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nwyva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王傷殤 隔壁轉角-第八十章、王者之殤讀書-qa89g

王傷殤
小說推薦王傷殤
他的背后是东方青白的天际,他的身形瘦削而颀长。
微凉的夜风轻轻拉扯,发丝轻扬,锦袍熠熠。
一支古朴的凤箫横在唇边。
背对着他的白衣男子,昭华天下!
男子已撤了内力,苍凉的箫声让千言万语都失了意义。
綠海大亨 編故事的余一
一曲终。
男子缓慢地转过身。
眉如墨染,目如刀刻,直鼻削唇,一道淡淡的伤疤隐隐横在颊边,精致的俊颜倾世无双!
“照、照雨……”郁佳城呆呆看着,机械地一步步走近,瞪大的双眼眨都不敢眨,生怕一眨眼,眼前之人就会消失不见!
他的呼吸均匀沉稳,他的温度清晰可查。
郁佳城颤抖着握上他的肩,感受着他真实地立在自己面前,“我、我可是在做梦?可是梦到你……”
寒照雨却只是淡淡看着他,唇角第一次不见了熟悉的似笑非笑。
“照雨?!”郁佳城手下用力,“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告诉为兄我不是在做梦!”郁佳城双目不觉泛红,“你还活着对不对?我不是在做梦是不是?”
寒照雨直直看着他凌乱的眸子,墨眸幽深沉寂,淹没了所有情绪,许久,才低低开口,“我真想,你是在做梦。”
熟悉至极的声音偏又低低如梦幻,郁佳城手下一僵。
他该有的惊喜?
本该雀跃的狂喜呢?
他的话——什、什么意思?
后退一步,郁佳城后知后觉地重新打量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男子,第一次发觉,他竟如此陌生!
“……照雨……”郁佳城的声音比寒照雨更加飘渺不真实。
寒照雨竟活生生出现在这里,究竟、意味着什么?
“照雨,你……”郁佳城想发问,却不知从何开口,更甚至,心底的恐慌漫天席卷,让他狠狠害怕。
一些东西渐渐浮出水面,他根本无力接受。
非你不可
寒照雨薄唇紧抿,漆黑如墨染的眸子隐匿着滔天翻卷,“郁兄——还不愿相信么?”
郁佳城狠狠一颤,心思已快一步地停滞,他根本不敢去想!
见他眸中的恐慌与错乱越来越清晰,寒照雨握着凤箫的手紧得泛白,面上却丝毫不显露。
许久之后,他听到自己强撑着冷硬的声音,“你不是、一直都想亲眼见我一面,亲眼见见与你骨子里流着相同血脉、除了山庄你在这世上唯一的血缘……表弟么?”
然后他看到郁佳城在自己的视线中瞬间瞪大一双不敢置信的眸子,苍白着俊面频频后退。
“不、不会……不会的……你、你……”
薄唇紧抿,寒照雨闭上眼背过身去,孤傲的身影透着浓浓沉寂。
亲手扼死的义结金兰,心房被狠狠捅上一刀的,可只是一人?
郁佳城看着眼前一如初见的男子,他清泠如水的声音依然清晰地响在耳畔,“在下寒照雨,游荡之人!”
“……照雨……”郁佳城游离的声音像被抽去了所有生气,“不……你、你是……王储……天泽……”
第一類接觸 周周
寒照雨背在身后的手握得泛白。
天知道他有多想永远只是寒照雨?!
只是寒照雨!
可即便天下任何人都能选择自己的身份,唯独他不可以!
郁佳城一瞬不瞬地看着眼前纤尘不染的白衣男子。
那日阁楼之上,自己看透王储的孤寂悲凉,他却避开和暖的日光,深沉轻叹,“……或许吧……”
那日老道菜地,他手心是一颗嫩绿的菜叶,他似笑非笑,“郁兄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得民心者得天下’么?”
那日峰顶,他眸中映出如画江山,他的双手是指点天下的睥睨,他看着万物都臣服在脚下,告诉自己,“蝼蚁,众生!”
那日他薄唇紧抿地看着自己,目光幽深,“主帅登基之后,会不会放过这山下的城镇,会不会、放过你。”
原来,他早在有意无意暗示自己!
