连玉猛地将夏侯吉放开,不好意的看着夏侯吉,刚才有点激动。
夏侯吉起身穿衣服,郝连玉走过去帮他,慢慢夏侯吉便一直看着郝连玉,看着她仔细的帮他整理好衣服,夏侯吉觉得现在的郝连玉很吸引人,让人想要一揽入怀。
郝连玉抬头看着夏侯吉说:“好了。”
两人靠的那么近,都呆呆的看着对方,夏侯吉慢慢的向郝连玉靠近,好像有一股力量在驱使他靠近一样,情不自禁。
夏侯吉忽然回过神来,往后退了两步。
夏侯吉:“走吧。”
郝连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