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現言小說

btahq熱門都市言情 怪我太過聰明 txt-第十章推薦-3337v

怪我太過聰明
小說推薦怪我太過聰明
“二哥,你真的就没有任何办法了么?”李凌星十分的着急,却也是只能干着急——如果连专攻医术的二哥都没有办法了,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哎……”李凌月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可是自从那天以后,大哥的身子日渐消瘦,他用再多的药也没有办法补回来。他的精神也一直恍恍惚惚的,就这样他们用尽各种名贵的药材,找了许多风水先生,也想尽各种办法,想让他至少能放开心笑一笑……却都是没有用。拖拖拉拉的,却终究熬不过半年……现在的哥哥,已经完全陷入了昏迷。一家人看着,却也只是束手无策!
“如果连二哥都没有办法,我看这杭州城里也没有哪个大夫可以治大哥的这个病了。”李凌仙边说边掉泪,“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呀?”
“大哥这是心病……用药没法医。”李凌月只能这么说。
“我们都知道他这是心病……可是……”
“真的要找他钱宜多回来么?大哥真的要娶了他,才会好么?”李凌仙有些犹豫,“他可是……男的呀……”
“妹妹呀,你怎么到现在还是如此糊涂?”李凌辰敲了下她的头,“还有什么比大哥的命更重要的?”
“我倒不是在意这个。”李凌星道出了自己的顾虑,“那天,我对钱宜多的态度很不好,我担心他根本就不愿意再回来了。”
重生農家
“我们何不再赌一把呢?也许,他还爱着大哥呀。”李凌月却觉得可以找他一试。
“对啊,只要他爱着大哥,就一定会跟我们回来救大哥的。”李凌辰也支持。
“可是……”李凌星有他的顾虑。
“现在,除此以外,我们没有任何的办法呀!何不试一下呢?”李凌辰有些着急,“我知道你那日那样逼走钱宜多,现在又要去求他,肯定会觉得很没面子——也许他也会刁难你也不一定。可是,是你的面子重要还是大哥的命重要?”他抬头,勇敢的迎着李凌星朝他甩来的巴掌。
硬生生的煞住快要碰到弟弟的脸的手,李凌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当然是大哥的命重要,这点轻重缓急,你三哥我虽然任性,却还是分得清的。”想不到的是,自己的亲弟弟竟会如此看他,这让他心痛难当。
“那你为什么……”
“我只是担心,钱宜多那孩子任性,不肯跟来,大哥的病岂不是耽误了?”李凌星自有他的思量,“我听说西域那边,有很多奇人异士,别说重病之人,连死人都有可能救活。我们何不往那里寻医?”
“三哥说的有理,可大哥心病的根源,毕竟是……”
“我明白,所以我想我们分两路行动,一路到拈花岛去寻那钱宜多,另一路人先护着大哥去西域寻医,好先保命。”
“那就这么办!”
“等一下!万一西域那边没有那种高人,或有那种高人,我们却找不着怎么办?”平时没什么主见的李凌仙,却在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
“……哥哥们,冲动了……”亏我还自以为周到,李凌星觉得惭愧。
“这样,我留在家中照顾大哥,凌星去找宜多,凌辰和凌仙去找高人。”身为医者的他,是照顾大哥的不二人选;凌星是惹了宜多的人,只要肯认错,亲自去找他也就比较容易取得谅解;而凌辰和凌仙以前就常常在外走动,走远一些也能让人放心。
“恩,就依二哥。”慢慢的,李家人,都能独当一面了。大哥,你快点醒来啊,醒来后看到这些,一定很开心的!
有山有水有人家
“什么?钱宜多不在?”几经周折,终于来到拈花岛,找到无名氏家的李凌星,难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是啊,他旅游去了。你找他有什么事么?”果园越来越贤惠了,询问他人时也十分的礼貌。
“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
“什么很重要的事?”从园子里回来的李印,一看到李凌星就想踹他一脚——那天他那样对宜多的事,蓝令都和他说了。
“六殿下!”李凌星象抓到救星般,紧紧抓住李印的手,“求您,救救我大哥吧。”
“你大哥怎么了?如何轮到我来救?”李印则是理都不理,任王克己按他的眼神示意将李凌星拉开。
“我知道,我曾经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可是,我大哥他现在生命垂危,如果再没法见到宜多,恐怕……”
李凌星最后的那句话,让李印稍微有了点兴趣:“为什么他有没有办法活命,和宜多有关?”