原来将寒照雨抽离,一切依旧纹丝不差,在自己身边这许久的,竟果真是自己心心念念多年的那人!
难怪……
难怪——
难怪他可以毫无顾忌地与艾萨蒙三击掌!
难怪当初密林他为自己挡箭之后弓弩手竟会放任自己带他逃离!
难怪王储每一次出手他都会适时离开!
难怪三大庄派处处被动防不胜防!
忽然想起王储的佛门师兄至真大师、想起司徒墨义子前骁骑营二队少将冷如之、想起誓死追随王储的秋赏韵……
郁佳城不寒而栗!
“这一切、真的……都是你所为?……你早就……早就策划了这一切?”
沉默。
东方渐亮的晨光洒在白衣男子消瘦的身上,清寒如冰。
所有的巧合果真都有了解释。
为什么武林会在他出现之后渐渐逆转!
我的漫畫師女友 素綰
为什么一个个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会毫无征兆地死去!
为什么原本牢不可摧的三大庄派开始疯狂地相互残杀!
郁佳城突然失控地嚎啕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照雨!寒照雨!原来我郁佳城就是你平定江山的利器!被你利用到底!玩弄到底!……寒照雨!你可将我当做知己?你可果真当我是知己?”
飄渺仙神
郁佳城笑出了泪,“天泽!你可知、你可知只要你开口,我郁佳城这条命都可以给你?!你可知多少年我一直在等你、等你来亲手剿灭我?!……为什么非用这种手段?为什么非要这么卑鄙?为什么骗我为什么利用我?为什么要用寒照雨来亲手剥夺我的一切?!”
滚烫的泪滑下他腥红的眸子,郁佳城疯了般嘶吼,歇斯底里!
苍白的俊颜始终无动于衷,寒照雨俊挺的身姿几不可见地轻颤,始终不说一句话。
“你还有心吗?你还有心吗?你是我的义弟!是我宁可背叛一切都不会背叛的义弟!你可还有心?”
郁佳城“唰”地抽出利剑,“出手啊!出手!你不是要杀我吗?来啊!”
寒照雨张开莹白的眼睑,淡淡看着他,依然不语。
“出手啊!我叫你出手!”
利剑直刺入左胸,剑尖入肉而止,郁佳城死死攥着剑柄,腥红的眸子逼迫着眼前恨入骨髓的男子,咬牙切齿,“还手啊!为什么不还手?为什么不出手?”
殷红的血快速渗透锦袍,慢慢浸染,在胸前开出一朵刺目的心花。
死亡侵襲 亦猖亦狂
仿佛被刺中的不是自己,寒照雨静静看着溢恨咆哮的男子,墨眸一片死寂,“郁兄难道忘了,小弟早已、武功尽失了么?”
郁佳城执剑的手狠狠颤。
他怎么可能忘?
密林之中,他根本无法避开背后的三支利箭时,是他近乎本能地挡在自己身前,九死一生!
剑“吭”地坠地。
“啊——!!!啊————”
长长的嘶吼宛如心房的撕裂!
寒照雨沉寂地看着曾经只会言笑的男子在自己面前被逼得理智尽失!
许久许久,仿佛所有的气力均被抽光,郁佳城无意识地喃喃着,“不信!……我不相信!……不能相信……不……”
無盡拳芒
紧握得轻颤的铁拳被攥出血痕,血丝慢慢淌下,寒照雨却浑然不觉。
我始终认你为兄,你可愿相信?
——可他却失去了开口的勇气、和资格!
远处,火光冲天。
距离如此之远,依然能看到巨浪般的火焰和燃烧的浓烟!
一切都已经结束。
寒照雨麻木地看着降凤堡方向腾起的冲天大火。
骁骑营从来不辱使命,现在也已经受命撤离了吧?
缓缓收回目光,看着眼前已然崩溃的的男子。
长发凌乱,遍身血污。苍白失神的模样,再无半点凌尽天下的风华!