“因为……”李凌星将那日直到李凌日昏迷的事,稍稍向李印述说了一遍,“所以,我们到现在才发现,大哥是那么的爱钱宜多,以至于……以至于……”李凌星又哽咽了——自从钱宜多离开后,他都不知道哭过几回了。说实话,大哥不想,他自己都希望他快点回来了。现在什么男的女的根本都不是问题,问题的重点是,他希望大哥能够醒过来,恢复成以前的样子,李家能恢复成李家的样子!大家都开开心心的!
“真是有够白痴的!”李印听了,也有点不爽,“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他其实很不想理李凌日,让他去死算了!可是,他要真的见死不救,宜多哪日知道了……到时候还不是自己的错?哎……人呀,一旦爱上了谁,别人就自动的当“外人”去吧,别指望对方会把你这个兄弟看成比他还重要的存在!李印了解自己也是这种人,所以也懒得去怪宜多,“你回去吧,宜多我会帮你联系。”
“谢谢您……”
“别谢我,要谢就谢你那个傻瓜哥哥吧——是他自己救了他自己。”看在他对宜多还是够衷心的份上——至少他没有软弱的就那样娶了那女的——他才愿意帮他的,“你走吧。”管他是不是舟车劳顿,才到这个岛上还没有休息呢?看着就不爽的人,何必留他?
“小印~”待李凌星一走,果园就好奇的问,“他是谁啊?找宜多什么事?”
“他呀,是宜多喜欢的人的弟弟。找他……你呀,好好烦恼给宜多准备什么结婚礼物吧~”幸好他家多的是宝物,不担心送礼这个问题~李印心情很好的回房歇息~如果可以的话,以后就让宜多也把李凌日带到这里来吧,这样即使是成婚了,他们几个人还是能住在一起~虽然,他不是很喜欢李凌日那个白痴啦,但宜多喜欢就好~~
“结婚?宜多也要结婚了?太好了~”果园开心的跑回自己的房间,去唤那还在整理衣物的无影(可怜的无影……虽然名义上是娶了果园没错,但这些“家事”,还是都得由他来做……)。
“小印?”原本正在大草原上奔驰的钱宜多有些不敢相信,“不会吧?才多少天,他就想我了?”半信半疑的从信鸽的腿上解下信纸,钱宜多笑着打开。下一瞬间,笑容僵硬在他脸上,马儿急转一个方向,以更快的速度飞驰。
随着他撒开的手,飘落在地的纸上,只有李印随手写的几个字:“李凌日时日无多,有空就去看看。”
日夜兼程的感到杭州,钱宜多不顾自己疲累的身子,骑着半天前换的好马,直接往李家冲去。到了李家门口,他门也懒得敲,直接飞身翻过他们家的墙,进了他们家的院子。就在那一瞬间,他终于明白,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忘记李凌日,也找不到除他以外的幸福了!如果,他实在摆脱不了他的阴影,何不直接绑走他算了?他说过的,我钱宜多绝不是什么伟人!忍气吞声这么久,他已经受够了!这个白痴,既然离开自己不能得到幸福,又为什么要离开我呢?
我也是白痴……既然除了我,别人没法给他幸福,又为何要离开呢?当初直接把他带回去不就好了?管他那些白痴弟弟去死啊?看吧,才和女人结婚没多久,就病的要死了!钱宜多擦干自己的眼,不让泪水迷了自己前进的脚步。
快速的来到李凌日的房门前,他一脚踢开大门,大跨步走了进去——没有看到他的那个丑八怪妻子,真好!但是,床上人瘦得让他怀疑自己走错了房间,看错了人。原本疾驰的、飞跃的身子,一下子,以最慢的速度,一步步的接近床前,慢慢的,慢慢的,他终于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床上的人的确是李凌日没错。
“你这个傻瓜,怎么娶了个狐狸精做老婆啊?所以元气都被吸光了?”钱宜多的语气中,满是幸灾乐祸的调调,“活该呀你!放着这么可爱的我不要,偏去娶一个十八岁了还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是人都知道嘛,那么老了还嫁不出去,肯定有问题啊,你还敢娶!胆子不小呀你!”手轻柔的抚着李凌日消瘦得没一点肉的面颊,钱宜多忍不住开始低头吻他,“你的元气给了别人,那我把我的元气给你好了。”他很用心的将自己的气息传给李凌日,却终于发现自己在做傻事。
“宜多?”捧着刚煎好的药上来的李凌月,看到趴在大哥身上的钱宜多,又惊又喜——他怎么来得这么快?三弟都还没有回来,结果他就回来了?