郁佳城木然地转身,踉踉跄跄想离开,不愿再看到这个让自己恨到骨髓却也无法下手去伤他一分的男子。
朦胧间,竟似看到冲天火光。
涣散的心神忽然聚拢,猛回头,不敢置信地瞪着依然沉寂的寒照雨,“你!你!……”
寒照雨静默地看着他,不言不语。
郁佳城拳握得刺破皮肉,溢出血丝。
传闻,王储天泽心狠手辣,出手向来不遗余力!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郁佳城狠狠再看他一眼,头也不回地飞跃向降凤堡方向。
师弟?!
你们——!
眼前的一切再一次在他已经死去的心上捅上一刀!
偌大的降凤堡无一活口!
熊熊烈火焚烧着一切,不管是降凤堡人,还是自己山庄的弟子,层层尸身,血流一地!
郁佳城呆呆看着,脑中早已空白地再无半点思绪!
一堵高墙被大火轰塌。
熊熊火光中,郁佳城依稀看到内院高墙之上,是于时录被三只利箭死死钉住的尸身,死不瞑目!怀中至死未松手的,是沙溢插满降凤堡淬毒利箭的尸体。
郁佳城认得,于时录身上的、是那日密林连自己都无法避开的偷袭之箭!
他早该想到,除了那人的骁骑营,天下还有何人能有如此实力?
跌跌撞撞走着,郁佳城寻不到方向。
初升的骄阳沐浴在身上,竟如此冰冷。
前方,一水色宫装的女子静静立着。
如画的眉目,一身清华,在这片污浊之地,翩翩如九天之仙,遗世独立!
郁佳城早已死去的心竟隐隐袭上些许痛楚,不禁一酸,磕磕绊绊走向那深深埋在心底、融在自己骨中的女子,双目竟涌上一丝灼烫。
上前紧紧抱住露凝香娇软的身子,郁佳城早已不会再转动心神,搂着她语无伦次,“我会保护你!……不准、谁都不准再伤害我要保护的人!他也不行!他、他……”声音竟微微哽咽。
他不要再提起那个倾覆了他一切的男子!
胸口却突然一凉,怀中女子快如灵蛇脱离!
与此同时,身后猛地袭上强劲的戾气!
郁佳城双目焉得张大。
三支利箭“嗤”地穿透他的身体!
他根本无力躲避,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被突然贯穿!
“不——!!!”
是谁?
撕心裂肺地嘶吼?
这般惊恐!
这般绝望!
血喷洒而出,在地上绽开朵朵血花!
当胸,一柄短刀完全没入!
郁佳城踉跄着转过身,快速流逝的力气再支撑不住身体,狼狈地摔跪在地,一双惊愕的眸子死死瞪着眼前两道不似凡人的身影。
那刺目的乌金面具下,分明是那张一模一样的娇颜,眷美如画,倾国倾城!
与水色宫装的女子站在一处,一深刻阴冷,一清华无双!
大口大口的血沫涌出唇瓣,了悟刹那之间,郁佳城倒下前忽然笑了。
寒照雨早就告诉过他,“碧玉倾城”,是两个人。
是谁紧紧抱住自己已无力直起的身体,不知所措?
是谁的泪灼烫了自己的眼睑、沾染血花?
“你怎么能杀他?谁准你们动的手?!”
寒照雨战栗着抱紧郁佳城已渐渐绵软的身体,声音变了腔调,“白薇?!叫白薇!玉儿快叫白薇!快!”
露凝香却始终一动不动地站着,薄唇紧抿。
“……玉、儿?……”最后一抹痛楚终于烟消云散,郁佳城努力勾着唇角,“原来、我……真的……在、肖想……你、的……女人……”
“不!不要!孤王不准!”寒照雨手足无措地点穴止血、双手捂着他胸前血洞,却依然止不住的鲜血汹涌,“郁兄!孤王不准!你答应过我!你答应过孤王的!……你答应我要好好活着的!……”
撕心裂肺的声音渐行渐远,恍惚中,郁佳城忽然想起他们那时的约定。
莽荒紀 我吃西紅柿
“等小弟武功恢复,定要和郁兄比个高下!”
“王储登基大婚,何等盛事?到时会普天同庆吧!”——“到时小弟来接郁兄如何?”
眼前已是黑暗如同冰封底层,郁佳城模糊的气流中,渐渐扬起一抹安详。
“……为……兄……要……失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