“你是怎么做医生的?”一看到李凌月,钱宜多憋闷了好些天的气终于找到了发泄口,冲上前去,一把揪住他的衣襟,钱宜多恶狠狠的质问着,“亏你还一心沉迷研究医术,结果就是这水平?那我可真要怀疑你的智商了!”
李凌月只是低头任他讲遍难听的话,也不回嘴。只是,钱宜多一再提到:“连他的妻子是个偷人元气的妖怪都不知道!”让他终于忍不住回到:“我大哥他,并没有娶妻。”
“你大哥他……”钱宜多愣了愣,“没有娶妻?”
“是的,没有。”李凌月看着松开自己的衣襟发呆的钱宜多,露出长久以来的第一个笑,“大哥他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他一直忘不了你,以至于食不下咽,夜不成眠,长久以来身体自然受不了。”
“你骗人!我那天,明明……”
“那天是……”李凌月用着尽量简短的语言,给钱宜多讲了下从他最早离开李家后,李家发生的所有事。
“……”钱宜多很想冷笑一声说:“算他有良心。”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有些恨自己那天怎么那么经不住气,几句话就把我哄走了。如果,我再多呆会,如果,我再努力些,事情,也不至于会这样……
“你大哥,还有救么?”小印说他时日无多,应该不会错。如今看他这个样子……钱宜多又红了眼眶。
“大哥得的是心病,我想只要你这个心药在,大哥不难治愈。”现在好了,什么西域高人都用不上了,李凌月开始信心满满——既然三弟能如此神速的请到人,那么自己也不该落后太多呀!应该以最快的速度研制新药,先把大哥“弄醒”再说。
这研药的过程,钱宜多日夜守候呼唤的过程,我们就不在此多多叨述了——总之,经过一番折腾后,李凌日终于醒过来了~
他醒过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抓住钱宜多的手说:“宜多,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
钱宜多是又惊又喜:“你愿意随我离开?”
樓外樓
“恩!”李凌日看着钱宜多,突然有些担心,“怎么,你不愿意?不会的,你明明不断在我耳边说,只要我醒过来,你就带我走。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反对——包括我自己,你就算用抢的用绑的,都要把我带走的呀,你反悔了?”
“我没有反悔!”钱宜多将李凌日的手,凑近自己的唇亲了亲,“我只是很惊讶,你会愿意跟我走而已。”
“我愿意!十分的愿意!”李凌日有些害羞,“在晕倒前,我就一直在想,只要能再见到你,我就一定要你带我走!因为,我只想和你一起!”
“那你的弟妹们呢?”就算李凌日的弟弟妹妹们就在他们的身后,钱宜多还是丝毫面子都不给的问出这个问题——这可是他长久以来的心愿啊!从第一次见到他起,他就想把他对他弟妹的好全都抢过来占为己有,如今这个愿望马上就要实现了,他能不高兴,能不当面确认么?也只有在他弟妹前的回答,才是他最真心的答案~
“弟弟妹妹们都已经长大,不需要我的照顾了。”李凌日的笑容里有放心。
“大哥……”几个人都不愿意哥哥就那样真的跟钱宜多走了,留下他们……
“不是么?弟弟们都已经成熟得可以给大哥我安排婚事了。”李凌日说得云淡风轻,却让李凌星哑口无言,其他几个人也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只能在心中暗暗想——大哥被钱宜多给带坏了!可是……大哥为他们的付出也已经够多的了,是到他追求自己的幸福的时候了,不是么?四个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而后异口同声的问:“那我们以后可以去看大哥吗?”
“只要你们想来,随时欢迎啊~”李凌日好开心。
“不行,还得看我的心情~我心情好才让你们来,心情不好的话~”钱宜多却不是那么好说话。
“哦,这样。”李凌星的眼珠子转啊转,“你们好好休息,我们先出去了。”
“希望宜多您的心情会很好。”就算对方年龄比自己小,却还是心甘情愿的对他毕恭毕敬——因为,除了他,没有人可以为大哥做到那些了吧?日夜兼程的赶来,衣不解带的照顾,时时刻刻的在昏迷不醒的大哥耳边说着动听的情话,描画着美好的未来,诱惑大哥醒过来……李凌仙觉得自己真的从没有被这样的感动过,感动到……她都有点嫉妒自己的大哥了……
“我们不仅不会打扰,还会替你们准备好日后离开的行装。”
“所以,一定要让我们常常去看大哥。”
“也要让大哥常常回来看我们。”几个人很有默契的接着讲话。
“再罗唆下去,就全不依。”钱宜多觉得好困好困。
几个人一下子闭上嘴,快速的退出房门。
“凌日。”
“恩?”睡了好久好久,又听了好多动听情话的李凌日,精神十分的好。
“我好爱你哦!”
偷心遊戲 會遊泳的麥兜
“我更爱你。”所以,你才会好好的,健康的不得了,我却陷入困境,不能自拔。看着微笑着趴在床沿睡着的钱宜多,李凌日没有说更多的话,只是轻轻捏捏他的颊,躺回去继续睡——他实在是饿得没力气抱那个已经长高许多的宜多上床啊///////
“对了,大哥他们不饿哦?”门外,某人突然想起这个关键问题——大哥还有吃些药,钱宜多这几日可是几乎什么都没有吃的呀。
“应该会,不过,他可能会更困。”
“也是……那就让他先睡一会,我们去准备好吃的,待他醒来再吃。”
“恩!走吧~”
“凌日。”
“恩?”
“你真的舍得你的弟妹,随我一起去拈花岛?”
“当然,你到现在还是不肯相信我么?”李凌日有些悲伤,“都怪我,当初太过固执——那时的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
劍叩天門
“想不到你是如此的爱我?”钱宜多好得意好得意,因此他的大眼都笑没了,一口白牙也被看得清清楚楚。
“呵呵……”宜多越变越得意,总是将他吃得死死的,偏偏他却对宜多的霸道越来越上瘾,好像永远只会顺着他,不会对他说一个“不”字似的……
“我就知道,你太爱我了~”这一点,让钱宜多十分的满意,满意到只要一想到这点,就忍不住一直笑一直笑,他已经得到全世界最渴望的东西了,不是么?原来,这种快乐是假装不得的——就象不久前的自己,无论怎么装,都没有现在的自己自然,不象现在的自己是打从心底快乐。
“……”宜多是不是变傻了?除了这句话就不会说别的了?李凌日想要不要打击他一下?不过,想是这么想,他可舍不得~
“哦,对了。”钱宜多的脑子好像总算恢复正常,“你要到拈花岛上生活,刚开始可能会不习惯。我要和你讲讲我们岛上的生活习惯。”
“恩!”
“还有,你还想经商么?”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如果你想要,我就听我爹的话,继承他的家业给你玩。如果你不想要,我才不理他呢。”钱宜多在李凌日的肩窝蹭着自己的头,“你想不想要嘛?”
“……”这让他该怎么回答?对了……宜多还有爹呢?他得想想怎么过他爹那关才好。李凌日的脑子开动中。
“你要想想哦?那你慢慢想,我不急的。”钱宜多体贴的不再逼他,“还有还有,小印是六殿下,所以呢,他总有些娇气,你不要和他计较啊。他还有一些忌讳……”迫不及待的,钱宜多想要把自己身边的人,一下子都介绍给李凌日认识,一开口就是一大串……李凌日用心的记着,却发现自己有些力不从心——太久没有使用的大脑,要一下子恢复,还真的有些困难。
“果园呢,是最好相处的,你可以放心和他交往。但是呢,他背后有个无影,你呀,要注意适当的时候和他保持适当的距离……”钱宜多看了眼李凌日,却发现他睡着了……得意的笑笑,将他在船上放好——就知道你一下子接受不了那么多的讯息!好好睡吧,一觉醒来,便是一个新的世界了~
只是,要努力的地方,要克服的问题,还有很多啊!李凌日在梦中都不忘苦恼,皱了皱眉,继续睡得香甜。
替心上人理着耳后的发,钱宜多忍不住亲了又亲:晕船了么?伸手抚平他皱起的眉,我都那么努力的让你睡着了呀……不过,没关系,很快,很快就到了哦~~
遥远的未来,有多遥远?未知的世界,是难题比较多,还是会很顺利?李凌日不知道,他只知道,从今以后,他都会和宜多在一起。而这,就已经足够~有人替他抚平了眉心,还是他自己舒展开来的呢?没有人知道……只知道,那将去的地方,是个有他的新世界……
后记:熬夜……终于写完了~好开心~可惜的是,宜多是我好喜欢的一个人!真的真的!可是为什么,他的爱情路MS是最坎坷的呢??不过,无论如何,他有一个很傻却对他也够痴心的情人,就好啦~还有,就算他们还有很多要解决的问题,但是,无论如何,只要两个人真心在一起(重点是,他们的“老天爷”——即作者大人炎我,吼吼~~~——很喜欢他们,一定会抱有祝福他们,所以,他们有本钱,可以勇敢的吼着:“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哈哈……愿天下所有的人,都有大吼这句话的本钱~~炎困了,睡去~